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82章:凶道:“要你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平生:“没事。”


        

他话落下,医生就从里面出来了:“顾总,太太……我这就先回去了。”


        

温知夏:“伤的怎么样了?”


        

医生有些迟疑:“这……应该只是普通的淤青,涂抹的药物已经留下,剩下的……这应该一日两次很快就会见效。”


        

他也想要给出一个具体的回答,但很显然现实的情况不允许,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并未能近处查看。


        

温知夏眸光瞥向顾平生,顾平生正在给她按摩小腿,她现在经常性的会出现腿部抽筋的情况,匀称的小腿放在他的膝盖上,力道均匀,很是舒服。


        

“王姨,先送医生出去。”顾平生收到她的视线,说道。


        

王姨:“大夫这边请。”


        

在医生离开后,顾平生手下的动作未停,说道:“了川在给她涂药。”


        

温知夏闻言就要起身,“他们现在不能单独在一起。”


        

顾平生按住她的肩膀,有些哭笑不得:“夏夏,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这局中的羁绊对错,是其他人没有办法说清楚的,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这点温知夏自然也清楚,只是她把温了川从小管到大,一直到他毕业,就是不希望他做错事情,到时悔恨。


        

她能看出来,温了川对楚蔓是有感情的,要不然怎么会一直跟她纠纠缠缠,始终不肯放她离开。


        

只是他们都太骄傲,就像是彼此心中都憋着一股气,谁都不愿意先行低头。


        

温知夏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顾平生捏扯了下她脸上好不容易养出来些许软肉,“你有这功夫倒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我的身上,温了川可早就成年了,干什么事情都跟你没有关系,你还准备管他一辈子?不许再想他了。”


        

花千娇看着,一时没忍住,轻笑出声。


        

温知夏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呢,想要把腿从顾平生的腿上收回来,但被他按住:“别乱动,晚上抽筋,又该睡不着了。”


        

温知夏跟花千娇对视上的时候,面容之间有几分羞赧。


        

花千娇笑着吃车厘子:“兰舟哥哥也会每天给我按摩,温姐姐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叶兰舟可不是经常跟她按摩么,如今的叶少跟顾总交谈的时候,那是旁的事情不见得有,但是对于孕期照顾老婆的心得,却是时常的进行交流,吃什么东西、按摩手法、孕期心得……


        

花千娇是月份大了,所以孩子的什么东西都开始备着了,可温知夏这肚子还没有怎么大起来的呢,顾总也一并开始跟着采购,生怕落于人后。


        

只不过顾平生这给孩子买东西的时候,连并着总是要给温知夏也挑选上一份儿,生怕她会觉得他关心孩子多过关心她。


        

客房内。


        

楚蔓趴在沙发上,温了川给她把吊带裙往下褪了褪,她那每一寸肌肤成天精心养出来的白皙娇嫩,此刻上面带着醒目的淤青,看上去格外的狰狞可怖。


        

“怎么弄的?”他问。


        

他要伺候自己,楚蔓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她反正也特别喜欢使唤他,“我不是已经说了,你还没老,就老年痴呆了?”


        

温了川手上抹了药膏给她按摩的时候,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楚蔓倒吸一口凉气,想要起身的时候,被他按住了肩膀:“我看你还是不疼。”


        

楚蔓抿唇,保持着原姿势趴着,面颊贴在手臂上,抽了抽鼻子,没再说话。


        

温了川听到动静,给她按摩的手指细微的顿了下,放轻了手中的力道,“究竟怎么弄得?”


        

楚蔓那边还是没有说话。


        

温了川给她擦完药,衣服给她整理好后,想要去看她的脸,但楚蔓直接坐起身,凶道:“要你管!”


        

温了川莫名被骂,顿时就觉得自己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面色难看:“我看你疼着也好,知道疼,也就老实了。”他说,“收起你的小心思,不然以后你也就不用出来了!”


        

楚蔓“嗬”的冷笑:“干什么?你还想再找个铁链绑着我?”


        

温了川理了理袖口:“如果有必要的话。”


        

楚蔓抬手把那药膏砸在他的身上:“狗男人!”


        

温了川面不改色的弯腰把药膏捡起来,揣进口袋里:“乖乖跟我回去,不要试图激怒我,代价你承受不起。”


        

楚蔓抬起自己高傲的下巴:“你翻来覆去不是就那些本事,温了川你要是真的想要我低头,是不是去找些女人好好实践实践,烂到爆的技术,我想要屈服,都、找、不、到、机、会!”


        

她就差直接说——你不行了。


        

温了川动手捏住她的面颊:“楚大小姐就是玩的开,你是想我找几个女人陪你一起?”


