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5章:拒绝求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夏。”见她要走,顾平生下意识的喊她。


        

小家伙此时也从顾平生的怀中下巴,从旁边抱住了温知夏的腿,仰着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麻麻,你说要陪团子。”


        

温知夏的确是这样说过,但她的这个“陪伴”中,是不包含顾平生在内的。


        

他是什么样子的人,她很清楚,只要你放松了一丝丝的戒备,给了他可趁之机,他是一定会顺着杆子马上往上爬。


        

“我……”


        

“我来了,你就要走?”顾平生缓步走到她面前,狭长的眼眸看着她。


        

温知夏给了他一个“你明知故问”的眼神。


        

顾平生也不知道是生气的成分多,还是无奈更多一点,他说:“团子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很兴奋,我还奇怪是什么事情,今天见到你陪他来游乐园才知道,你答应了小孩子的事情,就要做到,不然他会很难过。”


        

温知夏抿了下唇:“那你去忙你的事情,我会带他玩。”


        

这就是一定要他走了?


        

顾平生沉了沉,没有马上说话。


        

而温知夏也不着急的等待他做出选择。


        

半晌后,顾平生抬眸,说:“游乐场人多,你第一次带他出来我不放心,我在后面跟着,不会打扰你们,你就当是带了个保镖。”


        

温知夏还没有说话,小家伙就拽着她的胳膊摇啊摇:“好不好嘛,麻麻?”


        

她的确是第一次带孩子出来玩,没有什么经验,沉默了半晌后,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跟他强调:“你说的,只能跟在后面,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顾平生这一次也是非常的配合,一副“什么都听你”的模样。


        

于是顾佑之高高兴兴的开始了他的游乐场之旅,而且还是在爸爸妈妈共同的陪伴下,他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兴奋,左看看右看看,圆溜溜的眼睛应接不暇。


        

温知夏发现在顾平生出现后,顾佑之整个人比刚才他没有来的时候要高兴很多,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上一看顾平生,像是要确定一下他有没有跟上来。


        

而顾平生始终跟他们保持着一小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像是一个坚定的守护者。


        

“顾总,温总。”


        

陈安泰在看到两人的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在走近以后这才发现,真的是他们。


        

温知夏停下脚步,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而她身后的一对小情侣正在嬉闹,并没有留意到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女孩儿后退着跑,猛地一下子就撞在了温知夏的身上。


        

温知夏没有任何的防备,只是在自己倒下去的时候,下意识的松开手。


        

陈安泰松开女朋友的手匆忙想要上前扶她的时候,顾平生已经把人抱在了怀中,面色不善的看着撞人的女孩儿。


        

女孩儿被他沉冷泛寒的眸光骇住,“对,对不起。”


        

女孩儿的男朋友上前,握住了女孩儿的手,“对不起,我女朋友她没有看到人,我替她给你们道歉。”


        

温知夏见两个人还有些稚嫩的面容,猜想应该还是学生,自己也没有怎么样,就没有追究什么:“我没事,你们继续玩吧。”


        

女孩儿靠在男朋友的旁边,轻轻的瞥了一眼顾平生,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很帅,但是看着她的目光,像是要吃人,所以在听到温知夏的话后,连忙拽着自己的男朋友走了。


        

温知夏余光看到顾平生的表情,就他这模样,职场上身经百战的老人都会看的心惊胆战,更何况是两个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学生。


        

陈安泰这个时候也已经走了过来,见她无恙松了一口气:“温总,顾总。”


        

顾平生不过是略一抬眸。


        

温知夏笑着点头,看向他身后,“这位是……关小姐。”


        

关桐听到她喊出自己的名字,有些诧异也有些激动:“你还记得我!”


        

三年多了,关桐以为她这么一个只见过一面的路人甲温知夏早就不知道忘到什么地方去了,却没有想到,她还会记得,这怎么能不让她激动。


        

“温总不要在意,她就是这样,比较外显,因为一直很崇拜您,所以会有些激动。”陈安泰解释道。


        

温知夏:“关小姐是安泰的女朋友,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也有比较深的印象。”


        

关桐激动的上前,“温,温总,我特别喜欢你,我也是四方城大学的学生,我一进校园就一直听说你的事迹,我也特别崇拜你,我能……能跟你握个手吗?”


        

三年前错过了这个机会,这一次终于又见到了,关桐厚着脸皮不想要错过,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表现出极度热情的时候,她好像感觉旁边这位顾总的视线有些冷飕飕的。


        

她难道是……做错了什么?


        

不能握手?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收回来的时候,温知夏已经伸出了手。


        

关桐激动的握住,像是追星成功一般的激动着:“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以前就总是在学校的展厅看你的照片,我当时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漂亮又这么有能力的女人,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哎?”


        

关桐还正在激动的表达自己的喜悦,结果下一秒温知夏的手就被一双大掌给抽离了。


        

温知夏瞥了一眼顾平生,像是在问他:你干什么?


        

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变出一双手套给她套上:“你手冷。”


        

温知夏觉得他的行为有些莫名其妙,转过面颊对关桐说道:“谢谢,也希望你能跟安泰长长久久,你们……结婚了?”


