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01章:脾气……闹完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微顿:“不是说要一个人静静?”


        

顾平生收紧了手臂,没说话。


        

温知夏转过身来,纤细的手指捧着他的脸,宛如数次他对待自己那样的,挺翘的鼻尖在他如峰一般笔挺的鼻梁上轻轻的碰触轻蹭,低声唤着他:“平生……”


        

因为距离太近,他能清晰感觉到她卷翘睫毛抖动的时候便会轻点他的面颊,痒痒的,柔柔的。


        

他大掌扣住她的柔若无骨的柳腰,“嗯?”


        

她红唇翕合,带着细微的笑意:“脾气……闹完了吗?”


        

顾平生还以为她是开窍了,懂得哄他,懂的主动一点,让他开心了,结果到头来,是来打趣他的。


        

下巴上抬,就着两人现在亲近万分的距离,衔住了她的唇瓣。


        

她的唇瓣被他的牙齿碰到,尚未来得及轻呼出口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给尽数咽了下去。


        

等他亲够了,她面颊靠在他的怀中,抬起眼眸看他:“不生气了?”


        

顾平生眸色幽深的看着前面的挡风玻璃:“嗯。夏夏……”


        

温知夏:“嗯?”


        

顾平生轻顿:“没什么,咱们该下车了。”


        

他原本开口想要询问:夏夏,你信我吗?


        

信我对你的爱,并非是出于疾病下产生的执念。


        

可话到了嘴边,他怎么都觉得倘若是说出来,实在太过可笑。


        

可笑在,他连爱,都要自证真假。


        

温知夏出去找他的时候,饭已经做的差不多,剩下的就交给王姨来善后,等他们进门,饭菜已经端上桌。


        

“今天的这些菜,都是太太提前准备的,顾总今天可要好好尝尝。”王姨笑着说道。


        

顾平生点头,但是餐桌上连小佑之都能看出今天爸爸不太高兴,几次把目光移了过来。


        

饭后,顾平生直接就去了书房,温知夏就第一次帮小佑之洗澡。


        

虽然是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好在小家伙很懂事也非常的听话,会告诉她爸爸都是怎么帮他洗澡的。


        

“麻麻,爸爸不开心吗?”


        

温知夏细微的点了点头:“嗯。”


        

小佑之肉乎乎的小脚丫在浴缸里划来划去:“为什么不高兴?”


        

温知夏:“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情。”


        

小佑之仰着小脑袋,懵懂的看着她:“什么不高兴的事情?”


        

温知夏笑着点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等你明年上学了,长大一点了,在跟你说。”


        

小佑之鼓了鼓腮帮子,“团子已经是大孩子了。”


        

温知夏给他洗完澡,扶着他的手,让他从浴缸里走出来,给他披上浴巾擦干:“待会儿,乖乖睡觉,麻麻去看看爸爸,好吗?”


        

小家伙点头如蒜。


        

书房内,温知夏进来的时候,顾平生正在打电话。


        

她端了杯牛奶给他放在手边,他并没有看是什么东西,就下意识的接过来,等放到嘴边的时候这才察觉到不对劲儿,狭长的眼眸看了她一眼,将东西放下。


        

“……先这样。”他三言两语后,挂断了通话。


        

温知夏重新把牛奶递给他:“助眠的。”


        

顾平生扯起唇角,手指拿着那杯牛奶转动了半圈,这才在她的注视下喝了一口,不过下一秒就陡然她拽到怀中,将口中的牛奶渡给了他。


        

温知夏瞪大眼睛:“唔……”


        

顾平生抬起她的下颌,看着她不得不咽下去的模样,眼眸深了下,又拿起了杯子。


        

温知夏这次先一步的说道:“你自己喝。”


        

他轻笑,带着胸腔细微的震动:“我一个大男人,喝这种东西干什么。”


        

温知夏:“可以助眠。”


        

“宝贝,运动才最有益助眠。”他手指摸着她的面颊,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又在说荤话,温知夏手指在他的腰上拧了一下,“让你喝,你就喝。”


        

谁规定喝牛奶的就只能是女人和孩子。


        

“你喂我。”他指腹轻轻的划过她的唇瓣,说道。


        

她戳着他的胸膛:“喝杯奶还要人喂,你三岁是不是?”


        

她洗了澡,身上也已经换上了居家绵软的睡衣,发丝间都是沁人心脾的馨香,在他怀中脖颈纤细的扬起,让人目眩。


        

他心神一动,手中的杯子微微倾斜,不偏不倚的牛奶在她的脖颈上滚落,明明是温热的,她的身体却颤动了一下,想要站起身拿纸巾,却被他按住,薄唇在她的脖颈上滑过,将上面的牛奶尽数吸个干净。


        

温知夏手指揪住他的衣服,被他这番举动弄得有些异样的感觉,她仰着脖颈,像是池中央羞怯的白天鹅:“不要这样。”


        

他尾音拖长:“不要,哪样?嗯?”


