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92章:还真是人生圆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应该是刚到,但正好看到她气息不稳低头整理衣服的画面,加上殷红的唇瓣,不难想象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垂在一侧的手臂死死的攥紧,深邃的眼眸中染上了猩红之色。


        

在温知夏来不及阻拦的时候,他已经冲进来,按着徐其琛抡起了拳头。


        

“平生!住手!”


        

顾平生揪着他的衣领,目光死死的盯看着温知夏:“你还护着他?!”


        

温知夏抿了下唇,放柔了声音:“你先松手,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他现在还病着。”


        

病着?


        

他不就是用这幅病怏怏的模样,一再的让她心软!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徐虞姿一进门就看到顾平生拽着徐其琛衣领的画面,顿时尖锐的喊出声,冲了过来。


        

顾平生被她用力的推开,晋茂这个时候也已经走了进来:“先生,您没事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徐其琛咳嗽了两声,“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的手还在出血!”徐虞姿看着他流血的手,心疼不已,转头沉冷的看向温知夏:“都是你的做的好事!你把这个男人找来是想要干什么?!你既然已经嫁给了其琛,最起码的妇道难道需要我教你?!先不说你这么长时间连个孩子都没有为徐家生,就说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有哪一点配得上其琛?!”


        

温知夏抿了下唇,没有说话。


        

顾平生阴戾的眸光睨这开口的徐虞姿:“第一:夏夏是我的妻子,我都没有让她生孩子,你们有什么资格?!第二:她跟你们徐家没有任何关系,是徐其琛不肯解除这场携恩相报的婚姻,听明白了吗?!”


        

温知夏拽了下他的手臂:“别说了,我们走吧。”


        

顾平生握了握手掌,握着她的手,就要离开。


        

“站住!”徐虞姿喊住他们,“你刚才说什么?!”


        

徐虞姿走到温知夏面前,“你要跟其琛离婚?因为他?!温知夏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没有其琛你能活到现在?!其琛救了你,你现在却忘恩负义的要跟他离婚?你有什么资格主动提出离婚?只有我们徐家不要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有资格主动跟徐家的男人离婚!”


        

“这位阿姨,大(清)都亡了几百年了,你还当自己是皇亲贵胄呢?什么叫做只有你们徐家不要的女人?怎么,女人怎么了?嫁到你们徐家就注定低人一等了?你自己不是女人?你们徐家的男人不是从女人肚子里出来的,是从石头缝里跑出来的?”


        

楚蔓身体不舒服来开了点药,远远的看到顾平生的身影走过来,还以为是温知夏病了呢,就想要来看看,结果一过来就听到徐虞姿趾高气扬的话。


        

要说比嚣张,楚大小姐一直以来敢认第二都没有人敢认第一,而且她这个人,怼人不论对错,就是护短。


        

虽说她对温了川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对温知夏的印象一直都不错,再说温知夏还帮过她,尤其她一向是看不惯有谁物化女性,说白了,楚大小姐是女权主义者。


        

徐虞姿没有见过楚蔓,但是看她张扬的打扮,以及那张妖媚入骨的脸,再加上她为温知夏说话的呛人语气,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我跟她说话,轮到你插嘴?!”


        

楚蔓当时就笑了:“真是有意思,嘴长在我身上,我开口的时候还需要跟你打声招呼啊?请问阿姨你哪位啊?我只听说过以权压人的,还没有听说过以岁数压人的,干什么,跟我比谁先进棺材是不是?”


        

徐虞姿的脸色都气青了。


        

因为徐虞姿是徐其琛的至亲,温知夏不欲跟她计较些什么,对着楚蔓微微的摇了摇头。


        

楚蔓舌尖抿了下唇瓣,然后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掏出镜子照了照,露出些许懊恼的神情:刚刚补好的口红。


        

“我们走吧。”温知夏说道。


        

顾平生握着她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开。


        

徐其琛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很深,很沉。


        

楚蔓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他的目光,这位传闻中的徐家家主,长得倒是俊美不凡,还有权有势的。


        

“小温总果然是好福气,做一个顾总,又一个徐先生,想想还真是人生圆满……”她回过头,小声的嘟囔一句。


        

跟在她身后的保镖,早就一再的见识到了这位楚大小姐的快人快语,单是听到她这般的话,还是有些……


        

“咳咳咳……楚小姐,这话,以后还是少说,温总听到以后该不高兴了。”保镖低声提醒道。


        

楚蔓不屑的冷嘲:“他高不高兴,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情?我欠他一个白眼狼、狼心狗肺、卑鄙无耻的?”


