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29章:我很想念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茂闻言微顿:“先生怀疑顾平生出狱了?”


        

“她不会无端的去男科医院。”徐其琛沉声说道。


        

从离婚判决书下来开始,温知夏同他就像是无甚交集的平行线,越走越远,他是以为自己可以挽回,可以重新让她信赖上他,但结果却与预想中的大相径庭。


        

徐其琛第一次对自己的谋划产生了怀疑。


        

晋茂:“顾平生如果出狱,怎么会悄无声息的没有半分动静?”而且还是这般低调到无人知晓?


        

这点徐其琛也无从知晓,只是心中多少已经有了几分的猜测。


        

车上,温知夏将口袋中的丝带拿出来丢开。


        

澜湖郡。


        

小家伙看到她带回来的甜点,仰了仰小脸看着她:“可以跟爸爸一起吃吗?团子想要跟爸爸一起吃。”


        

温知夏闻言微怔:“好,那先放到冰箱里,等明天妈妈跟你一起去找爸爸。”


        

小家伙听到她的话,非常的高兴,欢欢喜喜的蹬着小短腿提着甜点去放冰箱,只是他人小个子矮,最后还是让赵姨帮他放进去的。


        

温知夏回到卧室后,仔细的想了一下医生的建议,看着自己衣柜的衣服,沉静的思索着。


        

翌日清晨。


        

温知夏洗漱完下楼,小佑之还没有醒来,赵姨看着今日妆容精致还穿了条丝绒束身小黑裙,慵懒披着小披肩的温知夏楞了一下,“太太今天……真好看。”


        

温知夏平日的着装追求的都是简单大方舒适,毕竟是一个公司的管理者,端庄总是必要的。


        

尤其是这三年多,她更是忙的很,虽说是顾平生在入狱前找了专业的人来管理公司,但温知夏总是不希望自己闲下来,因为总是会想他。


        

今日乍然精心打扮,于清艳之间增添了几分的慵懒和妩媚,靠坐在日光下,让人移不开眼。


        

温知夏淡笑了一下,小佑之今天起床也比较早,因为心里惦记着温知夏说要带他去找顾平生的事情。


        

小家伙鼻子灵得很,钻到温知夏的怀里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妈妈是香的。”


        

温知夏点了点他的鼻子,“好闻吗?”


        

小佑之点头如蒜:“嗯。”


        

车上,小家伙怀里抱着昨天买的甜点,眼巴巴的瞅着车窗外,“妈妈什么时候到?”为什么还没有到啊,他感觉明明已经过去很久了。


        

温知夏:“还有五分钟。”


        

小佑之就一个劲儿的盯看着车上的电子表,大眼睛一瞬不瞬的。


        

温知夏轻笑一声,摸了摸他的脑袋。


        

两人到的时候,医生们正在对顾平生进行会诊,看他第一次手术后的恢复情况,玉溪路壹号设备医疗设施齐全,俨然就已经成了一家小型的医院,这是半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打造的结果。


        

温知夏坐在客厅内等待,她昨晚上是查了大半夜……资料,还看了两部……电影,等的小半个小时后,靠在沙发上就有些昏昏欲睡。


        

她手臂撑着,就想要眯一会儿。


        

小佑之在院子里玩,佣人知晓他是小少爷,就在一旁看着,温知夏透过落地窗看了一会儿,倒是也没有什么不放心。


        

许是这地方有他的存在,原本就是想要单纯的眯一会儿的温知夏,神经一放松,就睡了过去。


        

顾平生转动轮椅出来的时候,明明是有沙发靠背挡着,他就是看到了一眼半只露出来的鞋子,便知道是她来了。


        

会诊的医生想要开口说上一句什么,这边刚刚发出一个声音,顾平生这边就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医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沙发上躺着一长发垂落,看不清面容却能看出此刻正入睡的聘婷女人。


        

他们还未看清楚,就接受到了顾总冷厉警告的目光,三人一愣,却也是匆忙收回了视线。


        

这……不能看?


        

未曾深究,三人对着顾平生微一躬身后,离开。


        

顾平生转动轮椅稍稍靠近,目光从她纤细匀称的小腿缓缓上移,她侧卧着,窈窕的曲线尽显无遗,今日又是可以打扮过的,身形曼妙面容精致,本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让他怎么能移开视线。


        

他下意识的想要起身,想要把她抱回房间,可刚一有了这个念头,身体尚未从轮椅上起来,受伤的左腿因为用力,便传来刺痛,昭示着他与旁人的不同。


        

他如今连抱起她的能力都没有,即使是在术后,也有可能会是个跛子。


        

顾平生搭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缓缓的收紧,手背上青筋醒目的绷紧。


        

温知夏眼眸惺忪的睁开,想要看看他会诊结束了没有,一起身就看到了轮椅上坐着的顾平生,神志尚未完全回笼,浓密的睫毛就眨动了两下,身上的披肩因为她起身的动作缓缓的滑下去,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吊带的丝绒裙。


        

她皮肤白,黑色的丝绒裙最上面还有一圈的毛茸茸的设计,黑与白的交相辉映,随着她拨拢发丝的动作,无声的带着几分的魅惑。


        

顾平生盯看着,性感的喉结上下的滚动两下,移不开眼。


        

温知夏被他这么看着,抬手就想要把披肩给拽上来,但是想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干脆是直接把半垂的披肩给扯下来了。


        

她是做足了准备的,客厅内虽然是没有人,但她脸皮薄,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还是只能去房间里。


        

“我有话要跟你说,我们去卧室……好不好?”她的尾调轻微的上扬,清艳的眉眼对上他狭长的眼眸,哪怕是不甚熟练的甚至是算不上引诱的引诱,都无法让人说出一字的拒绝。


        

尤其,是对于顾平生。


        

她于他而言,哪怕就是什么都不做,就是轻飘飘扫过来的一眼,都能让他心颤。


        

卧室内。


        

温知夏抬手将窗帘给拉上,门“咔”的一声给反锁。


        

寂静的空间内,明明是丝毫不狭窄的,可顾平生就是有种呼吸微促的感觉。


        

她站在他面前弓着腰,长发垂落下来,一字肩的吊带丝绒裙因为她的这个举动,微微显露,带着欲遮还羞的旖旎。


        

她纤细柔美的手指缓缓的,温柔的勾起他的下颌,身上的冷香笼罩着他的全部神经:“平生~~”


        

她唤他:“我很想念你。”


        

你可知,当天边清冷高悬的明月被染上了红,那是连神都会堕落。


        

顾平生他本就是爱惨了她,怎么能禁受的住她如此,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