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81章:狗男人还差不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不再说话,眼睛莹莹的朝着温知夏看过去,一副欲言又止,虽然他动手打了我,但是我碍于他在场不敢直接告状的模样。


        

在温知夏这里,温了川他是有前科的,她亲眼看到过温了川掐楚蔓的脖子,而且那凶狠的模样不像是作假,她以前跟顾平生闹得再凶的时候,顾平生都没有真的动手伤过她,现在温了川还好好的跟楚蔓在一起,结果就是三天两头的把人给弄伤。


        

“你不用说了,楚蔓留在这里,正好也跟我说说话,等你什么时候把喜欢动手的毛病改掉了,她要是肯原谅你,我就让她跟你回去。”温知夏说道。


        

温了川的眼眸再次狠狠的跳动了两下,斜眸瞥了眼悠然自得的楚蔓,温了川对温知夏说道:“姐,你还不是很清楚楚大小姐的为人,她可是撒谎成性,永远用最无辜的神情说最罪恶的谎。”


        

温知夏凝眸看向楚蔓,楚蔓还在吃葡萄,低声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温了川望向顾平生,示意他开口:“姐夫?”


        

顾平生骨节分明的手指再次剥好了一颗葡萄递到温知夏嘴边:“看你姐的意思。”


        

温了川:“……”


        

他怎么以前没有看出来,顾平生还有妻管严的潜质。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待会儿医生来了,先给楚蔓看看身后的伤。”温知夏一锤定音。


        

温了川自然不可能答应,“身后的伤?”他站起身,朝着楚蔓走过去。


        

楚蔓眸光微动,移动温知夏旁边,搂住她的胳膊,一副害怕心有余悸的模样。


        

就她那张脸,此刻委屈颤栗的模样,就跟被雨打过的娇花一样,又可怜又弱小,温知夏不自觉的就抬手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害怕,同时对要过来的温了川说道:“你就站在那里,不许过来。”


        

温了川看着楚蔓那得意的神情,眯起了眼眸。


        

顾平生淡然自若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也不揭穿,也不戳破,总之不管温知夏做什么,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温了川顿了顿:“姐,你既然说她受伤了,那我身为她男人,是不是可以检查检查,看看她到底是哪里受伤了?”


        

温知夏沉默了下。


        

楚蔓则是面无表情的翻了个白眼:她男人?狗男人还差不多,跟她上过床就是她男人了?宁哪根葱哪根蒜山海经里的哪一页啊?


        

“小温总,他打我,我心里有阴影,他一碰我,我就害怕。”楚蔓说道。


        

温知夏:“……让你受委屈了,是我没有教导好他。”


        

在温知夏以前的记忆里,温了川从小到大都是性情温良,如今竟然有了动手的习惯,多少让她心中有些不舒服。


        

当然最重要的温知夏还是不希望他做出什么让他自己日后后悔的事情。


        

温了川眯起眼眸:“楚大小姐还真是有做戏子的天赋。”


        

楚蔓心道:这不是学以致用?


        

孟静娴那个碧螺春可没有少这些个演技,她看的多了,还能不会?


        

医生很快就到了,温知夏站起身对楚蔓说道:“我跟你去里面看看。”


        

楚蔓瞥了眼前来的医生,“我自己去就行,倒是也没有什么大事,抹点药就行了。”


        

温了川看着眼前不过才人到中年的医生,他从来都不会低估楚蔓的这张脸和那狐狸一般勾人的本事,她本事可是大的很:“既然医生来了,那就去看看,我也想要知道,你是被我伤成了什么样。”


        

他拽住楚蔓的胳膊往前。


        

温知夏眉头皱起来:“温了川你……”


        

“乖,让他们自己折腾。”顾平生按住温知夏的手,给她换了个车厘子。


        

“跟上。”温了川瞥了眼医生,说道。


        

医生看了看顾平生后,跟了上去。


        

温知夏推开顾平生的手,“已经吃很多了。”


        

顾平生哄她:“再吃一个。”她饭量不怎么见涨,还时不时的孕吐,能多吃的时候,顾平生就希望她能多吃点。


        

温知夏张嘴,顾平生的手就放在她的唇边,好让她吃完了以后把核吐在他的手上,免了她来回弯腰抬手去丢。


        

花千娇对此习以为常,因为这方面,叶少同顾总跟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似的。


        

“温姐姐,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花千娇轻声问道。


        

温知夏顿了顿,这点她也说不准,就看向了顾平生。


        

顾平生趁她看自己的时候,又往她嘴里放了一个车厘子,“温了川他有分寸。”


        

温知夏以前也是相信温了川自己有分寸,现在却已经有些不信了,“你去看看。”


        

顾平生顿了顿,用纸巾给她擦了擦唇瓣,递给她一杯水:“好,你喝点水。”


        

客房内。


        

楚蔓把身后的长发摆在胸前,露出白皙好看的肩膀和一小部分脊背,温了川看到她后背上的确是存在一小片淤青,眼眸顿了下:“怎么弄的?”


        

楚蔓漫不经心的说道:“不是你打的吗?”


        

医生闻言当即就楞了一下,暗中看向温了川的眼神也就随之变得有些怪一起来,有这么好看的女朋友还能下得去手?


        

“楚蔓,老实回答我的话。”温了川沉声说道。


        

楚蔓没有搭理他,扭头看向医生:“麻烦你帮我上点药,我疼。”


        

医生点头,打开自己的医药箱,用免洗酒精清洁了手之后,拿出药膏,“按摩化淤血的时候会有些疼。”


        

楚蔓趴在沙发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就那么趴着,吊带裙贴在身上,勾勒着曼妙窈窕的身形,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是得天独厚格外的得到上天的厚爱,玲珑有致,任何男人都无法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


        

但她却一点防备都没有,还要让一个陌生的给她按摩?


        

温了川气息不稳的,挡住了医生的视线,“药膏给我。”


        

医生:“这……”


        

温了川深黑的眼眸带着胁迫的逼视,伸出手。


        

医生顿了顿,“……涂抹患处,掌心预热,按揉上药,化开淤血。”


        

温了川接过来:“你可以走了。”


        

医生:“……这,这位小姐还有没有伤到其他地方?”


        

温了川:“跟你有关系?”


        

医生:“……”他不是来看病的吗?


        

门外的顾平生听了两句以后,去而复返,重新回到温知夏身边。


        

温知夏看着他,眼神带着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