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75章:会在我身边陪上一辈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平生掀开被子要下床,周安北想起医生的叮嘱连忙把人给按住:“顾总,你现在可能是脑震荡,还是卧床的好,您有什么事情还是吩咐我吧。”


        

“她受伤了。”顾平生站起来,腰还没有完全直起来,就又重新的跌回了病床上。


        

周安北连忙扶着他,立起枕头,让他可以靠在病床上,“我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温总,刚才也问了医生,说是就您一个人被救护车拉过来的。”


        

顾平生捂着额头,手一碰到,倒吸一口凉气,“你给她打电话,看她在什么地方,问问她伤口包扎了没有。”


        

周安北点头,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问道:“顾总您头上的这伤是……”


        

顾平生默了下,没说话。


        

周安北见状,脑海中便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能把顾平生打成这样,还没见他动怒的,多半是……只有那位了。


        

叶兰舟在这个时间点看到周安北有些诧异:“周秘书?”


        

周安北正要将电话拨出去,看到走过来的叶兰舟,下意识的说道:“叶少来的正好,顾总刚刚醒过来。”


        

叶兰舟微顿:“顾平生他好端端的怎么住院了?”


        

周安北闻言便知道是自己会错意了,看来叶兰舟并不是因为知道顾平生受伤才出现在的医院,不过因为知晓叶兰舟跟顾平生的关系,还是将事情讲述了一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说……温知夏把顾平生给打了?小温总看上去清清冷冷的,下手这么狠,都把人打进医院了?”叶兰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同时也多少觉得温知夏这出手未免太重了一些。


        

对于这点,周安北身为外人,自然不方便点评什么,“顾总让我给温总打个电话问下情况,叶少先进去吧。”


        

叶兰舟轻笑:“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呢,我看你们顾总八成是疯魔了。从小到大就只有他揍人的份儿,现在别人打到住院了,还念念不忘。”


        

周安北只能陪笑。


        

叶兰舟走进了病房,周安北将电话拨了出去。


        

温知夏还坐在沙发上,她当时看到顾平生昏死过去,手臂一直都在颤抖,只能打了120,亲眼看着他上了救护车。急救人员让她也一同上车,但温知夏却不敢再去看满头是血的顾平生,她身上披了件衣服,盯看着自己手上的些,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受了伤。


        

当手机震动响起来的时候,她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到是周安北的电话,她这才活动了一下僵硬住的手指。


        

“周秘书……”开口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沙哑的嗓音,像是沙漠中走了太久没有水源的旅人。


        

“顾总醒来没有看到温总,让我来问问您在什么地方?伤势要不要紧?”周安北说道。


        

温知夏握了握手掌:“他……还好吗?”


        

周安北:“人刚刚醒过来,具体情况还要等医生检查,顾总醒来就想要去找您,但人没有能站起来。顾总很担心您的伤势,看不到人,也没有办法安心的看病。”


        

“我的伤口没什么大事。”她说。


        

周安北:“温总还是也来医院处理一下,顾总看到人,也不会再着急出院,也能更好的配合医生治疗。”


        

温知夏沉默了数秒钟后,“哪家医院?”


        

周安北在医院门口等她,温知夏的伤口也没有处理,身上穿了件厚外套裹着,面颊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看到她狼狈模样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这两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看上去像是被人持刀抢劫了一样?


        

“顾总已经醒了,您这……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不然顾总看到也该担心。”周安北说道。


        

处理伤口的时候,温知夏的眸光还有些放空,护士看到她额头上还有破碎的玻璃片残存着。


        

“我先把东西用镊子给你夹出来,之后再上药包扎,你忍着一点。”


        

她的伤口不用麻醉缝合,但也少不了要受罪。


        

温知夏不知道是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是在镊子从皮肉中夹住碎玻璃的时候,她捏着衣服的手指猛然收紧。


        

而此时的病房内。


        

叶兰舟一进来之后就跟见鬼似的看着顾平生脑袋上的纱布:“你这……这是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让人打成这样?你不是伸手好的很,两三个壮汉都能制服,现在伤成这样子,你当时在干什么?”


        

叶兰舟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话他,还是该笑话他,让外人知道堂堂顾总被一个女人打的住进了医院,想想就觉得有趣。


        

“很好笑?!”顾平生冷冷的目光扫过来。


        

叶兰舟轻咳一声:“还行。”


        

当温知夏处理好伤口,额头上和面颊一侧都贴着白色胶带。刚一走近病房门口就听到了顾平生的声音,“把手机给我,我给她打个电话,周安北打个电话怎么连人都消失了?!”


