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3章:为你切除了子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顿了下,微微侧过面颊看向他:“什,什么?”


        

徐其琛握住她的手,唇瓣动了下之后,说道:“你怀孕了,是吗?”


        

怀孕?


        

温知夏再次怔住,“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为什么连他也觉得自己怀孕了?


        

前排的晋茂瞥了眼后视镜,看了眼徐其琛后,说道:“顾平生来找过先生了,说夫人你怀了孩子。”


        

温知夏在一时之间并没有能够理清思绪,“他来找你,说孩子是他的?”


        

顾平生在怀疑她怀孕之后,来找徐其琛,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误导徐其琛?


        

徐其琛微微摇了摇头:“他只说,你怀孕了。”


        

他没有提两个人之间动手的事情。


        

这般说,表述已经很清晰,因为她没有跟徐其琛发生过关系,在徐其琛从顾平生口中得知她怀孕的情况下,他便下意识的认为她怀上了跟顾平生的孩子。


        

温知夏在想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垂下眼眸沉了数秒,“……我,没有怀孕,是他误会了。”


        

徐其琛看着她数秒后,微松了一口气,还想要问什么,但是想到这还是在车上,便没有再问。


        

温知夏其他的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心中各怀有心事。


        

景园。


        

房间内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徐其琛说了她醉酒那天给她打电话的事情,温知夏垂下的眼眸闭了闭,什么话都没有说,有的只是沉默,和,沉默。


        

徐其琛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她默认的情况下,心情还是一度低到了谷底。


        

没有男人会不在意,可他修养很好,没有跟她说一句重话,只是转身:“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


        

在他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温知夏看着他的背影,缓缓开口:“其琛,要不然……我们分开吧。”


        

徐其琛身体一僵,嗓音很低:“你后悔了?”


        

后悔跟他回来?


        

决定跟顾平生在一起了?


        

温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她说:“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会产生隔阂,你也不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


        

就像她不能当作三年前那些来回出现在她跟顾平生生活里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她知道,徐其琛也不能当作她跟顾平生在三年后再次上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发生过、出现过,总是会留下痕迹,而且人的大脑是很奇怪的,随着时间的拉长,它总是可以让深的东西更深,让浅的东西更浅。


        

徐其琛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指微微收紧,“小夏,你给我一点时间。”


        

他总是要一点时间,来慢慢的消化一些东西。


        

说完,没有等她再开口,徐其琛已经出去了,他去了书房,晚上休息在了其他的房间。


        

而另一边,顾平生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厨房的锅内是早已经熬干的姜红糖水,因为久久的被忽视,猛然发出“砰”的一声响。


        

这声响动,让出神的顾平生缓过神来,这才想起来,她肚子疼,他给她熬了暖胃的东西。


        

原本是早就订好的时间,但是统统被走神的他给忽略。


        

次日。


        

温知夏醒来的时候,佣人敲门来提醒她吃早餐,但餐桌上只有她一个人。


        

“其琛他……”


        

佣人:“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


        

温知夏顿了下,他……是在故意避开她吗?


        

温知夏几天没有去一荷知夏,重新让买了手机装上手机卡后,就直接去了公司。


        

她没有留下任何消息消失了这几天,公司的职员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


        

她坐在办公室内,询问助理情况。


        

助理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不是温总您让周秘书特意告诉我,您跟顾总商谈合作,需要去外省调研几天吗?”


        

周秘书?


        

温知夏反应过来,这大概是顾平生的意思。


        

难怪,她回来以后,一荷知夏一切如常,没有人感到惊讶,他原是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想好了。


        

快中午的时候,温知夏接到徐虞姿的电话,她当时还有些诧异,徐虞姿怎么会给她打电话,结果电话接通之后,徐虞姿告诉她,“我到四方城了,听其琛说你办了个广告公司,不知道你忙不忙,如果不忙的话,中午是不是回来一趟,跟我吃顿便饭。”


        

温知夏跟徐虞姿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没有僵硬到不能见面的程度。


        

毕竟她是徐其琛最看重的亲人,是徐其琛的小姨,所以温知夏对她还是多几分的敬重,但徐虞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结过婚的原因,对她的始终带着几分的疏离和防备。


        

好似,她跟徐其琛在一起,就是看中了徐家家大业大,看中了徐其琛是徐家家主。


        

“好。”


        

温知夏简单的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因为徐其琛忘记提前跟她打招呼,所以温知夏在回去之前,只能临时走进一家珠宝店,挑选了一条项链当作是礼物。


        

徐虞姿参观了景园,在看到两人分床睡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只是当时没有表现出来。


        

“小姨来了,怎么没有提前打声招呼,我也好准备准备。”温知夏将礼物递上。


        

徐虞姿随手放在一边,显然对她的礼物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徐其琛下楼见到她回来,说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昨天忘记告诉你了。”


