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05:了川哥哥深得我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这模样再凶,那双漂亮的眼睛眼角红红的,可是半分的杀伤力都没有。


        

医生给她摸了药,温了川的手还搭在她的肩上:“嗯,你给的胆子。”


        

楚蔓抿了抿唇,忽的张嘴咬住了他的肩膀,完了后理直气壮的说道:“是你害我歪了手。”


        

他害她歪了手,让她疼了,她就咬回来。


        

温了川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没有必要跟她计较什么,“嗯”了一声,也就没有什么后话了。


        

医生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这才离开。


        

万管家看了两人一眼,把医生留下的药膏放在温了川的手边,说道:“你记得提醒小姐擦药。”


        

温了川点了点头,回头去看楚蔓的时候发现她正摸着自己的手指甲皱眉,他顺着她的视线去看,受伤的那只手应该是身体失去控制摔下来的时候掰断了,其余的都修剪的圆润完美,就一个坏了,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你帮我重新弄一下指甲。”楚蔓抬起头,说道。


        

弄指甲?


        

温了川以为她是想要他给她剪指甲,结果佣人拿上来一堆她做指甲的时候会用到的瓶瓶罐罐,修剪指甲的一整套工具还有美甲灯。


        

“这些……都要用?”温了川看着这五花八门的东西,声音有些艰涩的问道。


        

楚蔓受伤的那只手原本应该用纱布吊在脖颈上,但她嫌弃这样子不好看,怎么都不肯答应,宁愿自己用另一只手艰难的扶着都没有就范,总之她是绝对不肯丑丑的出现,因为一个纱布破坏她的衣品。


        

“我要那个黑莓浆果色,你先把指甲给我修剪好,然后上面的指甲油卸掉……”她红唇翕合说了一遍流程,温了川的眉头拧的很紧,看向一旁的佣人。


        

佣人却只能表示爱莫能助,毕竟,大小姐现在就是指明了要他来做这件事情。


        

温了川一个大男人为了她那块手指甲盖,前前后后忙左忙右的折腾了小半个小时,几番尝试,持续性被大小姐不满意。


        

“你弄疼我了……你要卸掉干净……打底不均匀,烤出来有气泡……”


        

“颜色要跟我旁边涂得一样深,再来一遍……涂多了……”


        

“温了川,为什么你的手指头这么笨?你抖什么?”


        

“……”


        

等重要最满意的一遍涂完,大小姐烤最后一遍美甲灯,温了川看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脸色极其的不好看。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找我,听到没有?!”他板着脸,对她说道。


        

楚大小姐正在观察自己的指甲偏过头:“你凶我,我楞一下,连你埋哪儿都想好了。”


        

温了川:“……”


        

一整天从她手受伤开始,楚大小姐俨然已经忘记了温了川的真实身份是她的陪读,而不是她的私人陪护,有任何事情连佣人都不叫,就只叫他。


        

她手受伤了,不能再练瑜伽,就在阳台安安静静的画画。


        

“温了川,我想吃水果。”


        

楚恒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给温了川正在通话,就听到了楚蔓的声音,说道;“辛苦你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你去忙吧。”


        

温了川:“是。”


        

他转身去给大小姐准备果盘。


        

“我就一只手了,你喂我吃。”他把果盘放在旁边,楚蔓抬了抬自己拿着画笔的手,说道。


        

温了川微顿,“我去叫万管家。”


        

楚蔓掀眸:“你抱我的时候还摸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跟她这儿假正经呢?


        

温了川闻言面色赧然,她当时怕疼趴在他的怀中,身体还在抖,他当时多是在安抚,但不可否认的是,没有人可以在楚蔓这样美貌的女人面前毫不心驰。


        

半晌,他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她画画,他有条不紊的给她投喂水果。


        

楚蔓吃了一个樱桃,水嫩红唇是哪怕不点涂口红都自带艳丽的颜色,缓慢咀嚼咬到了里面的核以后眼眸眨动了一下,停下手中的画笔看向他。


        

温了川莫名:“嗯?”


        

楚蔓:“我不吃核。”


        

温了川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大小姐矫情的是什么事情,万分钢铁直男的回了句:“樱桃就是有核。”


        

楚蔓皱眉。


        

温了川拿了张餐巾纸摊平放在她的唇边。


        

楚蔓吐出核,却不再吃樱桃了。


        

等温了川拿着那小盘剩下所有樱桃的果盘到厨房的时候,万管家看了一眼,有些诧异:“小姐不是一向很喜欢吃樱桃吗?这次的樱桃不可口?”


        

温了川:“她……”


        

“樱桃要去壳。”万管家靠近发现了异样,“小姐不吃带壳的东西,小时候被果核噎住过,以后多注意一点。”


        

被果核噎住过?


