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70章:……葬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这世间事,哪怕你不择手段,都不见得能尽如人意。


        

徐汇从里面出来,坐在车内,惬意的用手指敲在了膝盖上,这么多年了,这家主的位置早就该是他的了。


        

徐虞姿看着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徐其琛并没有来。


        

她再次打电话给晋茂,晋茂虽然尚不知晓究竟是发生了何事,但也能清楚的看出徐其琛不想见的态度,“虞夫人,先生正在忙,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如我代为转告。”


        

徐虞姿听到他的话后,沉默了很长的时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晚上,佣人去楼上叫徐虞姿,但是始终没有听到来面的声音,就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啊!”


        

一声惨叫撕碎了夜幕,佣人猛然瘫倒在地上,爬着往外逃去,喊人的时候,腿还是软的。


        

“死人了,死人了!救命,救命……”


        

“虞夫人死了。”


        

“虞夫人自杀了。”


        

“……”


        

徐其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倒茶,晋茂急匆匆过来说了一句:“先生,虞夫人……自杀了。”


        

茶水倒满了杯子,从杯子的边缘继续流下,徐其琛回过神来之后,这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你说……什么?”


        

晋茂:“……晚餐时间虞夫人没有下楼吃饭,佣人去楼上喊人,也没有人开门,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以后,就看到……看到……虞夫人自杀了,保安上去查看了脉搏和呼吸,人……已经不在了。”


        

半个小时后,徐其琛从医院出现在徐虞姿居住的别墅内。


        

地上的鲜血已经被整理干净,但浴室内还有着没有完全消散的血腥味。


        

此刻的徐虞姿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还穿着那件带着血迹的衣服,手腕上是一刀醒目的伤口因为被水不断地浸泡,已经泛白,泡烂。


        

徐其琛就那么站在床边,目光沉静的看着,看了很长的时间,之后问出了一个很傻很傻的问题,他问:“真的死了吗?”


        

哪怕是个已经懂事的孩子,看到这样的场景都明白意味着什么,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只是……没有办法接受罢了。


        

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亲近过带着血缘的人,也不再了。


        

弑母之仇不共戴天,但徐其琛还没有动过让徐虞姿死的念头,徐虞姿在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是他的半个母亲,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抚育他长大成人。


        

所有人都觉得他活不久,觉得他是个一无是处的病秧子的时候,只有徐虞姿告诉他,他父亲是家主,他将来也会成为新一任的家主。


        

可如今这个人,就一动不动的躺在他的面前,哪怕他想要问上一句“为什么”,都没有办法。


        

他还没有来得及寻求一个真相,为什么要杀害她的母亲,为什么要让他那么小就家破人亡,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先生,节哀。”晋茂低声说道。


        

徐其琛低笑一声:“晋茂,她杀害了我的母亲,也间接的导致了我父亲的死亡,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为这样的人节哀?”


        

他说:“我该高兴才对,不是吗?”


        

他应该高兴啊,不用他动手,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就死了,不是……吗?


        

晋茂在听到徐其琛的话后,楞了一下,“先生你说,虞夫人她……”


        

这一瞬间,晋茂明白为什么一向对徐虞姿尊敬有加的徐其琛却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冷淡下来,原来……


        

只是到底是这么多年的相互扶持,徐其琛说着“高兴”,但是晋茂从他的神情之中只看到了难过和痛苦。


        

到底,是他一直当成半个母亲的小姨。


        

“先生,这是……是虞夫人的遗书,应该是写给你的。”佣人递上一张纸。


        

徐其琛没有动,晋茂看了他一眼后,接了过来。


        

“……葬了吧。”


        

徐其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留下这一句之后,转身离开。


        

轻描淡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车上。


        

晋茂顿了下以后,还是将徐虞姿写的那个遗书递给了徐其琛,“先生。”


        

徐其琛侧眸看向车窗外,始终没有接过来。


        

徐其琛没有去医院,而是回了庄园,他一个人坐在书房内,晋茂将那封遗书放在了桌子上以后离开。


        

晋茂想了想以后,拨通了周安北的电话,想要联系上温知夏:“麻烦周秘书告知夫人一声,虞夫人……两个小时前,去世了。”


        

周安北接电话的时候就在酒店的总统套房内,不光是他,还有温了川顾平生和温知夏。


        

周安北听到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朝着温知夏看了一眼,温知夏注意到他的视线,转头看过来。


        

周安北迟疑了一下之后,说:“是晋助理,说……虞夫人在两个小时前不幸去世。”


        

温知夏楞了一下:“去世?”