        

他不高兴,那她就非常高兴。


        

他能有的本事,也不过就是在床上多折腾她几次。


        

温知夏走了几步,这才想起来忽然出现在的楚蔓,转过头,看到保镖手上的药,关切的问道:“你是生病了?”


        

楚蔓拢了下长发,摸了摸下巴:“嗯……妇科病。”


        

保镖;“……”


        

温知夏顿了下,顾平生的脸色还是不好,但还是走远了一些,保镖见状,也走开了几步。


        

“什么病?”


        

楚蔓倒是没有什么在意:“也没有什么,就是被那个狗男人……我是说温了川,弄伤了,就来看看拿点药。”


        

温知夏眉头拧了一下,“医生怎么说?”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不要再让他碰,涂点药就行了,有些发炎。”她耸了下肩膀说道。


        

温知夏:“了川也是,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就直接掏出了手机。


        

楚蔓见状也没有阻拦,她碰到温知夏,本身就打断告状的,谁让那个狗男人就只听他姐姐的。


        

温了川接到温知夏电话,说到楚蔓来看妇科时候顿了一下,“……严重吗?”


        

温知夏压低了声音,虽说温了川是他弟弟,但这种事情也不太好开口,“你自己也要有点分寸,怎么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楚蔓从小就是被当成小公主养大的,你既然喜欢人家,就好好对她,别等以后后悔。”


        

温了川抿了下唇:“谁说我喜欢她?她吃点苦头也没有什么不好,吃了苦头就老实了。”


        

楚蔓就在跟前,温知夏也不好明着询问这句否认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说道:“不管怎么样,既然你们现在在一起,你就应该好好对她。她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你要是不能好好照顾她,那就……”


        

“在她好之前,我不碰她。”温了川了解他这个姐姐的脾气,也能猜到她后面要说什么。


        

以楚蔓那个跟小狐狸一样的性子,脱离了他的视线,在温知夏面前卖惨卖乖她能用个遍,自己以前不知道上过她多少次当。


        

温知夏听到他这么说,这才点了点头。


        

楚蔓虽然有些遗憾不能被温知夏带走,但是听到温知夏说温了川答应这几天不碰她,她也还算是比较的满意。


        

在走出了医院后,楚蔓跟她挥手道别。


        

病房内。


        

徐虞姿的脸色依旧不太好,“顾平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温知夏这的要跟你离婚?这件事情我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徐其琛的手上已经重新挂上了吊针,他靠在病床上:“我从未打算过要跟她离婚,说与不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徐虞姿:“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多少女人挤破了想要嫁入徐家,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要好好珍惜,竟然还敢把那个男人带过来,依我看,你就算是跟她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配不上你。”


        

徐其琛眼眸湛黑,“小姨,从结婚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打算过要离婚。”


        

徐虞姿面色复杂的看着他:“你当时要跟她的结婚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还记不记得你说是为了她手中价值不菲的顾夏集团的股票?”


        

徐其琛面色不变:“我娶了她,她手中的股票自然也是我们夫妻的,这点,我并未说谎。可即使是没有股票,我也不会松手,她是我的妻子,永远都会是。”


        

徐虞姿看着他数秒,“……你跟你父亲,真的很像。可我真的不希望你去走他的老路,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其琛,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温知夏一个女人。”


        

上一任徐家的家主徐弘书何尝不是万分出众,可到头来却因为爱错了人,在错手杀死爱人之后,正值壮年便郁结缠身而亡。


        

谈起自己的父母,徐其琛面色微变,“……我跟父亲,有本质上的不同,我跟小夏之间,并无那么深的阻隔。”


        

“但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徐虞姿沉声说道:“起码你的父母他们还是相爱的。”


        

徐其琛手掌捏起:“……小夏对我也有感情,她会回到我身边。”


        

徐虞姿:“你……想要做什么?”


