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24章:棒打落水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后歪着小脑袋去看那辆车。


        

“回去。”顾平生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细微的捏动,他狭长眼眸收回,垂下的眼眸遮盖住其间一切的光怪陆离。


        

温知夏觉察到他的动作,问道:“有同学?”


        

顾佑之指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眼睛有些亮,又有些难过,呆呆的喊了一句:“爸爸……”


        

顾平生陡然一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但……那里并无她所熟悉的那一道身影。


        

“团子,你看错了。”温知夏重新握住小家伙的手,低声说道。


        

小佑之就那么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他刚才真的在那个车里看到了爸爸。


        

车上,小家伙趴在车窗上,眼巴巴的瞅着外面,想要再看到顾平生一次,这样妈妈就不会说是他看错了。


        

温知夏处理完一封邮件,看着像是霜打茄子一样的顾佑之,低声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团子……快回来了,等你上了小学,等到过年,爸爸就会回来看你。”


        

这些话,她已经说了很多次,每次小家伙想要爸爸的时候,温知夏就会说上一遍,一开始的时候,小佑之听了这些话,就会很快的高兴起来,但是现在听的久了,已经很难再高兴起来。


        

“妈妈,我真的看到了爸爸。”小家伙回过头来,握住她的手,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她:“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爸爸已经出差回来了,团子看到了。”


        

他真的看到了,就在那辆车上。


        

温知夏看着小家伙数秒钟,看了看时间后,对开车的司机说道:“回去看看,”


        

她其实并不相信顾平生会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如果他出来了,那没有道理不来找她,但她通常不会拒绝孩子在合理范围内的请求。


        

她小时候的意见和话语从未得到过父母的重视,所以她不会忽视孩子的请求,只是返回去,左右只是浪费上一些时间罢了。


        

来回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此时的幼儿园门口已经清净了不少,孩子多数都已经被接走了。


        

温知夏握着小家伙的手下车,小佑之就跑到刚才自己看到车子的位置左看看右看看,从满心期待欢喜看到垂头丧气。


        

小小的人儿站在那里,低垂着头,“团子真的看到了……”


        

他真的看到了。


        

温知夏看着他这模样,心里也不好受,蹲下身,抱了抱他:“嗯,我们团子不会撒谎。”


        

“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他脑袋钻进温知夏的怀里,像是要寻求安慰的小兽。


        

温知夏能说的也就只有;“快了。”


        

玉溪路壹号。


        

“你刚做完手术就跑出去,这对你后期的康复很不利,你应该听从医生的叮嘱。”


        

当轮椅碾压地面树叶的声音响起,白宜琼走过来,不赞同的说道。


        

“换个男的护工过来。”顾平生眼眸都没有掀一下的对着医生说道。


        

医生顿了顿:“顾总,她是助理医生。”


        

白宜琼对于顾平生是怎么入狱的事情也多少听说了一点,死的那个女人以前是他的女秘书,像是两人之间还有过感情纠葛,加上她的身份……


        

他对她难免排斥和防备,该是怕她赖上他。


        

“顾总,我有喜欢的人。”白宜琼诚恳的说道,“请您把我当成普通的护工就好,这是我的工作,等您的治疗结束,我会离开,不会给您增添麻烦,小少爷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想,我知道您和太太会照顾好他。”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抬起,像是这才从她的话中听明白了几许的意思:“你是谁?”


        

白宜琼楞了一下;“我,我叫白宜琼。”


        

脸顾平生没有怎么在意,名字却有些印象,“是你。”


        

白宜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他刚才让换一个人,根本不是认出了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换个男性护工照顾?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离开四方城。”他没有兴趣知道她是出于什么目的重新回到这里,只是单纯的不想要看到。


        

一旁的医生小声的说道:“顾总,白医生对后期复建这一块儿很有研究,对您的后期帮助会很大,您看……还有,白医生跟我们院的主任已经订婚了,两人很恩爱。”


        

医生多少也治疗过不少有钱人,以为顾平生会这样说,是害怕医护人员假借工作之名做出点什么事情,影响家庭和谐。


        

顾平生眸色深沉如夜,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选择单独同白宜琼聊了两句。


        

白宜琼看着坐在轮椅上八风不动的男人,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唯一能清楚感知到的是他身上的沧桑感和越加明显的锋芒。


        

像是藏于寒窖数年的利刃终于出鞘,单单是靠近都会觉得冰冷。


        

