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09章:一句道歉都怕委屈了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之彦将请柬接过来,“你又怎么确定当天他们一定会来?”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要多亏了你母亲。”李月亭说道。


        

张之彦:“什么意思?”这件事情怎么会跟他的母亲有关系?


        

李月亭:“当年顾平生的母亲死后,你母亲跟张展荣结婚成为了张家的女主人,当时原本属于顾平生母亲的遗物一部分都被暗中卖掉,这次慈善拍卖的当天,有两件是他母亲的义务,你说这种情况下,顾平生会不会来?”


        

多年前的遗物,被卖到了什么地方都是遍寻不得的事情,李月亭自然是办不到,如今张之彦几乎是已经确定,李月亭跟徐其琛暗中的达成了什么他所不知晓的约定。


        

不过无论是否看的上眼前的这个女人,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那自然是可以站在统一战线。


        

慈善晚宴这天,顾平生同温知夏先后出现。


        

温知夏惧冷,礼服外面搭了一个披肩,于精致漂亮中增添了一浑然天成的柔美。


        

李月亭作为这场互动的发起人和绝对主角,一条红色的裙子浓妆艳抹遮盖住疲惫和憔悴的面色,只是身型过于瘦削,让本就不怎么优秀的头肩比缺点暴露无遗,就像是一个大头娃娃。


        

哪怕是蓬松华丽的长裙都无法让人忽略她胸前根根分明的肋骨,看上去毫无半分的美感。


        

温知夏三年之后再见到李月亭因为一直是冬天,所以衣服穿的又多又厚,平时并没有能够看出什么,如今定睛一看,才知道她大概真的是时日无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已经到了哪怕是再如何艳丽的妆容,都无法恢复半分神采的地步。


        

“顾总来了。”


        

正在跟人交谈的李月亭看到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顾平生,含笑说道。


        

几人同顾平生打招呼之后离开,每个圈子里都不存在什么绝对的秘密,尤其还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虽然未曾知晓是真是假,但顾平生患有精神方面病情的事情,少不了还是要被人拿来谈论。


        

“7号和11号拍品,你从什么地方拿到的?”顾平生直接问道。


        

李月亭看着他,这个他费劲了心思,蛰伏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能够让他多看自己几眼的男人,“今天既然是义卖,东西当然都是各个热心慈善之人捐赠。”


        

“捐赠者是谁?”顾平生沉声问道。


        

李月亭走近两步,抬手摸向了他的脸,“我可以告诉你,但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顾平生在她的手指触碰到自己面颊之前,大掌扣住她的手腕甩开,狭长的眼眸冷凝似乎是夹杂着碎冰。


        

李月亭收回手,眼眸低垂:“不如我换个问题,我陪在顾总身边那么多年,我到底输在什么地方?”她问:“我究竟是哪里比不上她?”


        

温知夏是陪他创业过,可她也陪在他的身边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他的眼睛里还是没有她?


        

李月亭最初接近他,只是为了向上爬,但久而久之像是就变成了一种执念,她是亲眼看着顾平生是如何如珍似宝的对待温知夏,只要温知夏高兴,他丝毫不会在意自己顾总的颜面。


        

没有女人会不想要这种感情,李月亭也不例外。


        

“你不配跟她相提并论。”顾平生冷冷的说道。


        

没有放在一起比较的资格。


        

“不配?”李月亭笑了,她抬起头:“都是人,我为什么不配?她能做到的事情,我照旧可以做到,我为什么不配?”


        

李月亭不认为自己比温知夏差在哪里,她只是缺少一个机会,她只是没有温知夏那么幸运而已。


        

如果她跟温知夏互换人生,她也照旧可以做到如同温知夏一般的成就。


        

顾平生没有兴趣跟她谈论她与温知夏究竟是差在什么地方,两个人的名字连放在一起,都像是一种侮辱。


        

温知夏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徐其琛来的时候,并没有找寻到她的身影,反而是同顾平生打了一个照面。


        

徐其琛略一点头:“顾总。”


        

顾平生顺手拿起旁边的酒杯,轻抿了一口气:“早年间听闻徐先生不爱参加活动,如今倒是分外清闲,在哪里都能看到。”活像是一块狗皮膏药。


        

对于顾平生言语之间暗藏着的嘲讽,徐其琛只当是没有听到。


        

温知夏在洗手间内洗完手,一抬头就看到站在她身后的李月亭,抽了张纸巾将手擦拭干净,转身。


        

“温知夏。”李月亭出声。


        

温知夏脚步微顿:“有事?”


