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41章:是不是该给我点甜头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也没有证据说明他是早有预谋,但是肯定是不愿意再在大晚上的跟他回家。


        

“你回公寓吧,我自己回去。”她说。


        

顾平生“嗬”的笑一声,“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为我着想。”


        

他这模样显然是生气了,他在她跟前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突然严肃起来,让温知夏不由得就检讨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你去哪里?”


        

她刚开口,他就站起身好像要走。


        

顾平生顿下脚步,瞥了她一眼:“给你拦车去,免得有些人怀疑我居心不良,再给我按上个居心叵测的帽子。”


        

温知夏看着外面的大雨,他能去什么地方打车,拽住了他的袖子,低声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随便说说就怀疑我是坏人了,你要是认真说说,我今天指不定还要进警(察)局。”他眸色深深的说道。


        

他这样的神情和语气,让温知夏顿时就觉得是自己误会他了,毕竟……他一直以来,好像喜欢动手动脚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出格的举动。


        

至于醉酒那一次,完全就在顾平生的忽悠之下让温知夏觉得是她自己的梦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别生气。”她扯着他的衣服,轻轻的晃了下,语调软软的。


        

顾平生喉结滚动了下,极力的压制住心中的雀跃,这才重新坐下:“你要是真的想要回去,那就等雨停了,不然淋了雨明天就该感冒了。”


        

温知夏点了点头。


        

一个能解开种种难题的学霸,到底是社会经验有些缺乏,尤其对面坐着的还是个会颠倒黑白的,加之……或者这长时间的相处,温知夏早已经就在不知不觉中将他划分到了可以信赖的范围之内,这才没有听出他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话。


        

雨停了就回学校,可这雨要是在学校宿舍关门之前就不停了呢?


        

于是,这一段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最后温知夏也就被他重新拐到了公寓。


        

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她什么东西偶读没有拿,但这些里却并不缺少她要用的所有东西,包括……睡衣。


        

“你……为什么会有女生的睡衣?”她接过顾平生递给她的睡衣,问道。


        

顾平生随口道:“给你买的。”


        

在她的注视下,他就又解释了一下:“是给你的买的没错,你上次……不是没有睡衣穿,就顺便给你买了一件,一直没有机会拿给你。”


        

上次她喝醉酒,他总……不能给她换了。


        

虽然,很想。


        

“洗过了,可以直接穿,去吧。”在她的迟疑中,顾平生说道。


        

温知夏先去洗了澡,然后在外面吹头发,他过了一会儿才去洗澡。


        

“小书呆?帮我拿一下衣服。”她在外面吹头发听到他的喊声。


        

温知夏拢了拢头发:“什么衣服?”


        

“衣柜下面的抽屉里。”他说。


        

温知夏以为是衬衫,等柜子打开却看到整齐划一摆放着的……男士底裤。


        

各种款式,各种颜色。


        

“刷”她匆忙把抽屉给关上了。


        

里面顾平生的声音还在继续:“拿了吗?”


        

温知夏耳根微红:“你,你为什么不自己拿?”


        

顾平生闻言就知道她已经打开了,舌尖裹了裹后槽牙,抑制住到了唇边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当然可以自己出来,只是……什么衣服都没有穿,也可以吗?”


        

温知夏羞恼:“你穿着衣服出来自己拿。”


        

顾平生“咔”的一声将门打开一条缝,“确定,要我出来?”


        

温知夏狠狠的抿了一下唇,要是他真的出来了,还不知道他这么不正经的性子会做什么,“不,不许出来,我……”她说,“我给你拿。”


        

说着,也不管是什么,就随手拿了一条到浴室门口:“给你。”


        

浴室内的顾平生穿上以后,打量了一番,“小书呆喜欢这种风格的……子弹……裤?”


        

“什么子……”温知夏刚想要问,但是转而想到自己干什么要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踢了一下门后,就朝着客厅的沙发走过去,换了一个地方吹头发。


        

她头发长,吹干需要不少时间,所以哪怕是先洗澡,等顾平生出来的时候,她也才刚刚忙完。


        

她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回头,顾平生就坐在她身旁的位置上,“头发吹干了?”


