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04章:是……通缉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请你看电影,只是……想要追你。


        

就像是温知夏这种女学霸,长的好看又乖巧性子也好,从来都不缺少人喜欢,但到底都是学生,加之她始终给人一种较为清冷的感觉,一般都是递个情书,或者是打听到她的手机号,委婉的发个信息什么的,那么直白大刺咧咧的就说要追她的,顾平生还是第一个。


        

温知夏愣住,想要摇头的时候,就被顾平生给拽走了。


        

温知夏掰开他的手:“我不去。”


        

顾平生停下脚步,看着她几秒钟:“真的不去?”


        

温知夏跟他拉开了些距离,摇头。


        

顾平生:“你怕我?”


        

温知夏再次摇头,但眼睛就是防备的看着他。


        

顾平生轻笑,“你怕我什么?今天周五,你陪我去看场电影,我安全把你送回家怎么样?”


        

温知夏再次准备摇头,顾平生像是知道她会这样一般,凭借着身高优势,手掌按住了她的脑袋,让她没有办法再摇头,温知夏的动作被定住,皱起眉头:“你干什么?烦人。”


        

“嗬。”顾平生佯装凶起来,吓唬她:“你再说一遍,谁烦人?”


        

温知夏默了默,颇有股不畏强权的模样:“你。”


        

顾平生眯起眼睛,猛然凑近她,温知夏以为他要动手打她,下意识的就是想要自我保护,“啪——”


        

顾校霸的脸上就多了五个分明的红印子。


        

原本戏谑的脸上随之就敛去了全部的神情笑意,顾平生摸了一下的面颊。


        

温知夏瞪大了眼睛,完全忘记了反应,她没有想到想到会真的打到他。


        

顾平生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你打我。”


        

温知夏慌乱的低下头,不敢跟他对视,磕磕巴巴的舌头打结的跟他道歉,“对,对,对不起。”


        

“嗬。”他冷笑,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把人压在墙上,那双桃花眼此刻正冷凝的看着她:“一句道歉就完了?你知道上一个扇我的人,现在……怎么样了么?”


        

学校里这个时候就算是还有人,也是不会来天台的,她喊救命都不见得有人会听到,温知夏深吸一口气,唇瓣抿的很紧:“让,让你打回来。”


        

顾平生手背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划了下,可真嫩,面上还是那副凶巴巴的模样,“真的让我打?我这一巴掌下去,你明天可就没有办法见人了。”


        

温知夏咬了下唇瓣,被他摸着的面颊想要起鸡皮疙瘩,“你……你要是打的太重,明天,明天老师一定会问我的。”


        

言外之意,是让他好好的掌握好力道。


        

顾平生听着她明明害怕,还要强装冷静吓唬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就想要笑出声,但好在是忍住了,轻咳一声,板着脸:“你这是在威胁我?”


        

面上沉冷,手可是没有从她的脸上拿开,他可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逮到机会是肯定要占点便宜的,谁让她平日里也不给他几个好脸。


        

温知夏不跟他说话了,闭上眼睛,捏紧了自己的校服:“你,你动手吧。”


        

动手?


        

顾平生看着她这单薄的小身板,怕是经不起他折腾两下,抬手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逗你的,送什么手,呆子。”


        

温知夏揉了下脑袋,狐疑的睁开眼睛,顾平生在彼时已经拿出了手机,“喂,月半。”


        

“顾哥!!顾哥!!救命!警(察),警(察)要抓我!!你带学生证身份证没有了?救我,呜呜呜……我害怕……”一个体型壮硕的甚至比一些警(察)还要高的陈虎同学抱着手机痛哭流涕的画面,实在是让人……无法太能同情起来。


        

就连办案的民警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同学,你先冷静冷静。”


        

陈虎:“我,我不能冷静,我不是通缉犯,呜呜呜呜……我就是上了网,我没有犯罪呜呜呜呜……”


        

学生证这种东西,顾校霸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算是有,也不知道被他给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一把拽住了要偷偷溜走的温知夏的书包带,说道:“小书呆,江湖救急,学生证你应该有是吧。”


        

温知夏快速的摇头。


        

顾平生怎么可能信她,她这种好学生,证件书本什么的,肯定是记得门清也时时刻刻都带着,半是强迫的就把人给弄到了网吧。


        

温知夏是第一次来网吧,倒是没有她想象中的混乱,都还算是井然有序,只是一旁身边站着两个民警的陈虎显得格外的突出。


        

陈虎见到顾平生和温知夏当即嚎叫一声:“顾哥,学霸,救我!”


