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46章:跟他换爸爸妈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在给顾平生做检查的医生离开后,园长带着刘语琴和三个人走进了玉溪路壹号。


        

顾平生正在看看平板,小佑之坐在地毯上正在搭乐高,温知夏从厨房给他们切了水果,端上来:“你们两个先吃点水果。”


        

小佑之乖乖的放下手中的乐高,顾总还在观察股票走向,抬手将温知夏扯到自己跟前:“喂我。”


        

温知夏横他一眼:“团子都不用我喂。”


        

顾总对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以后有他的老婆喂,你只能喂我。”


        

温知夏没有理会他,自己拿了一个草莓放到嘴里:“爱吃不……唔。”


        

她不喂他,他就脸皮特别厚的从她的嘴巴里抢吃的,削薄的唇角细微的扯动,“味道很好。”


        

温知夏转手拿了一个草莓塞到他的嘴里:“不正经。”


        

“哪天我要在你面前一本正经,你还不着急?”他剑眉上挑,促狭着问。


        

哪个男人能在自己爱的女人面前始终当个君子,那才是真的怪事。


        

温知夏泠然启唇:“怎么,顾总是准备找个小的?”


        

顾平生捏扯她的面颊:“瞎说什么。”


        

温知夏拍开他的手:“这谁能说得准,男人四十一枝花,四十多岁正是黄金期,我那时候就不好看,顾总说不定就要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顾平生听着她说傻话,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那顾太太以后不如就跟我形影不离,24小时让你盯着,嗯?”


        

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相反还乐于如此。


        

温知夏瞪他一眼:“我才懒得跟着你。”


        

顾平生瞥了眼一边吃水果,一边玩乐高的顾佑之,长臂环抱着她,绕过纤细的肩膀,竟然能反手摸到她。


        

温知夏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按住他的手,低声呵斥:“你干什么?”


        

顾总:“这不是帮你想了另一个可行性极高的办法。”


        

温知夏狐疑的看着他。


        

顾平生薄唇压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顾太太倘若是榨干了我的精力,还怕我去找小的?”


        

他着重的咬重了字眼。


        

温知夏面红,把人推开:“下流。”


        

他爱极她这面红耳赤的模样,抬手摩挲她的耳垂,“这办法不好?”


        

他觉得这简直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顾总是时刻都不忘记给自己谋福利。


        

“顾总,太太,有位自称是小少爷幼儿园园长的女士带着几个人说是来拜访。”赵姨从外面进来,说道。


        

顾平生整理了一下袖口,温知夏靠坐在沙发上,旁边是顾佑之。


        

“让他们进来。”


        

赵姨点头。


        

园长进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同顾平生和温知夏握手,但两人的神情都是淡淡的,她也只能嘴上打了声招呼。


        

“这是那天的刘老师,这两位是鹏飞小朋友的父母。”园长介绍道。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扫了一眼,没说话。


        

园长尴尬的笑了下,“是这样,当时的事情我们园里已经查清楚了,鹏飞小朋友跟园里的一位女同学关系很好,但是这个女同学最近总是喜欢跟佑之小朋友玩,所以这孩子当时一时顽皮就……就把佑之小朋友推到了杂货间里。事情发生以后鹏飞小朋友也非常后悔,他的父母在了解到这件事情之后,就亲自登门来道歉。”


        

说着,王鹏飞的父母就拿出了准备的礼物,“顾总,顾太太,孩子做出这种事情真的很抱歉,小孩子不懂事,我们已经教育过孩子了,希望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


        

“你们生的小孩子不懂事,那是你们没有教育好,如今……倒是想要我儿子承担这后果?”顾平生扫了一眼这一家三口,歉意有几分倒是看不出来,不过是迫于压力才来这一趟。


        

王鹏飞父亲:“这样,我让鹏飞自己给小公子道个歉。”


        

说完,推了推自己的儿子。


        

王鹏飞不高兴的看向顾佑之,瘪了瘪嘴,“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是他自己笨,我一推他就进去了。”


        

王爸听到他这话,看了眼顾平生沉下来的脸色,恼怒的在他的屁股上打了两下:“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赶紧道歉。”


        

王鹏飞的妈妈看到他打儿子连忙把儿子护在了怀里:“你打孩子干什么?鹏飞都过来道歉,你还想要怎么样?”


