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350章:戏有点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平生眼眸漆黑摄人,直勾勾的盯看着温知夏,让温知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给卡在了唇边,半晌以后,都没有开口。


        

但她的沉默,以及没有反驳许若男的举动,已经就足够顾平生怒火漫天,他冷哼一声就走了。


        

温知夏微顿,“顾……”


        

“阿夏,你们还没有在一起他就带你来泡两人温泉,你该小心一点才是,他要是想要对你做什么,就你这小身板,肯定会吃亏。”许若男抬手摸了摸温知夏因为水汽的蒸腾而变得更加娇嫩迷人的面颊,有些不舍得放手。


        

温知夏拿她当朋友,两个人又是舍友,加之许若男对她一向亲近,也就没有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怪异。


        

等两人泡完温泉出来,温知夏想要去隔壁叫顾平生,但一转眼就发现,顾平生此刻就正在大厅里坐着,眼眸沉沉的,眉峰之间像是凝结着冰霜。


        

温知夏顿了下,脚步朝着他走过来:“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他身上的温度已经下去,应该是出来有一段时间了,他坐在那里,微微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孩儿:“你还关心我呢?”


        

温知夏抿了下唇,老实的“嗯”了一声,她肯定还是关心他的。


        

顾平生见她点头,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但:“我难受。”


        

她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冒了吗?”


        

顾平生戳了戳自己心口的位置,“这里难受。”


        

温知夏没有听说泡温泉会引起这方面不适的,但还是很在意的说道:“那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顾平生握着她的手,把她拉近,头靠在她的身上,委屈巴拉的说道:“你陪我回公寓,我不去医院。”


        

许若男看着他一个大男人,在那里卖惨,腹诽无数,“阿夏,不……”


        

“好。”温知夏已经答应下来。


        

许若男:“……”


        

顾平生握紧她的手,顷刻间起身,“那我们走。”


        

温知夏瞥了眼他稳健的动作,“你,没事了?”


        

顾平生微顿,下一秒捂住自己心口的位置,将身体的一半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剑眉拧起:“难受~~”


        

许若男在一旁冷笑:矫情、造作、好大一杯绿茶。


        

但无论她心中如何吐槽,该拐走的人,顾平生还是把人给拐走了,哪怕温知夏挥手要跟许若男道别的时候,他都要在一旁衣服难受不行的模样,硬生生的就把温知夏的吸引力给勾了回来,看的许若男刷新了认知。


        

等到了公寓,他贴靠着温知夏也不说具体哪里难受是什么难受,但就是一个劲儿的说自己难受,缠着她抱着她偷亲她,跟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似的。


        

“你,是不是戏有点过了?”温知夏轻轻的推开他的脸,问道。


        

在沙发上贴靠着她的顾平生闻言就啃咬了她一口:“你该赔偿我。”


        

温知夏顿了顿,清艳的眼眸之中带着不解:“赔偿你什么?”


        

“你赶走我,跟另一个人泡温泉,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冷着,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他不满的说道。


        

温知夏知道他该是等了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他从温泉离开以后没有去旁边继续泡,而是一直就在大厅里等着,“那你……怎么不去若男的那个温泉泡一会儿?”


        

顾平生没说话,就湛黑的眼眸看着她,深邃的眼底好像是藏着对她的无尽控诉,莫名的让温知夏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多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她避开他的视线,却发现这公寓过年与不过年的时候好像都没有任何的变化,一点新年的喜庆氛围都感觉不到,“你怎么……什么都没有买?”


        

“买了。”他说。


        

温知夏眼睛在公寓的客厅转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变化,实在找不出他到底是买了什么东西,于是转过头:“你买了什……”


        

刚一回头,就看到了他拿着两个礼盒过来,一个是某知名护肤品的全系列,一个是鲜花礼盒:“给你的。”他说。


        

这就是他所谓的“买了”。


        

这是他去买的新年礼物。


        

他去商城逛了一圈,原本是打算也趁着节日的氛围买上了一些什么东西,但到了最后就变成了给她挑选礼物,旁人大包小包买给家人的,买给自己的,他只买了给温知夏的。


        

他没有家人了,也不在乎自己,就只想到了她。


        

温知夏看着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新年礼物,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等待了很久以后,这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说:“顾平生,如果我一直不答应你,你在身上花的钱,就都打水漂了。”


        

哪有他这么傻的人,什么东西望她身边送,怎么就不想想,万一亏得血本无归又该怎么办?


