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0章:别在我面前,吵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这幅模样,怎么像是被她欺骗后的愤怒?


        

顾平生当着她的面,把手机给摔了。


        

温知夏的眼皮因为他眼皮因为他的动作颤动了两下,“你,这是干什么?”


        

顾平生耗费了浑身的气力,才将自己被玩弄被欺骗的愤怒压下去,就在刚才,她说自己没有怀孕的时候,他虽然面上不显,但实际上是高兴的。


        

可电话那端是怎么说的?


        

“……检查结果,已经怀孕三个月。”他漆黑摄人的眼眸,死死的盯看着她,眼底眸间都是冷凝。


        

他紧握着手臂,才让自己没有跟她发火,她拿有没有怀孕的事情欺骗他有意思吗?!


        

她把自己折腾流产,人又不在医院,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深吸一口气,有什么事情也要从医院回来再说,“跟我去医院。”


        

温知夏听到他的话楞了一下,怀孕三个月?


        

这么凑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在医院里信口说的三个月,怎么会……


        

“我没有怀孕。”她还是说道。


        

她自己有没有怀孕,自己会不清楚吗?


        

她跟顾平生也就是这几天才发生关系,怎么可能怀孕三个月。


        

“医院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你还要嘴硬?!”顾平生心中的火气没处发泄,抬手就把桌子上的东西一个个都给砸了!


        

他都把她从医院里领回来了,她却连句真话都不愿意跟他说!


        

顾平生觉得他就是弄回来一只白眼狼,就是纯粹来气他的。


        

温知夏看着他发疯,往旁边站了站,“你能不能冷静一下?顾平生!把东西给我放下!听到没有?”


        

他砸一个两个也就算是了,砸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温知夏本来身上来mc就不舒服,还听着耳边“噼里啪啦”各种瓷器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脑袋都大了。


        

她看着顾平生手中已经举起来的花瓶,按着眉头:“把东西放下,你要是想砸就出去砸,别在我面前,吵死了。”


        

吵?


        

顾平生削薄的唇瓣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他这边难受得紧,她还嫌他吵?!


        

他要是不能对她动手,但凡是换个人来,他砸的就是人而不是东西!


        

“砰!”


        

花瓶报废,瓷碎片飞的到处是,这次连温知夏脚边都有了。


        

温知夏浓密的睫毛也随着这声颤动了两下,她抬脚就往外走,他喜欢发疯,那就让他一个人发疯,她懒得围观,甚至一眼都不想看。


        

“去哪儿?!跟我去医院。”顾平生扣住她的手腕,眼眸黑渗渗的说道。


        

温知夏抿唇:“顾平生,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她就是来了个mc,去什么医院?!


        

去医院让人看笑话吗?


        

“没怀孕医生说你怀孕三个月了?!你为了跟我斗气,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是不是?马上跟我去医院!”他强硬的拽着她的胳膊,沉声说道。


        

“我、不、去!”她沉了沉,跟他好好说话,“如果不是你听错了,就是接你电话的医生或者护士看错了,你再打回去求证一下。”


        

“怀孕三个月,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顾平生冷声质问。


        

温知夏:“……”


        

她尝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垂了下眼眸:“我随便说的。”


        

看现在顾平生却不相信,坚持要带她去医院。


        

当他要直接抱温知夏往外走的时候,温知夏真的恼了,如果因为来了mc而被推进去做流产检查,这件事情大概率会成为她一辈子都不想要回忆的羞耻。


        

在他强硬的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温知夏张嘴咬在了他的脖子上,“说没有就没有,你是不是傻!”


        

在她再三说自己没有怀孕的时候,顾平生这才把人放下,“真的不是?”


        

温知夏被他问的心烦:“不是不是!东西什么时候买回来?你打电话催一催。”


        

电话……


        

话说出来,两个人都沉默了下,因为很明显,现在已经报废了。


        

温知夏深吸一口气,懒得跟他再去计较,先去了洗手间,在里面垫了些卫生纸。


        

“过来。”顾平生看着坐自己距离很远的温知夏,“我检查检查。”


        

温知夏:“……?!”


        

“不是说没有怀孕,只是来身上了,我看看是不是真的。”他深沉的眉眼睨着她,说道。


        

温知夏抬手把放在腿上的抱枕砸到他的脸上:“不要脸!”


        

顾平生看她一直捂着肚子,朝她坐过来,半分看不出刚才的沉冷和歇斯底里:“很难受?”


        

他大掌伸过来,想要给她暖暖小腹,被温知夏“啪”的一下子把手拍开:“别碰我。”


        

“我不是怕你出事么?换成旁人,生死关我什么事情。”他板着脸说道。


        

温知夏现在肚子难受的很,腰也酸,还被他刚才一顿折腾,现在哪儿哪儿都不舒服,看着他就更加不顺眼起来:“你别在我面前,走远一点。”


        

看着就生气。


        

周安北进来的时候,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纸质的袋子,里面是黑色的塑料袋,装着的是卫生巾。


        

他一个大男人被指挥去买这种东西,也真的是大姑娘上轿头,头一回。


        

“咳咳咳,顾总,这个东西……买来了。”


        

温知夏指挥顾平生拿过来,然后自己提着就去了洗手间。


        

“把手机给我。”他的手机不能用了,但是还需要打到医院去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真是抱歉顾总,新来的实习护士没有什么经验,有个跟太太重名的给弄混了,另一名检查的孕妇怀孕已经有三个月,太太并没有怀孕……”


        

顾平生按了按眉心,没成想就是一场乌龙。


        

虽然那边是一个劲儿的道歉,但是顾平生想到自己做的事情,扫不了也是一顿怒火。


        

周安北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这局面也猜的差不多了。


        

不过他来,还有另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顾总,李月亭从昨天开始已经在顾夏集团等了一整天,说是有要紧事找您,听前台说,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顾平生没有理会:“你去处理了,以后这个女人的任何事情都不用在我面前提。”


        

周安北:“是。”


        

温知夏从洗手间出来,腰都没有挺直,可见疼的厉害,现在就只想要躺在床上休息,但是想到卧室内的一片狼藉,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卧室,你把东西给处理了。”


        

这话自然是对着顾平生说的。


        

他砸的时候不管不顾,收拾当然也是他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