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56章:我们夏夏不用努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她询问的目光中,顾平生却没有回答,只是眼底带笑。


        

她就是属于太正经的那种人,脑袋聪明的紧,但好像如果不是表达的太清楚,是压根就不会往歪处想。


        

有时候顾平生是觉得他的夏夏在这方面实在太没有什么天赋,有时候又会觉得这样迟钝也挺好,给了他无限欺负老实人的恶趣味。


        

“关于什么的?”她问。


        

顾总神色正常的又翻看了两眼她刚才看的书,道貌岸然的说:“几个亿的项目。”


        

说完,他眼角微瞥,想要看看她这到底是听懂没有,然后就见温知夏点了点头。


        

顾平生忍俊不禁。


        

还真是……惹人爱的紧。


        

哪怕是再难解的高等数学都能解出来的小温总,愣是这么多年在男女之事上不怎么开窍,说起来也是一件挺神奇的事情。


        

吃晚饭的时候,温知夏的多数精力都在小家伙的身上,在上次被关在杂物间受到了惊吓以后,小家伙还小病了一场,肉乎乎的小脸就肉眼可见的削瘦了下来,所以这段时间,温知夏对他的饮食就比较上心。


        

小佑之当然是很开心妈妈那么关心照顾他,除了……爸爸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而当小佑之时不时的往顾平生的方向看上两眼的时候,温知夏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顾总正吃味的看着他们。


        

温知夏现在可是非常清楚这个男人有多么小心眼,谁能想到在外沉稳庄重不苟言笑的顾总,在家里竟然要跟自己的亲儿子拈酸吃醋。


        

她顿了顿以后,拿起筷子给他夹了不少的肉放到盘子里:“呐,给你吃。”


        

不知道是顺手还是怎么回事,她接连给他夹了两次的菜都是同一种肉,顾平生漫不经心的吃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温知夏掀眸:“怎么了?”


        

顾总咀嚼完她夹的最后一口肉,说道:“今天的羊肉很好吃。”


        

温知夏见他喜欢吃,就又给了他夹了一些,顾总看向她的眼神也就更加的深幽了一些。


        

晚饭结束的时候,其他的菜顾平生没有吃上几口,倒是那盘羊肉在温知夏的夹给下吃了大半。


        

饭后,顾平生以吃了太多的肉类为理由,让她陪自己去院子里散步消食。


        

温知夏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点头应下来。


        

四方城五月的天气应该是少有的舒服的气温,这座城市无论是春天还是秋天停留的时间都非常的短暂,冬夏占据了一年的四分之三。


        

风徐徐的吹着,柔柔的缓缓的,带来青草香和花香,还能听到几声虫鸣,惬意又舒缓。


        

微风扰乱她散在后脑的发丝,吹动他的裤脚,顾平生单手撑着拐杖,一只手给她捋了下沾到脸上的发丝。


        

院子里的灯光昏黄,月下美人就像是开了滤镜,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与楚蔓那种乍一看就得天独厚的浓颜系美人的惊艳不同,温知夏她的美更多的是一种氛围,一种清冷却让人想要亲近的气质,眉眼五官都是恰到好处不带有什么攻击性,却异常的挑动人的心扉。


        

这张脸,这个人,算起来,顾平生他真的看了太多年,按理说也是早就该到了所谓爱情化为亲情,不再有什么激情的时候了,可时间定律在她这里就好像是失效了。


        

不然,他怎么就会越看越喜欢呢?


        

往复的时光,只是加深了他想要跟她长长久久这般生活下去的贪念。


        

他给她捋头发,一个细小又简单的动作,弄了好久,温知夏掀起眼眸看他,睫毛动了下。


        

顾平生是不能看到她盯看着自己眨眼睛的,哪怕这只是再简单的不过的自然反应,可在他看来就是旖旎的风情,没有遇到她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一个人,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就只是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他就能如痴如狂。


        

“夏夏,我有些……难受。”他大掌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唇瓣贴在她的唇角,暗夜里低声而喑哑,那是连风听了都要耳红的撒娇和痴缠。


        

“哪里,哪里难受?”她弯腰想要查看。


        

但他大掌就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他的身体靠在院中那棵梧桐树上,丢开了拐杖,稀稀落落的吻落在她的耳侧,“你给我吃了那么多羊肉还问我哪里难受,嗯?”


        

他的吻让她大脑一瞬间的停滞:“羊肉……怎么了?”


        

他说:“羊肉当然好,你感受下……”


        

温知夏想要把手移开,却被他按得很紧,他哑声问:“我们小温总学识那么渊博,是知道咱们晚上要谈项目,特意给我补补,嗯?”


        

温知夏她就算是喜欢看书,可哪里会去关注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他。


        

“你,别说了。”温知夏低着头,面上烧的很。


        

他问:“现在怎么办,嗯?”


        

他说:“月黑风高,佣人这个点不会出来。”


        

温知夏听懂他的意思,猛然抬起头,拒绝:“不行。”


        

她不陪他发疯。


        

她不同意,他就握着她的手卖可怜,一声声的“夏夏”,一声声的“我难受”,低沉喑哑的嗓音蛊惑着她的心智。


        

温知夏是一开始真的是特别的坚定,不行就是不行,可最后就是被他一边蛊惑着一边吻着,稀里糊涂的就被他握住了手。


        

只是,她紧张,又不肯让他做出其他出格的举动,顾平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难受的很。


        

最后也只能仓皇又难受的同她回了卧室。


        

“我上辈子,欠了你的。”顾平生咬牙。


        

温知夏抿着唇,眉头细微的皱起来。


        

他就道歉:“没凶你。”


        

温知夏背过身去:“你是不是觉得……”她说,“是不是我没有办法让你满意?”


        

她这话,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他是不满意吗?


        

“宝贝,我是……太满意了,好么?”他从后面搂着她摩挲着她的耳垂,性感而低沉的说道。


        

天生契合。


        

温知夏转过身,微微抬起头:“真的?”


        

顾平生还是极为难得才能看到他们小温总会质疑自己能力的时候,促狭道:“我们夏夏不用努力,天生的……条件特别好。”


        

真的,特别好。


        

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