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84章:她会回到他身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平生呼吸微顿,面上却没有什么不妥:“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情?”


        

温知夏:“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没让你反问我。”


        

顾平生手臂塌下去,下颌压在她的头顶,把人成环抱的姿势搂着,“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给你白捡个儿子,你不高兴?”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他也就是在人前看上去是个一本正经的模样,人后根本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那是一个大活人,什么叫做白捡?”


        

顾平生显然不想要继续这个话题:“都叫你麻麻,就是你儿子呗,你不是也很喜欢佑之?”


        

现在还不是说出真相的时候,他们如今刚刚和好,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意外。


        

“我喜欢是一回事,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是另外一回事。”温知夏微微抬起头,眼眸微微眯着:“是不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


        

顾平生现在就怕这个,“你不信我是不是?”


        

温知夏皱了下眉头,没说话。


        

“我要是碰了别的女人,还整天跟这里求爷爷告奶奶的哄着你给我口吃的?我都憋成什么模样,你看不出来?”他问。


        

温知夏抬手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把:“我在跟你好好说话,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这么怕我跟别的女人上床?”他戏谑的问道,然后把话题给岔过去:“你喂饱我,命都给你,宝贝,让我好好看看你。”


        

温知夏手臂挡在两个人跟前,“你少给我岔开话题,不说实话,就给我出去。”


        

顾平生被她弄得不上不下的,含糊不清的说了句:“……收养的。”


        

“那团子的父母他们……唔……”她这边就是一个分神的功夫,就被他偷袭成功,在想要拒绝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机会。


        

“夏夏,说你爱我。”她紧闭双唇,他的薄唇就紧贴着她的,“说不说?不说咱们今晚就不用结束了,嗯?”


        

温知夏用手盖住自己的眼睛,“你,唔……”


        

他语调威胁,呼吸很沉:“说不说?乖,说了,就饶了你。”


        

只是当她那个“爱”字吐出口,他非但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反而可着劲儿的折腾她。


        

以至于后来,温知夏气恼的连看他一眼都不乐意。


        

顾总厚着脸皮的贴过来:“累着了?我给你认错还不成?”


        

他的认错,毫无诚意,而且会屡次认错屡次再犯,上了床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就会在事后哄她。


        

温知夏现在一根手指头都不想要动弹,也根本不想要理会他。


        

顾平生也怕把人真的给惹生气了,从后面抱着她,面颊在她的脖颈上磨蹭,低着声音哄她,声线低迷,又苏又撩:“真的错了,宝贝,我错了,不然你打我两下出出气。”


        

他皮糙肉厚的,温知夏打他都嫌手疼,“起开,你别烦我。”


        

“真的错了,不然让你做回来,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好不好?”顾平生说道。


        

温知夏觉得这人厚颜无耻真的到了一定程度,“无赖!”


        

顾平生轻笑,捧着她的脸亲了亲。


        

他如果不是这般死缠烂打的,约莫从最初的一开始,就碰不到她的手指头。


        

这一折腾就到了后半夜,温知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就是累的很,后面他说了什么,也都没有能够听到耳朵里去。


        

在她睡着后,顾平生却没有直接睡过去,掀开被子下床,去客卧看了眼小佑之有没有踢被子。之后,一个人下楼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穿着宽大的睡袍靠在沙发上,脑海中想着的却是白天跟徐其琛见面的场景。


        

他不会放弃温知夏,而徐其琛那样的天子骄子,从未知晓失败是什么滋味,更加不会容许有人从自己的身边抢走什么东西。


        

徐其琛口中的半年,在顾平生看来,更像是一个托词。


        

张家?


        

徐其琛真的以为用张家能牵制住他?


        

翌日清晨。


        

阳光给窗外的枯树稍裁剪,落在屋内时,像是喝断了片后,被人在大片的光影下涂抹上黑色枝干形状。


        

床上的温知夏被绵软的触感蹭着面颊,像是团棉花。


        

她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顾平生一把提溜起甜豆,“你把她吵醒了。”


        

甜豆“喵呜”叫了一声,像是在否认这个事实。


        

顾平生把甜豆往后一丢,正好丢在小佑之的怀里,小家伙拍了拍它的屁股:“你不乖。”


        

他醒来以后都没有吵醒麻麻。


        

“洗漱完下楼吃饭。”顾平生给她捋了下耳边的碎发,在她的发丝上亲了下。


        

他牙膏给她已经挤好,递到她手心,温知夏站在盥洗台前刷牙,父子两个就在门口看着。


        

温知夏被他们看的有些不自然,瞥向顾平生,眼神示意他们先去吃饭。


        

顾平生笑了下,这才长臂抱起儿子,“走吧。”


        

餐桌上。


        

温知夏饭量不大,早上吃饭的时候更是比较的敷衍,吃饭像是应负公差,好像只是在完成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情一样。


        

顾平生几次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在她要放下筷子的时候说道:“甜豆的饭量都比你大,你这是要修仙是不是?”