        

温了川朝着楼上轻看了一眼。


        

“温了川,我手疼。”她画了两个小时的画,受伤的胳膊就放在旁边,放下画笔,眼前是栩栩若生的一副生肖图,大气磅礴却又不失细节的灵动,哪怕是没有学过艺术的温了川都能感受到着其中的魅力。


        

温了川不由得侧眸多看上两眼后,说道:“绑上纱布,手臂有个支撑力,在消肿之前,才会好一点。”


        

“榆木脑子。”楚蔓说他,一点都不知道趁机献殷勤。


        

中午吃饭的时候,楚蔓打着手疼的借口,让他喂自己吃饭,她胃口本身不大,再加上对自己的身材要求极其的严苛,饮食的摄入量每一口都是经过精心的计算,所以在吃了几口以后就不吃了,转而看着他吃。


        

看着的时候也没有闲着,她想着跟沈梓墨的对话,也想要知道能让自己一夜安眠的男人,是不是也能激起她的兴趣。


        

纤细白皙的手指勾勾搭搭的就在他吃饭的时候,撩拨上来,他的喉结凸出,上下滚动,配上他死板的衣领紧扣的穿着,楚蔓竟是感觉到有种禁欲的性感。


        

指尖触摸上他的喉结,指尖与喉结轻触,喉结的滚动戛然而止,温了川呼吸微滞,吃饭的动作也随之顿住。


        

像是被触碰了什么敏感的开关。


        

楚蔓:“你怎么不吃了?”


        

温了川按住她的手,“楚蔓,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嗯?”


        

不是他刻意的要误解她的行为,而是她的种种行径,用引诱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她微微歪了歪头:“我做什么了?”


        

他一个男人,自然无法像是个女人似的说出“你摸我”这种话来,定定的看着她数秒钟后,也不过就是无声的松开了她的手,继续吃饭。


        

就是面色不太好。


        

楚蔓撑着腮看他:“温了川,我漂亮吗?”


        

温了川面无表情:“我脸盲。”


        

脸盲?


        

楚蔓微微一笑:“那我身材好不好?”桌下的脚尖轻轻的抬着,撩逗着他的裤管,没有碰到他的腿,就是脚尖来来回回的轻碾轻碰,如若不是次数太频繁说是不小心碰到的都很有说服力。


        

只是在她上扬着那双漂亮的会勾人的眼睛看着你,又做出这般举动的时候,哪怕是圣人都会坠于红尘,破了戒律清规。


        

“你抱我的时候,摸我的时候,皮肤好吗?”她刻意去问。


        

温了川放下筷子:“楚蔓。”


        

楚蔓看他。


        

温了川:“你知不知羞?”


        

“你摸我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她问。


        

温了川哑然,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说了什么。


        

秦可叶来找她,看到她手腕受伤,知道是练瑜伽的时候不小心骨头错位的时候有些诧异:“你难道是尝试了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你的瑜伽可是能达到专业水平的,也会犯这种失误?”


        

楚蔓:“……就是平板支撑。”


        

秦可叶更加诧异:“那你怎么还会……弄成这样?”


        

楚蔓媚丝眼幽幽的看向不远处的温了川。


        

秦可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了然。


        

“你手上的戒指是……”楚蔓看到秦可叶手上拿着的戒指,好像不像是自己买来带着玩的,而更像是对戒。


        

秦可叶见她自己发现了,咳嗽一声以后,说道:“我……找到特别喜欢的人了,这是他送给我的情侣戒指,以后,如果男人比较多的场合,我就不去了。”


        

楚蔓瞥了眼她手上的戒指,在她的眼中顶多也就是个用来把玩的残次品,上手都不知道会不会过敏的那种,可秦家家境不俗,对方拿出这样的对戒,是……


        

“是谁啊,家境怎么样?”楚蔓看着她洋溢着幸福的笑脸,问道。


        

“魏永飞,你……可能也知道。”秦可叶说道。


        

楚蔓听到这个名字,忽的就冷笑一声,“魏永飞?秦可叶,你脑子……”


        

“哎,你不要这么大的火气,以前的事情他都给我解释过了,跟他没有关系,是那个女生想要讹他,所以才会闹那么一出,而且谁还没有几段感情史啊,你说是不是?”秦可叶见她要动怒,连忙说道。


        

楚蔓被她的言论给逗笑了,指着她的鼻子想要骂醒她,“你,嘶……”


        

温了川及时的按住了她的胳膊,这才让她免于活动过大,牵扯住受伤的手腕,“小心一点,你手还没有好。”


        

楚蔓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门给挤了的秦可叶,又看了看温了川,感慨:“还是我们了川哥哥深得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