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69章:害死了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什么划伤能那么凑巧的划到手腕?还能划得伤口这么整齐?”


        

温知夏顿了一下。


        

他修长的手指缓缓的划过她的手腕上的伤口,轻至不可察觉。


        

“已经不疼了。”她说,“都愈合好了。”


        

但显然她这话并没有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反而是让一开始就生气刚刚捋顺毛的顾总脸色又沉了下来。好像受伤的不是她,而是他一样。


        

温知夏顿了顿,思索着该怎么解释,但……


        

“下次我注意一点,不让自己受伤。”她说。


        

可顾平生就是问了一句:“跟他有关系是不是?”


        

温知夏抿了下唇,“……一点点。”


        

话落,他墨色深瞳漆黑摄人的看向她,“嗬”笑一声,“一点点?你没事会拿到往自己的手腕上割?”


        

温知夏:“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也已经受伤了,日后……”


        

“你对他,还真是永远的宽容大度。”顾平生冷冷的说道,只是这话语里拈酸吃醋的味道是怎么都遮盖不住的。


        

“夫人。”病房门口守着保镖,晋茂进不来,便出声在门口喊道。


        

温知夏在听到他的声音后,迟疑了一下,顾平生则是面无表情的从削薄的唇瓣中吐出一个字“滚”。


        

温知夏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晋茂的声音还在继续,“夫人,先生想要见你。”


        

“夫人,先生他有话想要同你讲。”


        

“夫人……”


        

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眯起来:“把人赶走。”


        

门口的保镖随之点头:“是,顾总。”


        

病房门口传来拳肉相搏的声音,温知夏垂下眼眸,只当是自己没有听到。


        

顾平生说的没错,她对徐其琛的确是带着超乎常人的容忍,哪怕他弄出了这许多的事情,温知夏都会希望他能好好的。


        

“明天一早的飞机。”当外面的声音渐消渐止,晋茂被强行赶走的时候,顾平生对温知夏说道。


        

她的身体既然没有什么问题,这地方,顾平生看着就来气,丝毫不想要多待。


        

温知夏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窗外柏林森森,树叶晃动,临的太紧的叶片偶尔相互碰撞,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被赶走后朝着徐其琛病房走去的晋茂,接到了一通电话,马上就加快了脚步,脚步凌乱的出现在徐其琛面前:“先生,徐汇联合了族内的数人,说是要……更换家主。”


        

靠坐在床边的徐其琛眸色未变,问的是:“……她呢?”


        

晋茂狠狠的握紧了手机:“先生。”


        

徐其琛眸光轻瞥过来:“她呢?”


        

晋茂咬紧了牙关,数秒钟后,这才开口说道:“她……根本就不愿意见我。”


        

徐其琛扯动了唇角,惯常的笑容是挂不到脸上了,他说:“她又要走了。”


        

又要走了,为什么……就不能陪在他的身边呢?


        

他会对她……很好啊。


        

“先生,现在要紧的是徐家……”晋茂忍不住的出声提醒道。


        

徐家这数百年来,鲜少有过家主被罢免的事情发生,徐其琛的身份如此敏感,倘若是失去了家主之位,势必会遭受到冷眼和排挤。


        

可徐其琛目光很深的看着窗外,半晌后,掀开被子,单手撑着,下了床。


        

“先生,你有什么事情还是交代给我吧。”晋茂连忙扶住他说道。


        

徐其琛推开他的手:“我去见她。”


        

晋茂捏紧了手掌:“先生!你这又是何必……她,温知夏她……”根本心思就不在你的身上。


        

徐其琛:“……我知道。”


        

他只是想要,见见她,看看她,她还难受不难受?


        

身体好了没有?


        

守在病房门口的安保人员在看到徐其琛的时候,抬手就将人给拦了下来,“徐先生请回。”


        

徐其琛:“我要见她。”


        

保镖重复:“请回。”


        

温知夏听到了门口徐其琛的声音,细微的顿了一下后,看了看顾平生。


        

恰好此时顾平生也抬起头来看她,且目光如勾带着锐利。


        

温知夏:“我……”


        

顾平生:“不许。”


        

温知夏:“……”


        

顾平生裹了下后槽牙,狭长深邃的眼眸眯起。


        

温知夏抿了下唇:“……走前,有些话,总是要说清楚,难道你希望双方一直这样纠缠下去?”


        

顾平生反问:“你又怎么确定,他会听劝放手?夏夏,你一再的低估一个男人会有的执念。”


        

并且,他同徐其琛之间早已经不只是情敌的关系。


        

“不见面,只通话,这样?”温知夏顺着他说道。


        

顾总自然也不乐意,但很显然温知夏已经让步不少,他又不蠢,这个时候徐其琛采用柔情政策卖可怜呢,他倘若是表现得太不近人情,不知道温知夏的心会偏向哪边呢。


        

“半个小时。”他说。


        

温知夏微笑着点头,“好。”


        

顾平生看着她的笑脸,声线凉凉的冒着酸气:“这么高兴?”