        

徐其琛温和的扯起唇角:“没什么,小姨回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徐虞姿看着他不欲多谈的模样,低声叹了一口气。


        

当病房内恢复一片宁静,徐其琛看着手指上的戒指眯起了眼眸,属于他的,他终是会拿回来。


        

龙岸。


        

楚蔓一回到别墅,就看到客厅内坐着的男人,顿时就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踢掉高跟鞋,就准备上楼。


        

“过来。”温了川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


        

楚蔓翻了个白眼,权当是自己没有听到。


        

他还真把她当成豢养的宠物了不成?


        

踩着换好的拖鞋,就上了楼梯,但才上了一两个台阶就被人抱了下来,来到了沙发上。


        

“既然不舒服,还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干什么?你走路的时候不嫌碍事?”她那高跟鞋怎么看都有五六厘米。


        

“我看你还碍事,怎么不见你从我的眼前消失?”楚蔓毫不客气的说道。


        

温了川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两眼,放在她腰间的手指细微的收紧。


        

楚蔓顿了下,现在还不能得罪他,手臂圈住他的脖颈,红艳艳的唇弯着笑容,酥媚入骨的喊了一声:“了川哥哥。”


        

她将温了川滚动的喉结的模样看在眼底,楚蔓知道自己漂亮,而且还是男人无法抵挡的漂亮,要不然就温了川这种明明心有所属的狗男人,不还是不肯从她的床上下来。


        

红唇在他的唇角亲了一下,“……我们什么时候回凉城?”


        

被迷了眼,也就只是在一瞬间,楚蔓这点小手段,温了川已经习以为常,手指在她的肩颈上划过:“回去干什么?还没放弃逃走?”


        

心思被揭穿,楚蔓就没了跟他继续装模作样下去的心思,“我累了,先上去休息。”


        

温了川按住她的腰,抬起她的下颌:“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


        

楚蔓高傲的抬起精致的下巴,拍开他的手,在开口的时候,余光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顿时有些恶质的心思就升了起来。


        

她猛然就跨坐在温了川的腿上,转而捏住他的下颌,在他皱起眉头的时候,就吻了上去:“了川哥哥,别着急么,你都弄疼人家了呢。”


        

温了川微怔。


        

下一秒就听到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了川哥哥……”


        

楚蔓听到这矫揉造作的东西,就觉得反胃,也是不知道温了川这个狗男人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这个一个清汤寡水的除了卖可怜一无是处的女人,也就他喜欢在垃圾堆里捡出来回收再利用。


        

一个跟她楚蔓上床的男人,却看上这么一个女人,楚蔓都觉得自己掉价。


        

楚蔓修剪的弧度完美的手指在他的小腹处画了个圈,然后按下去,跟只妖媚的狐狸似的问道:“了川哥哥,心上人来了,你不应上一声吗?”


        

温了川按住她作乱的手:“你先上去。”


        

楚蔓气笑,刚才她要上去,他把她抱下来,现在心上人来了,就嫌她碍眼了?


        

当她是什么?


        

陪睡的?


        

“现在这里我在住,既然有话要说,你们出去啊。”她难不成还要为他们让位置?


        

温了川皱了下眉头。


        

孟静娴还没有从刚才两人亲热的画面中缓过神来,红着眼睛看向温了川,下一秒,忽然抬脚就跑了出去。


        

楚蔓没有忍住就笑了:“这是干什么?怎么像是第一次看到似的,我们都睡了那么多次了,她不知道啊?”她瞥眸看了眼身边没有什么动静的男人,“不去追?你们该上演一出——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然后抱头纠结痛哭的场面才对啊。”


        

温了川理了理袖口后,站起身。


        

在他走出两步的时候,楚蔓拿起抱枕往他的身上砸了过去:“温了川,你个狗男人!”


        

澜湖郡。


        

赵姨突然看到顾平生回来,还有些诧异,但还没有等她展露诧异的神情,就看到了温知夏的身影。


        

“顾总,太太。”


        

顾平生径直上楼,顾佑之一早也被送了回来,听到赵姨的声音后,就踩着小脚丫“噔噔噔”的跑了出来,以为是来接他的。


        

但是看到顾平生的冷凝的面色后,就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看了看温知夏。


        

温知夏摸了摸他的脑袋,“先自己去玩,我跟你爸爸有些话要说。”


        

小佑之很听话的松开了抱着她的手。


        

书房内,顾平生撑腿坐在沙发上:“……为什么要去找他?你们……”


        

他手指捏紧,想到他看到的画面便是浑身都泛着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