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07:他害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接受的也快,既是不讨厌,就是说明可以按照医生的建议进一步的尝试,在他要起身的时候,手指拽住了他的衣领。


        

只是这一次,温了川并没有让她得逞。


        

在他大步流星的要出去的时候,楚蔓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她说:“我今天也要听故事。”


        

温了川捏了捏手指,走了出去。


        

楚蔓睡前有喝点红酒助眠的习惯,万管家端了上来,正好碰到面色不好走出去的温了川,想要招呼一声,但温了川的脚步很快,她并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


        

“小温这是怎么了?”万管家将红酒递给楚蔓的同时问道。


        

楚蔓微微抿了一口:“可能是……去换裤子了吧。”


        

万管家闻言顿了下,低声道:“小姐,这个温了川跟你花钱买到身边的到底不太一样,他姐姐和姐夫不是一般人,要是真的有了什么牵扯,怕不是拿钱能解决的事情。”


        

楚蔓手指微微转动着高脚杯,“……看看再说吧。”不行的话,那就弄场正式的分手,体面的好聚好散呗,实在不行,哪天……让他说甩了她保全颜面也无所谓的事情。


        

万管家见她毫不上心的模样,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温了川就是那个可以……给小姐感觉的人?”


        

唇瓣沾染了红酒,更显的娇嫩欲滴,有些惋惜:“他害羞,没让我试。”


        

万管家:“……”


        

虽然她们小姐才貌双全,但这话说的着实有点像是要强抢民女的。


        

温了川冲了凉水后平静了下心神,半个小时后这才重新回来,再遇到万管家的时候,就主动的点头示意,万管家叫住他:“小温啊,小姐……”


        

万管家原本是想要说一下他跟楚蔓的事情,但是话到了嘴边以后,又给咽了回去,“没事了,小姐还在等你。”


        

温了川给她读书,楚蔓这次没有再撩拨他,反而有几分“善解人意”的说道:“我睡熟以后,你回去睡就行了。”


        

坐在旁边沙发上翻开书的温了川闻言顿了下,侧过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侧卧着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一个小时后,她呼吸均匀,俨然已经睡熟的时候,温了川阖上了书,他侧过头看着床上精致漂亮的女人,眼中是一闪而过的疑惑。


        

且不论她的家世,就说她的长相,也没有撩拨他的必要。


        

尤其她还大胆的很,竟然让他一个完全说不上是熟悉的男人在她的卧室里待着,她就真的不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就像是一团迷雾,还是一个像是妖精般的迷雾。


        

去商学院的这天,宝马香车,帅哥美女一露面都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楚蔓今日没有选择裙子,而是穿了条白色雪纺高腰阔腿,两侧带着黑色设计感极强的黑色线条同上身黑色修身露肩无袖短款上衣相映衬,尽显修长美腿和玲珑身形。


        

温了川简单黑色西装裤配同色系的衬衫,清瘦隽秀,站在她身旁,不像是陪读,到更像是情侣。


        

他站在后面,看着前一秒还在车上哈气连天,这一秒就已经能同商学院认识的人打招呼谈笑风生的楚蔓,对于她草包美人的认知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凉城的这所商学院,是中外合资,招收的学员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学生,需要家底更需要引荐人,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而就是这样一所院校,楚家是投资人之一。


        

严苛的招生条件与之相对应的是快速且高强度的学习进度,一节大课的时间,温了川敲击键盘做笔记,宋体六号字,做了近十页。


        

而楚蔓,电脑打开着,展开的却是绘画的页面,偶尔还会逛一下美妆,她倒是不耽误老师讲课,也不耽误同学们学习,但是很显然对生意经没有什么兴趣。


        

何丽英在后面,清晰的能看到楚蔓在做什么,目露嘲讽。


        

上午一共两节课,一节理论,一节是马术。


        

生意经楚蔓没兴致,马术她却是在行,只不过……


        

“温了川,你会骑马吗?”她问。


        

温了川点头,“嗯。”


        

楚蔓欣慰的笑了笑,“那好,我不会,咱们组队,你教我。”


        

何丽英听到她的话,“楚蔓,你不……”


        

楚蔓扭过头,瞪了何丽英一眼,带着警告。


        

何丽英冷笑一声,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了川既然是他的陪读,在学习上的事情,自然是不会拒绝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所说的教她,是在老师上完指导让他们自行联系的时候,与他同乘一匹马。


        

她给出的理由也万分的“合理”:“你要从后面抱着我,这样我才不会被摔下去。”


        

商学院的马术场占地很大,四周是围起来的高大树木,附近就是高尔夫球场。


        

她率先在助教员的“帮助”下上马,然后看着旁边的温了川,他已经换上了专业的马术服脚蹬马靴戴着头盔和防护背心,整个人笔挺又透着股冷淡的味道。


        

温了川抬脚上马,稳稳的落在她的身后,手握缰绳,手掌虚扶住她,既能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察觉,又不会真的碰到她。


        

但,楚蔓直接靠在了他的怀里。


        

她几乎是已经可以确定,温了川的身体她是……喜欢的。


        

只是还无法确定,对于她的病情是否能起到作用。


        

何丽英看着装模作样跟温了川共骑一匹马,让温了川教她一些骑马常识的楚蔓,觉得万分的碍眼。


        

楚蔓一个能纵马玩高难度表演的资深马术爱好者要装做什么都不会的模样,其实也挺难受的,但很显然这是一个同木头桩子温了川近身接触的机会,她只能对自己的智力水平做出一点牺牲。


        

他的呼吸就在她头顶,当她说风大的时候,他微微低着头偏侧在她的耳边再次复述。


        

楚蔓忽的微微抬头,问他:“温了川,你吻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温了川的身体微僵,眼眸微顿。


        

楚蔓轻笑,忽的侧过头,就那么在马上,在耳边带着风声的时候,揪住他的衣领,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