        

李月亭挺着胸膛站在她的面前,“我告诉你件事情吧,省的你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她说:“我知道你跟顾平生和好了,你是不是以为他身边就只有过赵芙荷一个女人?他没有碰过赵芙荷就说明他对你是一心一意?你还记得江晚晚吗?


        

她因为去找了你,结果被顾平生送去了国外,当年不少人都知道,顾总玩女人,寻求新奇刺激,却有一项禁忌,那就是:绝对不允许外面的女人闹到你的面前。他对你的确是不同,可跟他有过的女人我知道的都不下三个,他现在玩够了,才会回头来找你,宠着你,可你真的以为这就是爱吗?


        

你自以为是他的唯一,但到头来也不过就是他一个回头的选项。你又知道他跟其他的多少女人上过床吗?”


        

“你以为说出这些,我就会相信?”温知夏眸色不变。


        

李月亭:“你相不相信无所谓,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你大可以去问问当年跟顾夏集团有生意往来的老总,看看顾平生是不是如同你想象中的从一而终。”


        

“李秘书到现在还是不忘记挑拨离间,也真是难为你,是否当真是自己生活的太不幸,便想要拖着旁人跟你一起痛苦?既然是病了,心思还是放正一些,不然做再多的慈善,也是平白辱没了功德。”温知夏眉眼之间的神色极淡。


        

她要走,李月亭伸手去抓她,温知夏有些不耐的抬手甩开,李月亭病弱的身体不慎就撞倒了盥洗台前,洗手液被打翻,掉落在地上。


        

进门而来的两位女士看到这一幕,惊呼一声,扶起面色苍白的李月亭:“你没事吧?”


        

李月亭捂着自己的腹部,勉强的笑道:“我没事,这件事情也希望你们不要宣扬出去,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两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轻瞥了一眼温知夏,温知夏认出,其中一人是主管夫人,“这位小姐,不管是有什么矛盾,李小姐患病,你是不是也该有点分寸?”


        

在温知夏尚未开口之前,李月亭便说道:“这件事情跟小温总没关系,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我有些不舒服,您能不能先扶我出去坐会儿?”


        

似是在为温知夏开脱,实则点明了她的身份。


        

“慢点,我看你脸色都白了,还是叫个医生看看。”主管夫人说道。


        

两人搀扶着李月亭出来,温知夏顿了顿之后,也跟了上来。


        

主管夫人让人叫来了医生,顾平生看到温知夏也在场,便走了过来:“出什么事情了?”


        

温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说没什么事情,但主管夫人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这位是,顾总的女朋友?”


        

“她是我的妻……”


        

“乔夫人好久不见,如果小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替她跟您致歉。”徐其琛走近,一派清朗,在一众老总之中宛如是明月穿云而出。


        

徐其琛的出声,让顾平生的眼眸深了许多,黑色短发垂在前额,神情冷漠,轻轻握住了温知夏纤细的腰肢,亲昵之情溢于言表:“徐先生说笑了,夏夏是我的爱妻,哪怕行为有所不适,也该由我承担,尤其……”


        

他漆黑的眼眸扫向李月亭,“尤其夏夏行事一向有礼,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李小姐?”


        

话语中说的是“得罪”,可任谁都能听出来,这言语之间的维护,他不认为温知夏有错。


        

即使真的起了争端,那也是旁人刻意为之。


        

主管夫人神色之间有片刻的沉凝:“顾总和妻子好生恩爱,只是李小姐不管怎么样都是慈善家,身体也不好,令夫人的所为是否有欠妥当?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归是伤到了人,依我看,不如双方互相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不要耽误了待会儿拍卖。”


        

温知夏闻言,知道这是想要息事宁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是,既如此……”


        

顾平生指腹在她的腰间轻轻的磨搓了下,隐隐之间的不悦被敛尽眼底:“乔夫人所言极是,这杯酒,就当是我同李小姐赔罪。”


        

李月亭看着他拿起一杯酒,仰头间一饮而尽,握了握手掌。


        

他就那么护着她!哪怕是一句道歉都怕委屈了她!


        

温知夏虽然觉得顾平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但他不问缘由对错的就站在她这一边的做法,她还是高兴的。


        

顾平生的这番举动,让徐其琛的处境便有些尴尬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记错了不是……我怎么记得,小温总不是跟徐先生在一起了?”


        

“温知夏不是顾总的妻子?”


        

“……像是同徐先生是二婚,但这眼前的景象是……又同顾总复婚了?”


        

“……”


        

三人之间的关系,看乱了一众只知晓只言片语的众人。


        

乔夫人看了眼温知夏,在顾平生握着温知夏的腰离开的时候,问向李月亭:“刚才那位顾太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