        

他明明知道,却因为爱极了她这幅无措羞怯的模样,故意的反问她。


        

她抿着唇不说,他就作势要故伎重施。


        

温知夏连忙制止他:“不行。”


        

她的不行在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作用,他兴致上来了,就是要折腾人。


        

等从书房的时候,把人汗淋淋的抱去浴室,出来之后她一沾床就睡过去了,顾平生坐在床头,看着她脖颈上被种下的草莓印,指尖轻轻拂过。


        

他的夏夏啊……


        

知道他心心绪不稳,想要发泄,也就真的由着他胡来了。


        

她从喜欢将爱挂在嘴边,可每每你就是能感受到她其实对你是纵容的。


        

顾平生躺下,将人抱在怀中,徐其琛说他当年创业的时候不曾问过她对于未来的打算。


        

实际上,不然。


        

升入大四之后,时间就像过得格外的快,即使原本过的最浑浑噩噩的学生,这个时候也会开始感觉到不安和茫然。


        

顾平生对于学习没有太大的兴致,高三那年发疯一般的读书,也是为了能跟她去同一所学校,在他已经有了四方城大学这所国内著名学府的通行证后,他现在想的是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他有想法也有追求,自然是不甘心一辈子只帮他人打工,做一颗随时可以被替代掉的螺丝钉。


        

最重要的是,他有了想要守护的女孩儿,想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跟前,可现在的他还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


        

他问她:“夏夏,你是直接去保研的学校,还是要考其他的学校?”


        

他想要知道她去哪个城市,这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在她读研究生的那两三年里,他会在她所选择的地方开始自己毕业后的创业。


        

他从大二开始,就在琢磨着自己做些事情,所以他们上大学的这几年里也不曾缺过钱花,尤其顾平生他是大少爷的习性,凡是给到温知夏手里的,即使再如何的不起眼,实际上也都是好东西,肯花钱的很。


        

而温知夏呢,她有各类的奖学金加上参加比赛的奖金,加上她平时也没有什么买买买的习惯,跟顾平生在一起他也不让她花钱,所以手头也真的是非常宽裕。


        

温知夏当时是怎么说的呢?


        

她只是狐疑的看向他,有些不解:“我不是跟你一起创业吗?”


        

他那时并未说过要她放弃学业跟她创业的话,可她就是看着他在上了大四之后,就已经将全部的重心都转移到了这上面,就已经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是他们之后要为之奋斗的事业。


        

那时的顾平生沉默了良久,跟她说:“你应该继续学习。”


        

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他还没有自负到觉得自己就一定可以成功。他怎么样都无所谓,可她不一样,她的前途很光明,她已经有了被保送的资格,可以去任何她想要去的学校,她那么聪明,完全可以一路读下去,之后留校做个学者。


        

这是她的坦途。


        

“读书或者是创业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既然你想要做,我就陪着你。”她轻描淡写的就做出了决定,倒也不是意气用事,只是她觉得,他身边需要有人帮忙。


        

而她正好可以。


        

顾平生看着她数秒后,还是摇了摇头,“上清北的读研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机会,你应该去。”他笑着说,“我们分工合作,你读书,我创业,万一哪天我创业失败了,还能指望你养我,总不能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一个上面。”


        

温知夏看着他良久之后,认真的说:“如果你失败了,我会养你,但是我觉得你会成功。”


        

他挑眉,似在问:这么自信?


        

她一板一眼的说:“因为我会帮你。”


        

顾平生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之后实在是忍俊不禁。


        

合着,这还是他自作多情了,人家小书呆自信的是她自己的能力,压根就不是他的。


        

次日,一荷知夏来了一个人,刚一走入大厅就被人认出来。


        

无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持续推送的女高管慈善家,稍微关注一下新闻的,多少都能知道点。


        

“温总,有位姓李的女士,想要见您。”小陈助理敲门走入办公室,说道。


        

温知夏抬眸:“姓李?”


        

小陈助理:“她说自己是李月亭,就是网上现在一直赞颂有加的那个得了癌症的女高管。”


        

温知夏听到是她,并不打算见。


        

她如今对这个女人是全无半分的好感。


        

但,她不见,李月亭就耐心很好的在大厅里等着。


        

她现在那张脸轻易就能被认出来,更何况是那么堂而皇之的坐在大厅最醒目的位置,路过的员工或是前来商谈合作的客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朝这边看过来。


        

小陈助理见状,只好再次去了办公室说明情况。


        

温知夏闻言便知道,李月亭是打定了主意今天要见到她。


        

“让她进来吧。”


        

李月亭对于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手中按着墨镜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温知夏的办公室。


        

“看来,小温总今天是真的很忙,我来的大概不是时候。”


        

小陈助理端上来两杯茶,放到桌子上。


        

温知夏掀了下眼眸,直言不讳:“我是没有打算要见你。”


        

李月亭轻笑一声,抿了口茶:“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小温总时候的画面,我无权无势初出茅庐,被人欺辱,当时是你帮了我。我当时就在想,明明都是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就会差距那么大呢?可以随意的欺负我的人,一个个都要对你恭敬有加……那时候的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这般用平等的姿态坐在这里跟你说话,所以说,时间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