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24:我以为你是在暗示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可叶:“……”


        

说是野餐,但大部分东西都是带的熟食,随便热就能吃,至于几人钓上来的活鱼,都是要带回去以后交给厨师做,清风湖比较的偏僻远离城市中心也没有这个条件和便利。


        

“刚才还看到温陪读身边好像有一个女伴,不需要把她也一并交过来?毕竟这里人烟稀少,一个姑娘别出了什么事情。”苏向宁说道。


        

温了川:“苏少爷既然这么担心的话,不如亲自把人送回去?”


        

苏向宁微笑:“温陪读说笑了。”


        

温了川:“我以为是你在开玩笑。”


        

苏向宁眼眸细微的眯了下。


        

魏永飞的家世虽然是比不上楚家,但自认为比他们两个的身份高得多,虽然是面上过的去,但神情间多少也会带着点居高的意味,并未有想要同他们交谈什么的意思。


        

楚蔓和秦可叶回来的时候,脖颈上的红痕已经用粉饼给压了压,虽然没有全部的遮盖干净,但也已经不再明显。


        

温了川一眼看到,被楚蔓狠狠的瞪了一眼。


        

楚大小姐钓鱼遵循的就是愿者上钩,鱼竿放在旁边,她做在那里拿着饵料投喂,身前的湖底下聚集了很多条鱼,一条条的等待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这边鱼是最多的,但是唯一一条也没有钓上来的人,就是她。


        

温了川觉得她不是来钓鱼,多半是来喂鱼的。


        

鱼一条条的都被她喂的饱饱的,哪还有会上当被钓上来的,魏永飞钓了一会儿被她的行为弄得心情烦躁,“楚蔓你会不会钓鱼?!”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先汤姆的管好你自己。’”会说两句话,就以为自己是太平洋警(察)了。


        

魏永飞:“你!”


        

秦可叶拉了拉他的胳膊,被魏永飞给甩开。


        

比嚣张,在凉城这个地界,楚大小姐就没有输过,回过头还要继续喂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饵料已经被喂完了。


        

“用这个。”一双大掌伸过来,将一盒满满的饵料放到了她的面前。


        

而在楚蔓抬头的瞬间,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一前一后,相差时间只有几秒。


        

温了川斜眸瞥了眼稍后伸出手的苏向宁,四目交接,带着无声硝烟。


        

苏向宁面上还是惯常的笑容,像是一片温和,但眸底的笑意并不显现。


        

楚蔓瞥了两人眼。


        

然后没有什么迟疑,直接就把两盒饵料都给拿了过来,小孩子才做选择,她都要。


        

温了川凝眸:“……”


        

苏向宁微笑:“……”


        

她继续喂鱼,完全向所有人展示了,什么叫做没心没肝的人最快活,不要说是两盒饵料,就算是这两人当着她的面打起来了,她多半都能做个裁判,判定一下谁更能打一些,说不定还要嗑上些瓜子增加点看戏的成本,再给你跟喊个开始。


        

她这般,也成功的让原本凝然的气氛顷刻间瓦解。


        

秦可叶看的一愣一愣的。


        

她喂鱼过半,看到有条鱼身上竟是有五光十色的鱼鳞,太阳一照特别的好看,就想要凑过去看个清楚。


        

温了川看着她危危险险的动作眉头皱起来,起身想要让她距离湖边远一点,这处没有什么遮挡,水深不见底,要是掉下去……


        

“啊!”


        

湖中有鱼猛地跳起,直直的就朝着楚蔓而来,她吓了一跳,匆忙往后退,忘记了自己身后没有拿开的小椅子,猛然被绊了一下,下意识的就爱美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温了川手中的鱼竿被抛了出去掉入了湖水中,连带着刚刚上钩的鱼,长臂牢牢的扣在了她的腰上,她整个人就摔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她扑过来的冲击力太大,他也未曾站稳。


        

只听到“噗通”一声,两人一起掉进湖中,溅起水花一片。


        

冲击力下去的时候,直接沉了下去。


        

秦可叶吓的脸都白了:“蔓蔓!”


        

“楚蔓!”苏向宁站起身。


        

楚蔓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温了川手臂扣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臂张开开始向下划水,但因为两个人的重量太大,楚蔓又展现出了强烈的应激反应,温了川一时没有办法将她拖上去。


        

“蔓蔓!”秦可叶知道魏永飞会拥有想要他下去救人,魏永飞自然不会愿意冒这个风险,秦可叶只能把希望放在了苏向宁的身上,拽着他的胳膊匆忙问道:“苏向宁,你会不会游泳?你会游泳吗?”