        

她留意到关桐手上的戒指。


        

关桐是个什么都大大咧咧的性子,举起自己的手指:“还没有,这是求婚戒指,不过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恭喜,希望到时候我可以喝杯喜酒。”温知夏笑道。


        

关桐的激动情绪还没有过去:“如果你肯来的话,我肯定把最好的酒都留给你。”


        

陈安泰听着自己的小未婚妻不着边际的话,握了握她的手,轻咳一声作为提醒:“说什么傻话,温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稀罕你那点酒。”


        

关桐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闹了笑话,只是因为三年前偶然碰到温知夏却没有能够说上话,一直是她心里的遗憾,时隔三年终于见到了,就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


        

“关小姐活泼快人快语,安泰你要好好对人家。”温知夏笑着说道。


        

陈安泰点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余光就瞥到顾平生有些不耐的眼神,就把话给咽了下去:“……我跟关桐就不打扰温总和顾总了。”


        

关桐还想要问温知夏身边跟着的奶娃娃是不是她的孩子,今年几岁了呢,就直接被陈安泰给拉走了。


        

“你干什么啊,我还有话没有说完呢,我好不容易才见到她。”关桐不满的说道,觉得自己的未婚夫耽误了自己跟偶像的相处。


        

陈安泰:“再待下去,顾总就要赶人了,也工作两三年了,怎么还是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关桐傻愣愣的,“干什么赶人啊,我又没有怎么样……不过,你不是说,他们分开了吗?现在又在一起了?还有那个孩子……”


        

陈安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不该你问的就不问,不是朝着来玩,来了还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


        

关桐的忘性也大,很快就被别的游乐项目吸引了注意力。


        

而陈安泰这个时候慢慢的转过头去,看着走远的三人,深吸了一口气,在听了张远和刘磊离开顾夏集团总部的真实原因后,陈安泰是真心希望温知夏和顾平生可以重新走在一起,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感情。


        

顾佑之去做了旋转木马,温知夏原本想要上去陪他,但是想了想以后,跟顾平生一起站在了外面,“你刚才那是干什么?关小姐怎么说都是安泰的未婚妻。”


        

如果不是关桐的性格直爽大咧,怕是刚才在他面前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也不要以为她不知道陈安泰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的带着关桐离开。


        

“安泰?你叫一个外人这么亲密,现在喊我不是连名带姓就是顾总?”他皱眉说道。


        

“你别转移话题。”温知夏说道。


        

顾平生看了她一眼后,瞥开视线:“你自己心知肚明。”


        

温知夏一脸莫名其妙,她心知肚明什么?


        

顾平生见她一副无辜的表情,暗自咬了后槽牙,刚才不是连见过一面的女人都记得清楚,以前她做过什么事情倒是忘得干干净净。


        

“许、若、男!”顾平生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


        

温知夏闻言微楞,之后这才在漫长的记忆里搜索出相关的回忆。


        

许若男是温知夏上大学军训时期认识的朋友,因为初来乍到,加上许若男主动跟她认识结交,时间一久两人就成为了朋友。


        

而且许若男对她非常关心,可以说比之顾平生也毫不逊色,加上性别优势,跟温知夏待在一起的时间也非常多,后来还干脆的直接拿好处跟温知夏的舍友换了宿舍,两个人同吃同住同进同出。


        

一开始顾平生也没有在意,只当是温知夏人缘好,毕竟她的小书呆怎么看都惹人喜欢,但是这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有些膈应了。


        

每每他来找温知夏,这个女生都要出现。


        

还直接把他当成是透明人一样的跟温知夏玩笑,又是夹菜又是说笑话的,直接就把顾平生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那个打扮也是男性化的很,短发连体裤还串着耳洞,加上一米七几的身高,乍一看不知道还以为她跟温知夏是情侣。


        

当时顾平生也就是这么心里一腹诽,完全是看她不顺眼,但是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可以说是直接就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情、侣?


        

“阿夏觉得这对恋人怎么样?听说这个女星为了自己的同性恋人,拒绝了王室的求婚。”许若男举着手机给温知夏看一条关于国外的新闻。


        

温知夏好奇的看过去。


        

许若男笑着看她,两个人靠的很近,“阿夏有没有觉得她们这种摒弃世俗的感情,比一般的男女感情更让人觉得心生向往?”


        

顾平生没有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还好,等这个念头产生了以后,他是越看越加觉得像,尤其……刚才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许若男是不是在温知夏靠近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


        

她在闻什么?!


        

顾平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有朝一日不光是要防男人,现在连女人都要防!


        

更让他脑袋涨疼的是,温知夏竟然还附和了这个女人的话:“嗯,同性之间的感情确实要面临更多的挑战,如果能相濡以沫到最后,很让人敬佩。”


        

“夏夏,你帮我却买杯咖啡吧。”顾平生连忙制止这个非常危险的话题,好端端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平端的跟另一个人讨论同性是不是比异性的恋情更伟大的事情。


        

他必须要好好的跟这个许若男聊聊,他追了温知夏那么久,如果到头来被一个女生给拐走了,这他妈算怎么回事?!


        

温知夏狐疑的看着顾平生:“你怎么不自己去?”


        

“打球的时候崴到脚了。”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说道。


        

许若男收回手机,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顾平生,她敢这么外显,就不怕被人看出来。


        

顾平生看着她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裹了下后槽牙。


        

在温知夏离开后,顾平生直接开门见山,“你接近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许若男扯起嘴角,微笑:“我以为你看出来了。”


        

顾平生眯起眼睛,“你承认,你也喜欢她?!”


        

“是爱。”许若男纠正他的用词,“而且你也看到了,相比较跟你在一起,阿夏更喜欢亲近我。”


        

顾平生第一次产生了想要打女人的冲动:“她是把你当成朋友!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不然……”


        

“不然怎么样?你好像要对我动手?”许若男毫不在意的嗤笑,挑衅道:“阿夏对你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我听说你们是一个高中的,如果该在一起,不是早就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尚且年轻气盛的顾平生被激怒,一把揪起她的衣领,此刻在他眼中,眼前的这个根本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一个打入内部的情敌。


        

“顾平生,你这是干什么?!”温知夏拿着咖啡回来,一眼就看到顾平生气势汹汹揪着许若男衣领的模样,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