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22:你敢以下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在她的前脚掌刚刚要着地的时候,苏向宁就已经醒了。


        

楚蔓听到窸窸窣窣站起身的声音,尚未回头,苏向宁就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她的拖鞋:“对不起,我昨天一不小心睡着了。”


        

楚蔓看着放在脚边的鞋子,“苏向宁,你犯规了。”


        

苏向宁看着她,在顿了几秒钟以后,说道;“我只是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小心睡着了……如果这样,让你感觉到不舒服,我可以跟你道歉。”


        

喜欢这个词,楚蔓是从小听到大的,所以哪怕他展现的很是情真,楚蔓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变化。


        

她只说:“你越界了。”


        

她让他进来,是因为他能让她睡一个好觉,因为他较为顺眼,并不代表他能超出本分的去做其他的事情。


        

万管家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楚蔓的这句话,看了一眼苏向宁后,说道;“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楚蔓略一点头之后,说道:“万姨,这件事情你来处理。”


        

万管家:“是。”


        

苏向宁在她去洗漱的时候,跟上了几步:“楚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楚蔓的脚步顿了下,微微回头。


        

苏向宁站在她的跟前:“你再仔细看看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楚蔓看了他数秒钟,凝眸,显然不是很喜欢打这种哑谜:“你不能直接说?”认识就说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是谁,为什么还要让她费脑细胞去猜?


        

是能猜出花来,还是要进行一场脑力训练?


        

苏向宁:“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跟你一起从曼陀一起逃出来的男孩儿?”


        

在他说出“曼陀”这两个字的时候,楚蔓就顿了一下,总有些记忆,是连去回忆一下都不想,只想要沉沉的压在不见底的深渊里,就此掩埋,等待它风化为尘埃的那天。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从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了你。”苏向宁低声说道,“我没有想到会再见到你,但见到你以后,我真的很高兴。”


        

温了川来到主楼,在餐桌前,看到了正在谈天的两人,像是一夜之间他们两人就亲近了很多。


        

“今天是周末,小姐不用去商学院,要跟苏少爷一起去钓鱼,你今天就当是放假吧。”万管家见他来了后,走过来说道。


        

温了川凝眸,从他出现开始,楚蔓压根就没有朝他这边看上一眼,不知道在跟苏向宁说些什么。


        

“既然你认出了我,怎么没有在一开始就告诉我?”楚蔓问他。


        

苏向宁苦笑了下:“我是以为你在后面能认出我来,而且……”他放低了声音说道:“而且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能忘记也是好事。”


        

楚蔓抿了口咖啡:“从曼陀出来,你去了什么地方?”


        

苏向宁:“投奔了一个亲戚,改名换姓,重新开始。”


        

难怪,一开始他的档案里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异样。


        

“我也曾经跟你一样,入睡困难,或是噩梦连连。”苏向宁温和的说道:“所以后来就跟一个赤脚老中医学了制作熏香,长时间下来,好像那些曾经阴魂不散的事情,也就慢慢释然了。”


        

两人聊着,直到万管家来说去钓鱼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两人这才停下来。


        

“了川哥哥。”孟静娴从后面拍了一下温了川的肩膀,娇俏的从他回头的另一边扭过头来:“你在看什么?”


        

温了川收回视线,而他刚才目之所及之处是已经驶离的黑色轿车。


        

“了川哥哥今天是不是休假?我们一起去钓鱼吧,好不好?”孟静娴手中提着一个粉色的小桶,一手拿着鱼竿,带了一个草帽,状似天真纯粹的模样。


        

温了川起唇正欲拒绝,“我还有……”


        

“小姐跟苏少爷好像也去钓鱼了,听说很好玩。”孟静娴继续说道。


        

温了川“嗯”了一声,孟静娴笑着将自己的小桶递给他,“了川哥哥帮我拿一下吧,一会儿不准嫌弃我技术不好哦,我会努力赶上你进度的。”


        

清风湖是凉城有名的垂钓圣地,人放天养,不投饵料,所以钓上来鱼味道鲜美,带着特色的风味。


        

楚蔓记得秦可叶喜欢钓鱼,所以还提前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来。


        

原本以为是他们两个人垂钓的苏向宁眸光顿了一下。


        

而那边的秦可叶思索了数秒钟以后,捂着手机看向了魏永飞,魏永飞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并不想要她去,但是秦可叶并不想要跟楚蔓闹掰,态度坚决的情况下,魏永飞眯起了眼睛。


        

“你可以去,我还可以陪你去。”魏永飞摸着她的脸说:“我们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既然你的第一次不是跟我,那我希望你怀上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


        

秦可叶微怔:“你什么意思?”


