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40章:怕的话就抱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影开场前,卖爆米花和饮料的地方就变得非常热闹,进场检票之前,不少女生手中都拿着东西。


        

“票你先拿着。”顾平生将电影票给她,三两分钟后,就将一盒爆米花放到她的手中,而他的手中拿着的是可乐,见她看自己,就说道:“进去再喝。”


        

总是别人有的东西,他也想要给她。


        

电影刚开场的时候,因为他们坐在情侣座专区,所以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


        

“讨厌,你怎么卖的是这个电影……”


        

“不怕,我陪你一起看,怕的话就抱着我。”


        

“……”


        

正在吃爆米花的温知夏听到对话,这才知道是一部恐怖电影,她歪头看了看顾平生,在昏暗的环境里,他坚毅的侧脸已经有后日的雏形,眉目不动坐在那里的时候,眼眸深黑而专注,丝毫不见平日里那个无赖流痞的模样。


        

顾平生察觉到她看自己,剑眉微扬:“嗯?”


        

电影开场,温知夏把头偏回去,没有说什么。


        

“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们前面的女生在惊悚的音乐声里惊呼一声趴在了男朋友的怀中,男友抱着女朋友安抚;“没事了,没事,已经没有了。”


        

女朋友半信半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是放大的恐怖镜头,锤了一下男朋友;“讨厌,你又吓唬我。”


        

这样的场景,在电影放到一半,温知夏已经陆陆续续的看了两起,而其他的就算是没有发出什么太大的声音也能隐约的感受到,差不多,所有的女生要么是在男友的怀中,要么是握住男友的胳膊或者是手。


        

顾平生早就做好了温知夏因为害怕扑在自己怀中的打算,但是这左等右等,剧情都过了一大半,温知夏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小书呆,你……不用矜持着,害怕的话,我可以……”


        

“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通常被看做是一种很唯美的死法,因为影视中展现出来的都是简单无痛苦,死状大方又安详。”温知夏忽然开口。


        

顾平生:“什么?”


        

温知夏:“女主角因为被坏人施暴羞辱选择服用安眠药自杀,然后让朋友将自己分尸后丢在欺负她的人的家里车内和经过的地方,她觉得这样的死亡不会有痛苦,其实这个是很大的错误,吞服安眠药是最痛苦而且很没有自尊的死法。


        

因为服药者在48小时之内,不仅睡不着,五脏六腑还会持续性的翻江倒海,疼的口吐白沫,不断抽搐。况且现在的安眠药,不太容易致死,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吞服了几十片安眠药后,不但不死,还会痛苦很长一段时间。”


        

温知夏有条不紊的跟他分析了一下常识性的错误。


        

顾平生:“……”人家看电影,谁让你分析里面的错误了?


        

“你……就不害怕?”


        

温知夏淡然的吃着爆米花:“我是唯物主义者。”


        

顾平生:“……”得,白耽误时间。


        

他无力的把头扭过去,正好看到女鬼那惨绝人寰的模样,猛然的视觉冲击,给他吓一大跳:“艹。”


        

顾平生手掌按在额头上,不知道是该该气还是该笑。


        

这叫什么事儿?!


        

就在他忍不住心中想要爆粗口的时候,一只细软的手盖在了他的眼睛面前,她声音清越的如同是空谷山涧的溪流:“不怕。”


        

顾平生那双桃花眼眸转了转,然后就直接朝着她那边靠了过去,“我怕。”


        

温知夏眨了眨眼睛,万分的不解风情说道:“你刚才,还在看着血流如注喝饮料。”


        

所以完全跟害怕不搭边。


        

顾平生暗自咬牙:“我现在害怕,不行吗?”


        

温知夏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剥夺一个人恐惧的权利,就“嗯”了一声。


        

顾平生:“……”


        

一个半小时的电影,温知夏从头到尾都没有眨一下眼睛,有些场面就算是男性都会稍稍避开视线,她却淡然自若。


        

顾平生在电影进行到三分之二,所有的血腥暴力恐怖镜头都过去以后,自知无望,靠着她就睡过去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就直接选一部爱情电影,指不定还能激发点她心中的小火苗,现在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


        

当电影的字幕放映,“啪”的一声灯光亮起。


        

靠在她身上的顾平生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温知夏肩膀动了一下,“顾平生?”


        

睡着了?


        

温知夏顿了顿,没有再叫他,想要就那么坐着等他醒来。


        

只是,当影厅内的观众悉数散场,工作人员开始打扫卫生的时候,就不得不提醒他:“姑娘,该清场了,要不然……先叫醒你男朋友?”


        

温知夏只好再次叫他。


        

顾平生睁开眼睛,首先对上她的眼眸,就亲昵的往她的肩上又靠了靠,深吸一口气,喃喃:“真香。”


        

温知夏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尤其还是当着工作人员的面,“你赶紧起来,我们该出去了。”


        

顾平生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并不是在做梦,他这才直起身体:“结束了?”


        

温知夏点头,连忙站起来,“走了。”


        

两人从影厅里出来,温知夏微微回头看向他:“你昨天没有睡好?”