        

温知夏觉得他是多此一问,“我去睡觉了。”


        

她起身,他长臂伸出,她一个没站稳,就直接扑在他的怀里,牙齿好巧不巧的正好磕在他的下巴上,“嘶——”


        

顾平生狠狠的倒吸一口凉气,匆忙捂住下巴,虽然没有流血,但也在上面留下了清晰的印子。


        

温知夏歉疚的伸出手给他揉了揉:“对不,对不起,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疼?”


        

她因为担心,也忘记自己现在整个人还趴在顾平生的身上,她刚洗了澡,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虽然他们用的是同一瓶的沐浴露,但是她身上的就是格外的好闻。


        

“是不是破相了?”他佯装皱着眉头,问。


        

温知夏咬了下唇瓣,如实的告诉他:“有个……牙印。”


        

顾平生一脸无奈的说道:“明天还要上课,这带着牙印,别人问起来,我可怎么说?”


        

温知夏想了想,小声的跟他商量:“要不然……你贴一个创可贴?”


        

“有人会在下巴上贴创可贴吗?”她趴在他的身上,长发垂落在他的脖颈上,痒痒的酥麻,让他有些心颤。


        

温知夏:“……可以,应该……”


        

顾平生看着她:“哦,有人啃了另一个人一口,就打算给他贴个创可贴糊弄了事,这个人可真是会想,另一个人他现在下巴还疼着,这个人就给揉了两下就不管了。”


        

温·这个人·知夏只要抬手又给他轻轻的揉了两下:“这样,好了吗?”


        

“疼。”他窝靠在沙发里,被她细软的小手轻按着,心思荡漾之间,就忍不住手掌按在了她的后背上。


        

而他的这个举动,也让处于自责中的温知夏顷刻间就意识到了两个人现在的模样是多么的暧昧。她还……趴在他的身上。


        

顿时像是触电一般的,温知夏连忙想要躲开,可他的手臂就像是铜墙铁壁,根本就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直接把人压在了沙发上。


        

两个人的姿势顺势逆转。


        

温知夏瞪着眼睛看着把自己压在沙发上的顾平生,好像就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比刚刚转学来的时候成熟了不少,原本那双看什么都冷剐的桃花眼,此刻充斥着的是百转柔情。


        

“夏夏。”他低哑的嗓音轻唤她的名,“已经上大学了。”


        

他说:“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也成年了,所以……是不是该给我点甜头了?”


        

他的眸色深沉如夜,墨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脸,指腹一寸寸的摩挲着她的面颊:“好不好?”


        

温知夏在一瞬间,像是被他蛊惑,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看着他。


        

顾平生把这个理解为了默认,缓缓的,慢慢的低下了头。


        

可就在他要吻上她的时候,反应过来的温知夏忽然用手抵在他的胸膛前,身体带着细微的颤抖,她说;“不要。”


        

顾平生眼睛里充斥着的火热,好像在这一瞬间熄灭,他凝眸看着她:“……为什么?”


        

温知夏摇头;“你别……这样。”


        

顾平生想说,他哪样了?


        

可在心思迟疑之间,到底还是没有强行进行下去,他一再的告诉自己,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而就在他的手臂稍微一松的时候,温知夏就推开他跑到了房间里去。


        

顾平生坐在沙发上数秒钟后,给自己灌了一整杯的凉水。


        

温知夏反锁了房门,用被子整个的捂住自己,摸着自己有些灼烧的面颊。


        

夜半,温知夏都没有能够睡着,客厅内早就已经没有了动静,她听了一下以后,这才打开门想要去喝点水。


        

在走廊里的时候,她好像听到顾平生那屋子里有些动静,迟疑了一下以后,想要当做没有听到,但是却又听到他好像是压抑着什么的声音,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就过去了。


        

卧室的门没有关好,里面的闪烁着光亮,像是电脑。


        

她以为他是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