        

叶兰舟没有顺着他:“电话什么时候不能打?医生给你做完检查再说也不迟。”


        

病房内站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原本醒来第一时间要推去做检查,但顾平生却坚持要先打电话。


        

周安北见温知夏站在门口不往里走了,喊了一声:“温总?”


        

他的声音让顾平生的目光在顷刻间转了过来,看到温知夏脸上的胶带和面颊上还残留着结痂的血迹,心口顿着疼起来。


        

他起身下床,走到温知夏跟前,大掌捧着她的脸,问:“疼不疼?我吓到你了是不是?我当时只是太生气,没有控制好情绪,你别恨我。”


        

温知夏听着他的话,隐忍的泪水忽的决堤,咬着唇,眼泪不受控的落下来。


        

她面颊埋进他的胸口,肩膀都在颤抖。


        

她怕,真的怕自己那一下把他砸出一个好歹来,怕他会死。


        

顾平生因为她忽然的动作顿了一下,随之将人给抱紧,“是不是伤口疼了?”


        

叶兰舟看着这两人,低声叹了一口气,不由得心中感慨,顾平生大概是把这辈子所有的好脾气和纵容都给了温知夏。


        

自己都伤成什么鬼模样了,还有功夫去担心别人。


        

“顾总,要不然……咱们先做下检查吧,这位小姐的伤口看样子也是刚处理过,这样哭下去,待会儿还要重新换药。”在一旁的医生提醒道。


        

温知夏的情绪稍稍恢复了些,擦了下眼角:“你赶紧去做检查吧。”


        

顾平生看着她:“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的眼泪,是因为担心我而流的?”


        

叶兰舟:“……”这个问题的确是比你自己的健康要重要。


        

温知夏略一点头,顾平生心头稍松。


        

医生检查了一下顾平生的瞳孔还用一起进行了扫描,最后这才二次确定,只是轻微脑震荡。


        

顾平生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自己会出现什么病症比医生都清楚。


        

头晕、恶心……卧床休养,留院观察。


        

等缓过劲儿来,顾平生这才想起来询问叶兰舟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出现。


        

叶兰舟顿了顿之后,说道:“我当时离开你办公室,是娇娇被人袭击了,我这两天都在医院。”


        

温知夏去洗手间擦了一下脸,出来的时候听到他的话,“娇娇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已经无碍,但医生的建议是多观察两天,她也说自己当年丧失的记忆好像正在恢复,为了以防万一,这两天我都在这里陪着。”叶兰舟说道。


        

温知夏想要去看看花千娇的情况,但听到叶兰舟说她已经睡了以后,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叶兰舟并没有停留很长时间,将时间和空间留给了他们。


        

温知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顾平生朝她招了招手,“夏夏,我看看你的伤口。”


        

她顿了顿,走过来,却没有按照他的示意让她看自己的伤口,而是手指摸向了他缠着纱布的头,眼眸半垂下:“对不起。”


        

“不生我气了?”他略略扬眉,面色以不负将她绑在床上时候的沉冷:“看来,我挨这一下,也不是没有收获。”


        

“你当时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她真的以为他会躲开。


        

顾平生轻笑:“我以为你会舍不得。”


        

“你就是想要我愧疚。”她轻声说。


        

顾平生握着她伸过来的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是,我晕过去之前还在想,你最好是打的重一点,出了事情,你就会在我身边陪上一辈子。”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碎片会伤到她。


        

温知夏看着他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是找他说分开的,但现在又混乱成一团。


        

“你刚才为我哭,我就知道,我没有白白挨这一下,你爱我,夏夏。”他倾身过来,捧着她的脸,吻上来,呼吸缠绕:“你不抵触我的碰触,我们还相爱着,我想不通,你到底为什么要跟我分开?”


        

她已经做好了决定,这个时候是应该把他推开,但对上他深邃情深的目光,温知夏却做不到。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如果觉得亏欠了徐其琛,我来还,除了你,他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骨节分明的手指磨搓着她的面颊:“这样,行吗?”


        

门外一双眼睛正一瞬不瞬狰狞的在暗中窥伺着这一幕,宛如是藏在黑暗中的毒蛇。


        

“你的头,还疼不疼?”温知夏问他。


        

顾平生:“疼。”


        

温知夏抿了下唇:“你让我……”


        

“不行。”顾平生握着她,眼眸深黑,“我现在就要答案。”言语之间带着几分委屈,“你哪次思考完,不是要放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