        

如果不是他害怕得罪顾夏集团,她才不会让孩子前来受这份屈辱。


        

温知夏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还在他们面前秀起了演技,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既然如此,你们回去吧,我们不需要你们的道歉。”


        

不需要道歉,可做错了事情总是需要些后果。


        

王鹏飞的爸爸脸色微变:“这,顾太太……他还是一个孩子,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育。”


        

“教育孩子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用同我们讲,王姨把人请出去!”温知夏面色不好的说道。


        

王鹏飞的妈妈见她赶人,也拉下了脸,牵着孩子的手就往外走:“一个巴掌拍不响,小孩子闹一点矛盾怎么了?大惊小怪。”


        

左右她儿子没有吃亏,不接受道歉就不接受道歉,他们还能少块肉吗。


        

王鹏飞的爸爸见到自己妻子竟然直接带着孩子走了,连忙追上来,还没有出别墅就直接吵了起来。


        

他当然也心疼孩子,打那两下也根本没有用力就是做做样子,不然得罪了顾夏集团能又什么好结果。


        

顾平生捏了捏手指,拿起了旁边的平板,周安北随之这边就收到了信息。


        

刘语琴从进来以后,眼睛就不断地朝着顾平生的方向看去,虽然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坐上了轮椅,但是这样的长相气质和财富,依旧轻易的能让女人心动。


        

温知夏注意到她的目光,眉头拧了一下。


        

园长一直在观察他们两个人的神情反应,见温知夏看着刘语琴皱眉,连忙拽了一下刘语琴,心中多少也有些悔恨当初为什么会让她走后门进来工作,成天给自己惹麻烦。


        

虽然园长提醒,但刘语琴自认为长得不错,而且年轻,丝毫没有放到心上,反而是一脸崇拜的直勾勾看着顾平生,嗲声道:“顾总,是在看什么?”


        

这声音,让顾平生的手指细微的顿了一下,深邃的眼眸抬起。


        

刘语琴见他看向自己,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园长对于她这作死的行为简直是无话可说,人家老婆就坐在旁边,她有什么自信觉得自己能吸引住这种见惯了大世面的男人的目光?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但是显然,刘语琴根本没有。


        

在她再次做出什么蠢事连累自己之前,园长站起身,对着温知夏和顾平生鞠了一躬,说道:“顾总,顾太太,发生两天前的事情我们深感抱歉,以后一定会在工作中更加的仔细负责。另外,我会把王鹏飞调到其他的班里,刘语琴老师在这次的事情中处理方式和应变能力也非常有问题,所以会做开除处理。”


        

刘语琴听到要开除自己,连忙拽住园长的胳膊:“姑姑,你真的要开除我?”


        

园长挣脱开她的时候:“别叫我姑姑,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担着。”


        

刘语琴握着手,忽然走到顾平生身边,顾平生刚才看她的那一眼,让刘语琴觉得他对自己应该是有几分另眼相看的,“顾总,你帮我求求情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替你看护好佑之。”


        

替他看护好佑之?


        

温知夏抿了下唇,刚要开口,就看到顾总垂眸看了眼半蹲在地上,按着他轮椅的刘语琴。


        

刘语琴露出自认为最好看最崇拜的目光,她想顾平生这个位置的男人,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女人崇拜的目光,她以前插足的那段婚姻,便是用这种的方式。


        

可下一秒,等待想象中的手下留情,也不是所谓的怜香惜玉。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眯起,抬起没有受伤的右脚,直接把人从跟前踹了出去。


        

刘语琴顾不上疼,直接傻眼了。


        

“滚出去!”顾平生冷厉的说道。


        

刘语琴的眼泪掉下来,“顾,顾总。”


        

园长眼皮一跳,没有敢上前说话。


        

温知夏漫不经心的拿了个草莓喂给顾佑之,“甜不甜?”


        

小家伙乖乖的点头,脆生生的回答:“甜。”


        

“让我找人把你扔出去?”顾平生沉声道。


        

团子把人给拽了出去,生怕这个蠢货再做出什么事情来连累到自己。


        

温知夏促狭的眸光看向顾平生:“顾总的桃花可真旺。”


        

这刚说了他会不会以后找个小的,现在就有人送上门了。


        

顾平生深沉如夜的眸子瞥向她,纠正她的话:“这叫脏东西。”


        

温知夏抿唇轻笑,但嘴上却说:“长得也不错,顾总难道是碍于我跟团子在场?”


        

小佑之的脖子也转向了顾平生,像是在问:是这样吗?


        

顾平生转动轮椅到她跟前,摩挲着她的后颈,将人压下来,衔住她的唇瓣,轻咬了一下:“故意气我是不是?”


        

温知夏轻轻把人推开,“我可怎么敢。”


        

“还有你不敢的事情?”他问。


        

温知夏微微抬起下颌,“嗯?”


