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54章:顾平生,你别太过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这是……把他当成了谁?


        

她不是喜欢撒娇的性子,可刚才的那话,徐其琛却从中听出了娇嗔的味道。


        

家庭医生没有多想,只当是是夫妻之间的情趣,觉得两人之间的感情好,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离开了。


        

而坐在床边的徐其琛,看着意识不清的温知夏,却注视了良久的时间。


        

温知夏嘴里苦涩的药味没有消散下去,味蕾都是苦的,这也让她根本就睡不安稳,眉头一直紧锁着。


        

徐其琛较之一般男人苍白些的手指拂过她皱起的眉头,试图抚平,终究无果。


        

“小夏,我已经把你,让给他一次了。”他低声道。


        

倘若当年不是他要出国,他们早些年就应该在一起了。


        

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闯进他世界的女孩儿,像是上京老宅后面那片沉寂百年的薰衣草花海上空飞过的一只漂亮且脆弱的银蝶,他见到的那日便心生欢喜,入了心,想要留住一辈子。


        

命运将他们在最初的错过后,重新牵连在了一起,徐其琛便不愿意再放手了。


        

她是他的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温知夏吃了药,睡到后半夜的时候,微微转醒,因为出了汗,浑身湿溻溻的。


        

胃里火烧火燎的,让她整个人很难受,她睁开眼睛,手臂撑着起身,想要去洗澡。


        

睡在她旁边的徐其琛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


        

“还难受吗?”他问。


        

温知夏怔了一下,这才留意到他在身旁。


        

徐其琛在她发怔的时候,面颊靠近,额头抵上她的,轻微的碰触了一下之后,说道:“退烧了。”


        

温知夏顿了下,向后倾了下身体,“我……发烧了?”


        

“嗯,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一个人卷着被子躺在床上,38.5摄氏度,让医生给你配了退烧药。”徐其琛说道。


        

温知夏要开口,结果胃里那种难受的感觉又重复出现,她连忙跑到洗手间干呕。


        

但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胃里烧的难受。


        

徐其琛连忙跟过去,“怎么了?”


        

温知夏难受的靠在墙壁上,“我提前已经吃过退烧药了。”


        

也就是说她在短时间内服用了两倍剂量的退烧药,难怪她一直觉得胃里烧的难受。


        

这点是徐其琛没有想到的,“我去给医生打电话。”


        

“不用了。”温知夏抚了抚难受的胃部,“多喝点水,再过几个小时就没事了。”


        

徐其琛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没事,以前平生也吃多过,他吃药的时候从来不仔细看,我当时给他把感冒药随手放在床边,让他按时吃药,他不小心多了退烧药,找医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多喝点水,缓缓过几个小时就行了。”


        

温知夏当时见他难受,有些手忙脚乱,尤其顾平生那人,就是小疼小痛的时候非常黏人,抱着她一个劲儿的说自己难受,让她陪着。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印象很深。


        

徐其琛听着她口中讲述跟另一个男人的事情,眸光顿了下,给她捋了下耳边的头发,“我扶你到床上,去给你倒杯温水。”


        

温知夏点了点头,有些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刚才或许不应该下意识的在他面前提起顾平生这三个字。


        

她喝完水,胃里还会烧着不舒服,就到客厅转了转。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顾平生。


        

他不是因为旁的什么原因,就是想到温知夏白天说的话,心里抓心挠肝的疼,而且还兼之胸闷气短。


        

他现在后悔了。


        

他当时压根就不应该离开,而是应该直接把人狠狠的“教训”一顿,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男人,而不是自己在这里生闷气!


        

他此刻难受的睡不着,保不准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这个时候正酣然好梦。


        

他难不成还指望她跟自己一样难受吗?!


        

于是大半夜的,周安北被一阵又一阵的手机震动给吵醒,手机屏幕上显示,这已经是第二通了。


        

手机放在耳边,努力的找回一些清醒的意识:“顾总。”


        

“你明天找人安排个由头,让一荷知夏的老板亲自去拍摄场地跟拍,不要漏了身份。”顾平生沉声说道。


        

一荷知夏的……老板?


        

周安北反应了一下子:温、知、夏?


        

“顾总,行贿的事情尚未解决……”周安北是典型的事业型,很难以理解顾平生这种一遇到温知夏的问题,就搁置事业的状态。


        

顾平生:“你在教我做事?”