        

温知夏点了点头,徐虞姿端起佣人递上来的茶水,轻抿了一口,“知夏,你跟其琛结婚的时间也不短了,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


        

温知夏微顿,看向徐其琛,徐其琛把话接过来:“小姨我们还年轻,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就行。”


        

“你口中的顺其自然就是两个人各睡各的?”徐虞姿放下茶杯,看向温知夏,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她的肚子上,“你这个年龄是生育孩子的黄金期,再等等过了三十岁,不光是你自己危险,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孩子。”


        

温知夏眉头轻微的皱了下,有种被定义为生育机器的不悦,不过念及她是长辈,也没有说出什么顶撞的话,只是整个人沉默了很多。


        

“是我最近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我还想要跟小夏多过几年二人世界,至于分房……昨天我工作忙到太晚,怕打扰她休息,才在客房睡下,小姨你刚来,这些事情就不用操心了,吃完饭我带你去给你准备的房子看看,环境雅致距离景园也近。”徐其琛将话题岔开。


        

徐虞姿:“……你还给我另外准备了房子?不用这么麻烦,景园这么大的,我住在客房就行。”


        

徐其琛微微一笑:“不麻烦,那边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亲自看过,小姨一定会很满意。”


        

徐虞姿这次来,是有目的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徐其琛会给她另外安排了住处。


        

只是这话虽然是徐其琛说出来的,但徐虞姿却觉得跟温知夏脱不了关系,他多半是顾及这个女人,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就先这样……东西煮好了吗?”徐虞姿看向走过来的佣人,说道。


        

佣人端过来一碗中药,稍一靠近,温知夏就屏住了呼吸,她接受不了中药的味道,又呛人又难闻。


        

“这是我特意找中医开的药方,对女人养护身体非常好,你每天按时喝,等喝完了我再让人给你送过来。”徐虞姿对温知夏说道。


        

温知夏微微抬眸:“小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记性不太好,可能会辜负你的好意,既然是好东西,还是小姨留着吧。”


        

徐虞姿:“你不想喝?”


        

温知夏清艳的笑了下:“我是不太喜欢吃药。”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娇贵,吃两口药一闭眼就喝下去了,我会在四方城多逗留一段时间,你要是想不起来,我可以每天提醒你。”徐虞姿坚持道。


        

温知夏自认为已经把自己的拒绝表现的很明显,而且她好端端为什么要去喝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养护身体?


        

既如此,怎么不见她自己喝。


        

“不用了,我想起来有点事情,先去打个电话。”温知夏随便找了个理由暂时离开。


        

徐其琛看着她上楼的背影,瞥了眼一旁的佣人:“倒了吧。”


        

徐虞姿却喊住了佣人,转头看向徐其琛:“这是我特意找人给她配的药,能让你们尽快怀上孩子,你怎么能……”


        

“小姨。”徐其琛沉声,“孩子的事情不着急,是药三分毒,小夏又没有病,你给她吃这些东西干什么?”


        

徐虞姿:“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怎么能不着急要孩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她不行要?还是她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她的身体很好,是我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这件事情以后不用再提了。”徐其琛说道。


        

徐虞姿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着徐其琛已经不悦的目光,把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吃饭的时候,温知夏虽然没有再看到中药,但总是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的药味,让她吃饭的时候都没有什么胃口。


        

她本身饭量也不大,吃了没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知夏,你吃这么少怎么能行,如果工作太累,依我看,还是不要再做了,找个人打理打理就行了,其琛也不需要你赚钱养家,你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短短两三个小时里,温知夏不知道从她的口中听到了多少句“要好身体”以及“孩子”的事情,这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存在的价值,就是给徐其琛生个孩子。


        

她喜欢孩子,也从来没有打算不生孩子,但是这样子被人赶鸭子上架,多少还是让她产生了几分的逆反情绪。


        

“我没有打算让其琛一直养着我,开公司也是我想要并且喜欢的事情,我没有打算放弃。我吃饱了,先去公司了。”温知夏站起身,淡淡笑着说道。


        

因为她的直接反驳,徐虞姿的面色更沉,她没有孩子,而徐其琛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姐姐去世的太早,她几乎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徐其琛的身上,早已经完全把他当成了是自己的儿子。


        

如今温知夏这样说话让徐虞姿感觉,她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而更让她不高兴的是,徐其琛追到门口轻哄温知夏的举动。


        

“……我会跟小姨好好聊聊,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徐其琛握住温知夏的手,说道。


        

温知夏扯起唇角轻笑了下,“嗯,你继续去吃饭吧,我先去公司了。”


        

徐其琛看着她,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路上小心。”


        

温知夏走了,走出景园的时候,呼吸到外面的空气,这才好像觉得顺畅了一些。


        

