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94章: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没想到来的正还是时候,你去什么地方?我送送你吧。”李月亭握着她的胳膊,笑着说道。


        

像是两人本就是什么亲密无间的朋友。


        

赵芙荷却没有什么要跟她继续狼狈为奸下去的兴趣,这三年多的经历已经让她看清楚想明白了,人就不应该奢求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求到最后倒霉的人也只会是自己。


        

当她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她唯一的念头就只剩下一个——活下去。


        

她无比怀念以前在学校的生活,即使没有钱,没有光鲜亮丽的衣服,可她还有对未来无限的希望,她长得也不差,也不是没有追求者,而且学习也还行……


        

其实,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她只是生出了不该有的奢望,妄图跟另一个人的人生比肩。


        

赝品就永远都是赝品,是比不上人家正品的。


        

赵芙荷抽出自己的手臂,在手机上打字:我会从四方城离开,你以后,也不用再来利用我。


        

李月亭看着手机上的字,垂下来的眼眸眯起,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又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离开?你现在这样能去什么地方?依我看,不如留下来,我们相识一场,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大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忙的地方,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赵芙荷听着她的话,心中升起来的却只有冷笑。


        

她宁愿相信顾平生甚至是温知夏的话,都不会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在本质上,李月亭跟吴雯静都没有什么不同,她们是一类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一再把她当成棋子当作是傻子。


        

赵芙荷快速的打下一行字:别在演戏了,我不会再听信你的话做任何事情,咱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李月亭还想要试图再说些什么,但是赵芙荷却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李月亭被差点推倒在地上,稳定住身体的时候,脚踝处一疼,她的脚扭到了,而赵芙荷已经趁着这个时候快速的离开。


        

赵芙荷订了离开的机票,这一次,这是她在庭审之前就做好的打算,她明白,自己留下不会有什么好处,她报复了吴雯静,张家的人说不定也会报复她。


        

她只有离开,换了地方重新生活,才是最好的结果。


        

在机场的大屏上,她准备去做安检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李月亭做公益的宣传片,即使带着口罩,她神情之中的嘲讽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公益?


        

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可能去做公益。


        

不知道这个女人背地里又在做着什么恶毒的打算。


        

当飞机起飞,赵芙荷看着脚下的这座城市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在视野中变成一个小黑点的时候,她终于可以安心的闭上眼睛。


        

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


        

她告诉自己,还不算是太晚,她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了代价,如今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


        

……


        

顾平生跟温知夏从法院离开后,他便开车带着她来到了自己母亲的墓地前。


        

这里有专门的人进行打扫,但顾平生却很少来。


        

即使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依旧是埋藏在他心中的结。


        

温知夏将买的康乃馨放在墓碑前,抬手拂去上面飘落的一片枯树叶:“伯母真的很漂亮。”她说。


        

顾平生握着她的腰,给她整列一下没有戴好的围巾,“你该叫妈。”


        

温知夏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称呼确实不太合适,笑了下。


        

顾平生摸了摸她的面颊,“这些年,我一直很少去想起她,每次想起来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回想起她一动不动躺在那块白布下的模样。她有机会可以活下来的,可她想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他的指尖细微的颤抖了一下:“夏夏,你知道吗?如果她不选择在最后关头先救肚子里的孩子,她可能就不会死了。你说她为什么要选择救那个孩子?那就是个……是个……会夺去她性命的……凶手。”


        

这么多年来,顾平生都是这般定义那个夺走他母亲生还希望,却依旧没能平安降生的婴儿。


        

倘若那个婴儿活下来了,他心中的恨意或许都不会那么深。


        

可就是因为谁都没有活下来……他的母亲,就那样放弃了生还的希望。


        

温知夏伸出手,给他擦去眼角不肯掉落的泪光,“平生,一个真正爱孩子的母亲,想要护住自己的孩子,这是本能。你母亲她……只是遵从了自己的本能,她只是太爱自己的孩子。”


        

顾平生牢牢的握住她的手:“所以,你永远都不要生孩子。”


        

温知夏指尖一僵,清艳的眉眼掀起:“什么?”


