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10:让他重一点,又轻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向宁看着他,“你这话里好像是……话中有话。”


        

温了川:“你觉得是,那就是。”左右跟他也没有什么妨碍。


        

之后的几天,楚蔓都没有再让温了川在房间里给她读书,苏向宁每晚在楚蔓的房间里待到后半夜才会出来,有几次都有佣人看到他衣衫不整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缠绵的模样。


        

就连万管家对他的态度也是肉眼可见的重视起来。


        

“小姐对这个苏向晚跟以前的男人好像真的不太一样,我昨天经过的时候,听到了动静……”佣人的声音压到无限低,“小姐让他重一点,又轻一点的……”


        

“……经过特殊调教的,肯定不一般,而且你看苏少爷,也跟以前的那个会谄媚的男人不一样,还会照顾人,小姐说不定是喜欢上了。”


        

“可是那个温陪读……温,温陪读。”佣人一抬头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温了川,连忙止住了后面的话,胳膊撞了一下跟自己说悄悄的人,赶紧做起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温了川没有什么多余表情,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对着他微笑打招呼的苏向宁,也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红色印记,几乎是让温了川在一瞬间的时候就想到了楚蔓啃咬他脖颈的画面。


        

“小姐,昨晚睡得好吗?”苏向宁抬手扶了一下下楼的楚蔓,楚蔓正在轻轻的起唇打着呵欠,脚下不稳就朝着他这边跌了一跤,虽然及时稳住了身形没有跌倒他的怀中,但苏向宁为了扶她,手已经放到了她的腰间。


        

然后在她站稳的时候,又非常合时宜的把手给拿开,全程都是谨守本分,进退有礼。


        

让楚蔓不由得就多看了他一眼。


        

而这一幕在温了川的眼中看来,无疑就是……两人含情脉脉。


        

一周的时间内,就能转而跟第三个男人眉目含情,刷新了温了川对于一个女人的认知。


        

“嗯,很好。”楚蔓睡得很好,心情自然也好,对能让她睡好的苏向宁态度自然也好,“辛苦你了。”


        

苏向宁微笑着:“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蔓觉得,苏向宁可比温了川懂事多了,让摸让碰,能让她安眠,还不耍脾气。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连带着把她的病根也一并给祛除了。


        

上车去商学院之前,苏向宁还亲自给楚蔓开了门,“我想到一种新型的熏香或许会更适合你,等晚上你回来以后,给你试试。”


        

楚蔓诧异的略略抬眸:“这么快?”


        

苏向宁笑;“我一直对这些比较感兴趣,你能喜欢我也很高兴。”


        

说着,他略微弯腰,在楚蔓的诧异下,在她耳机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下。


        

楚蔓微顿,但……没有推开他。


        

车上,楚蔓撑着额头看向车窗外,有些出神。


        

前排的温了川透过后视镜轻瞥了她一眼,将她因为苏向宁那一吻失神的模样尽收眼底,面色很沉。


        

金融课程在楚蔓这里就是枯燥且乏味,走神的时候扭头看向正在用笔记本做着笔记的温了川,岩岩如孤松独立,郎朗若日月入怀,然后下一秒就把视线给移开了,长的再好也是个木头桩子,没趣。


        

“嗡嗡——”


        

【今天见到你,我要给你拍一组裸照】


        

秦可叶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面色一白,放下手中的书,回复: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过去?我那么爱你,你却那么不干净,跟我说过去?表情包:愤怒】


        

【这是对你的惩罚】


        

秦可叶:……


        

【我那么爱你,肮脏的你,难道这一点事情都不肯做?】


        

楚蔓见秦可叶紧皱着眉头,紧咬着唇,像是不舒服的模样,于是在课后就知道了她:“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秦可叶紧紧的握着手机,摇了摇头:“没有,我……没什么。”


        

楚蔓狐疑的看着她,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像是没有事情的样子,“是不是……魏永飞?”


        

秦可叶这次摇头的速度比刚才要快上很多:“没有的事情,你不要乱猜了,他对我很好。”


        

楚蔓凝眸,再次告诫她:“魏永飞的上一任女朋友被他逼到自杀,他这个人脑子有问题,不……是思想有问题,只要你觉得他做了让你不舒服的事情,你就应该远离他。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呦,我们换男人比换衣服还勤的楚大小姐,竟然在这里给其他人上感情课,魏永飞有什么不好,舍得给秦可叶花钱还专一,我看没有什么不好。”何丽英故意给她唱反调。


        

楚蔓抿了抿唇:“你长脑子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高一点是吗?”


