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27:为色所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抿唇,不高兴也不乐意:“你的要求为什么有那么多?”


        

她不过就是摸摸。


        

“因为我只是个陪读,大小姐难不成还想日……抛?”他眸色之间是声色戎马,他说:“不怕日……后尴尬?”


        

楚蔓听懂了,压在他的腹部,手指在他的心窝处戳着:“你个黄的流油的咸鸭蛋,还装的一本正经。”


        

“我们蔓蔓如若不这么想,能顿悟?”他轻抚着她垂下来的长发,轻轻的在指尖缠绕两圈,任由她压在他的身上这么的居高临下。


        

楚蔓觉得他就是拐弯抹角的说她,撇了下唇瓣:“你把扣子解开。”


        

温了川:“答应了?”


        

她迟疑着微一点头,温了川松开手,手臂就交叉放在了脑后,长腿微微撑起,唇角是带着笑意,显然他是让她自己来解开。


        

楚蔓也没有跟他客气,在大小姐的眼中这可是她割地赔款换来的。


        

“这样就满意了?”他看着她,带着蛊惑的味道。


        

楚蔓瞪他:“你如果愿意撅起来,我还能更满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又不是什么说两句荤话就会面红耳赤的姑娘,你敢说她就敢接还能给给长长见识。


        

温了川握着她的细腰,沉声:“整天胡说八道。”


        

楚蔓后靠在他的腿上,还胆子非常大的往后退了两下,仰着下颌高傲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才是主人,只有我能掌握主动权。”


        

因为她的动作,温了川面色微变,呼吸也跟着乱起来,“别乱动。”


        

楚蔓手指按在他心口的位置上:“你要是敢顶到我,我就阉了你。”


        

她动来动去的,还不准他起什么心思,摆明了就是折磨他呢,还理所当然的很,霸道非常,可她就是抬着那张又漂亮又高不可攀的小脸,告诉你:你的身体我说了算。


        

温了川被她撩拨的不行,怎么还能顺着她胡来,精壮的腰身猛然一个动作,就化被动为主动,长腿把人给压下来。


        

“你,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被压在下面的楚大小姐不高兴。


        

他衬衫解开,就那么垂下来,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鼻梁上划了一下,“怎么,就只需你州官放火,我碰你下还要有意见?身上弄得什么,成天这么香?”


        

他压在她的脖颈上,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误入一片玫瑰花海。


        

“你懂什么,我用的香水和沐浴露都是定做的,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到。”她很是骄傲,因为最初定做的时候她全程都在参与,费了不少功夫。


        

温了川轻笑,“嗯”的一声后,在她的脖颈上吻下,反复几下,要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痕迹才满意。


        

楚蔓推他一下,“你咬我!”


        

温了川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指尖轻咬了一下,告诉她:“这才叫咬。”


        

给她对比一下,省的每次稍微重点力道,都说他要她,就她这身骄肉贵又细皮嫩肉的,稍微碰下就有个红印子,他要是真的发了狠咬,怕是她短时间内都没有办法见人。


        

可即使是这样子,她也还是不满意,抿着唇,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不乐意,温了川也算是摸熟了她大小姐的脾气,捏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瓣上就吻了上去,辗转流连,不舍分开。


        

娇贵的大小姐,一身的白嫩,连唇瓣间都带着玫瑰香似的。


        

他低声唇瓣压在她的耳际:“还去上课不去?”


        

楚蔓这才反应反应过来,还有下午的课要上,犹豫了犹豫以后,说:“知道要上课,你还不放开我。”


        

他带着轻笑,说:“为色所迷。”


        

楚蔓瞪他一眼,“那你可真是没有定力,爸爸不知道怎么挑中了你。”她埋汰他。


        

温了川笑,抬了抬手腕:“再不收拾收拾,上课就该迟到了。”


        

楚蔓这才从他的身上起身,直接去了洗手间,哪怕是下一秒钟就要上课,都绝对不能耽误楚小姐对于自己形象的维护。


        

在她起身后,温了川低眸看了眼自己的裤子,眸光有沉的不见底色。


        

她就是一惯的直按着自己的性子点火,后续一概不管,许是……也该找个机会,让她也学学什么叫做——善后。


        

她那张脸就算是不收拾也足够的精致好看,但还每天要花费大巴的时间来进行粉饰,温了川靠在门上,看着腕上的手表,也不催她,倒不是不想催促,而是……不能。


        

大小姐打扮的时候被人催,绝对是一点就着。


        

下午上课,楚蔓有些走神,时不时的就托着腮看向温了川的方向,或许更为准确的描述是……看着他的唇。


        

她虽然没有跟其他人接吻过,无法做出详细的对比,但跟他接吻的时候还挺舒服的,软软的,像是在吃果冻。她一向是想着什么就做什么,但是现在是在上课,她要是吻他,难免就是有伤风化,不尊师重教的感觉。


        

她眼神会勾人,温了川原本是在听课做笔记,硬生生的被她给扯偏了方向,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朝着她看过来,眉头轻挑,似乎是在问她:有事?


