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43章:你跟顾平生在一起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从图书馆出来,就看到陈琳在给顾平生送水。


        

顾平生余光扫到了她,抬起眼眸朝她勾了勾手指。


        

陈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温知夏,拿着矿泉水平的手正要尴尬的收回去,但是下一秒顾平生却从她的手中拿走了那瓶水。


        

陈琳诧异却也惊喜,因为他当着温知夏的面拿走了她给他的水。


        

有风吹过,将陈琳额前的齐刘海吹起,她仰着头发现顾平生也在看她,还朝她伸出了手。


        

他对她难道……也是不同的吗?


        

“噗通——”


        

“噗通——”


        

顾平生剑眉轻皱,再次抬了抬手,然后直接把手伸进了她的口袋,随后拿着那瓶水朝着温知夏走去。


        

“顾平生球不打了?”队友喊道。


        

顾平生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今天到此结束,队友们一个个忍不住吐槽,“果然还是系花的魅力大,分分钟就把人给勾走了。”


        

“可不是,也就只有系花去学习的时候,顾平生才玩会儿球,人家都是老婆奴,他是女友奴。”


        

“瞧瞧,连水都喂到嘴边,奴性啊奴性……”


        

水?


        

陈琳从刚才的晃神中回过神来,转过头去看向温知夏和顾平生的方向,刚才顾平生从她这里拿走的那瓶水,已经拧开了瓶盖,正拿着放到温知夏的嘴边给她喝。


        

“让你带水渴了去外面喝你不愿意,进去这么长时间,嘴唇都起皮了。”顾平生说她。


        

四方城大学图书馆有个规定,不能带水进到自习室里面,时间一久,温知夏就养成了习惯包里面不带水。


        

“你怎么让人家陈琳给你买水?”温知夏问他。


        

顾平生给她理了理围巾,“她买多了,想卖给我,正好水被我喝完了。”


        

温知夏顿了下:“卖水?”


        

她虽然知道陈琳的家境也不太好,也是勤工俭学,却没有想到会在学校里卖水。


        

顾平生揽着她的肩膀:“已经给钱了,多付了一块,走了,吃饭去。”


        

而彼时,陈琳摸向自己的口袋,里面是两块钱纸币,她捏着那两张纸手掌捏的很紧。


        

他拿了她的水,给了她两块钱。


        

沈白起是在圣诞节这天回来的,他说是想要为自己的感情再努力上一次,所以带着玫瑰花守在了温知夏的宿舍楼下。


        

沈白起周正端方,身量也高,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站在还在飘雪的校园里静静守候的模样,引来了不少过往女生的注意。


        

宋丹丹抱着一堆刚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零食,看到他正在询问温知夏的名字就顺嘴问了一句:“你找知夏?”


        

沈白起一听她对温知夏的称呼就知道多半是熟人,“是,麻烦你告诉她一声,我叫沈白起在楼下等她。”


        

宋丹丹有些莫名,毕竟她们都在潜意识里认为温知夏跟顾平生已经是一对了:“哦,好。”


        

宿舍门打开,宋丹丹将怀里的零食一股脑的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知夏,外面有个男的抱着玫瑰花在等你。”


        

温知夏带着耳机还在看书,听到她的话,疑惑的看向她。


        

宋丹丹站在窗户边上:“你过来看看就是那个……叫,叫什么沈,白什么……叫什么来的?反正是姓沈。”


        

温知夏走过来看了看,“沈白起。”


        

宋丹丹点头:“对,好像就是这个名字,你们……认识?”


        

温知夏:“是我以前的校友。”


        

宋丹丹特别喜欢看动漫偶像剧,永远在幻想甜甜的恋爱,也喜欢看帅哥,闻言拽着温知夏的胳膊羡慕万分的晃啊晃:“这也太不公平了,你都已经有顾平生了,还有人冒着雪来给你送花,还是在圣诞节,怎么就没有人给我送玫瑰花啊啊啊啊啊……不公平。”


        

许若男在旁边幽幽的说了句:“前两天不有人拦着你要你的联系方式?”


        

宋丹丹:“他长得还没有我高呢,如果我们自已遇到坏人是他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他?”


        

许若男:“……”


        

“你不下去看看吗?”宋丹丹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温知夏的身上。


        

温知夏迟疑了一下以后,穿上了外套。


        

沈白起看到裹着羽绒服出来的温知夏,几步走了过来,上了大学的她比记忆中只要好看上一些,她应该是怕冷,毛茸茸的羽绒服领子紧紧的裹着脖颈,白色的绒毛贴在面颊上,肌肤白皙与雪色相映衬。


        

“知夏,好久不见。”沈白起将花递给她。


        

温知夏顿了下,没有接,“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沈白起展现出些许的羞涩,却还是开口:“温知夏,你有男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温知夏虽然看到他捧着花就大概猜到他是来做什么的,但闻言还是怔了一下,她在想该怎么拒绝。


        

“那边的……是不是温……唔唔……”


        

