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57章:又欺负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平生做手术前的一天,温知夏同三名医生反复的确认了手术的流程和方案,还要求在手术的时候进行旁观。


        

医生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对意见,坚决反对的是顾平生。


        

他不愿意让她看到刀口在他的身上划开那血腥的场面,更不希望会在她的心中留下什么阴影。


        

“听话,你在外面等着就行了,就在这里做手术又不是在什么医院,你在我总是要分神。”顾平生说道。


        

温知夏抿唇:“你要是分神了,不是就能忘记自己是在手术了?”


        

顾平生:“……”


        

“我待会儿跟医生打个招呼。”她说。


        

顾平生剑眉拧起:“这事……”


        

温知夏:“我要看。”


        

她要是执拗起来,最后让步的人一定是他,而显然温知夏也是知道哪怕是僵持上几次,得偿所愿的也一定是她。


        

顾平生皱起眉头,按了按眉心的位置,她素白的手就代替他缓缓的按摩着,她轻声说:“不只是你会担心我,我也会。”


        

顾平生睁开眼睛,看向她。


        

他坐在沙发上,她站在他的身后,微微弯下腰,面颊绕到他的侧脸山,蜻蜓点水般轻触了一下:“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


        

顾平生轻叹一口气,就像是被顺毛好的狮子:“嗯。”


        

温知夏轻笑,“这算是……答应了?”


        

他侧过身,长臂忽然伸出,右腿坚实的撑在地上,直接把人从沙发后面隔着沙发上给腾空抱了过来,温知夏忍不住的惊呼一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他的怀中。


        

她眼眸眨动了两下,手臂抵在他健硕的胸膛前,非但不让他靠近,还板起了脸,“你疯了。”


        

她低头匆忙去检查他的腿:“腿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没事。”他握着她的手,“我有分寸。”


        

温知夏“啪”的一下子打开他的手:“你有什么分寸?你要是有分寸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明天就要手术了,你知不知道?”


        

“好了,下次不会了,真没事。”他保证。


        

温知夏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晚上,手术之前,叶兰舟和花千娇特意的打了视频电话过来,询问明天手术的情况。


        

“温姐姐,我明天去陪你。”花千娇说道。


        

她本来是打算今天就先去看看,但叶兰舟老是阻拦她,说她帮不上忙,还不如在家里好好的养胎,明天再去也一样。


        

花千娇就是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没有自由可言,逮到机会也不管人就在自己跟前听着呢,就对温知夏吐槽他的所作所为。


        

温知夏听着轻笑,“叶少也会关心你,再者这边也真的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明天做手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你也在家里好好待着,就不要乱跑了,术后再看也一样。”


        

花千娇:“那怎么能一样,我明天肯定是要去陪你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说到楚蔓的时候,花千娇就顿了一下,“那个……温姐姐,我听说了一件事情。”


        

温知夏轻笑:“听说什么了?怎么还支支吾吾的?”


        

花千娇轻咬了一下唇瓣,“不是我想要支支吾吾,而是……你那个弟弟,他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过了些……他把,把楚蔓带去了会所,让,让楚蔓去陪别的男人……”


        

楚蔓那是什么性子的人,对她来说,压根就不在意什么世俗的贞洁问题,就说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也跟循规蹈矩没有半毛钱关系。


        

温了川想要用这种方式折辱她,让她求饶,她就真的敢毫不在意的在包厢里坐到另一个男人身边,媚态横生眼眸勾魂的举着酒杯抵在那人唇边,“……既然温总说了,那今天我就跟你走。如果你能帮我对付他的话,我就做你的女人,直到……你想要我离开的时候,怎么样?”


        

楚大小姐那是多媚态天成的尤物,那张脸就算是用放大镜去看,都不见得能找到任何的瑕疵,哪怕你是知道她那吴侬软语之中说出来的话半真半假,多半也都是拒绝不了。


        

温了川眯起眼眸,死死的捏住酒杯,在楚蔓挑衅的目光中,“啪”的一声将杯子放在桌子上。


        

楚蔓浑不在意,保养的跟工艺品般的纤细手指轻佻的在男人的胸口画了个圈,然后捏着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只是,男人尚且未来得及享受,楚蔓就被温了川拽着手腕拖出了包厢。


        

“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但是温姐姐你也说过,楚蔓心高气傲的很,被这样折辱,不知道该多难受。”花千娇说道。


        

温知夏听着,蹙起了眉头:“了川他……早晚有一天要玩火自焚,我给楚蔓打个电话问问。”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楚蔓还没有开口,就先发出了一阵咳嗽声。


        

温知夏:“身体不舒服?看过医生没有?”


        

楚蔓靠在床头,无视眼前男人递上来的药片,“没什么事情,就是……小感冒。”


        

温知夏:“那也要多注意一下……我听说,了川又欺负你了?”


        

楚蔓瞥了眼扯着脸要她吃药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哪敢说温总欺负我,还不被他玩死。”


        

温知夏顿了顿:“了川在你身边吗?”


        

楚蔓随意的拢了一下头发:“不在。”


        

温了川从她的手里把手机拿过来,将药片抵在她的唇边:“先把要吃了。”


        

楚蔓冷笑,“啪”的一声打开他的手,“滚出去。”


        

药片被打落在地上,温了川的手背上也红了一片,如果刚才挨得近的是他的脸,楚蔓想她应该会打的更重一些。


        

温了川的眼色沉下来,什么神情都没有的重新从药瓶内倒出来了新的药片,将手机放在旁边,长腿压住她的腿,单手控制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直接抵开她的唇瓣,将药片给硬生生的塞了进去。


        

苦涩的药片因为她的抗拒没有能够及时咽下去,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温了川含了一口水,渡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