        

魏永飞摸向她的肚子:“我希望我们之间有一个孩子。”


        

秦可叶在现阶段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她愣住:“……现在,是不是太早了,我们还没有结婚,我父母那边也还没有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是……”


        

“你不用生下这个孩子。”魏永飞说道。


        

秦可叶在一时之间并没有能够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魏永飞以一种仁慈又施舍的态度跟她说:“既然你没有做好准备,我可以给你时间,毕竟要孩子不是一件小事情。”


        

秦可叶;“那你刚才说的……”


        

魏永飞笑着亲了她一口:“你为我怀上一个孩子,不用生下他,几个月后流掉,把病历单给我留下来,我会保存着作为纪念。”


        

秦可叶看着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清风湖。


        

楚蔓看着魂不守舍的秦可叶,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可叶,你病了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秦可叶回过神来,跟她对视了数秒钟,就看到了朝着她走过来,给她递上矿泉水的魏永飞,他关心的问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秦可叶跟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会觉得压力很大,所以几乎是在他的话音落下的瞬间,秦可叶就摇头:“我没事。”


        

楚蔓狐疑的看着她,直接秦可叶是有事情瞒着她。


        

“了川哥哥,你看我钓的这条鱼。”不远处传来一道欢快的声音,将楚蔓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


        

孟静娴手抱着自己钓上来的那条鱼举向温了川,结果手一滑,鱼就从手中逃走,跳到了温了川的身上,孟静娴笑着在在他的身上抓鱼,笑声阵阵,“哎呀,了川哥哥快帮我……”


        

“哈哈哈哈……这条鱼好调皮,了川哥哥你快抓住它……”


        

“看你往哪里跑……”


        

温了川拧了下眉头,大掌捏紧了鱼尾,把它头朝下的倒立着,“砰”的一声远距离却精准无比的投到了水桶里。


        

孟静娴拍手:“了川哥哥你好厉害。”


        

楚蔓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的刺眼,一条鱼而已,也值得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们还挺般配的,不是吗?”苏向宁站到了楚蔓的身旁,说道。


        

楚蔓抿了抿唇,“是么?我怎么看不出来。”


        

她怎么看着,一点都不般配。


        

温了川弄脏了衣服,总是觉得浑身上下都带着鱼腥味,任何要继续钓鱼的兴致都没有,其实原本他也没有这样子的雅兴,目光朝着那端看过去,视线就是直接自动的锁定到了一道身影上,结果就是不期然的与她的视线相撞。


        

温了川顿了顿,随之反应过来,她应该是听到了刚才的动静。


        

“马上就到中午了,蔓蔓,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不如叫温了川跟我们一起野餐?”秦可叶看着她,说道。


        

楚蔓转过身:“他又不是一个人来的,跟我们掺和什么。”


        

秦可叶闻言,也只好将提议作罢。


        

楚蔓钓鱼就是钓的一个心情,随意的很,野餐的时候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也不会弄什么东西,所以就被派遣去带着个一次性的手套在附近捡些枯树枝叶用来引火。


        

“那些没有办法引着火。”


        

在她捡树枝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提醒的声音。


        

楚蔓听见声音,就直接把那树枝放到了袋子里,压根没有听他的。


        

温了川皱了下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就那么跟在她的身后,捉弄了人打了人,转头就能跟另一个男人亲密无间,结果火气竟是要比他还要大。


        

“你跟着我干什么?怎么不去陪你的什么妹妹。”见他还跟着自己,楚蔓猛然停下脚步,瞪着他,问。


        

温了川:“我有什么妹妹?”他哪来的妹妹。


        

“嗬。”楚蔓冷笑了一声:“了川哥哥记性那么差呢,刚才不是还跟人家逮着条鱼玩的高兴?了川哥哥是什么牌子的万能充,这么白搭呢?”


        

温了川看着她怒色的模样,神情之间却很是平静:“楚蔓,你在气什么?不过就是一条鱼,不过就是一句称呼,你在气什么?”


        

气什么?


        

楚蔓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但她就是、不、高、兴!


        

“谁说我生气了?我气什么?往自己脸上贴什么金!”她抿唇,仰着精致的小下巴,不可一世,高不可攀。


        

温了川的脚一步步踩在枯叶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几步的距离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楚蔓后退了一步,瞪他:“你靠这么近干什么?不要以为这里没有人,你就敢以下犯上!”


        

色厉内荏,大概就是就是她现在模样的完美诠释。


        

温了川捏着她的下巴,将人给按在树干上,“你原来也知道这里没有人,没有人供你使唤。你倒是说说,现在,这荒郊野外的,惹怒了我,你能讨到什么甜头?我就算是对你做点什么,大小姐你又能怎么样,嗯?”


        

“你跟踪我,就是想要威胁我,卑鄙!”她骂他。


        

温了川冷笑,“跟踪你比起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是连值得你骂的价值都没有,你不如留着点力气,等待会儿再骂,免得没有了力气。”


        

楚蔓抿了下唇:“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