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90章:这种东西看多了脏眼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他这一通不知羞下来,温知夏的脸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


        

“好香。”偏生他还无耻的压在她的耳边低声纠缠。


        

温知夏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羞愤:“你重死了,起开。”


        

顾总就是永远都懂得敌进我退的道理,餍足的手臂撑在床上,手指轻轻的揩过唇角,那股奶香味还残存着。


        

温知夏背过身去,他就贴上来,打了个呵欠,说:“难怪桐桐睡的那么香,我这都困了,原来是……安眠。”


        

声音从唇瓣间硬生生的挤出来:“你就不能……闭嘴?!”


        

他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困了,为什么不睡觉。


        

“嗯~~”他尾调喑哑的拖上,默默的计算着时间,总是要等她身体彻底好了。


        

次日清晨。


        

在小龙女刚刚睁开眼睛,琉璃般的大眼睛看着空气的时候,顾平生就转醒了。


        

这段时间,他已经摸清楚了女儿的睡眠习惯,虽然总是睡着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多,但是早上是一定会醒的,醒来以后自己玩一会儿就会开始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而当她一哭,温知夏肯定就会醒过来,昨天一场满月宴,她耗费了不少体力,顾平生自然是不能让孩子吵醒她,这就小心翼翼的将孩子给抱了出去。


        

冰箱里有保存好的母乳,热一热装到奶瓶里,顾总瞬间化身奶爸,任何事情都可以亲力亲为。


        

赵姨和王姨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每当这个时候,总是会感慨,一个女人嫁对了男人真的能少受很多罪,哪怕是生孩子这种极致的痛苦也一样。


        

有人心疼着,怜惜着,疼爱着,无论是十月怀胎还是产后恢复都会轻松很多。


        

可就是这样,顾平生还是担心孕后雌激素下降的温知夏会跟其他孕妇那般出现什么抑郁的情况,整日里有点风吹草动都风声鹤唳的。


        

楚蔓来的时候,温知夏这才刚刚吃完早饭。


        

“你不是今天上午有个视频会议么,去忙吧,把桐桐给我。”温知夏对顾平生说道。


        

顾平生点头,“把水果吃了,哄一会儿累了,就给月嫂带。”


        

温知夏:“知道了。”


        

在顾平生去书房后,楚蔓戏谑:“不知道的还以为顾总养了两个女儿呢。”


        

温知夏轻笑:“他……就是喜欢瞎操心。”


        

楚蔓逗弄着忽闪着大眼睛的小龙女:“这孩子长的可真好,以后指不定要多好看呢。”


        

温知夏笑:“难的能从楚大小姐的口中听到对其他人外貌的赞扬。”


        

要知道,楚大小姐自负美貌,最是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持靓逞凶,人生信条就是:你就算是长的还不错,也就是还不错,再好看也没有我好看。


        

可她这样高傲吧,你还真的找不出什么辩驳的话来,就算是眼光再如何挑剔的人你都不得不承认,楚蔓她就是美啊。


        

“是吗?”楚蔓想了想,“那就是说明,小龙女是真的好看,我都认可的美貌。”


        

一个奶娃娃,眼睛大大的还是琥珀色,圆嘟嘟粉嫩嫩的小脸却有一个小小尖尖的下巴,配上粉嘟嘟的小衣服,让一向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楚蔓都爱不释手。


        

“那么喜欢孩子的话,没有想过……自己也要一个?”温知夏问道。


        

听到她的话,楚蔓顿了一下,随后漫不经心的笑道:“我的喜欢维持不了几天,养孩子那么责任重大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其他事情还有反悔的机会,可孩子一旦出生了,又不能给他塞回去。


        

赵姨端上了茶水,在温知夏给小龙女换纸尿布的时候,楚蔓随手拿起了一本杂志看,而且看的还挺入神。


        

温知夏换好纸尿布偏过头看她:“在看什么?”


        

楚蔓坐过来给她分享:“你看这几个男模,身体真挺好哎,这个我挺熟……嗯,以前好像花了几百万摸过……还有这个……这个好像也见过……”


        

温知夏:“……”


        

楚蔓多少有些遗憾:“这个好像是个新人,小温总你觉得身材怎么样?我跟你说,这种专业程度练出来的,一般人是比不了的,是不是很好?你看这腰,这腿,这胸……”


        

温知夏只能配合的点头:“是,是挺好的。”


        

顾平生彼时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搂住她,“什么挺好的?”


        

温知夏微顿,楚蔓默默的把杂志拿到自己这边,但是下一秒就被顾平生长臂一伸拿走,顾总看着杂志上就穿了条内(裤)的男模,数秒钟后,把目光落在了温知夏的身上,语气不明的问道:“很好看?”


        

楚蔓:“那个,顾总,其实这是我看的。”


        

温知夏睫毛眨动了下,摇头否认:“没有。”


        

顾平生盯看着她:“你犹豫了三秒钟。”


        

温知夏抬头:“没有。”


        

顾总抬手就将那本杂志给丢进了纸篓:“这种东西看多了脏眼睛。”


        

经常被脏眼睛的楚蔓:“……”


        

温知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了某种错觉,像是从那日的杂志男模事件之后,顾平生出去的时间就越来越多起来,而且经常性的出去的衬衫和回来的衬衫根本就不是一件,都像是洗完澡后再回家的一样。


        

且每天晚上也不再纠纠缠缠的想要跟她做点什么,俨然一副新老又满足的模样。


        

虽然对她的态度还是照常的没有什么变化,但温知夏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了这其中的不同。


        

在接连一个星期后,每晚都是要八点钟才会回来的顾平生,这次到了九点,温知夏跟顾佑之都吃完晚饭了,顾平生还没有回来,赵姨和王姨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温知夏,试探性的说道:“太太,不给顾总打个电话吗?”


        

温知夏握着手机,唇瓣轻抿:“他是不认识家?”


        

赵姨沉默了下,王姨拽了拽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这天,顾平生是十点钟才回来,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平时的时间,且回来的时候,温知夏敏锐的从其中隐约的嗅到了某种女士香水的味道。


        

这种感觉,顿时让她心生烦躁。


        

等顾平生上床想要抱住她的时候,温知夏往旁边就躲了一下,书页翻动了下:“顾总最近好像很忙。”


        

顾总没有抱到人,就又凑了上去,直到把人给结结实实的抱在怀里,深吸一口气,低声“嗯”了声,在她要推开他的时候,他亲亲热热的看了眼旁边已经睡着的女儿,“让我再闻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