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79章:她此刻万分的可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顾平生听到窸窸窣窣从床上离开的动静,愣是缓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扯掉蒸汽眼罩的时候,眼睛上是温热的湿意,他抬手将蒸汽眼罩放到桌边,随即掀开被子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内,温知夏正在洗漱,认认真真的刷牙漱口,折腾了两遍。


        

顾平生从后面抱住她,哭笑不得,“好了,宝贝。”


        

温知夏横他一眼,“你别碰我。”


        

顾平生把人抱紧,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好了好了,那么晚了,该休息了。”


        

他坏心思得到了实践,当然是心情好的很。


        

温知夏不想要理他,擦干嘴巴以后就去休息了。


        

顾平生抬手剐蹭了两下鼻梁,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清晨,顾平生的手机响了起来,顾平生猛然睁开眼睛将手机静音,温知夏也听到了动静,眼眸细微的眨动了下。


        

顾平生倾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大掌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了拍的同时低声说道:“你再睡会儿。”


        

听到他的声音,温知夏下意识的朝他伸出手,顾平生薄唇弯起,轻柔的抱了抱她,“乖,我先出去一下。”


        

她微不可知的睫毛眨动了下,算是给出了回应。


        

顾平生倘若不是怕打扰到她休息,见她如此,怎么还能走出去接什么电话。


        

给她整理了一下被子,免得她空调吹的久了以后肩膀会不舒服,这才拿着手机出去。


        

“周秘书,你可真勤快。”书房内,顾平生面色不善的接通电话。


        

周安北:“……”这好像,不是,夸奖。


        

虽说,这勤于工作,像是……不存在什么过错。


        

“……顾总,谬赞了,这个徐汇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希望能够同顾夏集团达成深度合作,明日就会来到四方城。”周安北说道。


        

“深度……合作?”顾平生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击了两下桌面,眼眸之间闪过陆离光怪。


        

周安北顿了顿:“如同顾总所料,徐汇镇不住徐家,该是想要寻求顾夏集团作为外援。”


        

毕竟,徐汇能当上新一任的家主,顾夏集团可是费时费力耗资,“竭力”相帮。徐汇如今遇到麻烦,自然第一个反应就是调转过来寻求帮助。


        

要知道,在徐汇将徐其琛取而代之的头半个月,可是已经打算同顾平生划清界限,如今这不过还不到两个月,就转变了口风。


        

顾平生:“徐其琛当真没有再管徐家的动乱?”


        

周安北:“……病情有恶化的迹象,分身乏术。”


        

还有一点是周安北未曾看出来的,徐其琛不再管徐家的此番乱态,除了身体的原因,还有极其重要的一点是……他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兴致和追求。


        

曾经,他是秉承着自己的父亲是上一任家主,有着子承父业的想法,如今,这种想法,就淡了。


        

“同徐汇约个时间。”放下去的网到了该收的时候了。


        

周安北:“是……顾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


        

顾平生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传过来:“……周秘书日后还是不要扰人清梦。”


        

周安北看了看时间,吞咽了下口水:“是,顾总。”


        

现在这时间……


        

自从小温总有孕,顾总倒是更像是体内激素不稳的那一个。


        

挂断电话后,顾平生下楼,王姨将早餐端上桌,“顾总起床了,可以吃早餐了。”


        

顾佑之听到顾平生的声音,放下正在给甜豆投喂的猫粮,站起身:“爸爸。”


        

顾平生:“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顾佑之点头,顾平生去厨房看了眼,赵姨回过头看到他,笑道;“顾总放心,今天的早餐也是严格按照营养师的指导做的,昨天太太多吃了两块的红枣糕也备上了。”


        

顾平生:“好。”


        

早餐都端上桌以后,顾平生这才重新回到卧室,温知夏隐约的听到了脚步声,但是还没有睁开眼睛。


        

顾平生坐在床边,把人连同被子整个的抱起来,额头抵上她的发顶,用前额蹭了蹭她的脑袋:“该起床了,睡太久以后,腰该不舒服了。”


        

温知夏轻声“嗯”了声,但眼睛忽闪了两下以后,却没有真正的睁开。


        

顾平生刮蹭了她挺翘的鼻梁,促狭道:“那么困?”


