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79章:可怜我,就可怜到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根本就没有见到人。


        

“我知道了,我打电话试试。”


        

佣人:“先生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温知夏起初不信,但是将电话打过去,无论是私人号码还是对外的号码都显示已经关机。


        

温知夏只好将电话打给了晋茂。


        

“先生发了一条信息,只说自己要出去几天处理一些个人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当我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手机已经关机,先生身体不好,我跟在他身边多年,他从未如此过。”晋茂现在也很是着急:“夫人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吗?先生好端端的有什么私人事情,身边一个人都没带。”


        

徐其琛自幼展现出惊人的商业天赋,一直都是被当作徐家的当家人培养,但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身边常年都少不了人照顾,忽然这般消失,连晋茂都没有得到只言片语的情况,送未有过。


        

温知夏气息微沉,她知道,徐其琛这般,大概率是因为她早上在电话中说的那些话。


        

“夫人?”


        

温知夏:“以后……叫我的名字吧。”


        

晋茂还在担心徐其琛的安全问题,陡然听到温知夏的这话整个人都是一愣:“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晋茂不傻,在温知夏的沉默中很快的就大致的猜到了事情的始末:“夫人跟先生说了什么?先生会突然消失,是因为你?”


        

温知夏站在病房的走廊,走廊尽头的窗户敞开着,凉风阵阵袭来。


        

“我想,应该是。”她说。


        

晋茂虽然知道是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语调多少带上了几分责备的意味:“先生对夫人一往情深,夫人不该如此辜负他。”


        

“晋助理,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先把其琛找到。”温知夏说道。


        

一句“助理”便是在提醒他,他可以对她所做的事情不满,但到底还未到资格斥责她些什么。


        

在感情的事情上,温知夏亏欠的是徐其琛,而不是他身边的什么人。


        

不然,她岂不是要经受徐家上上下下的一通指责?


        

晋茂许是也知道自己是多言了,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徐其琛在乎的女人,“是。”


        

挂断电话,回到病房,小家伙还正在跟顾平生玩游戏,两人见她回来,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


        

温知夏看向顾平生:“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要马上出院。”


        

“为了徐其琛?”他波澜不惊的说出这个名字。


        

温知夏顿了顿之后,说道:“……他现在人消失了,联系不上。”


        

顾平生的面色微沉:“所以他这么大的年纪了,还需要你担心他的安全?”


        

现在还要亲自去找人?!


        

温知夏看着他数秒,顾总过了而立之年,而徐其琛今年也不过三十有三,不知道的还以为徐其琛大了他多少岁,“所以,你不打算陪我去了?”


        

“不去,我去什……”顾平生沉冷的话说了一半,猛然反应过来:“你让我陪你一起去?”


        

小佑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奇的忽闪着眼睛看着他们,温知夏低下头捏了捏小团子软乎乎的脸蛋,话却是对着顾平生说道:“不让你去,你不是又要胡思乱想的耍脾气。”


        

现在不是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就想要发怒。


        

顾平生顿了两三秒的时间后,薄唇弯起:“我陪你去。”


        

炸毛的狮子,也会顷刻间被捋顺毛。


        

“不过还是要让医生给你先做一下检查,医生说可以出院以后才行。”他说。


        

医生的自然还是建议住院两天进行后续观察。


        

顾平生掀眸看向医生:“我觉得我没什么事情。”


        

医生:“……”这到底谁是医生?


        

“出院也不是不可以,但倘若再碰到脑袋,后者是出现什么不可控因素,恐怕……会比较难以解决。”医生如实的说道。


        

温知夏沉了沉,在顾平生要再次开口的时候,说道:“既然医生这么说了,那你就再留院观察两天。”


        

顾平生剑眉皱起来:“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真的打算让我跟你一起去?拿医生的话来做挡箭牌?”


        

温知夏:“我只是去找人,又不是不回来。”


        

顾平生眸色很深的看着她:“……万一呢?”他说:“你看我受伤,觉得我可怜,就回到我身边。如果这次看到他难过苦楚,是不是就要反悔回到他身边?夏夏,你要是可怜我,就干脆可怜到底,就不要再去可怜其他人。”


        

温知夏凝眸:“你在胡说什么?”


        

“你就当是我胡说,可我不乐意让你去,他一个成年人,能出什么事情?他是徐家人,挥挥手就人鞍前马后,你觉得他能需要你什么?”顾平生握着她的手,“你要是不放心,我让人帮你去找。”


        

“你的人,找不到他。”温知夏说道。


        

“所以你们是多么心有灵犀,全世界都找不到他的情况下,只有你能找到是不是?”顾平生沉声问道。


        

医生眼看这情况,很明智的暂时先行离开。


        

留下对峙的两人。


        

温知夏淡声;“我不想要跟你吵,这件事情本身就因我而起,即使我选择了你,但我也不希望其琛他出现什么问题。”


        

徐其琛如果身体康健,就像顾平生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成年人,自然不会出什么乱子,但他身体一直都不好,一个人出去,什么都没有拿,她怎么能心安。


        

“他在你心中,就那么重要?”他问。


        

温知夏凝眸:“……我不希望他出事,尤其是因为我的原因。”


        

顾平生:“那我呢?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温知夏:“你一定要在这种事情上反复衡量纠结吗?”


