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294章:卖就卖个干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龙女的小脸一天天的张开,粉粉嫩嫩的,虽然是从来都不让除了爸爸哥哥以外的男士碰触,温了川也从来都没有抱过她,但对于这个外甥女,温了川显然还是很喜欢,经常就会给她买些小东西送过来。


        

即使温知夏说过家里的东西都有,并不缺少什么,他该送过来的东西还是送过来,偶尔来看看小龙女嫩嫩的小脸,面上多少都会带上些笑容。


        

温知夏见状:“你不打算跟楚蔓生一个孩子?楚蔓可是出了名的美人,无论是生个女儿还是儿子,都一定很惊艳。”


        

温知夏还是希望温了川跟楚蔓能够定下里。


        

温了川抬手想要摸摸小龙女软乎乎的小脸,但是这手刚伸过去,桐桐那晶莹剔透圆滚滚的眼睛里就开始酝酿泪水,也不知道怎么就跟身上按了开关似的,灵敏的很。


        

温了川只能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沉了沉以后,却并没有接温知夏的话。


        

温知夏:“你也到了该结婚定下来的年纪,楚蔓挺不错的。”


        

温了川很明显并不想要谈论这个话题:“再说吧。”


        

温知夏皱了下眉头,顾平生走过来,将她每天都要喝的新鲜果汁放到她的手里:“先喝两口。”


        

温知夏还想要同温了川讲一下他跟楚蔓结婚的事情,顾平生就将果汁抵在了她的唇边上,细微的对她摇了摇头。


        

温知夏随之就抿了下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顾平生见状轻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而对温了川说道:“你跟楚蔓也这么多年了,以前的事情能过去还是让它都过去,倘若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还是放她走吧。”


        

温了川指腹轻轻的摩挲,他说:“她这辈子哪里都去不了,不娶她,也一样。”


        

温知夏不知道他们之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温了川说出这种话,但是,“了川,你这是……”


        

在她不赞同的想要说他两句的时候,温了川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楚蔓打过来的,通话刚一接通,楚大小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要吃城南的小笼包,你回来的时候顺路帮我带些回来。”


        

他们住城东,小笼包在城南。


        

温了川:“佣人都被你赶走了?”


        

她想要买个小笼包,还特意来折腾他。


        

楚蔓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我就是故意让你去买的。”她被孟静娴那么女人烦到了,冤有头债有主,楚大小姐就是想要折腾人,还理直气壮。


        

温了川说了声“没空”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孟静娴听着那边没有了动静,就知道是温了川已经把通话给挂断了,再看向楚蔓的时候多少就带了些窃喜的意味。


        

而楚蔓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数秒钟后,从微信里找了个人发了个语音:“我想吃城南的小笼包。”


        

就在孟静娴狐疑她在给谁打电话的时候,下一秒,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现在去买。”


        

孟静娴陡然转过头来看向楚蔓:“你……你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楚蔓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做了有小半个月了,喜新厌旧的毛病就又上来了,想要换了新的款式了,她轻瞥了孟静娴一眼:“你管的这么宽,是不是路过你跟前的粪车,你都要尝尝咸淡。”


        

她有没有其他的男人,有几个男人,与她何干。


        

孟静娴面色一阵红一阵白,但转头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温了川。


        

温了川回来的时候,楚蔓正一边听着相声,一边吃着小笼包,保养的白嫩纤细的手指捏着筷子,拖着腮帮子手臂撑在桌面上,翘着腿,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哪来的?”他问。


        

楚蔓连眼眸都没有掀一下:“温总的小情人不是都给你汇报清楚了?”


        

还来她这里明知故问干什么?


        

温了川沉着脸,抬手将她未吃完的小笼包丢进来垃圾桶:“楚蔓你大小姐的颜面呢?现在已经堕落到要跟其他的男人乞讨吃的?你的脸呢?!”


        

楚蔓原本是想要把筷子丢到他脸上的,但是忽而就笑了起来,她说:“我都可以跟你上床了,乞讨个吃的又有什么?”


        

她将跟他发生关系,同乞讨放在了同一段话里,同一个位置上。


        

温了川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目光森冷,“你再说一边。”


        

楚蔓被他捏疼,不禁庆幸自己这是原装的下巴,不然早就被他给捏坏需要进厂维修了,“温了川你气什么?我不过就是陪你上上床而已,可没有把心也卖给你,你冲我发的着火……唔……”


        

男人要想惩治一个女人,往往最直接的方式也最有效果,哪怕是她再如何的盛气凌人也都是一样。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跟出来卖没有什么不同,楚大小姐既然你也说了自己就是个陪睡的,就拿出点职业道德来,卖就卖个干净,你要是脏了……”


        

“怎么,你杀了我?”肆意明媚的眉眼,是如何都不会低头的高傲。


        

温了川捏紧了手指。


        

澜湖郡。


        

温知夏尚未醒过来,就很明显的感觉到呼吸的空气变得单薄起来,她睡眼惺忪的把眼睛睁开,入目的就是顾平生那张近距离的英俊面庞。


        

“嗯?”她发出一声轻吟。


        

顾平生在她的唇角再次的亲吻了一下,托着她的腰,把人给托起来,“陪我去谈个生意。”


        

温知夏怔了一下,睫毛细微的眨动了下:“什么生意?”


        

他是很少让她去陪着谈生意的,在她怀孕以后更是没有在她耳边提起过任何关于生意的话题,今天这是什么大生意,还让她陪同?


        

“嗯,已经商谈了很久,迟迟没有拿下来,你陪我去看看。”顾平生把衣服给她换上,别人推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内的牙膏都已经挤好,顾平生拿起电动牙刷,“张嘴。”


        

温知夏摇了摇头:“我自己来。”他总是这样,让温知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自理能力了。


        

顾平生这才把牙刷递给她。


        

吃过早餐,司机送顾佑之去上学,小龙女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喝完奶以后就又睡着了,顾平生交代了佣人和月嫂。


        

温知夏在出门的时候听到他说要明天才回来,顿时脑海中就忽然涌现出了某种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