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2章:谁能有她心狠决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握紧了手掌:“顾平生!”她说,“你总是说你知道错了,说你知道三年你不应该太自负,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你做事情的时候,想没想过我的意愿?!有没有顾忌过我的感受!我说我们结束了,你强行跟我……现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还录了视频,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她看着他,眼睛有些红,“你总说是为了我,什么都是为了我好,可你问没有问过我,需不需要你这样做?!你凭什么拿这件事情威胁我?!我烦死你了,还有这个破房子,你有什么资格把我关在这里,我说要跟你分开,跟你分开你没有听见是不是?!”


        

她说到一般的时候,因为情绪波动太大,肚子更加难受起来,蹲下身捂着肚子哭了起来。


        

她不是喜欢哭的人,但他却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让她落泪。


        

顾平生看着蹲在地上“呜呜呜”哭起来的女人,握紧了手机,他蹲下身,想要去抱她,却被他一把推开。


        

她隐忍的情绪像是终于在这一刻崩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她能掌控的范围。


        

她没有办法从这鬼地方离开,可就算是离开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徐其琛。


        

楼下,徐其琛带来的人已经下车,他今天势必要把温知夏带回去。


        

一名安保人员进来汇报情况的时候,被迎面跑出来的温知夏撞了一个正着,他没有什么事情,没有站稳的温知夏却直接摔在地上。


        

紧跟着下楼的顾平生见状连忙上前想要把人扶起来,结果直接给她给扇了一巴掌,“别碰我!”


        

安保人员见到这一幕,忽然觉得自己出现的有些不是时候。


        

“别哭了,我删了,删了行么。”挨了一巴掌的顾平生,眸光很沉,却没有对她发火,而是坚持把人扶起来,坐到沙发上。


        

温知夏的脚扭伤了,走路一瘸一拐,依旧在抗拒他的触碰。


        

“我看看你的脚怎么了。”他说。


        

温知夏不让他看,两人胶着间,他半蹲着,她的脚踩在了他的身上,“我让你别碰我,你没有听见是不是?!起开!”


        

顾平生将她的脚放在膝盖上,脱了鞋子,沉着脸检查。


        

安保人员眼皮接连跳动了数下,他不知道有钱人是不是都这么纵容女人,他只知道,即使是他们这种工薪阶层的男人,都不会对一个女人宽纵到这种程度,又是扇巴掌又是挨踢,却依旧好言好语。


        

上门女婿怕都不会接受。


        

他看傻了眼,完全忘记了自己进来的目的,直到门外传来动手的声音,他这才猛然缓过神来。


        

而此时的顾平生像是才意识到身旁还有一个人,他检查了一下温知夏的脚踝,发现只是扭伤以后,这才松开她不断挣扎的脚,拍了下身上后,沉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安保人员马上回过神来:“有人来了,自称姓徐,说是要……要接自己的妻子。”


        

妻子?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眯起来,尚未说话的时候,沙发上的温知夏却忽然站起身,往门口的方向走。


        

顾平生垂在两侧的手掌蜷缩起来,几步上前把人拽住。


        

“你放开我,顾平生!”


        

“顾平生!”


        

无论她怎么挣扎的拳打脚踢,顾平生直接把人抱了起来,“你最好不要乱动,不然从楼梯上摔下来,疼得就不只是肚子。”


        

抬脚上楼的同时,他偏过头沉声对身后的安保人员说道:“把人轰走。”


        

安保人员刚想要回答,门外动手的声音更加清晰起来。


        

而下一秒,徐其琛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门大敞着,虽然看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但仅是徐其琛身后跟着的,就有五六人,显然他带来的人数,远超守在别墅外的人。


        

徐其琛轻咳两声后将咳嗽的声音压下去,“顾总,还不准备放人?”


        

顾平生眸色极沉。


        

温知夏从他的怀中挣扎着下来,想要走向徐其琛,却被顾平生扣住了手腕。


        

温知夏垂着眼眸,却是一根根的掰开了他的手指。


        

“你就不怕我真的把……”他唇瓣抿成一条直线,急于想要挽留之下,言语之间就带上了威胁的意味。


        

温知夏的脖颈一哽,半垂的眼眸微微眨动了下,却没有抬起来,她说:“随便你。”


        

顾平生就那么看着她一步步缓慢的走向徐其琛,徐其琛给她披上衣服,“我们回家。”


        

温知夏细微的点了一下头。


        

“温、知、夏!”顾平生声音发沉的喊着她的名字,可她就是一次都没有回头。


        

所以他才说,这个女人,柔顺都是表面上的,谁能有她心狠决绝。


        

“拦下她!”顾平生握紧了手掌,厉声说道。


        

晋茂带着人将徐其琛和温知夏护住。


        

徐其琛缓缓回过头:“顾总,人要懂得适可而止,她根本不想要待在这里,更何况是待在你身边。”


        

徐其琛握着温知夏的手,而她没有像是在他身边一样的抗拒,这无声的宣誓,深深的刺痛了顾平生的眼眸。


        

而她说:“让开。”


        

千军万马抵不过她一个冰冷的眼神。


        

顾平生他溃不成军。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宛如是大统领缴械,凄然也悲怆。


        

车上。


        

温知夏脑海中浮现着顾平生最后看她那一眼的眸光,捏紧了手指。


        

他口口声声说她如果离开,就把视频拿给徐其琛,可他最终也没有那么做。


        

其实他那种人,占有欲强烈的很,怎么可能让另外一个男人看到她那时动人的模样,威胁的就是她一个人罢了。


        

“在想什么?”徐其琛见她上车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低声问道。


        

温知夏无法心无芥蒂的跟顾平生重新开始,此刻……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徐其琛。


        

她恼怒顾平生不顾忌她意愿的跟她发生关系,将她跟徐其琛之间的关系搅乱,以至于无法去面对徐其琛温柔的目光。


        

她上车以后,眼神始终游离的避免跟他对视。


        

“其琛,我……我跟他……我们……”


        

她想要把跟顾平生发生关系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话到了嘴边,却羞耻的始终没有办法真正的吐出来。


        

徐其琛看着她还红着的眼角,便知道在他来之前,她曾经哭过,他把人按在自己的肩上,低声道;“不想说,就不用说了。”


        

他如果凶她一顿,或者是言辞逼问她跟顾平生有没有发生关系,哪怕是像顾平生那样理所当然的询问,温知夏的心里或许都会好受一些。


        

可他始终都那么温和,像是广袤无垠的大海,敞开怀抱包容着她,温知夏的喉咙一哽,鼻子酸涩,靠在椅背上捂住脸,哽咽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压出来,“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我,我配不上你。”


        

徐其琛在那晚接到顾平生电话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大概猜到了什么事情,但是当她在他面前表现出愧疚和无颜面对神情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再度沉了起来。


        

没有男人会不在意这种事情,尤其……


        

“小夏……去做个身体检查吧。”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