        

温知夏不想要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昨天晚上非要一次不行还要两次,她早就睡了。


        

“抱你去洗漱?”他温声询问。


        

温知夏在他实践之前,睁开了眼睛,打了一个秀气的呵欠:“我自己去。”


        

他的腿还没有完全康复,怎么能抱她。


        

顾平生也知道轻重,见她醒了,弯腰撑着腿半蹲下,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给她把鞋子穿上。


        

在他给她穿鞋的时候,温知夏脑袋一歪,就躺在了床上,她今天就是觉得自己格外的困,浑身没有力气,眼睛也睁不开。


        

顾平生看她这模样,皱了下眉头,单腿跪在床上,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夏夏,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怀孕以后嗜睡,但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整个人都恹恹的,昨晚他虽然荒唐,可也没有耽误她太长睡眠的时间,今天早上还刻意的晚叫了她一会儿,这怎么能困成这样?


        

温知夏皱了下眉头,用被子裹了下自己,她说:“我有点冷。”


        

冷?


        

顾平生转身去给她拿了体温计,“抬胳膊,我们量量体温,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发烧?


        

温知夏疲乏的睁了睁眼睛,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好像有点像。


        

十分钟后,顾平生看着体温计上的数字,“有些低烧,我去给你把早餐端上来,你多少先吃一点,我给医生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鞋子给她脱掉,盖被子的时候看着她恹恹的模样,顾平生比自己生病还觉得难受,大掌轻轻的摸着她的面颊,觉得她此刻万分的可怜。


        

怀着孕,还病了,不知道该是多难受。


        

“对不起。”他说。


        

温知夏睫毛眨动了下,不知道他这声歉意是从何而来,但顾平生已经走了出去。


        

他这声对不起是觉得,温知夏现在受的这份罪,也是他所给予的,毕竟这孩子是他的,她是在为他十月怀胎,为他孕育孩子。


        

医生来的时候,顾平生将温知夏半揽在怀中,正给她喂粥,但温知夏感觉自己胃里很满,没有胃口不想吃,顾平生就跟哄孩子似的,温声让她多吃一口,再多吃一口。


        

就算是顾佑之病了,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什么人能见到一向不苟言笑高不可攀的顾总这般模样过,医生被赵姨领进来的时候,着实狠狠的惊了一下,赵姨却是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见医生还站在原地没有反应就出声提醒道:“麻烦大夫了。”


        

家庭医生连忙回过神来,上前去查看温知夏的身体情况,“……是普通的发烧感冒,但因为太太现在怀着身孕,还是尽量的不吃药为好……”


        

如需必要,真的持续的高烧不退,都是不建议给孕妇吃药,通常就是建议发发汗,实在不行才会开些小剂量的药。


        

当然这也是要看病人及家属的意愿。


        

顾平生掀眸,这些常识性的问题,他一早就做了功课,让他来是想要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结果说的都是他知道的?


        

“这就是你……”


        

温知夏听到顾平生语气不善,拽了拽他的衣袖。


        

顾平生升到头顶上的怒火,因为她的这个举动给慢慢的消下去了,“赵姨去煮点姜汤,送医生出去。”


        

医生随是不明白自己这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还是做错了什么,但也能看出来顾总的心情不太爽快,就没有多说什么的离开了。


        

在医生走后,温知夏微微抬起头:“你刚才是想要发火?人家说的也没有错。”


        

顾平生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唇瓣,“没什么……是不是很难受?”


        

这生病哪里有舒服的,但温知夏吃了点东西以后,感觉比刚才好多了。


        

“我没事,你不用那么担心,孕期抵抗力下降,生病是常有的事情,娇娇前一阵不是也生病了么,你不要大惊小怪的,我明天就好了。”温知夏握了握他的手,说道。


        

顾平生在停顿了良久以后,说道:“是不是昨天……”


        

温知夏面色一红,嗔他一眼:“跟那个能有什么关系,你别瞎说。”


        

顾平生眸光顿了下,他这也是在思索了昨天她都做了些什么以后,得出了的猜测,毕竟她怀孕后,都很少出去,昨天也没有做跟平时不一样的什么举动,除了那件事情。


        

可这卫生问题,他洗澡的时候是特意的照顾到了,还会中病毒?


        

“以后不会了。”他轻轻的捏了下她的耳垂,说道。


        

温知夏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因祸得福?


        

让他以后都不会再打这个主意?


        

她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顾总还真是会举一反三,这不光是脑子里装满了马赛克还挺能从自身找问题找原因。


        

温知夏:“哦。”


        

顾平生顿了下,低眸睨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