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40章:小温总这一趟怀孕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爸爸羞羞,还要妈妈陪。”小佑之有温知夏在跟前当靠山,丝毫不畏惧顾总当爹的威严。


        

温知夏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你呀。”


        

小佑之窝在温知夏的怀中,小脑袋蹭啊蹭,“妈妈香香的。”


        

爸爸身上硬硬的,一点都不舒服。


        

顾平生看着儿子的举动,眼皮当即就跳了跳,提溜着他的后衣领把人拽起来。


        

小家伙可怜巴巴的看着温知夏,伸出手臂:“妈妈,爸爸坏。”


        

温知夏生怕顾平生一个没注意把人给摔了,“你小心点,摔到了怎么办,把手松开。”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斜着看向小佑之:“不许蹭。”


        

都不是小孩子了,脑袋往哪儿蹭呢?!


        

温知夏耳根微红:“顾、平、生!你要不要点脸?!”


        

说完,从他的手里把小佑之给解救出来,拉着小家伙回房间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留下的顾总皱起了眉头。


        

小佑之懵懂天真的,压根就没有能够理解自己爸爸说的到底是什么。


        

等顾佑之睡着了,温知夏也准备直接睡了的时候,我是门口就传来了细碎的声音,虽然是隔着一道门,但偏生温知夏就是神奇的能感知到,是他在外面。


        

看了眼已经睡熟的小佑之,温知夏掀开了被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果不其然看到顾总坐在轮椅上,盯着卧室门口的位置。


        

见到她出来,四目相对,被逮了一个正着,顾平生手背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佑之睡了?”


        

温知夏走过来,将门给关上:“嗯,你怎么还没睡?”


        

等她走过来,顾总难免有些幽怨意味的看她两眼:“明知故问是不是?”


        

她陪着儿子,让他一个人怎么能睡得着。


        

温知夏手掌搭在轮椅后面,轮椅在地面上浅声的滚动,“你以后不许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


        

顾平生:“我有说什么?”


        

温知夏:“你还装傻?”


        

顾平生:“知道了。”


        

到了主卧,顾平生靠坐在床上握住了温知夏想要帮他按摩的手,“很晚了,你别按了,我自己来。”


        

温知夏:“你又不会,而且你自己怎么按?又不累,你好好坐着别乱动。”


        

她按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在床头,为了受力均匀,腿叉开半跪着给他按摩。


        

顾平生原本是真的没有动其他的心思,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想要搂着她睡了也就满足了。


        

可她……


        

这哪里是按摩,简直就是想要他的命。


        

“夏夏,往上一点。”顾平生眸色微深,语调克制保持正常。


        

“这里?”温知夏问道。


        

顾平生:“再往上……再往上一点……再往上……”


        

“顾平生!”温知夏气恼。


        

再往上都到哪里了?!


        

不等她甩脸子,顾总长臂按在她的后腰上,把人压了过来,这次是直接跪坐在了该坐的地方:“唔。”


        

他闷吭一声。


        

她穿的是睡裙,倒是万分的方便了他。


        

……


        

等温知夏毫无力气的趴在他的身上,眼眸半阖着,脑子昏昏沉沉的,好像是下一秒都能睡过去。


        

而顾平生看着地上没有用到就被她丢到地上的Durex,眼眸深沉如夜:“夏夏,你……”


        

温知夏微微抬起头,身上还汗淋淋的,“嗯?”


        

顾平生顿了顿:“你今天不是安全期。”


        

而且哪怕是安全期也不是真的安全,她不应该这么冒险。


        

他原是想要停下来,可她勾着他,他就算是有再如何强大的自控力,也抵挡不住她故意为之的诱惑。


        

“你现在是要跟我秋后算账吗?”他还没有说什么呢,她就先发制人。


        

顾平生沉了沉,没说话,但显然是不高兴他这样。


        

温知夏披上衣服坐起身,在顾平生以为她生气要走的时候,温知夏却忽然从一个外衣口袋里拿出一盒药。


        

顾平生不知道她要开什么,但是绝对不会允许她伤害到自己,“夏夏,你别乱来。”


        

“你以为是毒药?我没那么傻。”温知夏走近他两步,把药盒上的名字对着他,“这是避孕药。”


        

顾平生眉头死死的拧起,“你买这个干什么?”