        

顾平生:“是!”


        

温知夏转过身:“你的病还没有好,你好好躺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在她尚未踏出病房之前,他长腿迈出,几步上前从后面抱住她,炽热的胸膛紧紧的贴靠着她,下颌压在她的肩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是将她抱的很紧。


        

小佑之歪着脑袋看着他们。


        

“夏夏,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少次,想要把你关起来,让你每天每时每刻只能看到我一个人。可我……又怕你真的恨我。”他强烈的占有欲,想要将她身边的所有人驱赶,尤其是那些对她怀着心思的爱慕者。


        

可他不能那么做,他想要的是温知夏爱他,眼里有他,心尖上放着他,而不是冷若冰霜的视若无睹。


        

“你不是已经关过我了。”她说。


        

顾平生下颌在她的肩颈处刮蹭:“你真的觉得那是关着你?夏夏,我对你从未狠下过心。”


        

她不会知道他心里最阴暗那一面的想法到底如何,而他,也不敢让她知道。


        

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最偏执的黑暗面藏起来,因为那是无底的深渊,他的狠情决绝,不能用在她的身上。


        

温知夏抿了下唇,转过身:“我只是去找他,不会不跟你联系,我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再更改,你不相信我?”


        

顾平生指腹磨搓着她的面颊:“其他的事情,我都信你。”


        

除了感情上的事情,其他的任何事情,她说什么,他都相信。


        

温知夏有些气恼,这跟不信她有什么区别?!


        

“你爱信不信,我今天要去找他,你是不是准备找条绳子把我绑起来?!”她问。


        

顾平生目光如勾,黑渗渗的眸子里不透一丝光芒,“让周安北跟你一起去。”在她要开口拒绝之前,他继续道,“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温知夏蹙起眉头,半晌后,还是点下了头。


        

顾平生抬起她的下颌,在她的唇瓣上轻吻了一下,“我给他打电话。”


        

周安北在接到顾平生的电话,听到他要自己做什么的时候,便知道这件一个吃力不讨好,而且容易得罪人的事情。


        

不说其他,你就说温知夏倘若真的要做点什么,他还能真的阻止住?


        

充其量就是一个打小报告的存在。


        

但,大老板的吩咐,他只能是遵从:“是,顾总。”


        

医院门口,周安北打开了车门,等待温知夏上车。


        

顾总跟小佑之一大一小的站在楼梯上,都是眼睛都不眨的瞅着温知夏,依依不舍的模样如出一辙。


        

温知夏被他们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她只是去找一下徐其琛,为什么感觉弄得……像是她要一去不回一样?


        

“早点回来。”顾平生说道。


        

温知点头。


        

周安北在一旁看着顾总和顾小少爷的表现,想要笑,但……没太有这个胆量。


        

能让顾总这么憋屈的,怕是整个四方城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温知夏并没有在地方城多待,而是直接让周安北将车开去了上京。


        

在找了几个地方之后,最后的目标锁定了徐家老宅。


        

百年府邸,带着小洋房和别墅都无法匹敌的庄重和肃穆,庭院深深,树木高耸,远观之时就已经能够感受到厚重感和古朴,进入其间更添年代的风骨。


        

周安北第一次来,进入这里的审查堪比机(关)所。


        

温知夏说顾平生的人找不到徐其琛是有根据的,因为就算是查到蛛丝马迹,在上京这种地方肯定是处处受到掣肘,根本无法顺利通行。


        

准确的找到人并不是段时间内就能实现的事情。


        

她顶着家主夫人的名头,自然就要顺利很多。


        

周安北看着她询问佣人徐其琛的来向,但佣人们一个个都是摇头说不清楚,他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温知夏搞错了方向,找了一天,眼看这天都要黑了。


        

在周安北以为她会换个地方找的时候,他看到温知夏径直朝着老宅后面走去。


        

徐家老宅后面是成片进入休眠期的薰衣草花海,此时是冬天,没有办法一睹花海的盛景,半灌木和矮灌木错落的交织,尽显萧瑟和百年孤寂。


        

“太太,如果徐先生在这里,徐家的佣人不可能不知道。”周安北提醒她说道。


        

但温知夏却摇了摇头:“这里即使是徐家的佣人都不能随意涉足。”


        

所以,佣人如果不知情,也能解释的通。


        

周安北看着她一路找过去,在半中央的位置,看到了席天幕地下,灌木间坐在画板前正在描摹着的徐其琛。


        

