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17章:四处奔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还未走到玄关处,腿上就多了一个小挂件,小挂件仰着头天真无邪的眼睛望着她:“麻麻,爸爸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他以为温知夏说今天会回来,那顾平生就会跟她一起回来,但是他探着脑袋在温知夏的身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顾平生的身影。


        

赵姨和王姨已经看到新闻上关于顾平生入狱的消息,但是却没有跟顾佑之说,听到他懵懂的问温知夏顾平生的去向,两人不约而同的就叹息了一声。


        

“爸爸……出差了。”温知夏蹲下身,摸了摸小家伙的面颊,说道。


        

小佑之丝毫不会怀疑她的话:“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温知夏沉默了良久的时间,没有回答。


        

小佑之不解的看着她:“麻麻?”


        

温知夏抿了下唇,勉力的扯出一个笑容:“爸爸……会出差一段时间。”


        

小佑之歪着脑袋思考,一段时间是多久?


        

他低着小脑袋,仔仔细细的掰了掰手指头,然后眨了下又圆又大的眼睛呆萌的问她:“十天以后吗?”


        

温知夏没有办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这是目前谁都无法知晓的答案,她牵着顾佑之的小手走到了里面,看到餐桌上刚刚热好的饭菜。


        

赵姨轻声说道:“小少爷坚持要等太太回来以后一起吃,怎么劝都没有用,太太先去洗手吧。”


        

温知夏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她少吃一顿两顿的没有什么问题,但小团子年纪还太小。


        

饭后,温知夏陪小家伙玩了一会儿后,就把他哄睡了。


        

她一个人坐在顾平生平常办公的书房内,从抽屉里拿出了他教顾佑之认她的那些照片,一个人看了很久。


        

次日,温知夏起的很早,她要去探监,还有话想要问他。


        

可就在她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前来接她的周安北却说:“太太,顾总……拒绝见面。”


        

温知夏准备上车的动作就此怔住:“什么?”


        

“……监狱那边给出的回复,说是顾总暂时拒绝跟任何人见面。”周安北说道。


        

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楞了一下,他原本以为顾平生该是非常想要见温知夏,毕竟,他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保住她。


        

温知夏:“理由?什么理由?”


        

还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她想过,即使隔着玻璃见面,他依旧会漫不经心的对她笑,对她说:“我在等你来看我。”


        

又或者他会皱着眉头:“这地方凉气重,你应该多穿一点。”


        

她想了很多种他会有的反应,会说的话,却独独没有想到,他会不见她。


        

周安北:“……那边只说是顾总自己的意思。”


        

半晌后,温知夏握了下手掌,坐上车,“去公司。”


        

在她昨天正式接管顾夏集团之后,已经将一荷知夏也并到了集团,也是在这个时候一荷知夏的员工才知道,她们的老板原来是顾夏集团的总裁夫人,也是顾夏集团的创始人之一。


        

温知夏现在坐的那辆车,是顾平生的布加迪,他一直很钟爱这个牌子的汽车,因为在他们当年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在冬日里冻得搓手跺脚等公交车的时候,一辆布加迪从马路上驶过,那是温知夏第一次看到这种豪车,说了句“真好看”。


        

她只是随口一说,他却记在了心中,后来两人发迹,顾平生便一掷千金的买了布加迪送给她。


        

但温知夏说,她觉得他开这种车才合适,转而挑选了其他的。


        

自此,顾平生有了钟爱的豪车。


        

“律师的事情怎么样了?”温知夏没有再提探监的事情,问道。


        

周安北顿了顿,“……律师在准备上诉,但也直言减刑三年目前已经是极限,再想要减刑,只能后面看顾总在里面的表现,上诉减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即使是这样,温知夏还是想要一试,她还亲自去拜访了律师界的前辈泰斗,细致的进行询问,花家和叶家在这件事情上,也进了绵薄之力,只是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差无几。


        

温知夏开始看起了相关法律的书,有时间就会抱着法律条文看,徐其琛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瘦了很多,原本就没有多少肉的脸,现在更是直接露出了再清晰不过的面部线条。


        

“这位是王律师,有过不少刑事案件上诉成功的经验,他也许能帮到你。”


        

温知夏顿了一下,对于徐其琛竟然愿意帮助顾平生减刑这件事情,有些诧异,也有些……防备。


        

徐其琛落寞的扯了下唇角:“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顾平生,只是单纯的心疼你。”


        

他看着她为了顾平生的案子东奔西走,人都削瘦了一圈。


        

温知夏收回视线,“坐吧。”


        

她现在是不放过任何渺茫的希望,听听不同律师对于这起案子的看法,她通常都不会拒绝。


        

在从温知夏的口中听到她准备上诉的事情后,徐其琛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陪你一起,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温知夏婉言拒绝,但在二审之前,她去拜访任何前辈和退休的老法官,徐其琛都会跟在她的身边,并且主动的为她出谋划策。


        

温知夏看着同老法官细致对话的徐其琛,卷长的眼眸细微的眨动了一下。


        

“怎么这么看着我?”他温和的问道。


        

温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出来的时候,徐其琛下意识的帮她系围巾,但被温知夏躲开了,他顿了一下,捻了一下手指。


        

周安北下车,走过来,“太太,上车吧。”


        

温知夏点了点头,跟徐其琛道别后,离开。


        

“太太,你觉得徐其琛是真心想要帮顾总减刑?”周安北顿了顿以后,看了眼后视镜说道:“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但我想……或许应该说出来。”


        

温知夏掀眸:“你说吧。”


        

“顾总在动心思替太太入狱,以换取太太从这场圈套中挣脱出来之前……曾经……徐其琛曾经来找过顾总。”周安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