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27章:到底是伤成了什么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家伙有些排斥陌生人的碰触,推开了白宜琼按着自己的手,从轮椅的一边抱住了顾平生的胳膊,小脑袋往他的身上蹭蹭又靠靠:“爸爸,团子想你。”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很久,特别久没有见到爸爸了。


        

身上的暖意让顾平生怔了一下,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都是极其健忘的,一年不见多半都会忘得干净,如今已经三年多过去,小家伙还能一眼就认出他。


        

顾平生大掌摩挲了一下小佑之的脑袋,抬手想要抱起他,但随之就想到了自己的腿。


        

“为什么不回家?”温知夏走到他跟前,问道。


        

顾平生深邃而狭长的眼眸怔了下,没有回答。


        

白宜琼有些恋恋不舍的多看了两眼小佑之两眼后,就想要离开,却在抬头的时候对上了温知夏带有探究的目光。


        

白宜琼匆忙将视线收回,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对温知夏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


        

温知夏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眸拧了一下。


        

小家伙靠在顾平生的身上,拿着他的大手玩,看到他掌心的条条疤痕印,像是爬上的蜈蚣:“爸爸,你的手怎么了?”


        

小家伙脆生生的声音让温知夏的视线也注意到了他的手上,在顾平生想要握住手掌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温知夏弯腰按住了他的手,她葱白纤细的手指与他带上了老茧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抬眸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顾平生将手给收回来,“不小心划伤的。”


        

不小心划伤的?


        

温知夏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情况下的不小心会把手伤成这样?


        

“除了手上和腿,还有哪里受伤了?”她问他。


        

他靠的她那么近,近到他可以清晰的嗅到她身上清淡的冷香,她的头发长长了,恢复到了以前没有剪短之前的长度,三年的时光在他的身上刻下了沧桑烙印,却没有更改她丝毫的模样。


        

他看她两三秒,近乎贪婪,却又极致克制隐忍,他说:“没有。”


        

“团子,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妈妈跟爸爸去里面一下。”温知夏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说道,“不要乱跑,知道吗?”


        

小家伙虽然很想要跟顾平生待在一块儿,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温知夏亲了亲他的面颊后,推上了顾平生坐着的轮椅,顾平生猜到了她想要干什么,大掌按住了轮椅,她力气有限,没有能够推动两下。


        

“手松开。”她说。


        

顾平生纹丝未动:“夏夏,你想要干什么?”


        

温知夏单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按压了下,泠然启唇:“我想看看你,不行吗?”


        

她如果是三年以前说出这种话,他多半要激动的心魂荡漾,恨不能将她揉碎了压在身下,但此刻,他却说:“先带着佑之回去吧。”


        

许是他一贯都是只要她肯主动上一步,他就能将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步都给一并走完,如今他这般冷淡的反应,让温知夏抿了下唇,掰开他的手。


        

顾平生握住她的手,喊她的名字:“夏夏。”


        

温知夏沉声:“我要看。”


        

他肌肉紧绷,看了眼一旁盯看着他们的小佑之,慢慢的松开了手,左右是到了房间以后,再跟她说清楚也不迟。


        

只是,顾平生是真的没有想到,当房门关上,她就拿着半蹲在他的跟前,动手去解他的衣服。


        

他多长时间没有碰她了,她这般主动,即使是知道她只是想要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顾平生多少也有了些反应,他扣住她的手,沉声:“够了。”


        

“外面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她问他:“为什么她会在你身边?”


        

她提到女人,顾平生是反应了一下之后,这才想到她说的是谁:“她是医生。”


        

温知夏心下稍安,“你捏疼我了。”


        

他大掌扣在她的手腕上,她皮肤白皙又娇嫩的,他不自禁的就稍稍重了几分的力道,她的手腕就见红了。


        

他松开,指腹却还有几分留恋她肌肤的触感,在放开的时候,轻轻划过她的手背。


        

温知夏看着他,感觉他对自己没有以前的亲近,他以前总是恨不能时时刻刻都贴在她身边,但如今有些……冷淡。


        

“你把衣服解开,我看看。”她说。


        

他深沉如墨色的眸子微动,抬眸的时候靠在椅背上,削薄的唇角噙着抹浅淡却不达眼底的笑:“想要了?”


        

她始终是面子比较薄,他开点荤耍点无赖,她就嗔怒的瞪他一眼。


        

他用这种方式,让她打消看他身上伤痕的主意,可这种操作搁在几年前行,哪还有人不成长的。他总之现在是不方便,温知夏就是一言不发的要解他的衣服。


        

顾平生虽然是轻易的可以把她给甩开,但到底是不敢真的用什么力气,怕把人给伤到了,磕着碰着了,到头来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在她解开他两颗扣子后,顾平生按着她的腰,把她压靠在自己身上,大掌滚烫的热度,隔着春天较为单薄的衣料,她都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


        

只是他伤了腿,她这么忽然跌坐他的腿上,顾平生发出一声闷吭。


        

温知夏陡然一凌,连忙从他的身上起开,看着他面色微白的画面,“刚做完手术,你怎么就不知道注意的一点?怎么样了?医生呢?我去给你找医生过来。”


        

她急匆匆的要出去喊人,顾平生缓了缓,等待那股子疼痛感慢慢的消下去一点:“没事。”


        

温知夏转过身,“真的没事?”


        

她彼时眼睛里盛满了担心,顾平生心下稍暖,“嗯。”


        

“你不给我看,到底是伤成了什么样?”时隔三年多再见,他不亲近她,也不希望她碰触,温知夏鼻子有些酸。


        

顾平生捏着手指,“我很好。”


        

“很好为什么腿会伤成这样?你的手又是怎么会是?为什么三年多不肯见我?你签的那份离婚协议又是怎么回事?”她心中藏了诸多的疑问。


        

可他的回应还是沉默,半晌后才开口:“回去吧,带着佑之先回去。”


        

又是让她回去!


        

温知夏这次拽开他的衣衫,她执拗起来,总是要一看究竟。


        

在她尚未来得及看的时候,顾平生扣住她的后颈,吻在了他朝思暮想的唇瓣上,手指蜿蜒,穿过她的衣服,她的身体微颤,唇齿间泄出浅浅的声音。


        

她情动,面色绯红,可他却松开了手,他说:“我现在满足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