        

“你要是觉得我没有让你戴那东西不高兴,我从现在开始就吃避孕药,因为从今天开始你要是想要碰我,都不能戴那个。”她打开那盒药,“你说,要不要我吃。”


        

顾平生按在床上的手掌握起,因为太过用力手背上的青筋凸起,他黑如点漆的眸子看着她:“你一定要这样?我们已经有佑之了,你就非要这样?!”


        

“再有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好?你不再想要个女儿?儿女双全不好?”她问。


        

“你怎么确定下一个就一定是个女儿?夏夏,那避孕药吃了对身体不好,你把它丢了,听到没有?”顾平生沉声说道。


        

温知夏当然知道经常吃这个东西对身体不好,她只是要顾平生做一个选择。


        

“你也可以选择以后不碰我。”她说。


        

顾平生漆黑的眼眸里一片幽深:“一定要这样?”他问,“生孩子没你想的简单,你知道现在多少女人都不想要生孩子?夏夏那受罪的事情,你没有必要非要经历。”


        

“如果我怀孕了,你会不会不管我?”她问,“会不会让我一个人去医院做检查?会不会让我上班还做家务?会不会让我难过?会不会……”


        

“你胡说什么。”他怎么可能那么做,那不是在剜他的心吗?


        

温知夏看着他:“一部分女人畏惧生孩子,就是因为害怕无论是怀孕还是生孩子到了最后都只是她们自己的事情,而做丈夫的无动于衷。也害怕生孩子会影响到事业,会击溃她们的生活。可这些在我们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不是吗?”


        

恐婚恐育都是源于对于未知的恐惧,源于那份不确定性。


        

“我相信如果我怀孕,你会好好照顾我,我说的上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我和孩子都会好好的,到时候就会有一个新的生命加入到我们的生活里,可能就是一个活泼可爱会对着你撒娇的小姑娘,你不喜欢吗?”


        

一个会对他撒娇的,长得像她一样的小姑娘。


        

顾平生沉默着,沉默了很长的时间。


        

温知夏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药:“你如果还是不愿意,那我就吃了,这样你就安心了。”


        

顾平生眸子里带着怒意,而他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在了那瓶药上,他拿过来,重重的砸向了门口的位置,发出一声很大的响动。


        

“满意了?”他问。


        

温知夏皱起眉头,推开他的手,背对着他躺在床上。


        

她目的是达到了,可他也显然不高兴。


        

温知夏不知道的是,顾平生的怒火并非是全然的不高兴,更多的是对于她怀孕生子的畏惧。


        

他侧眸看着安静侧躺着的温知夏,下河轮廓锋利,深邃的眼眸微垂着。


        

良久良久之后,顾平生这才躺下去,从后面轻揽住她,低声哄道:“不生气了。”


        

温知夏没有理会他,就是假装自己睡着了。


        

暗夜里,他低声轻叹一口气:“你就是知道我在意什么,故意逼我……如果你一定……一定想要生个孩子,那就……”他说,“那就生吧。”


        

那就生吧。


        

他说出这一句,也想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只是日后,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无论是遇到什么情况,首选都是保护自己。”如果这个孩子会对她造成什么危险,哪怕是他的骨血,他也会希望从未有过。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温知夏转过身,抱着他,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不会遇到任何情况,人家不是那么多女人都生孩子,不是也都好好的。”


        

都好好的吗?


        

顾平生无声的长叹一口气,那不是也有意外么。


        

“嗯。”他轻声。


        

小温总达到了目的,也就开始反省自己刚才的行为也可能是有点过了,趴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道:“我骗你的。”


        

顾平生看着怀中柔顺的小女人:“嗯?”