        

可他告诉她;“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等……”像是温柔至极的话,但后半句是:“你只会有我这一个选项。”


        

所以,他等得起。


        

假期过后开学,顾平生琢磨着,他们这个寒假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一起,感情有了些许的紧张,正待高兴呢。


        

作为宿舍里唯二的单身人士赵梓健哼着小调拽着行李箱就推门进来了,然后当即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哥几个,兄弟我……脱单了!!”


        

在另外两人的祝贺胜利,顾平生那张英俊非凡的脸黑成了锅底,这几个货,说是帮他脱单,结果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个个都找到了女朋友,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了?


        

在赵梓健一派喜气洋洋讲述着自己是怎么样脱单的时候,顾平生就一直趁着一张脸,像是漫天喜庆,唯独他头顶这一块乌云密布,阴风肆虐。


        

舍友们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顾哥,挺住。”


        

顾平生磨着后槽牙,眼瞳深眯,“显摆呢?”


        

“不敢,不敢。”


        

“不敢不敢。”


        

“不敢不敢。”


        

温知夏从大一开始就开始参加各种比赛,不光是能拿到学分,还能得到不低的奖金,而她也是成绩斐然,表现亮眼非常。


        

而顾平生在进入高二开始,也显然比之前更加的忙碌起来,他不再只是赚快钱的接一些编程代码的工作,而是开始学习一些经营策略到处找公司学习。


        

春暖花开,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并不太多,傍晚吹动心爱姑娘裙摆的风和眉眼肆意张扬的少年。


        

“砰——”


        

上了高中的温了川在周末骑着单车来四方城大学找温知夏,结果在快到校门口的一个拐角处同一辆豪车相撞,将他连人带车一起颠倒了地上,撑在地上的手掌被柏油路上的石子擦伤。


        

车上正对着镜子涂抹润唇膏的楚蔓被司机猛地一停车,润唇膏就擦到了脸上,那双漂亮的眸子不高兴的抬起头。


        

司机连忙解释:“对不起小姐,前面……前面突然一个骑着单车的少年,被……被咱们的车撞倒了。”


        

楚蔓顿了一下:“去看看。”


        

司机匆忙下车。


        

车子压在温了川的腿上,他手上和胳膊上有着不同程度的擦伤,司机连忙把他扶起来;“小同学,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温了川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正待说话,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法式方领高腰大摆泡泡袖连衣裙的明艳少女出现在他的眼前,她身后是炽烈的骄阳,却不及她的颜色耀眼。


        

被司机扶着的温了川微怔。


        

从小美到大的楚蔓对于这样子的目光早就习以为常,在他出神的时候,打了一个响指,宛如是最娇艳的那朵玫瑰:“需要去医院吗?”


        

温了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楚蔓见他也不像是碰瓷的,就让司机给了他点钱,见他的目光还似有若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人也长得俊俏,就逗了逗他:“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


        

温了川反应过来自己还盯着人家看,耳根瞬时就红了起来。


        

楚蔓见他耳根通红的模样觉得分外有趣,笑着问他:“难道……被我说中了?”


        

温了川面红耳赤的摇头,“没,没有的事情。”


        

楚蔓“哦”了一声,把玩着胸前的波浪卷发,“真可惜。”


        

可惜什么?


        

等轿车和那道殊丽的身影消失,温了川都没有问出口。


        

等温了川来到校门口见到温知夏,人还未完全回过神来。


        

“你这是……摔倒了?”温知夏看着他推着单车过来,胳膊上还带着擦伤,问道。


        

温了川点了点头:“嗯,不小心摔倒了。”


        

“伤到哪里没有?”温知夏连忙问道。


        

温了川轻轻的摇了摇头:“姐,你们学校有没有一个长得……”


        

他说道一半的时候忽然顿住,这让温知夏有些摸不着头脑:“长得什么?”


        

温了川想要形容,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没什么。”


        

这一场偶遇,就像是横生出来的枝节,无伤大雅,好像也无法铭记,直到多年以后再相遇。


        

七号街是这座老城老旧的街道,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城市翻新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而这里好像暂时被遗忘着。


        

熙熙攘攘的,来往的学生很多,温知夏同顾平生经常来这里吃饭闲逛,这日两人越好前来,每次都会提前到达的人,今天却迟迟没有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