        

温知夏:“我吃饱了。”


        

顾平生看着她才吃了不到一半儿的早餐,“再吃一点。”


        

温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早晨吃不下太多东西。


        

顾平生瞥向一旁不谙世事的孩子,小佑之大大的眼睛的转了下,“麻麻吃这个。”


        

他半趴在桌子上,伸着小短胳膊把拿小半笼蒸饺拉扯到了温知夏跟前,温知夏怕他被桌上的东西烫到,连忙伸出手去接。


        

小家伙忽闪忽闪的眼睛看着她,巴巴的等待她吃饭。


        

温知夏没办法,顿了顿以后,还是重新把筷子拿了起来。


        

顾平生给了儿子一个奖励的眼神,结果一回头的时候就被温知夏逮了一个正着,温知夏瞪了他一眼。


        

顾平生轻笑:“你跟佑之的饭量都快齐平了,还能冲我瞪眼呢?你再瘦点,抱着都硌手。”


        

“我让你抱我了?”温知夏反问他。


        

“没,我们小温总这么矜持清冷的玉人儿,这不是我上赶着想要跟您亲近。”他戏谑,桌下的脚朝着她的腿就蹭过来。


        

温知夏桌下穿着拖鞋的脚碾在他的脚背上,警告的横他一眼。


        

顾平生被她踩着,面不改色,“再不吃就凉了。”


        

徐其琛带着早餐来敲门的时候是顾平生开的门。


        

徐其琛唇边的笑意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缓慢的在唇角处僵住,里面隐约的还能传来温知夏和孩子的笑声。


        

顾平生瞥了眼他手中的保温桶,“徐先生这是来晚了,夏夏已经吃过早餐。”


        

他身上还穿着非常居家的睡袍,一看便知是昨夜留宿,徐其琛的目光穿过他的身后,便能清晰的看到屋内的烟火气。


        

而顾平生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平生,你碗洗完了吗?水龙头好像堵住了,你过来看看。”


        

吃完饭小佑之要帮忙收拾碗筷,结果不小心就把酱汁弄到了甜豆的身上,三人便分工,顾平生去洗碗,她和小家伙给甜豆洗澡,但是洗着洗着,水龙头忽然就不出水了。


        

顾平生扯起唇角,目光缓缓的落在徐其琛的身上,“徐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忙,夏夏虽说在外面看起来精明能干,实际上还挺喜欢撒娇的。”


        

徐其琛的眸光微沉。


        

“平生,你听见我说……”


        

温知夏得不到顾平生的什么回应,就带着橡胶手套从洗手间找过来,不期然的就看到门口尚未离开的徐其琛。


        

徐其琛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从外面走进来,和煦的笑着:“给你带了些早餐,但听顾总的意思是你已经吃过了。”


        

温知夏看着忽然到来的徐其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今天来,还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徐其琛的话是对着温知夏说的,但是目光却瞥向了顾平生。


        

温知夏顿了下:“平生,你先……去帮甜豆洗澡吧,团子一个人做不来。”


        

顾平生削薄的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去帮忙,那你干什么?”


        

他这是明知故问,也压根就不打算离开。


        

他除非是傻了,才会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温知夏把手上的橡胶手套脱下来递给他:“给你,你去帮忙。”


        

顾平生接过来,但是脚下却没有什么动作:“我听你的,有什么好处?”


        

温知夏凝眉:“你是小孩子啊?”听话还要奖励。


        

顾平生剑眉一挑:“过了期的小孩,就不能当小孩了?”他把俊脸贴过来,一副她不肯亲,他就不打算走的模样。


        

身后的徐其琛目光沉寂的看着两人。


        

温知夏对他这股子黏糊劲儿,多少有些无奈,隔着衣服在他的腰上拧了一把:“你去不去?”


        

顾平生扣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唇上狠狠的吻了一下,在她发火之前,把人松开,狭长的眼眸细微的瞥向徐其琛后,转身离开。


        

徐其琛放在膝盖上的手捏紧,直到温知夏面色有些羞赧的转过身,他这才回复平静:“你们,住在一起了?”


        

温知夏坐在,沉了沉气息后,说道:“还没有,等你答应解除我们的婚姻关系后,我才会搬回去,只是其琛……可能你也能感受出来,如果没有顾平生,我是愿意跟你……像是亲人一样的过一辈子,当年我们结婚之时,本也是形式所迫,如今徐家内里已经安定,你的身体也已经恢复稳定,我想我们还是抽个时间,把手续办理一下吧。”


        

“我比他……差在哪里?”徐其琛问道。


        

温知夏摇头:“不,你哪里都不比他差,相反你是我所遇人之中最完美的存在,像是……”她说,“悲悯世间的神灵。”


        

悲悯世间的……神灵?