        

周安北:“属下不敢。”


        

只是,周安北始终觉得还是事业要紧,虽然这个项目拿不到,不会对顾夏集团引起什么巨大的震荡,但如今因为行贿事件的传扬,顾夏集团的股票在下跌。


        

这个时候,稳定民心,把事情解决才是要紧事,至于女人……什么时候追不行?


        

“赵芙荷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顾平生按了按眉心,问道。


        

周安北:“……还没有。”


        

顾平生缄默着没有出声,就在周安北以为通话已经挂断了的时候,他轻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显示还在通话中。


        

“……让官博发布一条消息,顾夏集团退出此次的竞标。”


        

周安北顿了一下:“顾总?”为了这个项目,集团上下忙碌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了?


        

“如果顾夏集团退出,那不是就正好趁了张氏集团的心意吗?”这个项目最大的竞争者就是两家,其余的不过是陪跑的炮灰,这个时候退出,不是白白便宜了对手?


        

“张氏集团资金紧张,想要吞下这个项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他们想要,那就给他们这个机会。”能不能吞下,吞下去是噎死还是壮大,尚且还是个未知数。


        

周安北:“……是。”


        

次日。


        

温知夏临时跟队进行拍摄,是业界一位前辈亲自进行的邀约,她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应了下来。


        

她今天发热的情况是好些了,因为昨晚上吃错药的事情,今天早上也没有再次服药,想着先暂停到晚上再看看,不行的话,就去医院挂吊针。


        

拍摄进行的很顺利,前辈也非常的和善,跟她交流了不少事情。


        

到下午拍摄进度即将完成的时候,前辈说订好了餐厅,邀请他们一起吃饭。


        

包厢内,温知夏没有想到,还有其他人,前辈介绍说是前来看望的老友,想着给她介绍一下,就一起聚了聚。


        

温知夏认出了其中的两个,的确也是前辈,身旁还跟这自己的夫人,她也就没有多想。


        

敬酒几番,虽然只是浅酌,但温知夏今天本身就有些不舒服,这醉意来的就比较快,她托了下自己的额头,舌尖有些木,之后的酒就让助理喝了。


        

她想要出去吹下冷风醒醒酒,结果状况非但没有什么好转,反而脑袋更沉了。


        

她眼前一黑,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结果就跌入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中,熟悉的气息弥漫在鼻翼下,她靠过去,之后就没有了意识。


        

包厢内温知夏迟迟没有回来,助理想要出去看看,被去而复返的前辈夫人拦住了,说,“我见到你们温总了,她说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小陈自然而然想到昨天温知夏发烧的事情,也便没有多想。


        

床上的温知夏微微转醒,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皱着眉头奋力的睁开疲惫的眼睛,当看到一道男人身影的时候,心中的铃声大作。


        

求救的呼喊尚未发出声音,男人从她的脖颈间抬起了头,温知夏看着顾平生那张俊美清萧的面庞,下意识的询问:“你……干什么?”


        

她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想要挣脱。


        

却被面无表情的顾平生堵住了唇瓣,他侵略性极强的掠夺着她的呼吸,宛如是飓风过山岗,让她本就不怎么清晰的大脑,变得更加迷糊起来。


        

温知夏还在思索着,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顾平生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的大掌已经贴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指腹按捏着她的腰窝。


        

肌肤相触,温知夏这才感觉到被自己忽略的事情,她的衣服呢?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薄唇在她的唇边流连,沉浸其中。


        

温知夏被他牢牢的按住,只能羞愤的撇开面颊:“顾平生,你算计我是不是?!”


        

她不说话还好,现在凡是这张红艳艳的小嘴里说出点什么,都能轻易的引起他的怒火,顾平生觉得,她的唇只适合用来接吻。


        

“唔……顾平生,你别太过分!”


        

顾平生贴着她的脸蛋,捏着她的下颌,唇对唇的说道:“你会自己求我。”


        

温知夏本身因为生病就没有多少力气,还喝了酒,,紧紧的抿了下唇,反抗不了,索性就消极对待。


        

顾平生见状冷笑一声,“跟我拧?宝贝,你就算是一动不动,对我也没有什么妨碍,待会儿,不要哭着求我!”


        

事实也在证明,温知夏在他手下,根本挺不了多长时间,他以前就是哄着她,才没有下重手。


        

“顾平生,我让你住手你听见没有?!我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