        

她站起身,周安北将手机给了他。


        

在温知夏接过手机的时候,周安北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顾总的冷眸扫了一眼,周安北:“……”


        

“怎么回事?”温知夏问道。


        

晋茂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顿了一下:“夫人,先生……先生的情况有些不太对,虞夫人死……”


        

“晋助理,先生,先生吐血晕倒了。”佣人急声呼道。


        

晋茂匆忙转过身,“马上叫家庭医生,快!”


        

佣人脚步凌乱的去打电话,徐其琛被第一时间架到了床上。


        

“夫人,请您回来一趟,起码看看先生行吗?”晋茂沉声说道。


        

温知夏闭了闭眼眸,还未开口,晋茂那边就出现了一阵忙音,隐约还能听到晋茂让佣人找药的声音。


        

温知夏挂断了电话,一回头就对上了顾平生深邃的眼眸,他像是已经看了她很久的时间。


        

温知夏张了张嘴,“我……”


        

“你说过,救了他那次后,他的死活都跟你没有关系。”在她开口之前,顾平生便已经开口说道。


        

温了川同周安北对视一眼后,各自回了房间。


        

温知夏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话是她说的,承诺也是她许的:“嗯。”


        

顾平生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数秒,抬手:“过来这边。”


        

温知夏走到他身边坐下,顾平生抬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瓣上啃咬了下,“嘴上说嗯,心里是不是在怪我?”


        

他下嘴这下,可没有什么留情,虽然没有咬破她的嘴唇,但也是真的有些疼,温知夏眉头皱了下:“没有。”


        

顾平生却不信,但她说没有,他也还算是高兴的:“真的没有?”


        

温知夏点了点头。


        

顾平生这才满意的在她的唇上再次的辗转流连,贪恋她的味道,他轻声道:“既然夏夏这次这么听话,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这一瞬间,温知夏有些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诧异的张开了唇,清艳的眉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嗯?”


        

顾总一惯都是会趁势而上,她微张的嘴唇给了他长驱直入的机会,飓风过山岗一般的掠夺尽她的呼吸,等她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他这才满足的大掌轻抚着她的长发,他说:“让你去看,只是不希望那个病秧子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以后一辈子都记得他心怀愧疚,你的心里只能装着我一个人。”


        

他的手轻轻的按压在她心口的位置上,“这里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


        

温知夏平缓了呼吸以后,掀起的眼眸带着笑意,扬起头在他的面颊上蜻蜓点水一般的轻吻了一下,“知道了,顾总。”


        

顾平生捏住她的下颌,凝眸:“叫老公。”


        

什么顾总。


        

温知夏就一直觉得喊“老公”奇奇怪怪的,如若不是在床上被他逼急了,是不会喊的。


        

她嗔他一眼:“肉麻。”


        

顾平生:“嗯?”


        

温知夏站起身,在他面颊划过他耳畔的时候,轻声的吐出了一声,软软的,柔柔的。


        

顾总削薄的唇角勾起。


        

可真乖。


        

顾平生同温知夏到庄园的时候,徐汇也已经先一步的赶到。


        

只不过前者还可以说是来探病,后者怕是生怕徐其琛病的不够重。


        

徐汇对着顾平生略一点头,目光就落在了温知夏的身上,他对于这个能将顾平生和徐其琛两个男人迷的团团转的女人,多少有有些感兴趣。


        

温知夏阅人无数,对于徐汇这人从第一次见到开始就有些排斥,这一次也是。


        

晋茂看到温知夏前来,连忙走了过来:“夫人,先生在卧室,刚刚醒过来。”


        

温知夏看了眼顾平生。


        

顾平生:“既然徐先生醒了,那我们就一起见见。”


        

徐汇:“顾总说的是。”


        

晋茂只好带着三人一同去到了卧室。


        

卧室内,徐其琛刚刚转醒,一旁的医生还正在对他做检查,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就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家主这是怎了?我听说虞夫人不幸离世……真是闻者惋惜,虞夫人也算是你半个母亲,难怪家主会因此病倒。”徐汇状似惋惜的说道。


        

真正的惋惜不见几分,挑衅和刺激的意图却昭然若揭。


        

徐其琛重重的咳嗽几声,目光略过他,就看到了后面的温知夏。


        

温知夏见他这幅模样,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徐其琛:“晋茂,先带堂哥和顾总去外面的小客厅休息,我有话想要同小夏单独聊上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