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4章:你们母子长得真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麻麻答应了团子,就不能反悔了。”小家伙还不忘记要她一个保证。


        

温知夏跟他通话,不知不觉中心情就变好了很多,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好,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你爸爸,等明天他去上班了,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小家伙鼓了鼓腮帮子,像是一只正在思考着的小金鱼,“好~~”


        

“真乖。”温知夏笑着说道。


        

小佑之对着座机“木马”亲了一口,“麻麻也乖。”


        

挂断了电话的时候,温知夏嘴角的笑意都还在。


        

小家伙踮着脚尖把座机放到原处,肉乎乎的小手相互戳啊戳,又圆又大的眼睛转啊转,小脑袋瓜快速的转动着。


        

等顾平生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了盘着两只小短腿坐在大床上的小家伙,他不禁就有些好奇,那么短的腿,跟两个小白萝卜似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爸爸!”见他出来,小家伙猛地大叫一声。


        

顾平生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收回心神:“怎么了?”


        

“麻麻想要带团子去游乐园。”小家伙仰着再真诚不过,天真无邪的小脸,颠倒前因后果。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顾平生眉间微扬,在床边坐下:“她怎么会突然想要带你去游乐园?老实说。”


        

顾佑之虽然有自闭症,看上去呆萌呆萌的,但顾平生却知道,他比一般的小孩子都要聪明,每年做智商测试的时候,都远超同龄人。


        

不过对于这一点,顾平生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惊讶,本身他跟温知夏都是聪明人,带着他们优点出生的孩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些年他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到现在,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孩子骗过去。


        

“是……是我跟麻麻说想要去游乐园的。”小家伙比着手指,然后抬起头,睁着大眼睛问他:“爸爸不想要跟麻麻一起玩吗?”


        

顾平生心想,他想要跟她玩的东西可多了,还都是不用出门的那种。


        

“但是麻麻说不能告诉爸爸。”小家伙没有忘记温知夏的叮嘱。


        

顾平生眸光沉了沉,竟然觉得这才符合温知夏的作风。


        

小家伙看着沉默不语的顾平生,觉得自己的爸爸有些可怜,毕竟麻麻喜欢团子,却不喜欢爸爸。


        

“……爸爸可以偷偷的跟过去,我不会告诉麻麻的。”这才是他守在卧室等顾平生洗完澡真正的目的。


        

顾平生见他人小鬼大的给自己出主意,轻笑一声,一把将人拎起来,坐在自己的怀里,“乖儿子。”


        

次日一大早,澜湖郡就热闹起来了。


        

小家伙穿衣服的以后,换了一件又一件,然后仰着肉乎乎的小脸问王姨:“团子穿哪一件麻麻会最喜欢?”


        

王姨被他左右撅着小屁股挑选衣服的模样萌的不行,笑道:“小少爷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


        

小家伙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点头,“爸爸说,我长得像麻麻。”


        

麻麻是最好看的麻麻,所以像麻麻的团子,也是最好看的。


        

王姨捂着嘴笑,这边终于伺候好了小少爷,那边原本平时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下楼吃早餐的顾总也在沉思一个问题——


        

穿哪一件衣服比较好?


        

小家伙是一直看着时间的,今天早上吃饭也吃得很快,一抹小嘴,就开始说道:“爸爸你快点走吧。”


        

还在喝茶的顾平生:“……”


        

在他出门的时候,小家伙还不忘记再次叮嘱:“要藏好一些哦,要等到了游乐场以后再出现。”


        

不能让麻麻知道爸爸一起跟着去了。


        

被儿子叮嘱的顾总深吸一口气,走了。


        

等他的车子一离开,小家伙马上就转身去给温知夏打电话了。


        

景园。


        

温知夏下楼的时候,徐虞姿已经坐在客厅里。


        

听到她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去上班?”


        

温知夏点了点头,并没有跟她有过多的交流,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说你都已经嫁给了其琛还折腾什么?在家相夫教子才是正经事,徐家还会缺你的钱花?”徐虞姿看似柔和,却尖锐的说道。


        

温知夏微微扯动了下唇角:“我喜欢花自己赚的钱,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她会避免跟徐虞姿之间发生矛盾,免得徐其琛夹在中间,但是却也不会委屈自己看她的脸色生活。


        

在出门的时候,佣人给她温知夏递上外套,温知夏的余光瞥见她脖子上带着的项链,目光顿了一下。


        

佣人见她看自己的脖子,笑着摸了摸:“这是虞夫人送的。”


        

温知夏淡淡的收回视线:“很漂亮。”


        