        

顾平生顿了下;“有点认床。”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他自然不会告诉她,他通宵写了代码,一整夜都没有睡。


        

温知夏在经过一家店的时候,停下脚步说道:“你等一下。”


        

说完就走了进去。


        

顾平生抬头瞥了一眼,还是跟了进去,他站在门口的时候,看到她正在跟店员说着什么,店员按照她的描述拿了一个东西出来,顾平生以为是什么护肤品一类的东西,但温知夏在出来以后,就把东西给了他。


        

顾平生看着手中的东西:“买的什么?”


        

温知夏:“薰衣草睡眠喷雾,你睡前的时候喷一喷,可以助眠。”


        

顾平生剑眉微扬:“给我的?”


        

温知夏心想都给到他的手里了,当然是给他的,不然为什么拿给他?


        

“嗯。”


        

顾平生拿着手中的东西,反复的看了看,心中变得很柔软。


        

看完电影,他们去吃饭,在餐厅门口看到店员正在阻拦一个牵着狗的盲人进入。


        

“餐厅门口写着呢,导盲犬不让进,你把狗放在外面,人可以进去。”店员说道。


        

盲人小姑娘一再解释,“我看不见,离开它没有办法走路。”


        

店员:“你手上拿着的不是拐杖?有拐杖怎么还不能走路?我让你的狗进去了,万一他咬到人怎么办?你负责吗?而且你这狗就算是没有咬到人它要是拉了尿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盲人小姑娘顿了顿:“我,我不在这里吃饭,我只是打包一些东西回去,你就让我进去吧。”


        

店员:“我不是跟你说了?你可以进去,但是这条狗不行,现在正是店里忙的时候,你要是进去就进去,不进去就去其他地方不要耽误我们做生意。”


        

温知夏顿了顿,“你想要买什么东西?我帮你去买吧。”


        

盲人小姑娘听到有人愿意帮忙,连忙感谢:“谢谢,谢谢你,我要买的东西都在这张纸上,你……”她本来是想要直接拿钱给温知夏,但是到了最后还是顿了一下,“对不起,你……能不能先帮我垫一下,等,等你把东西给我以后,我再把钱给你,我不是不是怀疑你,只是……”


        

“我知道,没事。”温知夏没有什么介意,不过是举手之劳,再加上,她眼睛不好,出门也不方便,小心一点还是有必要。


        

顾平生看着柔声安抚小姑娘的女孩儿,手掌揣在口袋里,就那么细细的看着,这种闲事,他是很少管,这个世界上的不平事多的数不过来,而他本身的同理心也少得可怜。


        

但即使是这样,却依旧会觉得,散发善念的她,尤其的好看。


        

顾平生觉得自己是没有办法做到“生我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的,他就是属于,这个世界怎么对我,我多半也会怎么回报这么世界,所以他在被踩到泥坑里以后,就直接准备将践踏他至此的人也一同拉到泥坑里,大家一起腐烂。


        

但他见到了选择不同活法的温知夏,她有着那样的父母,却始终心怀善念,不对被偏袒的弟弟抱有任何的厌恶,也始终选择善待身边的人。


        

在温知夏进去排队的时候,顾平生瞥了一眼门口的店员,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导盲犬禁止入内,这东西是给盲人看?还是给狗看?”


        

是盲人能看到,还是狗能看到?


        

店员楞了一下,顾平生却已经进去。


        

在温知夏出去以后,盲人小姑娘听到她的声音连忙给她道谢,“我妈妈生病了,她喜欢吃这家的东西,真的非常谢谢你。”


        

温知夏:“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一点。”


        

小姑娘再次跟她道谢以后这才离开。


        

而原本打算就在这家吃饭的两人,也直接离开了,换了另外一家。


        

两人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坐着,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忽然下起了雨,屋檐下雨滴成竖条状落下,玻璃上点点的水花。


        

这场雨下的突然,好像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外面的行人没有丝毫的防备,只能狼狈的捂着头躲雨。


        

温知夏看着窗外的雨,拿着手机查看了一下天气情况:“这雨好像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顾平生摸了摸下颌,漫不经心的说道:“看样子是,这里距离学校也有点远,你说……怎么办?现在也挺晚了,咱们等雨停了回去,宿舍说不定都关门了。”


        

温知夏皱了下眉头。


        

顾平生又说:“不如……等雨停了,咱们直接回公寓?如果遇到抽查,就让你舍友帮忙打个掩护就行了。”


        

虽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共处一室过,但是从上次温知夏过生日以后,跟他待在一起过夜,就始终都会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们……打车回去不行吗?”她问。


        

“可是,只不过……出租车大晚上的也不能进校园吧?雨天也不好搭车,咳咳咳咳……我今天一直觉得嗓子不太舒服,淋了雨明天估计就……起不来了。”他卖可怜。


        

温知夏抿唇:“你,是不是知道今天会下雨?”


        

顾平生摩挲了一下手指:“哦?我知道下雨还约你出来干什么?一起淋雨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