        

温知夏嗔了他一眼:“顾总,适可而止。”


        

顾平生看着她劲劲儿的模样,有些心痒,眸色深沉:“你的要求我应下了,怎么补偿我,嗯?”


        

温知夏捏紧了床上的被子,“你腿还没有好呢,而且……我怀孕了。”


        

怀孕了总是一道免死金牌的,顾总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不满,也都是要顾忌着,毕竟……头三个月容易流产。


        

怀孕本身就是一件吃苦的事情,顾平生绝对不会希望在这期间她再发生什么意外。


        

只是——


        

顾平生抬手轻轻的按了按她的后颈,薄唇压上她的,数秒钟后,嗓音低沉:“尝试点其他的?”


        

温知夏“啪”的一下子拍开他的手,薄怒:“你敢!”


        

他是疯了!


        

温知夏气恼的抄起枕头砸向他:“无耻。”


        

顾平生轻笑着将枕头接住:“夏夏,勇于尝试,不是你说过的?”


        

温知夏咬牙,她让他勇于尝试是用在开拓进取上,谁让他用在这些事情上!!


        

“一次。”他跟她讨价还价。


        

如果不是顾忌他的腿还没有恢复好,温知夏想要踢他,双臂环胸,气恼的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


        

顾平生顿了顿,裹了裹后槽牙,“不然,我先帮你学习下?”


        

她疯了才会学这些。


        

病床门口的徐其琛听到两人在嬉闹的声音,缓缓的,缓缓捏起了手掌。


        

“先生,你的身体还没有好,我们……先回去吧。”在一旁的晋茂低声说道。


        

徐其琛眼眸敛起,转身。


        

回到病房,晋茂的手机再一次的响起,这次是徐虞姿那边打过来的。


        

晋茂将手机递给徐其琛。


        

两人谁都没有先一步说话,半晌后,徐虞姿才开口说道:“……其琛,什么时候来看看小姨?”


        

徐其琛声音淡漠:“有事?”


        

徐虞姿面上扬起来的笑容,因为他冰冷的声音而僵在脸上,“……来我这里一趟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徐其琛如今对她,已经无法再视若亲人:“小姨有什么话,不如直接在电话里说。”


        

徐虞姿默了默:“来一趟吧,就今天。”


        

说完,不等徐其琛再说什么,徐虞姿就挂断了通话。


        

徐汇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徐虞姿,说道:“如何?现在明白了?”


        

徐虞姿从盯看着手机的出神中慢慢的缓过神来,她跟徐汇对视,半晌后,怒极反笑:“他能知道,不也是拜你所赐?”


        

徐汇笑容不变:“要怪,就只能怪你本身有鬼,你在徐家享福这三十多年,也足够了。”


        

徐虞姿:“哪怕你用了这样的手段,也不可能赢过他,手下败只会是手下败将。”


        

徐汇的笑容敛起,忽然站起身就给了她一巴掌:“让你姓徐,也不过就是徐泓书看在你是他小姨子的份儿上,但倘若他当年就知道,是你害死了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你猜……他还会不会让你活到现在?还把幼子交给你抚育?!”


        

徐虞姿早些年虽然在徐家没有什么分量和存在感,但自从徐其琛上位为家主,她的身份也便水涨船高,人人都要尊称一声虞夫人,算是徐其琛的半个母亲。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被人这样轻视像是蝼蚁一样的对待过。


        

徐汇:“徐其琛如今已经知道是你害死了他的父母,你觉得他会怎么样对你?弑母之仇可是不共戴天。”


        

在徐汇离开后,徐虞姿面上红肿的瘫坐在沙发上。


        

她其实已经察觉出了异样,徐其琛对她不再同以前那般的亲近,原本还能自欺欺人,但是现在这层自欺欺人的窗户纸被徐汇无情的捅破了。


        

徐虞姿不是没有后悔过。


        

当年在她姐姐死后,徐泓书不久以后也自杀身亡,自杀前的一天,徐虞姿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孤女,有了自己真正的姓氏,成了徐家人。


        

徐泓书只有一个要求,他说:“你姐姐已经不在了,你是她最信任疼爱的妹妹,日后其琛还需要你多多照顾。”


        

徐虞姿当时尚不能理解他这话的意思,甚至还抱着某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姐姐跟他本来就不能长久,现在死了,他的麻烦也就没有了,那她……


        

她与姐姐同母异父,长得也有几分相似,是不是,他就能多看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