当然漂亮,她亲自去珠宝店精心挑选的,怎么会不漂亮。


        

佣人并不知道这条项链的来历,只当她是单纯的在夸赞,笑着说道:“虞夫人很大方,送了我们这些个帮佣不少东西。”


        

温知夏点了点头,出门了。


        

徐虞姿大不大方,其实跟温知夏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她随手就把自己送的礼物当做打赏似的给了佣人,足够说明她的轻视。


        

说起来,徐虞姿这个“徐”姓,也不过是沾了她姐姐是徐家养女,也就是徐其琛母亲的光。


        

养女跟自己名义上的哥哥发生了关系,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徐家这样的豪门,无疑是一件丑闻,需要竭力的进行遮盖。其中波折温知夏虽然并不十分清楚,却也知道必定是发生了不少事情,不然徐其琛也不会一出生就体弱多病,且至今病弱。


        

去澜湖郡接了小家伙上车,小家伙一路上都兴致勃勃,倘若不是温知夏知道他患有自闭症,完全没有办法将这么呆萌可爱的孩子跟自闭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买了票两个人手牵手的走进去,原本温知夏以为这个时间点不是节假日又不是下午,人不会很多,但实际上还是有不少人。


        

里面有个卖糖人的老爷爷,工作台上插着好几个栩栩如生的糖人。


        

顾佑之好奇的看着,慢慢的就停下了脚步,温知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想吃那个?”


        

顾佑之犹豫了一下。


        

温知夏说:“想吃的话,咱们就过去让爷爷给你捏一个喜欢的。”


        

小家伙抬头看了看温知夏,她的身后正好是升起来的阳光,给冬日里带来别样的温暖,他眨了眨眼睛,点头如蒜:“要。”


        

温知夏轻笑,带着他走过去,当老爷爷询问他想要什么样子糖人的时候,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手指了指温知夏:“麻麻的样子。”


        

温知夏微怔,老爷爷却笑了下,“可以是可以,不过你麻麻太漂亮了,爷爷可能只能捏出来七八分相似,不过如果你挑选一个小动物的话,爷爷可以给你变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


        

按照真人制作,难度自然要大上很多,而一般情况下,老人这样子一说,小孩子都会被他指的工作台上的其他小动物吸引,而改变主意。


        

“要麻麻。”小家伙依旧脆生生的说道。


        

老爷爷和蔼的笑了,一边捏糖人一边说道:“你们母子长得真像。”


        

温知夏只觉得这是老人家随口说的客套话,但是在等待的过程中,温知夏低眸看着眼巴巴盯看着台面的顾佑之的时候,却稍微的顿了一下。


        

因为她想起来,花千娇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难道她跟小糯米团子真的那么有母子相?


        

老人将糖人递给小家伙,小家伙拿在手里却没有吃,而是欢欢喜喜的一手牵着温知夏一手拿着糖人,走路的时候还会一蹦一蹦的。


        

温知夏怕他摔倒,提醒了几次,结果最后还是摔了,还把糖人给摔到了地上。


        

小家伙看着碎成好几瓣儿的糖人,瘪了瘪嘴,“哇”的一下子哭起来。


        

温知夏一愣,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孩子的脸真的是说变就变,前一秒还笑眯眯的,下一秒就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


        

她蹲下身,想要说再给他买一个,结果下一秒一个完整的,跟刚才一模一样的糖人,就出现在了顾佑之的面前。


        

顾佑之眨巴了两下眼泪,让睫毛上的泪珠滚落下来,这才看清楚了来人。


        

温知夏也在同时抬起头,看到熟悉的面孔后,眼眸微顿了一下,


        

“爸爸。”小家伙高兴的把糖人接过来,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抱住了顾平生的腿。


        

顾平生把人提溜起来,单手抱着,给他擦了擦眼泪:“哭什么?丢不丢人。”


        

小家伙瘪了瘪嘴,委屈的说道:“麻麻的糖人碎了。”


        

温知夏狐疑的站起身,但是因为有低血糖,猛然站起身的时候,眼前会惯性的黑那么两三秒的时间,顾平生知道她的这么毛病,所以在她起身的时候,大掌就已经伸了过去,扶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给了她一个支撑力。


        

温知夏的视线清晰起来以后,看着顾平生,以及他递给顾佑之的糖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佑之低着头,认真的玩着手中的糖人:不关团子的事情。


        

顾平生也不会傻到出卖自己的儿子,毕竟以后还需要小家伙多多出力,“回去拿东西,正好看到你的车从澜湖郡离开,打电话问了赵姨。”


        

温知夏眉头皱了下,说道:“既然你今天没事,那你陪他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