        

中午时分。


        

尹正非拿着礼物牵着尹童的手走了进来。


        

“顾总不知道小少爷好些了没有?我听童童说,这两天小少爷没有去学校。”尹正非笑着说道。


        

尹童很有礼貌的打招呼,显得很是乖巧懂事:“叔叔好。”


        

顾平生:“坐。”


        

尹正非点头。


        

温知夏午睡完下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的两人顿了一下。


        

尹正非;“小温总。”


        

尹童站起来,活泼的喊道:“阿姨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刻板印象的缘故,温知夏无论是对于尹正非还是尹童都喜欢不起来,虽然小孩子无辜,虽然砸门那一次,尹正非帮了她。


        

但明面上总是要做做样子:“你好,小姑娘很漂亮。”


        

尹正非淡笑,“这孩子回去以后就跟我说,觉得小温总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人,很是喜欢亲近。”


        

温知夏浅浅的笑了下,让赵姨给尹童端上了些水果。


        

尹童吃了两口后,看向温知夏;“阿姨,我可以去看看顾佑之吗?”


        

温知夏顿了一下,点头:“赵姨带她去吧。”


        

尹正非帮了温知夏,顾平生自然会做出些表示,写了张支票放到桌上。


        

尹正非也没有推辞。


        

“尹医生结婚了?”温知夏忽然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尹正非像是猜到了她想要的是什么,说道:“我没有结婚,至于尹童……她不是我的亲生骨肉,说起来,尹童跟小少爷年龄也是差不多大,他父母生下来她看是一个女孩儿就丢弃了,我见她可怜,就认养了下来。”


        

温知夏听着,这要是旁人她能说句“善良”,但放在尹正非的身上,她还真的说不太出来。


        

“童童非常乖巧,但因为我一向工作繁忙疏于对她的照顾,一直觉得非常对不起这个孩子。”尹正非有些自责的说道。


        

温知夏掀眸看向他,“你们聊吧,我上去看看孩子。”


        

房间里的顾佑之正在玩游戏,尹童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说上两句,尹童就看着他的儿童房,还有房间里的东西,样样都比她的好,有很多她连见都没有见过。


        

这个房子也很漂亮。


        

还有……他有一个非常疼爱他的妈妈。


        

尹童想到温知夏去救他,把他抱在怀里安慰的画面,尹正非从来没有这么抱过她哄过她。


        

“顾佑之,你被关在小黑屋里的时候害怕吗?”尹童忽然停下来,问他。


        

小佑之微微抬起头:“嗯。”


        

尹童见他终于跟自己说话了,就坐在了他的对面,“你真是一个胆小鬼,我经常被关在里面都不会害怕。”


        

在顾佑之尚未理解她这一句“经常被关在里面”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尹童又继续说道:“你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爱你是不是?”


        

顾佑之点头。


        

尹童对着他笑:“真好,我真想跟你换一换。你跟我换一换好不好?”


        

顾佑之小脸扳起来:“不换。”


        

尹童看着他生气的模样,“为什么?我也想要你的爸爸妈妈,你已经待在他们身边那么久了,你该给我了。”


        

顾佑之抿了抿唇,把平板放到小书桌上,“这里是我家,你出去。”


        

尹童:“你家?可我爸爸说……”


        

“这是怎么了?”温知夏一进来就看到顾佑之板着的小脸,蹲下身,捏了捏他的小脸:“团子怎么了?”


        

顾佑之小手指着尹童:“不要她进来。”


        

温知夏点了下顾佑之的小脑袋:“团子乖,这是你同学,不能这样跟同学说话,妈妈晚上给你做糕点吃好不好?”


        

顾佑之窝在她的怀里,闷闷的说好。


        

温知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尹童看着温知夏温柔的模样,眼睛转了转,也走过来:“阿姨,童童也想要吃糕点,你也做童童的妈妈好不好?”


        

温知夏只当她是一直跟尹正非生活在一起,所以想要一个妈妈,并没有在意,刚想要开口,但是她怀里的顾佑之却忽然像是被触犯到了一样,直接过来把尹童给推倒了:“你走开。”


        

这是温知夏第一次看到顾佑之这样,连忙把尹童扶起来,皱了下眉头看向顾佑之:“团子,不可以这样做。”


        

尹童:“阿姨童童没事。”


        

温知夏摸了摸她的头发,“童童真听话,团子平时不是这样的,这样你先去找你爸爸,阿姨跟他聊聊。”


        

尹童点头:“好。”


        

在尹童离开后,温知夏看向顾佑之,原本是想要问问他这是怎么了,但是小家伙却直接红了眼眶。


        

温知夏一顿,连忙蹲下身:“这是怎么了?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那个尹童怎么了?”


        

小家伙委屈的抱住温知夏:“她要抢走妈妈和爸爸。”


        

温知夏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她说要跟团子换爸爸妈妈,她是坏人。”顾佑之生气的说道。


        

温知夏皱眉。


        

别墅外,尹正非在上车后,询问尹童:“你跟顾佑之都说了什么?”


        

尹童:“我说要跟他换爸爸妈妈,他很生气,就推了我,阿姨很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