她能理解徐虞姿是为了徐其琛着想,但是却不会认同,如果在婚姻或者是感情里,女人就只剩下生育价值,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


        

车子在一荷知夏楼下停靠,她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牌,是顾平生的车。


        

他看着她走下车,却没有什么动静,可温知夏却能明显的感觉到,直到她走进公司大厅,都始终有一道视线如影随形。


        

她没有停下脚步,脊背却有些不正常的僵硬。


        

她不知道顾平生来这里的目的,更加狐疑他不下车却只是遥遥一看的举动。


        

其实不要说她不知道,就连顾平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就是想要看看这个没有良心又狠心的女人,但他就是想要看看,不走近,这么看上一眼也行。


        

“回公司。”等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不见了,顾平生这才按了按眉心说道。


        

李月亭已经在顾夏集团等了三天,今天终于等到了顾平生,她红着眼睛站起来,直接扑进了顾平生的怀中。


        

周安北马上把人给拉开:“李总你这是干什么?”


        

大厅内路过的职员也因为这个插曲,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


        

顾平生抬手拍了拍被她触碰过的衣服,“把人赶出去。”


        

周安北:“是。”


        

李月亭却情绪激动的拽住了顾平生的胳膊,哭着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你切除了子宫的事情?这是我的检查结果,我癌变了!”


        

从她得到准确的检查结果开始,她就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来找他。


        

但是一直没有能够见到人,还几次被驱赶。


        

顾平生脚步顿住,低眸瞥了眼她手中的检验单。


        

办公室内,在李月亭的痛哭流涕中,顾平生听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患上癌症,准确来说是宫颈残端癌,子宫次全切除术后2年或2年以上,残留的子宫颈发生癌变,宫颈残端癌与一般宫颈癌相比发病率低,但治疗更困难。


        

“医生怎么说?”他问。


        

李月亭哭着想要靠近他,却在他冰冷的目光下,停下了动作,“医生还在商量方案,但是……但是情况不太乐观,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我的家人都不在这里,我也没有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我能依靠的人就只有你了……”


        

这是他当年的承诺。


        

顾平生指腹磨搓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给了她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李月亭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治疗的费用。如果不够,后续我会让周秘书打给你,我会给你这方面最专业的医生治疗你的病情,这是我唯一能做的。”顾平生说道。


        

李月亭将他递过来的支票撕碎,丢在空中,哭着说道:“我不要你的钱,我只是想要你陪在我的身边,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能对我不管不顾!我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现在可能连命都要没有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顾平生墨色深瞳里看不见什么其他的颜色,他削薄的唇起阖:“你想如何?让我娶你?”


        

李月亭定定的看着他,咬着唇,“你说过,会对我负责。”


        

顾平生听到这话,蓦然轻笑,他修长的手指撑了撑额头:“负责?我给你钱,提拔你,不是已经负责了?李月亭做人要知足,懂吗?”


        

“你的病,我会放在心上,但除此以外,我给不了。”他说,“回去吧。”


        

李月亭握紧了手掌,哭红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我不要你的钱,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我每次去做检查做治疗的时候,你能不能抽时间陪我去?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感到安心。”


        

顾平生抬手:“时间的问题你可以跟周秘书沟通。”


        

晚上,澜湖郡。


        

顾佑之肉乎乎的小手抱着顾平生的腿,“你说,要我去陪麻麻的。”


        

说这两天会带他跟麻麻一起的,为什么只有爸爸一个人回来了?


        

顾平生低眸看着满眼期待的小家伙,没有说话,原本他是准备要带孩子去陪她,只是……她已经走了。


        

赵姨多少看出了点事情,将小家伙抱起来,说道:“小少爷,顾总忙一天了,让他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


        

顾佑之嘟起小嘴,有些不高兴。


        

等顾平生去洗澡的时候,小家伙拿着家里的座机,给温知夏打电话。


        

温知夏原本看着号码,并不打算接,但是想到用座机打电话并不是顾平生的作风,迟疑了一下后,接通了。


        

“麻麻。”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声音透过电波穿过来。


        

温知夏有些诧异:“团子?”


        

顾佑之脆生生的回答:“是团子。”


        

温知夏轻笑:“有事吗?”


        

顾佑之:“麻麻明天带我去游乐园好不好?团子想要去。”


        

温知夏微顿:“怎么不叫你爸爸带你去?”


        

顾佑之比了比手指:“爸爸……没有时间,麻麻带我去好不好?团子明年就上幼儿园了,别的小朋友都经常去玩的,团子没有去过。”


        

温知夏想,他想要表达的应该是,等他上了幼儿园,会因为去过游乐场,而没有办法跟背的小朋友交流。


        

她迟疑着,小家伙就奶声奶气的求她。


        

温知夏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