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46章:百家烟火,一个人孤零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琳看了看门口以后,这才小声的说道:“刚才……许若男帮忙去搬书,手机留在了这里,手机上一直弹出消息,我不小心就看到了……”


        

在说到一半的时候陈琳忽然又不说了。


        

温知夏抬眸看着她。


        

陈琳咬了咬唇:“哎,我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我跟你说了以后,你千万不要往外传啊,就只有咱们两个人知道就好了。”


        

“你要说的是关于许若男的秘密?”温知夏淡声问道。


        

陈琳点头。


        

温知夏调了两下琴弦:“那就继续练琴吧,我待会儿还要去图书馆做题。”


        

陈琳微楞:“你不想要知道?”


        

温知夏:“既然是秘密,那就该尘封,我不关心舍友的隐私。”


        

深挖其他人的隐私,这是毫无意义且卑劣的事情。


        

陈琳看了看她,觉得自己心中的那股高兴和快感硬生生的就被温知夏寡淡的态度给撕裂,她不相信温知夏真的不感兴趣,或者说,她不相信会产生这种心理的人只有自己。


        

温知夏不过就是勾引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所有的吃穿用度都让顾平生花钱,说白了她们其实本质上就应该是一类人,“许若男她被人强奸过,而且不是一次,她甚至有一段时间放纵那个人对她的强奸,跟我们在同一个宿舍里朝夕相处的竟然是这种人,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她跟我们……”


        

“叮——”


        

温知夏拨动琴弦的手猛然收紧,琴弦发出尖锐的响声:“你想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


        

陈琳见她神情淡漠,拿不定她是什么意思。


        

“我不觉得恶心。”温知夏把竖琴还给她,泠然启唇她说:“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我可以告诉你,我不觉得她恶心,也不觉得她脏,不觉得她跟我有什么不一样。”


        

“你拿她跟我们比?”陈琳展现出不可思议。


        

温知夏清艳的眉眼瞥向她:“不,我没有拿她跟你比,我说的是跟我有什么不一样。”


        

她并未说“我们”。


        

陈琳听懂了她话语中的深意,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宿舍里四个人,但她好像永远都是那个游离在外的,跟她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好像也根本就不亲近,今天她终于可以将自己划分到跟她们一起的阵营,而将另一个人排除在外,可温知夏却还是在排斥她。


        

“你真的一点芥蒂都没有?这样一个人还要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陈琳觉得温知夏完全就是在装模作样,装的冰清玉洁的模样。


        

温知夏:“许若男毫无防备的将手机放在你面前,这是对你最大的信任。可你既没有对自己偷看手机的行为感到抱歉,也没有对她不幸遭遇展现出任何的同理心,而是觉得她恶心……哪怕你当做事情未曾发生过,烂在心里而不是转而告诉我,我都不会觉得你有什么问题,你不是想要问我怎么克服这种恶心的心理吗?请恕我作为一个人,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她说完,直接站起身,“竖琴你自己练吧,我还有事。”


        

温知夏拿起自己的背包,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必要再继续交谈下去。


        

陈琳看着温知夏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手掌,“装模作样。”


        

温知夏不知道是听没听到,但总是是没有什么反应的直接离开,她走的很快,以至于没有发现,原本早就应该离开的许若男,躲在了另一扇门转角的地方。


        

许若男静静的看着温知夏离开的方向,温知夏在冬天特别的怕冷,最常穿的就是到膝盖的长款羽绒服,然后从头到脚把自己给包裹的严严实实,不露一丝风,这样的穿着本该有些臃肿,但她身形纤细,也比较高挑,看上去反而有种不盈一握的柔美,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许若男这才收回视线。


        

“砰——”


        

在陈琳气愤的提到椅子的时候,许若男推开门进来。


        

陈琳乍然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惊吓过后,陈琳更多的是做贼心虚的害怕,害怕许若男听到了自己跟温知夏的对话。


        

许若男弯腰走向后排,将自己遗落在这里的一本书拿起来,翻看着书页,好像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书忘拿了,你怎么好像很害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琳连忙摇头,“没,没有。”


        

许若男看向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数秒钟以后,忽然就笑了一下。


        

陈琳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心底发毛的感觉,“你……你笑什么?”


        

许若男;“只是今天才觉得,原来……你这么干净。”


        

留下这一句话后,许若男之后就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走了。


        

但陈琳却因为她这一句话,面色陡然一白,因为她清楚,许若男能说出这种话,就一定是都听到了,她脚下一软,想要扶住旁边的桌子,却没有想到碰到了桌子上的竖琴,竖琴“砰咚”一声掉落在地上,磕碎了一个角。


        

陈琳顾不上其他,连忙捡起竖琴,头皮猛然一阵发麻,她付了押金借过来的竖琴——磕坏了。


        

“快来尝尝,食堂新烤出来的鸡叉骨,特别香。”一进门,许若男就连忙说到。


        

宋丹丹闻到了味道,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好香,我要吃。”


        

温知夏也微微侧过头来,她从图书馆出来原本也打算买上一些,但已经卖完了需要补货,她就没有等,没想到许若男竟然正好买回来了。


        

“这一包给你的。”许若男将一包放到了温知夏的跟前。


        

温知夏抬头:“给我?”