        

温知夏抿了下唇,清艳的眉眼之间,闪过抹狡黠:“那不是什么避孕药,就是……普通的维生素。”


        

就是用了避孕药的瓶子。


        

顾平生:“……”


        

“你果真是……长本事了。”顾平生大掌捏着她的腰窝。


        

“疼。”温知夏低声。


        

顾平生稍稍松了手中的力道,转而摩挲着她的皮肤,“知道疼,以后就别吓我。”


        

不管那药是真是假,再僵持下去,保不准她就弄来一瓶真的,是药三分毒,多吃个几次,身体想不出现问题都难。


        

温知夏轻笑,为了安抚他,抬头在他的下颌处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一下:“补偿你。”


        

顾平生被她逗笑:“敷衍了事。”


        

这算是哪门子的补偿,不过今天时间真的太晚,他看到她的眼皮都已经上下张合了好几次,秀气的呵欠也打了几个:“睡吧。”


        

温知夏点了点头,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浅浅的呼吸声传过来,顾平生抚摸着她的发顶,却没有什么睡意。


        

翌日清晨。


        

温知夏醒来的时候,顾平生已经不在床上,她洗漱完下楼,看到这父子两个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出什么事情了?”


        

她的声音一出,小佑之就委屈巴拉的从椅子上滑下来,抱住了她的胳膊:“妈妈为什么没有跟团子在一起睡?”


        

温知夏:“……”


        

“睡了,但是你睡觉蹬被子,妈妈冷,只能回房间睡觉。”顾平生眼睛都不眨的胡说八道的话信口就来。


        

小佑之据理力争:“爸爸骗人,我的被子睡醒还好好的。”


        

他要是蹬被子,被子就应该滚到一边了。


        

顾平生剑眉微扬:“那是我后来帮你盖的,我醒来的早。”


        

睁眼说瞎话,诓骗的还是自己亲儿子,温知夏都替顾总尴尬。


        

只是,顾总充分的展现了什么叫做“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句话的精髓:“不相信,你问妈妈。”


        

小佑之仰着脑袋看向温知夏。


        

温知夏瞪了顾平生一眼,他自己扯谎骗小孩子也就算了,还要拉着她一起,真是恶劣。


        

在小佑之询问的目光中温知夏轻咳了一声,握着小家伙的手走到餐桌旁:“吃饭吧,待会儿还要送你去幼儿园。”


        

顾平生:“今天让司机送他去就行了,我们去一趟医院。”


        

温知夏抬眸:“去医院干什么?”


        

顾平生看她一眼:“你不是想要备孕?备孕不需要做检查?”


        

他昨晚上做了不少的功课。


        

温知夏楞了一下,这一点她还……真的没有想到。


        

顾平生见她这幅模样就知道她是根本没有想过,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温知夏抿了一下唇后,问道:“你……都安排好了?”


        

顾平生:“嗯,我让赵姨把你的早饭装到了保温盒里,检查需要空腹,等检查完再吃。”


        

温知夏听到他说起早餐,这才注意到,餐桌上只有他们一大一小的早餐:“嗯。”


        

她顿了顿以后,又问道:“那我还需要做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虽然要怀孕的是她,但是好像……她是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也更加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早晨起来的时候问了一声?


        

在顾平生尚未回答的时候,周安北已经走了过来:“顾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大半夜的收到顾总需要权威的怀孕方面的资料,周安北也是醒来以后才看到的,这不是加紧找人打听联系这方面的资深权威,快速的打印了一份相关方面的资料送过来。


        

顾平生接过来,放到一旁。


        

温知夏不吃早餐,就顺手拿过来翻看了两眼,看着上面全部都是跟怀孕有关的东西后,有些傻眼:“这是……你都要看?”


        

顾总“嗯”了一声:“有备无患。”


        

温知夏:“……”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要怀孕生孩子。


        

一旁的周安北也是被顾总这种宠妻的方式看的瞠目结舌,怕是等小温总这一趟怀孕生子下来,他们顾总都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还是能挂号接门诊的那种。


        

想到自己妻子怀孕的时候……周安北觉得有些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