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01:我的草原我的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蔓蔓……嘶……”


        

温了川在万管家的带领下,走入这低调奢华的别墅,乘坐电梯到达三楼就听到了里面男人压抑着的声音,这声音让他整个人愣住,像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蔓蔓是你能叫的?”养护的细嫩纤长的手指上涂抹着黑莓浆果色,勾着男人的下颌,面露不悦。


        

男人微怔,早就听闻这楚大小姐脾气不好难伺候,“楚小姐。”


        

太过献媚,就显得低俗,哪怕这张脸,这身材的确还不错,也是出入镜头就能让不少少女尖叫,但看多了,好像也就那样了,她收回手。


        

男人见她神情恹恹,便主动的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下,他衣衫不整,但楚蔓身上的裙子却是连褶子都没有一个。


        

“楚小姐,经纪人跟我说了一个本子,我很喜欢,能不能帮我拿下来?”男人勾着她的手指,却不敢说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哪怕她这张脸比众多他见过的当红女星还要明艳漂亮。


        

圈子里如今谁不羡慕他攀上这样一个金主,有钱有貌还出手大方,只是让沈梓墨不理解的是,楚蔓养着他,却并未真的同他真枪实战的做过什么。


        

“衣服,脱了。”她说。


        

里面的动静还在继续,门半掩着,里面做了什么都清晰的传入了温了川的耳中,他从未见过这么放荡的女人,竟然大白天的就……


        

“想要资源?”声线靡靡而慵懒,却也透着股高傲和骄纵,“这两个月里,我递到你手上大大小小五六个资源。”


        

这点沈梓墨自然清楚,所以才在她的面前更加的表现,这样大方的金主,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他来之前洗了澡身上还涂抹了精油。


        

“咔”。


        

温了川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他只听到什么金属锁上的声音和男人的门吭声,紧接着就是楚蔓的声音:“难受?”


        

沈梓墨连忙摇头,献媚般的想要吻她,却被楚蔓抬手抵住,“出去。”


        

沈梓墨有些难以接受她今天竟然还是没有要跟他做点什么的意思,每次叫他来,好像就只是为了单独的欣赏一下他的身体:“是。”


        

沈梓墨出去的时候同温了川打了一个罩面,看着温了川那张出众的模样,以及他身旁站着的万管家,沈梓墨的心中顿时就生出了一种危机感。


        

万管家是楚家的管家,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让她亲自带着来给楚蔓过目,就连自己,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有这个机会。


        

但他没有询问的机会。


        

“小姐,董事长给你找的伴读过来了。”万管家敲了两下门,说道。


        

侧卧在沙发里面的楚蔓轻轻的按着太阳穴,心情有些烦躁,沈梓墨的样貌和身材已经算是很不错,但她照旧是……


        

“进来。”


        

万管家回头看了一眼温了川后,将门推开。


        

复古飘逸的长裙勾勒完美的身形,一小部分裙摆散落在地上,蓬松的长发,饱满的红唇,像是娇艳的玫瑰尽情绽放在枝头。


        

温了川微怔,没有想到她竟是……长成了这种祸水红颜的模样。


        

他刚才听那动静,几乎是在潜意识里就把她跟壮硕的富婆划上了等号。


        

楚蔓闭着眼睛,显然是对来人是谁没有多大的兴趣,在万管家开口之前便说道:“万姨你安排吧。”


        

万管家点头,绕到一旁给她按捏着太阳穴:“小姐对于那个男星不满意?”


        

楚蔓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先留着吧,反正用处不大。”


        

万管家闻言安慰道:“用处不大咱们就再换一个,董事长让人调教的那几个少爷我看过了,模样不比那个男星差,这特意调教过的,更懂事。”


        

楚蔓神情倦怠:“嗯。”


        

温了川站在那里听着她们跟谈论货品似的谈论男人,眉头不自觉的就拧起来。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异样,闭着眼睛的楚蔓微微睁开了些眼睛,靠在沙发背上,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


        

万管家注意到她的视线,说道:“他叫温了川,是董事长亲自挑选的,小姐……觉得怎么样?”