        

桌子底下,楚蔓抬起脚在他的裤脚那里轻轻的碰触了下,脚尖又钻到他的裤管里,撩拨他的腿,媚丝眼像是带着钩子,就看着刚才还认真听课的男人,眸光一点点的深下来,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带着无奈的低声一句:“别闹。”


        

楚蔓唇瓣翕合,无声的撩人的吐出两个字:就不。


        

温了川眸光变得黑渗渗的,深黑一片,打字的手放下手,猛然捏着她的腿往自己这边一扯,解开了她脚上的高跟鞋,将她白皙圆润的脚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楚蔓的睫毛禁不住的眨动了两下,显然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会有这样的动作,完全愣住。


        

他大掌扣着她的脚踝,食指却在她的脚心作乱,楚蔓的脚心痒,就想要把脚给抽回来,但他就是不松手,略略扬眉是在问:改了没有?


        

楚蔓抿唇:松开。


        

温了川薄唇噙着抹恶质的笑意,非但没有松开,还刻意的用手扫弄她。


        

楚蔓咬着唇瓣,这才没有让自己出丑。


        

何丽英就坐在他们后面,一早就察觉到了楚蔓的异样,此刻已经清晰的看到的看到了他们在桌子下面的举动,暗骂她是不知羞耻,在课堂上都能跟男人搞起来。


        

楚蔓如若是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一定会直接把书丢在她的脸上让她看清楚,明明是温了川这个闷骚腹黑的家伙在作怪。


        

一堂课下来,旁人吸收的是知识,就只有楚大小姐是一肚子的窝囊气,温了川到了后面就是全程用一只手在做笔记,电脑不方便的时候他就直接动笔,另一手就压着她的脚踝。


        

如若不是楚蔓身体柔软,也绝对不可能保持到现在的姿势。


        

等下了课,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给她穿鞋子,细心的扣上高跟鞋的带子,哪里有刚才那股子强势恶劣的模样,不知道的人多半还以为是楚蔓大小姐脾气,连穿鞋这种小事情都要指使人。


        

等她的鞋子穿好,楚蔓就踩了他一脚,凶巴巴的问他:“谁给你的胆子!你做好你陪读的职责!”


        

“陪、读?”温了川的眼眸上挑,似笑非笑。


        

楚蔓被他笑的莫名的心虚,毕竟谁家的陪读要跟主人接吻还让主人乱摸的,但她就是打死都不会低头的性子,没有理也不认:“你难道不是么?!”


        

温了川捏着她的手骨,放在唇边轻吻了下,眼眸一直是看着她:“再说一遍,是你什么人?”


        

楚蔓抽了抽手,没有能够成功。


        

温了川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在阶梯教室内,前来上课的学生并未走光,他们这边的动静也被不少人就给看到了眼中,有些诧异吃惊但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俊男美女的成日里相处着,没有点什么花火才是真正的奇怪,尤其……


        

这谁不知道,楚小姐身边可是从来就不缺少男人,知识不知道,这位陪读能占据楚小姐那颗心多长时间。


        

“砰。”


        

折椅忽的收起来,发出巨大的响声,何丽英鼻孔朝天的弄出动静后,刻意的从他们的身边经过,毫不遮掩的冷笑一声,然后扬长而去。


        

两人之间的那股子的暧昧的氛围也顷刻之间就被瓦解了。


        

楚蔓趁机抽回了自己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的同时下着指令:“快点收拾,别磨蹭。”


        

所谓的收拾就是把电脑给收起来,也没有什么东西要拿。


        

回去的车上,楚蔓一上车就脱掉了高跟鞋,穿久了脚疼,鞋子就放在了一边。


        

温了川透过后视镜看到她的举动,皱了下眉头:“上学以后还是穿平底鞋,又不是让你去参加选美。”


        

楚蔓闻言,冷哼一声,“你懂什么。”有她的地方到处都是红毯。


        

温了川无奈轻叹一口气,回到龙安壹号,她靠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美腿放在他的腿上,他拿着按摩膏,给她细细的按摩着,偶尔大小姐高兴了,就喂给他水果吃。


        

在她不老实的拿着水果挑逗他的时候,温了川按着她的腿,把人压在沙发上去抢夺她唇瓣里的水果,她力气小,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压在那里,连动弹都不能,就是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唇齿间溢出“唔唔唔”的声响。


        

万管家远远的看到这一幕楞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也没有让其他的什么佣人出现在这边的客厅。


        

只是,佣人阻止了,却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出入这里——苏向宁。


        

苏向宁拿了做好的玫瑰糕进来,没有看到人,却耳尖的听到了沙发那边传来的动静,胳膊一僵,脖颈缓缓的移动过来,脚步微沉。


        

走近了几步,一眼就看到在沙发上正在亲吻的两人。


        

楚蔓面色绯红的被温了川压在身下,艳若桃李的面颊沾染了浓烈的胭脂,手臂环在温了川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