他穿着一宽大的袍子,袍身很长垂落在地上,捏着画笔的手惨白,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手几乎要冻僵住,但却还在坚持作画。


        

“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跟过来。”温知夏微微侧了侧眼眸,低声对周安北说道。


        

周安北顿下脚步,看着温知夏继续往前走。


        

细碎的脚步声传过来,徐其琛却像是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未曾回头,未曾停顿。


        

温知夏站在他的身侧,看着他的画布上以及身旁随意散落了的数张画稿,无一例外都是透着沉重的压抑和连阳光都无法刺破的阴霾。


        

“其琛。”温知夏握住他的手腕,意料之中的冰冷一片,在她触碰到的瞬间,明显的就能感觉到他身体上的战栗;“别画了。”


        

徐其琛手下的动作停下来,他没有抬头,只是目光虚无缥缈的看着冬日里不曾盛开的整片薰衣草花海,“我以为,你不会来。”


        

温知夏声音有些干涩:“我当然会来,不管我做出什么选择,你都是我心中很重要的存在。”


        

很重要的存在?


        

可终究也不是她所选择的对象。


        

画笔无声的掉落在地上,墨染地面,到底化作尘埃。


        

徐其琛转过身,紧紧的抱着她,风吹过,像是将两人融合。


        

周安北在不远处看着,眼皮跳动了数下。


        

他深知顾平生让他跟着的目的,如今这样的场景下,他能上前阻止吗?


        

“回去吧。”温知夏说,“你身上都是冷的。”


        

显然是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很长的时间。


        

徐其琛跟她回到老宅,周安北只能亦步亦趋的跟上,期间徐其琛侧过面颊朝他看了一眼,却也并没有说些什么。


        

他会出现在这里,便是顾平生放在温知夏身边的一个眼线,也是在宣示主权。


        

佣人递上了热汤,但徐其琛却并没有喝两口,他没有什么胃口。


        

家庭医生很快赶到,对他进行必要的身体检查,“……先生,您发热了。”


        

温知夏闻言看过来,徐其琛正靠坐在沙发里,神情恹恹,正扶托着额头。


        

周安北收到顾平生询问找人的进展,周安北自然是照实说了。


        

结果下一秒,顾平生的电话就直接打过来了,周安北向外走了走,接通电话,结果那端顾总的第一句话就是:“既然找到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周安北也是有苦难言,回不回去,什么时候回去,这能是他可以拿主意的事情吗?


        

“这……要不然,顾总问问太太?”周安北明智的将皮球踢过去。


        

顾平生沉默了下来,数秒钟后说道:“……再等等。”


        

前脚找到人,后脚他的电话就打过来,难保温知夏不会产生什么排斥的心理,所以还是……再等等。


        

周安北算是看出来了,高不可攀的顾总,也就是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真到了温知夏面前,就是大老虎化身小猫咪,瞬间偃旗息鼓。


        

徐其琛发热来势汹汹,吃了药两个小时后体温都没有能够降下来。


        

医生有些棘手,不为其他,而是徐其琛常年服用了太多的药物,身体的抗药性比一般人要强太多,平日里都是精细的照顾着,生怕出现什么问题。


        

如今在后宅那种常年都没有几个人会去的地方待了一整天,寒气入体,事情也随之就变得棘手起来。


        

当顾平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温知夏正在给徐其琛调换降温的毛巾。


        

周安北总不好跟到人家的卧室去,只能在外面沉静的等待着,如今顾平生的电话打过来,给了他去找人的机会,在佣人的带领下,在卧室门口就看到了正在照顾徐其琛的温知夏。


        

“……太,小温总,顾总的电话。”周安北低声说道。


        

温知夏顿了顿,对上徐其琛的目光,数秒钟后,她拿起了手机,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而徐其琛的目光一直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位置。


        

周安北对徐其琛略一点头,准备离开,却听到身后徐其琛略带沙哑的声音:“听说,周秘书有一幼子,目前正预备花高价送去私立小学。”


        

如今的竞争早已经从成人延伸到了孩子的身上,一所顶尖的小学是无数人挤破头路都想要进的,除了考验的是孩子的能力,还有父母的财力和资本。


        

周安北尚未说话,徐其琛的声音便继续道:“徐家是该校的股东之一,周秘书如果有意,我可以帮你写封推荐信。”


        

说是推荐,实则就是一封入学的通知。


        

“徐先生这是何意?”周安北转过身,问道。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徐其琛会无缘无故的帮他,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而在资本的世界里,馅饼里都藏着钩子。


        

温知夏说自己明天一早同周安北回四方城,顾平生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态度也没有太强硬。


        

毕竟徐其琛这边还正病弱的可怜,倘若他这边展现的太不通情达理,难免就让温知夏拿两人做比较。


        

三言两语结束了通话,温知夏握着手机往卧室的方向走,听到里面交谈的声音,微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