说是单独聊两句,但顾平生拢共也没有说上几句话。


        

他表述的意思非常果断清晰,只有两点,一是让她忘记顾佑之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事情。


        

二是,不要动任何不改动的心思。


        

白宜琼对此倒是比较的大方得体:“顾总不说,我其实也想要找顾总提一提,我遇到了喜欢的人,他对我也很好,我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知道自己以前曾经为了钱给别人生过孩子的事情,希望顾总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这个人不贪心,以前爱错了人,信错了人,走错了路,现在只想要着眼于眼下的生活,珍惜眼前的幸福。


        

所以请顾总就把我当成一个不认识的医护人员就好,这是我的工作。”


        

顾平生墨色深瞳看了她数秒钟的时间,她很坦然的跟他对视,与三年之前的怯懦有了些变化,脖子上的一条小黑绳尾部是一枚戒指。


        

周安北来的时候,看到对自己点头示意的白宜琼楞了一下。


        

“顾总,刚才的那个女人是……”难道是他认错了?


        

顾平生:“白宜琼。”


        

周安北一惊:“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难道还没有放弃找小少爷?”


        

顾平生手中拿着平板,指尖在上面一个页面一个页面快速的滑动:“她希望我当做她没有生育过孩子。”


        

顾平生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一下,周安北听到这里,微松一口气:“她也算是个聪明人,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执意的纠缠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这里面是两年以来,搜集的关于徐其琛的全部资料,难怪鲜少有人提起徐其琛过往的经历,哪怕是徐家本家的人知晓的人都不多……”


        

周安北能查到点线索,也是从当年一位在徐家做了一辈子的佣人口中得知,这位佣人老年患病,总是会说出一些疯言疯语,这才从中探知了一二。


        

“徐家财大,耗费了那么多年却始终没有能够让徐其琛体弱的毛病康复,如今算是揭晓了。一个有悖伦理生下的孩子,还能够让徐家人承认他家主的身份,这也间接的说明了他的手段。”


        

毕竟一旦徐其琛的出生被人挖出来,徐家的名声算是彻底的毁于一旦。


        

顾平生细细的看着,削薄的唇角开合:“徐家保守了三十多年的秘密,当真是……有趣。”


        

周安北:“顾总打算现在发出去?”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眯起,“不急,棒打落水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徐其琛既是给我上了这么生动的一课,我怎么能不还给他。”


        

三年多的牢狱之灾声名狼藉,他也该尝尝是什么滋味。


        

“事情都安排好了?”他问。


        

周安北:“是。”


        

景园,书房。


        

晋茂一脸沉重的进行着汇报:“……这已经是第四起被挖出来的案件,这次涉及的人数比之前三起加起来还要多,如果是保不住,舆论影响不好不说,少不了需要伤筋动骨。”


        

如果说前三起还是小打小闹,波及的范围有限,但是这一次涉及十来人,说是小型的海(天)盛筵都不为过,最重要的是,对方都是一群未(成)年,年龄最小的才十四五岁,这无疑是在挑衅大众和官方的容忍底线。


        

徐其琛茶杯重重的放下,杯子里的茶水溅出来落在桌子上:“不知所谓!”


        

徐其琛不是没有敲打过他们,但吃喝玩乐成了习惯,总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玩点新鲜刺激,没有几日又死灰复燃。


        

“现在……这是怎么处理?”晋茂问道。


        

涉及的人数众多,如若是冷处理,显然跟本家的人都不好交代。


        

“背后是什么人在动手脚还没有查出来?”徐其琛沉声问道。


        

一次两次是意外,这已经是徐家两年来出的第四起麻烦。


        

晋茂摇头:“尚未。”


        

徐其琛:“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不能闹到媒体上,如果不行……让他们自己从中选出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跟徐家进行切割。”


        

只是,他们未曾想到,在抗下罪名的人选尚未确定的时候,已经被媒体用耸动的标题报道了出来。


        

富豪、少女、淫(乱)、百年豪门。


        

每一个字眼都能轻易的勾住网民的眼球。


        

对于这些,温知夏看到后,也只是扫了两眼后,就放到了一边。


        

下车的时候,在幼儿园门前被人炙热注视的感觉再一次的袭来,温知夏转过身。


        

“小温总在看什么?”


        

温知夏微微皱了下眉头:“那辆车……我好想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