跟顾平生走在一起的两个男生,其中一个眼尖的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指着就要说出口,却被另外一个连忙捂住了嘴巴。


        

只是这样的举动,显然就已经晚了。


        

顾平生的目光已经看了过去,而彼时,不知道沈白起对温知夏说了什么,忽然伸出手抱住了她。


        

两个人之间是火红的玫瑰花,俊男美女身形高挑,在一地的雪花下演绎着浪漫。


        

顾平生垂放在一侧的手指捏紧。


        

“哎,顾……”在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顾平生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下一秒,跟过来的两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顾平生拽着沈白起的衣领,已经一拳毫不留情的挥了上去。


        

沈白起在还未察觉到身旁已经多了一个人的情况下,就狠狠的挨了一拳,捂着眼睛痛呼出声:“嘶……是你。”


        

顾平生什么话都没有说,再次拎起了他的衣领,沈白起接连给打了两拳,脾气也上来了,两个人直接在雪地里动起手来。


        

玫瑰花被踩上践踏,花瓣凌乱,为雪地增添了一抹艳丽的颜色。


        

“顾平生,住手,别打了!”温知夏在一旁看着,喊他。


        

可听到顾平生耳朵里,就是她在刻意的维护沈白起,怕他把人给打坏了,她心疼,他就打的更狠。


        

最后也是跟过来的两人怕事情闹大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人给拦下来。


        

沈白起这种好学生,几乎就没有跟人动过手,打架这种事情几乎没有做过,自然跟顾平生这种没有办法相提并论,脸上青一块一块的。


        

相比较而言,顾平生脸上的挨得那一拳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温知夏看了眼顾平生脸上的那一块青紫,见他没有什么大碍后,就把目光转向了沈白起,朝着他走过来,“对不起啊,你……我陪你去医护室看看吧。”


        

“不许去!”顾平生见她连管自己都不管,竟然还要带着沈白起去医护室,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声道。


        

温知夏深吸一口气,只是瞪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扶住了沈白起的胳膊:“走吧。”


        

顾平生看着她扶着沈白起的手,恨不能直接剁掉沈白起的那只胳膊。


        

沈白起捂着自己受伤的脸,一碰就疼的呲牙咧嘴,顾平生别的地方没有怎么动手,就是一直朝着他的脸打,沈白起前脚被拒绝了,后脚就挨了一顿打,这口气正是没有地方出的时候,所以就在顾平生怒色满满的神情中,握了下温知夏的手,“好。”


        

顾平生看着这一幕,两步上前就要再动手。


        

温知夏瞪着他:“你敢!”


        

顾平生已经抬起来的手掌狠狠的捏住,黑渗渗的眸子盯看着她,带着难过和如何都遮掩不住的愤怒:“你护着他?!”


        

温知夏原本不想要理他,但看着他脸上挨得那一拳,语气放缓了一些:“你回去自己抹点药。”


        

让他自己上药,她却陪着别的男生去医护室?!


        

顾平生丝毫感觉不到她的任何关心,反而觉得她压根就没有把自己给放在心上,狠狠的一甩胳膊,阴沉着脸就走了。


        

他真是……白对她好了!


        

她没有心肝。


        

同顾平生一起来的两人见状也只好讪讪的跟着走了。


        

温知夏看着顾平生离开的方向,细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后,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我们去医务室吧。”


        

医护室内,沈白起脸上的涂上了药膏,温知夏低声道:“真是对不起,顾平生他……应该是误会了你的举动,希望你不要跟他计较,他做事情可能比较冲动,没有想要真的伤害你。害你变成这样,很抱歉,这是给你的赔偿,也祝你圣诞快乐,我送你到学校门口,你……先回家吧,好吗?”


        

沈白起看着她摸完口袋掏出来的钱,苦涩的笑了下:“你不管他,却把我带过来处理伤口,就是为了大事化小?”


        

温知夏看着他,没有说话,却也是已经给了回答。


        

顾平生平白无故的把人给打成这样,这要是闹大了,到最后担责任的肯定是他。


        

他做事情,压根就不考虑点后顾。


        

沈白起看着她柔静的面容,说:“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生,我考去上京也是希望能离你近一点,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选择四方城大学,你的成绩……四方城大学?顾平生……你……”沈白起瞪大了眼睛:“你难道是因为顾平生上了四方城大学所以你也选择了这里?”


        

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沈白起还是问了出来。


        

温知夏只是说:“四方城大学没有什么不好,也是国内重点名校,不是么。”


        

她……没有否认。


        

“你不答应我,是因为,你跟顾平生在一起了,是吗?”沈白起问她。


        

这一次,温知夏没有再沉默,而是摇了摇头:“我们,还没有在一起。”


        

她这样的性子,做事情总是寻求稳妥,总是觉得他们之间还不到时候。


        

沈白起笑了下,三分释然七分的幸灾乐祸,他拿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青肿的脸,说道:“顾平生是容易招惹桃花的人,你要是选择跟他在一起,最好还是多考验考验,不然以后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