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86章:嫌你老婆叫的难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平生,你要不然还是坐下歇一会儿?你转的我头晕。”这已经是在医院了,有四方城最专业的医生和护士,但因为温知夏已经超过了预产期三天还是没有要生产的迹象,顾平生寝食难安,生怕她出现什么差错。


        

“头晕?是不是要吐?还是哪里不舒服?”顾平生顿下脚步,坐在病床边,紧张的询问。


        

温知夏按住他的手:“我没有不舒服,你别这么紧张,我不会有事的,你看我这段时间都重很多了,你把我照顾的很好,我们会母女平安的,你吃点水果,嘴上都起泡了。”


        

她把切好的水果递到他的嘴边。


        

顾平生握着她的手,却没有什么胃口,大掌抚摸着她的长发:“夏夏,你不要害怕,医生说预产期提前或者延后几天都是正常的。”


        

温知夏轻笑,“我不害怕啊,你别那么紧张就行了。”


        

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害怕。


        

温知夏快要生产的时候反而是吃得好睡得好,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症状,但顾平生却是坐卧不安,着急都写在脸上,还要温知夏反复的安慰他“我没事,你别紧张”。


        

顾平生怎么可能不紧张,看着她的肚子,兀自出神,“怎么还不出来?”


        

预产期都到了,怎么还是没有动静?


        

就在顾总杞人忧天的担忧之中,在预产期后的第五天,温知夏在床上坐的有些腰疼,就想要下去走走,结果刚有要掀开被子的举动,腹部就有了感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顾平生此时正在外面打电话,温知夏喊了一声,出来的声音太小,她捂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觉得喊顾平生有些不太实际,就想要按铃,但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铃的时候,顾平生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他听到了。


        

哪怕是在接电话,他的注意力都还是透过窗户在她的身上,听到那细微的低至不可闻的呼唤,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疾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肚子怎么了?”顾平生看她捂着肚子,连忙问道。


        

温知夏:“我可能……”


        

“要生了是不是?”顾平生指尖一颤,按铃的同时,把她扶着躺下,“放平呼吸,医生马上就来……”


        

温知夏下意识的握住他的手,这个时候她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而且真的疼。


        

医生护士很快赶到,但她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推进产房,医生说需要再等等。


        

顾平生阴沉着脸看着说话的医生:“都要生了,还等什么等?!你没看见她现在很疼?!”


        

“这顾总,现在产妇感觉到规律性的宫缩,是第一产程的开始,正常情况下,从间歇5-6分钟的规律宫缩开始,到子宫颈口全开,初产妇约需11-12小时,有的时间更长,有的时间更短。一般开指四五指的时候才会进入产房……”


        

医生说到后面声音已经几乎是听不到了,不为其他的,而是顾平生的面色阴戾,眸光泛寒,像是要吃人:“你说,让她就这样疼11、12个小时?!”


        

且才是刚刚开始?!


        

医生:“这……这理论上是这样的。”


        

生孩子不都,都是这样吗……


        

温知夏也听到了,间歇性宫缩让她额头上翻出冷汗,她本身就是比较怕疼的人,“平,平生……”


        

就在医生以为顾总下一分钟就会打人的时候,听到了温知夏喊他的顾平生,匆忙转过头去,俯身靠在床边,紧紧的握住温知夏的手,“我在,夏夏,我在。”


        

温知夏在第四个小时的时候,开到了四指被推进了产房,顾平生想也没有想的就想要跟进去,作为孩子的父亲,他是可以陪同生产的。


        

但遭受到了温知夏的坚决反对,她不同意顾平生进去,这是从一开始两个人就说好的事情,温知夏太了解他,她不会担心顾平生同一般新闻报道中的那样,因为见到她的生产过程觉得血腥会厌恶同她的接触,但他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原本他就在她怀孕的这几个月里过的战战兢兢,温知夏不想要他在孩子落地以后,还每次不得安眠。


        

所以哪怕她疼的连喘息都是疼的,还是坚持让顾平生留在外面。


        

当产房的门阖上的那一瞬间,顾平生眼眸都红了,他死死的盯看着产房的门,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温了川楚蔓等人悉数出现,他都未曾移动一下脚步。


        

与这边紧张冷凝的氛围不同,不远处的另一产房内,男人在等到妻子生产的过程中还在不停的玩着游戏,带着耳机跟对面的女伴聊骚。


        

当被问起现在正在干什么的时候,不耐烦的说上一句:“等一个黄脸婆生孩子,又不是第一次生,弄得老子这两天都没有睡好,进去之前嚎的跟杀猪一样……”


        

楚蔓原本是想要上前问问顾平生温知夏已经进去多久了,但脚步还没有动呢,就听到了男人说的这话,猛然转过头去,一脚就把他的手机踢到了地上。


        

男人手掌一阵巨疼,手机也给摔到了墙角,“艹,小婊子你……”


        

在看清楚楚蔓那张精致漂亮的不像话的脸的时候,男人眯了眯眼睛,手要摸向她的脸:“美女,我们认……”


        

“啪”楚蔓冷着脸甩了他一巴掌,“畜生!”


        

男人发狠,抬手就想要扇回去:“贱人,你骂谁?老子今天……艹,你又是谁?”


        

在他的手落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温了川死死的扣住,两三下的功夫,瘦的跟猴似的尖嘴猴腮的男人就被狠狠踩在了地上,脚下踩的用力:“医院内,禁止喧哗,你瞎了?!”


        

男人被踩住后背,摔了一个狗吃屎,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你们他妈的到底是……嘶,疼疼疼疼……”


        

医院的安保人员马上赶到,周安北上前说了两句以后,男人就直接被扣押住。


        

“等等——”楚蔓说道,“给你老婆的家里人打电话,他们过来了,你才能走。”


        

虽然这是个败类,但如果孕妇生产完身边连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未免也太让人觉得心酸。


        

在男人打完电话后,楚蔓冷着脸警告道:“嫌你老婆叫的难听?我下次再听到你说这种话,就刨开你的肚子把里面的肠子洗洗再给你装回去,我看你疼不疼,喊不喊!”


        

这边无论是闹出什么动静,顾平生始终都紧紧的盯看着产房的门,任何事情都入不了他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