        

他跟三年前一样坚持,捧着她的脸,轻声说道:“夏夏,怀孕很难受,你会孕吐,会行动不便,会身体肿胀,会腰酸,会难以入睡。生孩子还很疼,我去试过,真的很疼,你那么怕疼,我们不生孩子……”


        

他最害怕的事情,并未吐出口。


        

他生怕,倘若真的有意外的那一天,温知夏会做出跟他母亲同样的选择。


        

他承受不起,他一定会发疯


        

温知夏卷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你试过,什么?”


        

什么叫做他去试过?


        

“十级阵痛,生孩子会有十级阵痛,怀孕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团子了么?”当她第一次说起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便去医院做了分娩的体验,最开始,疼痛等级较低的时候他还能面不改色,但是在八级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


        

当体验完十级的疼痛,他坐在原处,缓了良久良久的时间。


        

她身子那么弱,他无法想象,当这样的疼痛施加到她身上的时候,她会有多疼。


        

怀孕十个月,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凶险。


        

温知夏看着他数秒,微微皱起眉头:“你不希望有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她说,“即使有了孩子我也会对团子一样好。”


        

“孩子有一个不就行了吗?你为什么……”她根本就没有关注刀他说的重点,顾平生不想要因为这件事情跟她起什么矛盾,顿了顿之后,抿了下唇,“……我们先不提这件事情,等以后再说吧。”


        

等他带她去医院参观几次,她就放弃这个危险的念头了。


        

……


        

徐其琛病好后,来到温知夏住的地方,但从暮色四合等到天色全黑,都始终没有等到她回来。


        

晋茂在接连打了两通电话后,终于得到确切的消息,握着手机说道:“先生,她回了澜湖郡,衣服东西都已经搬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在晋茂看来,温知夏这样的做法,无异于就是在打徐其琛的脸。


        

她跟徐其琛还没有离婚,却跟顾平生重新住回了澜湖郡过起了夫妻生活,把他们先生当成什么?!


        

徐其琛的视线穿过车窗,看着外面一片漆黑的夜幕。


        

晋茂透过后视镜,看着他的侧脸说道:“先生为了她做了这么多,真是不值得。”


        

“嗡嗡嗡——”


        

徐其琛的手机震动想起,是张之彦打来的电话。


        

“……既然你能查到顾平生患病的消息,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拿到他的病历资料是不是?”张之彦开门见山的问道。


        

徐其琛的视线缓缓收回来:“你想做什么?”


        

张之彦咬紧了牙关,数秒钟后,方才说道:“我要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徐其琛:“你现在戾气太重,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人如果率先失去了冷静,那多半是兵败如山倒。


        

张之彦:“你放心,一旦顾夏集团总裁实际上是个疯子的消息传出去,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得意到几时。你不是一直想要从他的手中夺回温知夏?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我们这是互利共赢,你帮我就是在帮你自己。”


        

徐其琛没有再说什么,“我会让人把东西传给你。”


        

在电话挂断之后不久,张之彦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徐其琛:“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晋茂到底是没有忍住的出声询问:“先生,真的打算跟这种人合作?”


        

徐其琛:“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无论是合作还是对手,前提条件都是要势均力敌,张之彦这种水平的,他看不上。


        

徐其琛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眸,苍白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腕上的手表,“那边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造势已成。”晋茂顿了顿,“先生为什么要帮她?”


        

“一个求而不得的女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会怎么做?”徐其琛问道。


        

晋茂:“……一偿夙愿?”


        

徐其琛没再说话。


        

次日凌晨,当张氏集团董事长夫人数罪并罚判刑三十二年的消息已经登出便迅速的引爆各大社交平台。


        

就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后,关于顾夏集团总裁患有精神方面疾病,学生时期便有严重暴力倾向,经常霸凌同学的消息毫无预兆的空降,风头很快就盖过了吴雯静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