        

民警:“……”


        

“你们是同学?”警员问道。


        

顾平生示意温知夏把学生证拿出来,三人身上都穿着同款的校服。


        

陈虎连忙说道:“警(察)叔叔你们看到了,我真的是学生,我不是坏人。”


        

民警:“你如果真的是通缉犯,现在就在牢里待着,高中生禁止入网吧,你小子还敢用其他人的身份证证件,这次就当是长个教训……”


        

陈虎同学被批评教育了半天,只能不断的点头。


        

等民警走了以后,顾平生一掌狠狠的拍在陈虎的后脑门上:“你有本事了,上网还能惊动(警)察。”真你妹的有出息。


        

温知夏很会抓重点的询问:“陈虎,你用的是什么人的身份证号码把警(察)引来的?”


        

陈虎挠了挠头,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我……我……网管说没有身份证不让上网,我就……就,我看到门口广告上贴的身份证上有号码就抄了下来。”


        

顾平生尚未觉察这其中有什么“罪行”的存在,温知夏的面色却变得有些复杂,“我,我刚才好像看到……门口贴着有身份证号码的是……通缉令。”


        

顾平生的眼皮陡然跳动了两下,直接就给气笑了,也不生气了,“好啊好啊好,国家a级通缉令上的身份证你也敢抄,我敬你是个英雄!”


        

这丫的就是为了上网不要命!!


        

陈虎也觉得自己很委屈:“我,我怎么知道警(察)会找过来,我如果知道,肯定换一个。”


        

顾平生现在不想要跟这个蠢蛋说话,拽着温知夏的胳膊,说道:“我们走,跟傻子待久了你会受到污染。”


        

他们出去,陈虎马上抱着自己的书包跟上,“顾哥,学霸,你们等等我。”


        

等出了网吧,电影票也已经超时不能用了。


        

顾平生看陈虎的目光就越加的不善起来,温知夏默默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腕,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陈虎没话找话:“那个,顾哥……你的脸怎么了?”


        

正在整理校服的温知夏听到他的话,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顾平生瞥了她一眼:“被只小猫挠的。”


        

陈虎凑近了一下:“可是你这……好像不是猫挠的,更像是……”


        

像是被人扇的。


        

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就顾平生这种性格的人,谁要是扇他一巴掌,他肯定会把对方打的亲妈都不认识。


        

“像是什么?”顾平生挑眉,问道。


        

陈虎:“没,没什么,顾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跟学霸在一起?难道你们……”


        

“我要走了。”温知夏看了看时间以后,说道。


        

顾平生顿了下,“走吧,我送你去站牌那里。”


        

温知夏摇头:“我自己可以去。”


        

说完,她就走了。


        

顾平生看着她往前走的背影,还是就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陈虎挠了挠头,也跟了过来,“顾哥,你怎么不直接跟上去?”


        

干什么非要在后面看着?


        

顾平生一条书包带跨在肩上,单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看不出来,她不想我跟着?我这不是……尊重她的想法。”


        

陈虎:“……”


        

可尊重她的想法,不应该是……不跟着么?


        

温知夏要上车的时候,余光扫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人,将头扭了过来,陈虎欢腾的跟她招手,而顾平生就那么站在广告牌那里,广告牌的光线照亮他一侧的面颊,明暗的色彩映衬的少年身形更加的挺拔。


        

这一瞬间,温知夏好像知道了,为什么学校里的那些女生会对他那么热情。


        

在温知夏上车以后,顾平生瞥了一眼身旁的陈虎,说道:“刚才小书呆……是不是在看我?”