        

楚蔓鸦翅般长而黑的睫毛眨动扫出弧形的乌影,朝他勾了勾手指,示意性很明显。


        

温了川站在那里,脊背微僵,上前两步,却并未与她靠近,他隐约觉得眼前的女人像是有几分眼熟,但却并没有能够想出来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


        

楚蔓从沙发上放下腿坐起身靠在沙发背上,指尖缠绕着长发,红唇轻吐着他的名字:“温、了、川……”


        

温了川按照训练时的规范,微微躬腰:“大小姐。”


        

楚蔓:“你这衣服……”


        

温了川捏了捏手指,不由自主的就想到刚才自己在门外,听到她让刚才那男人脱衣服的画面。


        

楚蔓看着他僵硬不屈的模样,站起身,修长纤细的手指从他的腰际划向他的胸膛。


        

在试图解开他衣领的时候被他猛然间拽住了手腕,动作突然且大力,楚蔓皱起眉头。


        

“温了川你在干什么?!”万管家看到他的动作,呵斥道。


        

温了川在停顿了数秒钟后,这才松开手,而她娇嫩的手腕上已经留下了一道醒目的掐痕,楚蔓爱美,身上是从来不能留下什么痕迹,精致的眉头蹙起,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又掀眸看了看他。


        

明明是她自己行事放浪,第一次见面就开始解一个陌生男人的衣服扣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类似控诉不满的模样中,温了川还是有种自己做错了事的错觉,闷声道:“抱歉。”


        

“你以为,我要……脱你的衣服?”在万管家试图上前的时候,楚蔓抬手制止,转而面色怪异的对着温了川问道。


        

温了川肢体之间的僵硬更加的明显,显然她说的没有错。


        

楚蔓打量了一下他的长相,略带嘲弄:“也就那样。”


        

转身,补充道:“衬衫扣那么紧,你土不土。”


        

她对审美一向较为严苛。


        

温了川明白自己会错了意,耳根微红。


        

楚蔓重新坐在沙发上,看到他红起来的耳朵顿了下,还真是……纯情。


        

“万姨给他准备几件衣服。”


        

万管家清楚她的喜好,点头:“是,小姐。”


        

楚蔓看了看时间,走向偌大的梳妆台前,细致的精描着原本就已经精致出众的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面庞,“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万姨:“……小姐是想要谁陪同?”


        

楚蔓描眉的手微顿,透过镜子瞥了眼温了川的方向:“这不是就站着一个,就他吧。”


        

万姨:“是。”


        

温了川此时尚且还不知道她是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直到在她身后走入一私密性极高的包厢内。


        

包厢内错落的坐着三四名女人,还有……他一眼扫过去,大概有成倍数六七个男人。


        

“这么久才到,果然是楚大小姐才有这样的排面。”何丽英意有所指的说道。


        

有男人递上了酒杯,楚蔓瞥了一眼就递给了温了川,她从来没有在外面乱喝酒的习惯,没入眼的东西谁又能保证这里面没有什么不该出现的。


        

“蔓蔓听说你前两天去了一趟法国,玩的怎么样?”身为好友的秦可叶在何丽英出口后,便主动的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古怪的氛围。


        

楚蔓:“还不错。”


        

何丽英此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她身后的温了川,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身上还带着股清爽阳光的味道,顿时眼中闪过趣味,端着酒杯就朝着他走了过来,“泠——”


        

举起的酒杯碰触他手中拿着的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细细的看了看他的样貌,“你是……楚蔓新交的小男友?”


        

温了川拉开同她的距离,她身上的香水味,刺激着他的嗅觉:“不是。”


        

楚蔓回头,将何丽英的举动看在眼底,这个何丽英平时就喜欢跟她攀东比西,可她的东西怎么能容许其他人觊觎:“了川。”


        

温了川缓步在昏黄的灯光下朝着她走过去,并未同何丽英有什么过多的交流。


        

楚蔓示意温了川坐在自己身旁,给自己倒酒,他照做了,但全程绷着脸,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对这种场合的排斥,尤其是在楚蔓同旁边的男人玩闹的时候。


        

何丽英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楚蔓,这位帅哥我看上了,不如……你开个价?”


        

楚蔓微顿:“何丽英你是看上他了,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从我的身边抢走什么?沈梓墨没有选择你,你现在连我身边的一个陪读都不放过?”


        

沈梓墨原本是何丽英现在聚会上看上,结果被楚蔓勾勾手指就给弄走了,这无疑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何丽英的脸上。


        

何丽英看向温了川:“你既然也说有了沈梓墨,就当是我给你买了这个陪读。”


        

楚蔓手臂靠在沙发上,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脑袋,然后微微一笑,勾着温了川的面颊,就当着何丽英的面跟他亲近,“我的草原我的马,我想怎么耍就怎么耍,多一匹马又如……”手指划向温了川性感的喉结,结果下一秒,温了川便陡然按住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