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42章:他会成全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可不是她的家。


        

孟静娴看了眼温了川,继而对楚蔓说道:“楚蔓姐姐……”


        

“我是家中独女,哪里来的你这个妹妹?”楚大小姐扬起精致的下颌,高傲又骄贵。


        

“是我喊错了,楚小姐。”孟静娴认错的同时说道:“了川也是关心你。”


        

楚蔓现在不舒服,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力气搭理她这小白花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在夜场玩的时候,这种货色的女人从来都是不敢在她面前晃悠,因为楚大小姐是真的会让她们没脸。


        

但现在不行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怎么说这朵小白花都是狗男人的心头爱。


        

“我谢谢你们,所以现在可以走了吗?”楚蔓不耐烦的说道。


        

温了川剑眉拧起:“不知好歹。”


        

楚蔓深吸一口气,但这脾气上来了,是真的没有能够忍住,抄起手边的东西就朝他砸了过去。


        

“啊。”


        

杯子并没有能够砸中温了川,孟静娴挡在了温了川的跟前,原本应该是砸到温了川身上或者是压根就不会砸中温了川的杯子,砸中了孟静娴的额头。


        

头上顿时就流出了血,孟静娴惨叫一声后,倒在了温了川的怀中。


        

温了川下意识的伸出手把人给抱住:“静娴。”


        

“了川哥哥,你没事吧?”孟静娴抬手想要摸向自己的额头,但是被温了川给按住了:“别乱动,我带你去看医生。”


        

彼时前来巡房的护士正好过来,看到她额头上的伤后,马上过来检查了一下:“先把她放到那里坐着……伤口不是很深,不用缝针,我去拿点纱布和药过来。”


        

听到护士的话,温了川心下稍松,孟静娴始终握住他的胳膊,半张脸都沾上了血迹,低声问道:“如果留疤了,了川哥哥会嫌弃我吗?”


        

哪怕是再如何楚楚可怜的模样,在染上这虚弱的血迹都无法好看,尤其她本身只能算是个清秀。


        

“不会留疤。”温了川是对她的说的,但是目光看向的却是楚蔓,冷声说道:“伤到了人,连句道歉都没有?”


        

楚蔓嗤笑:“是我要砸她的?”


        

原本不会伤到人的举动,她自己非要横插一脚,展现情深义重,关她什么事情。


        

自己这不是还间接的配合她演了一出刷好感的戏份,没找她结算费用就不错。


        

温了川站起身,走至病床边:“道歉!”


        

楚蔓靠坐在病床上,掀起眼皮:“我不道歉你怎么样?打我吗?”


        

她仰着脸,那张明艳精致到挑不出任何毛病的面庞带着挑衅。


        

温了川捏起手掌,眼中积聚着怒意,她一个被他豢养起来的玩物,不知道成日里哪来的嚣张气焰,明明家势已颓,却永远的高高在上。


        

捏着她的肩膀,把她从病床上扯了下来。


        

针头从她的手背上被扯出来,扎进去的地方因为这份突然的外力,绷带从手背上分离,皮肉翻开厘米的长度。


        

楚蔓倒吸一口凉气,楚大小姐那是从懂得爱美开始就用牛奶沐浴,上千上万的贵妇级护肤品养出来的娇嫩肌肤,平日里就算是不小心被划伤了,都要难受半天。


        

她是绝对忍受不了自己身上留下疤痕。


        

但现在应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上一下。


        

温了川是怒意上头,看到被硬生生拽出去的吊针,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


        

楚蔓由此站稳脚跟,虽然身上没有什么气力,但是不妨碍她扇巴掌时候用力。


        

响亮的把掌声安静的病房内响起,让进门而来的护士都楞了一下。


        

她这一巴掌力气有多大,从温了川脸上醒目的巴掌印就能看出一二。


        

楚大小姐一直以来性格就是,让她疼了难受的人,就一定是要让那个人更难受,且是丝毫不考虑什么后果。


        

温了川冷眸眯起,猛然掐住她的纤细的脖颈,那狠绝的模样,像是真的有打算直接掐死她:“楚蔓我警告你,认清楚现实,你在我这里跟我出来卖的婊子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贵点。惹怒我,你连同你父亲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如果还是学不会乖乖听话,我不介意把你送到场子里,也让我们不可一世的楚大小姐尝尝千人枕,万人压的滋味!”


        

楚蔓扣住他的手腕,想要扯开,但没有能够成功,呼吸不畅加上病情,让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哑声说着:“……怎,怎么,你也知道,自己技术烂……到不行,满足不了……我吗?”


