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25章: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陈助理往后看了看,却只来得及看到那辆黑色的商务车离开,“好像只是路过。”


        

路过?


        

温知夏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看了数秒钟的时间。


        

她记性很好,那辆车她好像在幼儿园的门口看到过。


        

“预约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小陈助理看了看表后,说道。


        

温知夏这段时间因为作息不规律,身体出现了点问题,想要吃点中药调理一下,特意的预约了一位老中医。


        

商务车上。


        

顾平生拿起了手机,收回了近乎是贪婪的目光,拨通了周安北的电话:“她来看中医,是生病了?”


        

周安北顿了下:“……好像是有些不太舒服。”


        

只是这种事情毕竟是男女有别,周安北也不方便细心的过问,温知夏去医院都是女助理陪着。


        

“哪里不舒服?”顾平生凝眸问道。


        

周安北:“这……等小陈回来我问问?”


        

顾平生指腹慢慢的磨搓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问仔细。”


        

周安北闻言顿了顿后,还是忍不住的说道:“顾总……还不打算告知太太已经出狱的事情?”


        

顾平生看了眼车窗外,未曾回答。


        

周安北见状只能转换了话题:“徐家的事情已经被爆出来,引起了网民的公愤。”


        

对于这一点,顾平生没有什么意外:“伤筋动骨,不会伤及命脉。”


        

在两人通话的时候,周安北又进来了一通电话,他看了一眼后,说道:“顾总,是太太。”


        

顾平生轻声“嗯”了一声后,结束了通话。


        

“下次出来,换一辆车。”顾平生对司机说道。


        

她眼尖记性又好,一辆车频繁的在她的周围出现,她难免疑心。


        

“周秘书最近似乎格外的忙碌……”手机接通,温知夏似有所指的说道。


        

周安北讪笑两声:“最近家里的事情有些忙。”


        

温知夏:“我刚才看到了一个人。”


        

周安北心里“咯噔”一下子,面上却透着几分好奇:“太太看到了谁?”


        

温知夏也不再跟他打太极,直接问道:“周秘书,平生是不是出来了?”


        

周安北笑容微僵:“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温知夏:“这话不是我应该问周秘书你?”


        

“这……”周安北顾左右而言其他,“这太太都不清楚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情,这着实是为难我了。”


        

温知夏握着手机,似笑非笑,“平生花了高价挖周秘书到身边工作,还真是请对了人。”


        

周安北只当是自己没有听懂。


        

温知夏回到公司,无论是怎么想都觉得那道炽烈的目光熟悉的很。


        

周安北询问了小陈助理温知夏的身体情况,之后将茶水端进去。


        

温知夏靠在椅背上,看着他的举动,目光一瞬不瞬。


        

周安北被她看的头皮发麻,讪笑着问道:“太太怎么这么看我?”


        

“只是觉得周秘书这段时间也是辛苦了,不如放两天假回家陪陪老婆孩子。”温知夏说道。


        

周安北一愣,没有能够很好的领会她的意思,这是要……开除他?


        

“周秘书不要多想,我说的放假只是放假,这三年多来,周秘书鲜少有休息的时候,如今可以好好的休养两天,工资照旧。”温知夏说道。


        

周安北被她这举动给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能道谢。


        

“跟着他,看他除了回家还去什么地方。”如果顾平生出狱,温知夏不相信周安北会不知情。


        

躲着她三年多,难道是还没有躲够?!


        

周安北从公司出来后,就直接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温知夏和顾平生感情纠葛的影响,周安北对于自己的妻子上心了不少,以前只是单纯的觉得是个过日子的,现在也会怜惜疼爱。


        

一度让妻子以为他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闹了一个小乌龙。


        

第二天,周安北少不了要去玉溪路壹号看看。


        

顾平生术后的效果并没有能够达到原本的预期,耽误了三年多的手术治疗,想要恢复如常困难可想而知,他不再能够受凉到了阴雨天气,受伤的腿更是疼痛难忍,让他恨不能将其敲断。


        

院中,风吹过梧桐树,像是被拨动的琴弦。


        

顾平生坐在轮椅上,手中拿着的是一张温知夏和顾佑之在幼儿园门口的照片。


        

白宜琼找到她蹲下身,按着他的腿骨,“……你这种情况,等再恢复恢复,肯定是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你还是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对此,顾平生并未说什么。


        

温知夏看着周安北前来的这处僻静别墅,迟疑了一下后,下车走入。


        

“这位小姐,请问你找谁?”佣人看到进来的陌生女人,狐疑的问道。


        

温知夏没说话,遥遥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短短数米的距离,却好像是间隔着万水千山,时空万里。


        

春风已至,他惯常是最不喜欢穿厚衣的人,在这个季节却依旧穿着大衣,身形照旧的挺拔却肉眼可见的清瘦,像是皑皑冬雪中,赤寒孤立的青松,可这青松折了腿。


        

温知夏在这几年里在脑中想象过千万种与顾平生重逢的情景,却唯独没有想过,他越显深刻的眉眼在听到佣人的声音后,只是淡淡的瞥过她,好像他们之间种种,只是云烟过往,不值一提。


        

温知夏垂在一侧的手指微微捏起,他真的出来了!


        

可是却丝毫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如若不是她找来,他是要准备什么时候让她知晓?!


        

为什么不见她?


        

为什么在狱中不见他,出来了还不见她?!


        

温知夏心中涌动着的是怒火,可当一步步走近,起唇的时候,问出口的却是只有一句:“你的腿怎么了?”


        

顾平生听着,神情之间像是有片刻的沉凝,轮椅上的手指蜷缩着,半垂下的眼眸之间闪过种种战栗、痴恋、炙热,却在狭长的眼眸掀起的时候,划过她清艳的眉眼,眼底的神色极浅极淡:“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你怎么找来的?


        

疏离到了极致,也冷漠到了极点。


        

他生疏冷淡的话语让温知夏的心头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