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69章:也配跟她相提并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月亭笑着对徐虞姿说道。


        

徐虞姿却不怎么相信:“你是他的伴侣?这个孩子是你的?”


        

李月亭含情脉脉的看了眼顾平生,像是在等待他的反应。


        

如果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她就继续说下去,暂时给温知夏解除目前的危机,如果他不默许的话,那她就没有必要做这个好人。


        

说是帮忙,从她走出来的那一刻起,就昭示了自己的目的。


        

顾佑之瘪着嘴,看着忽然出现的李月亭,可怜巴巴的看着温知夏:他有麻麻。


        

温知夏轻轻撇开视线。


        

顾平生削薄的唇瓣抿起来。


        

李月亭看着这一幕没来由的就感觉到心情舒畅,就算顾平生喜欢的人是温知夏又如何?温知夏已经是徐家的人,现在站出来,就是承认自己出轨。


        

“她才不是团子的麻麻!”顾佑之忽然从顾平生的怀中挣扎着下来,之后大声的对着徐虞姿喊了一声以后,蹬着小短腿就跑了。


        

他虽然是年纪小,但是也能隐约的明白,他的爸爸麻麻,跟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是不一样的。


        

他不能每天都见到麻麻,爸爸很想麻麻的时候,也只能看照片,他们都不能一直见到麻麻。


        

麻麻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要团子?


        

小家伙会突然情绪失控的跑走,是顾平生和温知夏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因为小家伙在温知夏的面前总是又软又萌,很多时候她都根本不会意识到他跟其他的小孩子有什么不同。


        

顾平生追出去之前,看了一眼温知夏。


        

温知夏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失望,她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在她脚步移动,想要追上去的时候,李月亭却已经先她一步离开。


        

温知夏定定的看着,耳边是徐虞姿嘲讽的话语声:“还没看够?觉得自己今天丢的人不够是不是?!”


        

而另一边,不过是一会儿功夫,小家伙就已经跑到了自动扶梯上,还一直往下走。


        

顾平生看着他危险的动作,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急忙追过去,却不敢在上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造成不必要的危险,只能小心谨慎的守在他后面,直到他从扶梯上下来。


        

等顾佑之前脚从扶梯上下来,后脚顾平生就从后面把他滴溜了起来,一脸沉色的呵斥:“顾佑之!你长本事是不是?什么地方都敢乱跑!”


        

如果在自动扶梯上摔下去,他的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小家伙眼中充斥着泪水,被他一吼,“哇”的一下子就哭出了声,他长得粉妆玉砌的跟个糯米团子似的,哭起来睫毛上挂着泪珠,万分的可怜。


        

“麻麻不喜欢团子,她不喜欢团子,呜呜呜呜……”


        

顾平生沉下来的面色因为他的哭声微顿,大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脊背:“行了,别哭了,你麻麻没有不要你。”


        

“那为什么麻麻,麻麻,不回家?”他揉着眼睛哽咽,上气不接下气。


        

他的问题,顾平生没有办法给出很好的解释,沉默了沉默,最终说出口的也是:“……她很快就会回来。”


        

“真,真的吗?”小家伙抬起眼睛,眼睛都给揉红了。


        

在顾平生点头的时候,小佑之还打了一个嗝。


        

“平生,佑之年纪还小,你也不要太苛责他。”走过来的李月亭想要展现自己温婉的一面,伸出手想要抱住顾佑之。


        

但是却被小家伙躲开,即使李月亭比温知夏更早的出现在他的记忆和生活里,但顾佑之对她根本就亲近不起来。


        

李月亭的手臂因为他的闪躲而将在半空中,眼睛沉了下,养不熟的白眼狼!


        

温知夏才回国多久,他就那么亲热,她陪他看过病,还照顾过他,却始终半咸不淡,以前李月亭可以认为他是因为自闭症所以不愿意跟人亲近,但是现在看来,他不是不能跟人亲近,而是要分人!