        

温了川手下的力道加重:“好,很好,楚蔓。既然我满足不了你,那我就多找几个男人来陪你好好玩玩!”


        

说着,就拽着她的手臂往病房门口的位置走去。


        

已经简单包扎好伤口的孟静娴见状连忙站起身。


        

“温了川,你这是在干什么?!”温知夏拿着买的早餐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温了川拽着楚蔓要往外走,楚蔓捂着脖子还在剧烈的咳嗽。


        

“把人松开,她还病着。”温知夏将早餐放到一边,拍开他的手,扶住楚蔓。


        

楚蔓被这一折腾,站不稳的整个人将大半的力量都靠在了温知夏的身上,呼吸不稳的说道:“小,小温总,是你啊。”


        

温知夏把人扶到床上坐下,“你这手……”


        

看到她手上的伤口又看了眼还没有挂完的吊针,温知夏眉头拧的很紧,转头看向温了川的时候,目光在一旁孟静娴的脸上扫过。


        

“了川,这是怎么回事?你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她病好了?”


        

孟静娴看了眼温了川,又暗中看了眼温知夏,低声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楚姐姐……不,楚小姐是因为不小心砸伤了我,了川哥哥才会生气。”


        

看似是在为刚才的事情解释,实际上无疑是在告诉温知夏,自己在温了川心中的分量。


        

孟静娴虽然同温知夏没有正式见面过,但是刚才楚蔓那一声“小温总”,还有她敢直面训斥温了川的举动,都不难让孟静娴猜出她的身份。


        

哪怕温知夏同楚蔓关系不错,但温了川毕竟是她亲弟弟,而自己作为温知夏亲弟弟在意的女人,孟静娴觉得,温知夏应该会做出站在哪边的决定。


        

“这位小姐你是……”温知夏看向说话的孟静娴。


        

孟静娴露出腼腆的笑容,像是邻家女孩儿一样的纯真:“我叫孟静娴,跟了川哥哥是……”


        

她看向温了川,可温了川却并没有看向她,也没有要接话的意思,她只能说:“是了川哥哥的朋友。”


        

朋友?


        

温知夏眸光在温了川和孟静娴的脸上扫过后,说道:“孟小姐的头有无大碍?”


        

孟静娴摸了下自己的头,余光瞥了一眼楚蔓:“除了有点疼以外,没有什么大事。”


        

温知夏点头,“既然没有什么大碍,我想要跟了川单独聊两句,不知道孟小姐是否可以回避一下?”


        

她这般赶人,是孟静娴没有想到的,自己明明已经表明了对于温了川的重要性,她怎么……


        

楚蔓冷笑一声,孟静娴还当真以为谁都跟温了川这个狗男人一样没眼光,什么货色都看得上。


        

“我去……去车上等你了川哥哥。”孟静娴听到了楚蔓的冷笑声,委屈的咬了一下唇瓣,说道。


        

温了川“嗯”了一声。


        

在孟静娴从病房离开后,温知夏坐在病床边,叫来了护士给楚蔓重新把吊针打上。


        

原本扎针的左手受伤了,只能换右手。


        

扎针的时候,温知夏下意识的避开了目光,她不能看到什么东西扎进皮肤的模样,会不自觉的部分肌肉紧绷。


        

“脖子上的伤待会儿抹点药。”温知夏看到楚蔓脖子上的红印子说道。


        

楚蔓皱了下眉头,但也还是点了点头。


        

“你刚才是要带楚蔓去哪儿?”温知夏看向自己这个已经看不透的弟弟,问道。


        

温了川自然不可能在她面前说出刚才的话,沉了沉以后:“回家而已。”


        

温知夏自然不可能相信他这话:“回家,她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温了川沉冷的眸光看向楚蔓,嘲弄的嗤笑:“姐你可能不知道,有些人生性轻浮,就喜欢来点与众不同的,只有疼了才能让她更喜欢,怕是温柔一点,她反而会觉得乏味无趣。”


        

楚蔓手指捏紧,下一秒却又笑了:“你怎么不说点实话?比如……你也就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我?技术那么烂,就不怕你的小情人那天踹了你?毕竟……倘若是我有机会,也会想要换个活好点的。”


        

温了川眼色森然:“很好。”


        

既然那么喜欢别的男人,他会成全她。


        

温知夏见这两人剑拔弩张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又待了一个小时,等楚蔓的吊针挂完,在温了川揽着她的肩膀跟温知夏告别的时候,温知夏还是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了川,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在他们姐弟说话的时候,楚蔓推开了温了川放在自己肩上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