        

“你!”何丽英怒极反笑,“你就是嫉妒自己的好姐妹找到了人生伴侣,自己还跟换衣服一样的换男人。”


        

楚蔓“嗬”的一声冷笑:“你是不是以为很了解我?听说你最近正在减肥,怎么,人家减肥减屁股,你从脑瓜仁开始是不是?别在这里秀你的智商和三观,姑奶奶做人,全看心情。”


        

楚大小姐一向伶牙俐齿,盛气凌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受气,何丽英说不过她,气恼的离开。


        

楚蔓收回视线的时候跟温了川的视线撞在一起,她仰着下巴像是一只高傲又漂亮的天鹅。


        

只是,秦可叶并没有把楚蔓的话听进去,等课上完以后,就直接走了。


        

楚蔓回头的时候就只看到秦可叶的背影,眉头随即就给皱起来,顿了一下后,将包丢给温了川:“我先走了,你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温了川看着她匆匆忙忙的模样,将东西快速的一收,就跟了上去。


        

等他追上的时候,楚蔓正一个人站在校门口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在找什么?”他问。


        

“你知道魏永飞是怎么把他那个前女友逼到自杀的吗?”她开口,却显然并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那个魏永飞曾经让他的亲女友陪他的兄弟,让她流产堕胎。”


        

温了川微顿:“你怎么不直接跟秦可叶说?”


        

楚蔓有些烦:“你以为我都知道的事情,秦可叶她不知道吗?她就是被魏永飞灌了迷魂汤了,觉得魏永飞是清白的,都是那个前女友陷害他污蔑他。”


        

温了川:“你跟魏永飞很熟?”


        

楚蔓;“见过几次。”


        

温了川:“既然不熟,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被冤枉的?”


        

楚蔓“倏”的转过头:“你觉得我冤枉那个人渣?!”


        

温了川:“我只是说,既然没有实证,对错就无法判定。”


        

楚蔓“嗬”的冷笑一声:“你就是帮他说话。”


        

温了川:“……”


        

楚蔓心里不是很放心秦可叶,拿起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你怎么走的那么急?”


        

已经在车上的秦可叶抱着鲜花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我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楚蔓:“是魏永飞来接你的?”


        

秦可叶“嗯”了一声。


        

“你让他接电话。”楚蔓说道。


        

秦可叶顿了顿:“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咱们有事情的话,明天见面再说。”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正在开车的魏永飞一只手摸向她的腿,微笑着问道:“是楚蔓?”


        

秦可叶:“嗯。”


        

魏永飞:“怎么不多聊一会儿?她对我的敌意还是这么大。”


        

秦可叶:“蔓蔓她只是对你有误会。”


        

魏永伟轻笑,问她:“如果有一天,楚蔓让你跟我分开,你还会向着她说话吗?”


        

面对这个问题,秦可叶没有回答。


        

而这边看着挂断的手机,楚蔓抿起了红唇,紧接着就又瞪了一眼温了川,好像他是魏永飞的同伙一般。


        

温了川全当自己没有看到她的不满。


        

“渣男。”楚大小姐红唇吐出。


        

温了川淡声道:“无论是渣男还是渣女都该是玩弄感情的那一方。”


        

楚蔓听出了他的拐弯抹角、指桑骂槐、话里有话:“你在说谁?”


        

温了川面不改色:“魏永飞。”


        

楚蔓:“……”


        

龙安壹号。


        

因为苏向宁可以用熏香让楚蔓一夜安眠,所以楚蔓就没有再让温了川给她读书,也没有再对他做出什么暧昧的举动。


        

苏向宁跟楚蔓经常给你共处一室,佣人对他的称呼也已经从直呼其名变味了苏少爷,连万管家也开始这样称呼,对此,楚蔓听到了并没有说什么。


        

“你在干什么?”温了川站在书房的门口,看着书房内正在翻找东西的苏向宁,陡然开口问道。


        

苏向宁的动作陡然一顿,转过身笑容不变:“温陪读,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


        

温了川并不接话,只是重复问道:“你在书房干什么?据我所知,书房不让人随意进入。”


        

苏向宁朝他身后看了看,这才说道:“只是无聊,想要找本书看看,温陪读何必大惊小怪。”


        

温了川细细的打量他两眼:“是吗?”


        

苏向宁微笑:“当然,不然你以为是什么?还是……在怀疑什么?倘若出现在这里就值得怀疑,那温陪读你呢?这么晚了,你还在主楼做什么?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