        

楚蔓反应了一下,不怒反笑,那双妩媚的自带勾魂特效的媚丝眼盈盈,“我怕你吃、不、消,以后都没有办法再找女人!”


        

他面色难看吃瘪,楚蔓就高兴。


        

她受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可是在陪其他的女人,他让她不舒坦,她总是不可能让他好过。


        

温了川的眼眸眯起,拽着她的手腕,把人压在了沙发上:“我能不能吃得消,你不是最清楚!”


        

楚蔓见他解皮带的动作,无端的身体就僵了下,她很排斥,面上却是如常的满不在意,“你猜,如果小温总待会儿等到我的叫声,会不会觉得你又在欺负我?”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管教得住温了川,那便只有一个温知夏。


        

他这个温温柔柔清清冷冷的姐姐,给了他太多的包容和帮助,倘若没有她,就是温父温母的教养方式,温了川知道自己这辈子多半就是毁了。


        

“咚咚咚——”


        

“了川?楚蔓?”温知夏到底还是不放心。


        

楚蔓妩媚的眼眸上挑。


        

温了川唇瓣抿成一条线,拍了拍她的面颊,随后就把人松开,打开了房门。


        

温知夏见他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就眉头轻皱的进去,看到楚蔓正在整理头发,“还好吗?”


        

楚蔓拢头发的手指细微的顿了下,在温知夏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忽然坐在沙发上就抱住了面前的温知夏。


        

温知夏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就僵了一下,然后温柔的笑了下,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是不是了川又欺负你了?没事,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除了自己的父母,楚蔓还是第一次遇到帮助自己还没有什么图谋的人,明明温了川才是她的亲人,但好像每一次温知夏都会出手帮她。


        

楚蔓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一个外人在温知夏的心中会比温了川这个亲弟弟来的重要,只是,温知夏这样的人啊,看上去清清冷冷的,实则真的温暖。


        

也难怪,顾平生那种眼高于顶的男人,都要死死的把她抓在手心里。


        

楚蔓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往日艳盛春花的明丽模样,“没事,就是……有些想家了。”


        

温知夏顿了顿:“……了川不让你回去?”


        

楚蔓摇了摇头,没有再给温了川上什么眼药,总归现在还不能把人给得罪的太彻底,她还是需要些时机。


        

虽然温知夏说让她留下住几天,但楚蔓最终还是跟温了川走了,花千娇在等叶兰舟接她,在两人走后多留下来跟温知夏说了一会儿话后,这才离开。


        

等家里恢复了宁静,温知夏躺在顾平生的腿上,“了川跟楚蔓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平生:“……多少是吃了些苦头。”


        

温知夏眉头一挑:“嗯?”


        

顾平生:“楚大小姐可是出了名的骄纵,‘不好惹的楚大小姐’从来都不是浪得虚名,不过,温了川吃了那么多苦头,还把她留在身边,不放她离开,除了是想要泄愤,怕是早就动心了。”


        

温知夏还想要说些什么,被顾平生打算:“行了,这些事情,原本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你又不是他妈,还能管他一辈子,不许想了,劳心费神对你现在没有什么好处。”


        

温知夏被他逗笑:“怀孕了难道就只能吃吃睡睡吗?”


        

顾平生赞同的点头:“这样最好不过。”


        

而事实证明,温知夏孕期不光是吃吃喝喝,还要……孕吐。


        

而且是越来越严重的孕吐,顾平生看着她脸都白了的模样,心疼的很,半蹲在她的身后,给她顺着脊背,手边拿着温开水。


        

温知夏眼泪都出来了,靠在他的身上,晚上吃的饭都给吐了出来。


        

“还很难受?”顾平生给她捋了下头发,眼底神情之间写着的都是担心。


        

温知夏没什么力气的点了点头。


        

顾平生把人抱起,温知夏挣扎了下:“你的腿……”


        

“我注意着,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他说。


        

温知夏还是有些担心:“我还要洗头,洗完头我自己去床上就行了。”


        

顾平生顿了顿:“明天再洗行不行?”


        

温知夏抿了下唇,她不洗头洗澡睡不着。


        

顾平生也是知道她的这些个习惯,“我先帮你洗头,浴缸现在放水。”


        

温知夏轻笑了下,“好。”


        

“你真是……”顾平生捏了捏她的鼻子,原是想要打趣她两句,但看她这幅难受的模样,又笑不出来了,把人平放在洗发椅上,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下:“辛苦了,宝贝。”


        

温知夏倒是不觉得自己有多辛苦,但她怀孕后,顾平生却瘦了。


        

柏(林)。


        

徐其琛翻动着平板上温知夏的近照,手指在她的面颊上轻触,像是隔着屏幕也能抚摸到她的面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