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59章:有流产的迹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还在做身体检查,顾平生站在走廊内负手站立着,不知道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事情。


        

“真的怀上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医生怎么说?孩子健不健康?”


        

“你高兴什么,我现在都快愁死了,如果这件事情……”


        

“你放心,没……”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女人扯了一下手臂,用眼神制止住。


        

吴雯静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顾平生,手中的检验单捏紧了两分,有些后怕幸亏发现的即使,他们并没有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什么时候回家吃顿便饭?你爸爸昨天还在惦记你。”吴雯静笑容温婉的问道。


        

顾平生深沉的眸光在她的脸上扫过,落在一旁的男人身上,虽然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听的并不怎么真切,但却也清晰的听到了“怀上”两个字。


        

被他盯看的男人,莫名的就感觉到汗毛竖起,像是任何诡秘都逃不过这双眼睛。不过好在他还算是冷静,表面上看来,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司机。


        

顾平生收回视线,狭长的眼眸微微眯着,别有深意的说道:“想不到老头子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老来得子。”


        

吴雯静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转瞬过后也恢复如常:“是啊,家里很快就要增添喜事了。”


        

喜事?


        

顾平生却觉得未必:“是么。”


        

吴雯静捉摸不透他这话里的意思,难道是……因为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心中已经产生了怀疑?


        

不过这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只要她不承认,顾平生充其量也就只能是怀疑。


        

“顾总很快就会有个弟弟,到时候你们三兄弟要团结合作才是。”吴雯静微笑着说着,像是关系多么亲密的继母子。


        

“兄弟?”顾平生冷冷嗤笑:“野种罢了,也配跟我谈兄论弟?”


        

他墨色深瞳深沉宛如夜色,夹杂着碎冰,“吴女士小三上位,如今……也是真的应了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安于室。”


        

吴雯静饶是表现的再如何的温柔,被他这么冷嘲热讽的讥笑一顿,表面上的和谐也已经有些维持不足。


        

顾平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狰狞,凡是不择手段上位者,站稳脚跟之后,都是要想方设法的把那段脏污的历史洗涤干净,也不愿意再让旁人提及。


        

更有甚者,想要连同见证自己如何不择手段向上爬的人,都一并铲除,只余下如今的光鲜。


        

对于吴雯静而言,每每见到她必定要冷嘲讥讽的顾平生,便是那个需要被除掉的人,只是可惜……当年在他羽翼未丰的时候,没有能把他踩在泥潭里消失在四方城,如今,更是没有了这种可能。


        

在顾平生离开后,吴雯静死死的盯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小杂碎。”


        

当年她就应该再心狠一些,不光是把人从张家逼走,更应该直接让人把他弄成了一个残废!


        

如果不是当年她有所顾忌,尚未完全站稳脚跟,怎么会让他有今天!


        

“小心肚子里的孩子。”男人在她身后的手,摸向了她已经有些下垂的臀部。


        

吴雯静保养得宜的面颊,缓和了一些,“……孩子的事情,我会生下来,在老头子没有把股权全权交给之彦之前,你还是尽量少在他面前出现。”


        

她担心的是,万一这个孩子的长相跟张展荣不同,他肯定会有所怀疑。


        

“你放心,我会全权配合你。”男人亲昵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最近看上了一块手表,手头紧了些。”


        

吴雯静微顿:“你上个月不是刚刚买了一块?”


        

男人揉捏着她的敏感点:“这点小钱,你心疼了?”


        

吴雯静的呼吸有些乱,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省着点花。”


        

因为碰到了吴雯静,让原本就心情沉闷的顾平生,更增添了几分。


        

偏巧他的对面走过来了一对怨侣,女人应该是刚刚做完流产手术,整个面容苍白,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她抬手给了男人一巴掌,“我再也不能做母亲了,你满意了吗?!我们完了,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护士追过来,低声安慰了女人两句,“你刚刚做完流产手术不能动怒,以后……定期来做检查吧。”


        

女人捂着脸哭,扶着墙往前走。


        

女护士看着,低声叹了一口气。


        

顾平生原本已经要走开的脚步,顿在了女护士身旁:“流产……疼吗?”