        

苏向宁握紧了手掌,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秦可叶瘫倒在湖边,却只能大声的喊着楚蔓的名字,找到了手机匆忙开始拨打报警电话。


        

水中睁开眼睛都很是困难,温了川沉了沉气息,吻住了她,他认真且笃定的看着她:别怕。


        

水中的这个吻,好像是连触感都不太真实的,更不要说什么其他的感觉,但即使是这样,好像也能奇迹般的起到安抚的作用。


        

楚蔓紧绷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有所放松,她刚才看到的那条鳞片七彩的鱼就在他们的不远处畅游,游来又游去。


        

楚蔓多看了两眼,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温了川已经将她拖拽到了水面上。


        

“咳咳咳——”


        

被拽上来的楚蔓浑身都湿透了,捂着胸口发出剧烈的咳嗽。


        

秦可叶拿了自己的防晒衣披在她的肩上,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苏向宁半蹲在地上给她擦拭着湿漉的头发。


        

脱力的温了川长腿撑开在地上坐着,心脏还是如鼓如雷一般的剧烈的跳动着,手臂搭在膝盖上,慢慢的平静着呼吸,劫后余生难免心魂动荡。


        

发生了这样的意外,钓鱼只能戛然而止。


        

回到了龙安壹号,已经等待着的家庭医生第一时间给楚蔓进行了身体检查,确定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以后,众人这才放心下来。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也瞒不住楚恒,楚恒的电话打到了温了川的手机上,所以他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在外面接起了电话,电话持续的时间很长,二十分钟了还在继续。


        

吃着水果的楚蔓朝着落地窗看了看,又看了看,她看到温了川原本湿漉漉的衣服都已经差不多被体温给烘干了,手机还没有放下来。


        

半干的衬衫贴在他的身上,他的身材很好,濯濯如春月柳,又像是孤松独立。


        

“万姨,你把他叫进来,爸爸怎么这么啰嗦了,有什么话需要说这么久。”她小声又嘟囔一句:“连衣服都不让换。”


        

万管家将她的话都给听进去,轻笑:“是。”


        

楚蔓看她别有深意的笑容,撇了撇嘴:“我不是在关心他,我是怕他生病了,我没有陪读。”


        

万管家:“是,小姐一点都不关心。”


        

楚蔓:“万姨!”


        

万管家笑着出去叫人,走到温了川身后,指了指客厅内坐着的楚蔓,两人说了两句,显然手机那头的楚恒也意识到了自己这通电话该结束了,又叮嘱了一句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温了川迈步进来,看到她已经换好了衣服,“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楚蔓瞥他一眼:“先去把衣服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


        

温了川低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准备回房间。


        

“你的衣服在那里,去洗手间换了就行了。”她手指一点,温了川顺着看过去,是她刚才就叫人拿过来的衣服,温了川诧异的看向她。


        

大小姐下巴一抬:“你看什么?还不去换衣服。”


        

等温了川换了衣服出来,佣人给他端了姜汤过来,温了川对上楚蔓看过来的视线,端着碗朝着她走过来,坐在她身旁的位置上,仰头几下就将姜汤喝完,满嘴都是火辣辣还有点呛鼻的味道。


        

楚蔓给了他一个果子,他没有拿,低头就着她的手,吃进了口中,“那个拿一个。”他眼神示意旁边的一种果子说道,楚蔓抬手去拿,拿过来的时候顿了下,反应过来他是在指使谁的时候,将要递过去的果子就直接的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只是——


        

下一秒,就被他张嘴将她刚刚放到嘴边的果子咬掉,被他全部的吞进了口中。


        

楚蔓瞪眼:“是没有其他的东西给你吃了吗?!”


        

她饿着他了吗?!


        

“不是给我拿的?”他故意问,“我以为你是在暗示我。”


        

楚蔓:“神经病。”


        

温了川:“有没有受伤……”


        

楚蔓:“爸爸在跟你说……”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同时停下,温了川抬了下眼眸,“什么?”


        

楚蔓抿了口咖啡:“爸爸刚才跟你说了什么,说这么长时间?”


        

温了川往沙发背上靠了靠:“楚董有意让我进入公司为他下手。”


        

楚蔓打量了他一眼,有些诧异:“现在?”


        

温了川“嗯”了一声。


        

楚蔓:“哦。”


        

温了川抬手摸了摸她刚刚洗过的长发,还有些湿润。


        

楚蔓避开,“你不要以为救了我,就能忘记自己是陪读的身份。”


        

“你对陪读就能又摸又亲?楚大小姐的陪读待遇还真是好。”他说。


        

楚蔓怒:“你是不是还想说我放荡?!”


        

温了川觉得她就是长了一副精明的模样,偏生脾气还大得很,一点就着,稍不如意就甩脸子,他说:“只对一个人就不叫放荡。”他按住她要走人的手,“我那天……说了错话,你别放在心上。”


        

楚蔓:“你本来就该给我道歉,从来没有人敢那么说我!”


        

“你成天勾着我,还让我去给你洗澡,让我看着不让碰,你就真的觉得我能忍得住?”他顿了顿,问她:“亲了亲了,抱也抱了,让你考虑的事情,是不是该给我个准确的答复?”


        

楚蔓皱了下眉头,说:“没考虑。”


        

温了川深吸一口气:“楚蔓……”


        

“小姐,出事了。”万管家匆匆走进来,话是对对着楚蔓说的,但是眼睛看向的确是温了川。


        

温了川察觉到万管家的视线顿了下,直觉这件事情或许是同他有关系。


        

而万管家后面的话也验证了他的猜测:“温了川,孟静娴是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