        

陈虎没有在意:“有吗?”


        

顾平生:“……滚蛋!”


        

陈虎:“……”顾哥越来越阴晴不定了。


        

温知夏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好赶上饭点,不见荤腥,在她坐下以后,温母将一小盘虾端到了温了川的跟前,“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我们没有人吃,放在你那边就行。”


        

至于是不是真的没有人吃,根本是不重要的事情。


        

对此,温知夏早已经习以为常,也没有说什么,原本就是只要温母自己不吃的东西,温知夏也就是那个不吃的人。


        

温了川把盘子放到了中间,“妈,姐姐也喜欢吃虾。”


        

他给温知夏夹了两个。


        

温知夏掀眸看了眼温母,顿了下后,重新放到了温了川的碗中,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对于温知夏来说,没有必要为了几口吃的东西造成一段不必要的争吵,她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以从这个家里离开,那时便不用这样了。


        

温家本身就不富裕,温父温母也是老思想,恨不能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自己的儿子,至于温知夏这个女儿,潜意识里就是忽略的。


        

可哪怕是偏心到了这种程度,他们也觉得自己是开明的,因为他们一直在供温知夏上学,没有让她少了吃少了穿,老家的那些跟她一样大的女孩儿,早就结婚给家里赚了一大笔的彩礼。


        

吃完饭,温知夏将锅碗给洗了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房间很小,放了一张床和书桌,就几乎没有能走人的地方了,桌上和旁边整齐的摆放着各种习题和用过的书。


        

而此时,她的书桌上,摆放着三四个已经剥好的大虾,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这个盒子,温知夏是熟悉的,每次温了川偷偷的给她藏了什么好吃的,都会放到这个盒子里。


        

温知夏轻笑了下。


        

温父好赌温母强势,两人对于温知夏这个女儿没有几分的在意,但温知夏和温了川的关系却一直都非常的好,温父温母经常不在家,温了川算是被她这个姐姐拉扯大的。


        

她上小学的时候,就要跟个大人似的去旁边的幼儿园接送温了川,有时候去的晚了些,还要被幼儿园的老师训斥。


        

周六,温知夏醒的很早,家里人都还在睡觉,她要提前去发传单,发传单工资是日结,一天下来有130块,她可以用来买上两三本习题册,不过上星期刚买了,这周的钱可以省下来。


        

她穿着牛仔裤白上衣扎着高马尾带了个帽子,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面容却也干净好看,所以每次她发传单都进行的很是顺利。


        

“您好,健身游泳在大厦五楼……”


        

“您好,请看一下,现在健身游泳都有优惠,可以把八折……”


        

“您好,请……嗯?顾平生……”有人经过,温知夏就是下意识的递上传单,结果就看到顾平生那张痞笑的脸,他把手里刚买的矿泉水递给她;“喝点水吧。”


        

温知夏指了指自己一旁放着的书包:“我带了水。”


        

顾平生将瓶盖拧开,“嘴唇就起皮了,还嘴硬,喝吧,我帮你发。”


        

说完,就将矿泉水塞给她,拿过了她手中的传单。


        

温知夏顿了下,小口的喝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顾平生耸了下肩膀:“跟踪你来的。”


        

温知夏:“……”


        

顾平生轻笑,“逗你的,我住在这附近,正好看到。”


        

温知夏看了看这周围,楞了一下:“你……住在这附近?”


        

她虽然除了学习以外不太关注其他的东西,但是也知道这附近的房价不便宜,因为不远处有个二手房交易中心。


        

“嗯,我妈……留给我的房子。”这房子给了他一个喘息的机会,也给了他一处可以平静下来的方向。


        

温知夏对于他家里的事情并没有多问,她本身也不是什么好奇心很强的人。


        

等她喝完了水,顾平生还在帮她发传单,她狐疑的看着他:“你不回家吗?”


        

顾平生:“我锻炼锻炼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