        

护士像是很奇怪能有人问出这种问题,“当然,从你的肚子里硬生生的剥离一块肉,怎么会不疼?而且月份越大母体承受的痛苦会越大,这种疼不光是身体上的还在心理上,因此得上抑郁症的也是有的,所以……”


        

话未说完,前一秒还在她面前的俊美男人,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脚步仓促的像是能生风。


        

“砰。”


        

顾平生猛然将检查室的门推开,在医生护士不解的目光中,直接把躺着的温知夏给拉了起来。


        

温知夏被她猛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顾平生眸底沉下一片暗影:“我们回家。”


        

闻言,温知夏诧异的看着他,唇角微起,故意问道:“你不是要让我打胎吗?”


        

一旁的医生听到温知夏的话,有些狐疑的看着两人:压根就没有怀孕,打什么胎?


        

顾平生沉着,没有说话。


        

温知夏手指不经意的摸向自己的腹部,“你难道……要留下他?”


        

顾平生扣紧了她的手腕,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冰冷太平间内躺着的了无声息的母亲,他陷入了两难的抉择,“……几个月了?”


        

医生要回答,却被温知夏眼神制止了,她信口一答;“三个月。”


        

顾平生沉了沉,深吸了一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拉着她往外走。


        

温知夏也没有跟他折腾,跟着他走了。


        

留下莫名其妙的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


        

直到重新回到别墅,顾平生都没有开口,就是一言不发的顶看着她的肚子,看的温知夏浑身都不自然,不由自主的就往沙发里面靠了靠。


        

“这个野……”顾平生狠狠的抿了下唇,把“野种”两个字给咽了下去,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打胎危险,可留着,那就是他心底里的一根刺。


        

温知夏的小腹有了下坠的感觉,还连带着点疼痛的感觉,她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匆忙起身想要回房间。


        

原本垂下眼眸的顾平生抬起头,看着她的背影出神,在视线收回来的时候,却猛然在沙发上看到了血迹,神经当时便是一凌。


        

血?


        

她好端端的坐下的地方怎么会有血?


        

他“倏”的一下子站起身,大步流星的上楼。


        

温知夏走进洗手间,想要查看一下自己是不是来那个了,结果门还没有关上,就被一双大掌给挡了下来。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沉声问。


        

温知夏微顿,“什么?”


        

顾平生猛然把人打横抱起来:“我们去医院,你别害怕,会没事的。”


        

温知夏被他的动作给弄懵了,被他这么猛然一抱,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她现在几乎已经很确定自己来MC了,她连忙说道:“你快点放下我。”


        

然而顾平生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现在怀疑温知夏有流产的迹象,所以下体才会出血。


        

温知夏见他真的要抱自己去医院,也有些急了,他想要出洋相,她可不想要陪着,“你快点放下我,我不用去医院。”


        

顾平生抿了下唇,制止住她的乱动:“你现在别乱动,你下身出血了,我们先去医院看看。”


        

温知夏:“……”


        

她也是刚刚才感觉到,他怎么会知道的?


        

“我没事。”温知夏敛下眼眸,顿了顿:“这里有没有卫生巾?”


        

“什,什么?”顾平生怔了一下,像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温知夏从他身上下来,白了他一眼:“我那个来了。”


        

顾平生就算是对女人怀孕的情况不太了解,但也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是不会来月经。


        

“哪个?”他问。


        

温知夏觉得他是明知故问,“没有你就去买,能是哪个?”


        

顾平生还在盯看着她的肚子。


        

温知夏把他往外推,“你能不能快一点?!”


        

顾平生腿在门口撑住,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看着她,“你没有怀孕?”


        

温知夏真是好奇这一刻他的脑子是不是水和面粉混合在了一起,“没有!”


        

他见过谁怀孕了,还能来MC。


        

而且,从一开始说她怀孕的,就是他一个人,她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怀孕了。


        

顾平生沉了沉,打去了两通电话,一通是让人给她买卫生巾,另一通还直接打去了医院,询问今天的检查结果。


        

温知夏看着他折腾,完全不觉得他有什么需要求证的必要,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可,打去医院的顾平生,眸色却是越来越沉,盯看着她的目光,也沉沉的要拧出黑水来。


        

温知夏见状,皱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