        

多么美好的称谓,可她不知,他从来未曾完美过,而是从阴毒嫉恨中生长出来的纯白恶之花。


        

这一切从他被孕育出来的那一刻,早就已经注定,不然她以为……他为什么从年幼之时,便已经是恶疾缠身。


        

那是属于徐家深藏的丑闻,连谈及都是禁忌。


        

“半年以后,如果你还未改变这个想法,我不会再拖着你。”徐其琛还是如此说道。


        

温知夏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半年之期:“可……”


        

“我今天来,是想要请你帮我一个忙。”徐其琛轻言打断她的话。


        

温知夏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收回去:“什么忙?”


        

“再过两天就是徐家家宴。”徐其琛说道。


        

温知夏眉心明白了他口中的帮忙是什么事情,但是……


        

“我不能去。”她说。


        

“徐家皆知我已经结婚,如果你到时候不出现,我又该如何说明此时?”徐其琛问她。


        

温知夏眉心微皱:“可是其琛,强行纠缠下去,我怕最后给你带来的伤害只会更大。”


        

徐其琛轻轻摇头:“我心里有数。”


        

她会回到他身边。


        

温知夏迟疑,顾平生将洗干净的甜豆抱出来,正好听到他们未完结的话,一把将怀中的猫咪放到温知夏的怀中,沉声说道:“她不会跟你去。”


        

徐其琛微微抬起眼眸:“这件事情希望顾总尊重小夏的意思。”


        

顾平生捏了下手掌,他清楚的知道在温知夏的心中徐其琛这个病秧子的形象有多么的正面,他面颊转向温知夏:“我过两天也要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温知夏撸着怀中猫咪的动作一顿,“你凑什么热闹?”


        

顾平生拿出手机,上面是他的日程安排,上面清晰的写着四个字——慈善晚宴。


        

实际上,顾总哪天的行程不是被安排的满满的,至于去不去,单是看他自己的意愿。


        

但如今不失为一个让徐其琛放弃的理由。


        

“据我所知,顾总鲜少参加这类的活动。”徐其琛说道。


        

顾平生墨色深瞳里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是么?可我如今倒是觉得,应当……多行好事,如此才能造福子孙后代。”


        

徐其琛指尖微动,数秒钟后,站起身:“既如此,我便不强求了。”


        

三言两语之间,他便让步了。


        

这与昨日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相差甚远,直到徐其琛走了,顾平生还在思索他这般举动的用意。


        

“……人都走了,你还发什么呆?”温知夏送徐其琛到门口,看到顾平生沉沉坐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问道。


        

“没什么。”顾平生朝她招了招手,“徐家的事情以后你还是少掺和,免得劳心劳神。”


        

百年家族屹立不倒,这其中的腌臜事,不是外人能说的清的。


        

“你的心眼能有绿豆大吗?”温知夏整理了一下衣服,“该去公司了,你也赶紧收拾收拾,团子是送回澜湖郡还是……”


        

“你带着吧。”顾平生说道,“他那么黏你,估计也不愿意回去,你要是忙的话,就把他放到办公室,他不会乱跑。”


        

说到底,顾平生对于温知夏能否坦然接受团子身世的事情,心中还是没有什么谱,能多多培养感情的机会还是不要错过。


        

小佑之听到顾平生说让他跟着温知夏,蹬着小短腿就过来了,软乎乎的抱着温知夏的腿,眼睛亮亮的。


        

温知夏对此没有拒绝,小家伙又乖巧又听话她带着也不用费什么心思,加上他有些自闭,多出去接触接触人也有好处。


        

而彼时,车上的徐其琛正在看一篇报道——患癌女高管倾情守护留守儿童。


        

他将报道一路翻到了最后,之后随手放到一旁。


        

晋茂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夫人应下了吗?”


        

徐其琛看向车窗外,声音很轻,像是随时会飘散在空气中:“她现在,该是想要跟我保持距离了。”


        

一荷知夏。


        

温知夏牵着小佑之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聚拢了过来。


        

温知夏没有什么老板的脾气,员工们对她没有太多的距离感,见状忍不住好奇就走过来了。


        

小团子多少有些不安的躲在温知夏的伸手,肉乎乎的小手揪着温知夏的衣服。


        

小陈助理一眼就认出来了小家伙以前来过,去给他准备了他上次来的时候吃的糕点和画笔。


        

温知夏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把小家伙带到了办公室。


        

小佑之很听话的自己去了沙发那边,没有耽误温知夏工作。


        

小陈助理拿着一份请柬,是顾平生口中的那场慈善晚宴,她期初并没有在意,但是却在一同送过来的宣传页上,看到了李月亭的脸。


        

温知夏将宣传页拿过来,“这是……”


        

小陈助理看了一眼后,说道:“这是这两天忽然火起来的女高管,听说好像是患了癌症,但是因为致力于做慈善所以被网友们大肆赞扬,主办方这次也是为了噱头,请了她做特别嘉宾。”


        

慈善?


        

温知夏都是从未听说过,李月亭什么时候做起了慈善?


        

是因为自己患病,所以产生了悲悯之心?


        

“温总您去吗?”小陈助理见她看着宣传页不说话,问道。


        

温知夏顿了顿:“去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