        

最终李月亭的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故作亲昵的说道:“怎么还哭了,阿姨待会儿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顾平生对这个不知道怎么来的孩子在意,李月亭就不得不对他亲近,即使她从未将一个自幼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放在眼里。


        

顾佑之贴着顾平生,没有理会李月亭的话。


        

李月亭暗自捏了一下手掌,笑道:“佑之还是腼腆,不过……温总今天的做法,大概是伤到佑之的心了,刚才的哭声听的我都揪心。但这种事情也能理解,毕竟……温总已经嫁给了那位徐先生,不管怎么样肯定都要一徐家那边的感受为先……”


        

顾平生沉着没有说话,李月亭便知道自己的话,戳到了他的心上。


        

“……佑之年纪还小,正是缺少母爱的年纪,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找的医生我也已经见了,我也想要为你做点什么,你上班忙,我以后会时常去澜湖郡照顾佑之,你说这样好不好?”李月亭说完,面含期待的看着他,在等待他的回复。


        

温知夏走进,听到两人的对话,忽然有些后悔自己过来。


        

她担心顾佑之真的出什么事情,不放心的追过来,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并不需要她。


        

温知夏深吸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麻麻——”


        

小家伙蹬着小短腿跑过去,牢牢的抱住了温知夏的腿。


        

温知夏低下头,看着他哭的跟小花猫一样的小脸,微微蹲下身:“哭了?”


        

顾佑之钻进她的怀里,小脑袋在她的脖颈上蹭了蹭:“麻麻还喜欢团子的是不是?”


        

“嗯。”软萌又会撒娇的孩子,谁会不喜欢,以前很多次温知夏都在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跟顾平生有孩子了,一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孩子,而顾佑之便完美的契合了她的所有想象。


        

前一秒还在哭的哽咽的小家伙,在温知夏还没有哄他的时候,忽然就雨过天晴了,亲昵的喊着“麻麻”,像是刚才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李月亭在一旁看的握紧了手掌。


        

顾平生的眼神中却有些复杂,“你怎么过来了?”


        

他以为,她该走了。


        

他以为,她不会违逆徐其琛长辈的意思。


        

温知夏还在给顾佑之擦拭着面颊,听到他的话,微微抬眸:“我不放心团子。”


        

“还要去游乐园。”顾佑之抓着温知夏的手,眼睛晶亮的。


        

“佑之,温总还要回去,你要是想去的话,阿姨带你去好不好?”在温知夏开口之前,李月亭开口说道。


        

温知夏微微掀眸,看了殷勤的李月亭一眼,又看了眼顾平生。


        

莫名的,顾平生被她这一眼就看的皱起了眉头,对李月亭沉声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李月亭捏着手掌,面上依旧带笑:“你不用担心我的病情,你帮我找来的医生都是行业里的精英,他们会竭尽全力的治好我,我也只是想要多为你做一点事情,这样才能心安。”


        

她故意的误读顾平生话里的意思,将其曲解为是关心,也向温知夏表明了顾平生对她的在意:她生病了,所以顾平生很着急,还特意的给她找了专家。


        

温知夏给小家伙理了理衣服,“以后不能乱跑知道吗?商场里人那么多,团子那么可爱,会被坏人抓走的。”


        

顾佑之乖乖的点头。


        

温知夏扯出一抹笑意,没有要理会李月亭和顾平生之间关系的意思,牵着小家伙的手往外走。


        

顾平生暗自裹了下后槽牙,没有当即追上去,而是警告的看向李月亭:“……我的耐性不好,安安静静的治疗你的病,我不会看着你死,但倘若你还怀有不该有的心思,就是自寻死路!”


        

李月亭咬了下唇:“我只是想要为你做点什么,没有其他的意思。”


        

“不需要!”顾平生沉声说道,“你也没有这个资格,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周秘书,我不希望经常看到你,听明白了吗?!”


        

她安守本分,顾念着她的病情,还有她曾经做出的牺牲,顾平生不会看着她死,但倘若她再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也不介意做个冷血的人,看着她病死!


        

面对他还不留情的呵斥,李月亭泪如雨下,“我守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为什么你还是看不到我?温知夏已经跟别人在一起了,你要一个被别人睡过的女人,都不肯接受我吗?”


        

“是!”顾平生厉声回答,“无论她如何,只要她回头,我都要她。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她相提并论!”


        

李月亭看着男人毫不留情离开的背影,死死的咬住了唇瓣:为什么?!为什么她等了那么多年,还是这样的结果?!!


        

为什么他的眼里始终都没有她!


        

温知夏现在就是一个破鞋,被别的男人还在穿着的破鞋,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顾平生追上去的时候,温知夏正在买票,他直接的上去付了钱。


        

“你别多想,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顾平生见她看都没有看自己,沉吟数秒钟后,主动的开口说道。


        

温知夏还是没有说话。


        

顾平生握住她的手腕,“你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