        

许若男笑了笑:“我去食堂的时候看到你去了那边,我正好也要吃饭,就先等了等,趁热吃。”


        

温知夏拿着:“谢谢,我转钱给你。”


        

许若男:“下次再说吧,丹丹这个是你的。”


        

宋丹丹毫不客气的拿过来:“够意思,我下次也买给你。”


        

许若男“哦”了一声,说道:“你吃东西的时候还能想到我,那可真是奇怪了。”谁不知道她护食。


        

宋丹丹一口咬着鸡叉骨说道:“下次一定,一定记得你。”


        

三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陈琳回来的时候,许若男也压根没有在意,陈琳暗自咬了咬牙,越加觉得她们孤立瞧不起自己。


        

晚上,顾平生给温知夏打电话,这两天顾平生在加紧忙一个代码,几乎没有出现在温知夏跟前。


        

“还在做题?”他问。


        

温知夏点头:“嗯。”


        

“马上要放寒假了,过年……去公寓好不好?”他温声道。


        

温知夏捂了捂手机,往阳台走去:“我自己有家。”


        

顾平生卖可怜:“我没有。”


        

温知夏顿住,“可是……”


        

顾平生:“你不能陪陪我?百家烟火,你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吗,咳咳咳咳……”


        

话没说完,手机那头就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温知夏握着手机的手一顿:“你怎么了?”


        

“没事,有点小感冒。”他说。


        

“吃药了吗?”她问。


        

顾平生顿了顿:“没事。”


        

那就是没吃了。


        

温知夏:“你……”


        

“顾哥,38.5摄氏度,要不然你这还是去医护室挂下点滴,这样下去不行啊。”关键时刻,还是靠舍友,“系花,你要是没事的话,陪他去看看呗,一直这样硬抗着也不行啊。”


        

舍友撞了一下顾平生的肩膀,示意他配合的发出咳嗽。


        

顾平生早日脱单,也省得成日里精力没地方使,成天折磨他们,另外的舍友也在帮腔,“是啊是啊,你看看这病的,嘴唇都紫了,不会是要晕倒吧……”


        

“哎呦,顾哥,顾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打120啊……”


        

顾平生深沉如墨色的眸子扫了这群戏精一眼:兄弟,戏过了。


        

温知夏:“麻烦你们先送他去医护室,我现在就过去。”


        

几人将手机挂断,“顾哥,事情成了,可千万不要忘记兄弟。”


        

“请吃饭!”


        

“对对对对,脱单的请客。”


        

顾平生将自己的饭卡丢给他们:“随便刷。”


        

“卧槽,霸总,我们就……”三人同声:“不客气了!”


        

温知夏匆匆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医务室门口站立着的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顾平生就站那里等他,她气息不稳的快步走过来:“你怎么,怎么不进去啊?”


        

怎么还站在外面等着。


        

她踮起脚尖,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快进去。”


        

顾平生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揣进自己的口袋,这才走进去。


        

校医给他检查了一下,“嗓子发炎,炎症引起的高烧,什么时候开始的?”


        

顾平生:“昨天。”


        

只是需要通宵赶代码,他喝了点热水,并没有在意,这等到代码弄完了,病情也加重了。


        

“挂吊针吧,三瓶。”校医说道。


        

顾平生看向温知夏:“三瓶要挂很久,要不然你先……回去?”


        

他说是让她回去,但深邃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显然就是不想要她走。


        

温知夏没有揭穿他:“我留在这里等你挂完吧。”


        

这下,顾平生满意了,主动的把自己的病床让出来给她,准备自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挂吊针。


        

“你好好躺着,我坐在椅子上就行了。”她见状说道。


        

顾平生给她按在病床上,将鞋子给她脱掉:“躺着玩手机舒服。”


        

校医拿着配好的药水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笑道:“既然你男朋友这么会心疼人,你就躺着吧,他身强体壮的,坐在挂吊针也一样。”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温知夏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也忘记反驳他们还不是男女朋友,“我自己脱鞋。”她小声的说道。


        

话落,顾平生已经把鞋子给她脱掉了,来的时候路上比较冷,即使穿着袜子,她的脚尖也有些凉。


        

吊针里该是有安眠的成分,顾平生坐久了,手臂撑在桌子上,脑袋有些昏沉,眼皮就阖上了。


        

温知夏看完了一部纪录片,侧过头就发现他睡着了。


        

她顿了顿,怕他着凉,想要叫他躺上来睡,下床开口叫他的时候,看到他睫毛下盖着的黑眼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