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31:她有情感障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不乐意:“我想看。”


        

温了川把钱给付了,放到装衣服的购物袋内,手指扣着她的手腕:“你该看够了,你看哪个女孩子跟你一样。”


        

楚蔓被他给搂出去的时候还不忘记反驳他的话:“我为什么要跟别人一样?别人不看,我就不能看了吗?”


        

温了川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以后不许再去,听到没有?”


        

楚蔓脸一撇:“没听到。”


        

木头桩子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恃宠而骄,还教她做事情。


        

“你看那做什么,嗯?”他大掌扣着她的脑袋,把人给转过来,“你就不怕再遇到刚才跟你搭讪的那种男人?又不怕脏了你的眼睛?”


        

楚蔓联想特别丰富,一瞬间想到相关画面,漂亮的脸蛋上顿时就是乌云密布,凶狠狠的瞪他:“你故意的!”


        

知道那幅画面会让她难受,难以接受,还故意的说出来。


        

温了川细微的笑了下:“好了,真的该走了。”


        

大小姐脾气大,但哄哄也是能哄好,亲亲抱抱虽然还傲娇的表示自己不高兴,但被他搂着肩膀的时候,也没有再反抗排斥。


        

只是到了龙安壹号,她说要看他换上衣服看看合不合适。


        

温了川余光瞥着她看过来的目光,认真的询问:“只是看全套?”


        

他可没有忘记,他们去商场还买了什么东西。


        

楚蔓抿了下唇,微微抬起头:“我就是想要看看衬衫和裤子合不合适,你在想什么?”毕竟,内衣总是要洗的,不然直接穿的话多么的不卫生。


        

温了川打量了她数秒钟后,这才点头。


        

“我给你打领带。”她说。


        

温了川换了衣服给她看,拿了领带却没有系上,递给她之后,看着她踮起来的脚尖,把人抱起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楚大小姐挑了一下好看的眉,“可以……再往上坐一点吗?”


        

温了川:“……”


        

他沉默着,楚蔓撇了撇嘴,觉得他这人真是没趣,整理着领带的同时小声嘟囔的说道:“难怪我一开始觉得你喜欢男的,八成还是个零。”


        

“什么零?”他未曾关注过这个圈子,身边也没有出现过这方面取向的同性。


        

楚蔓红艳艳的舌尖抿了下红唇,“就是说你很厉害的意思。”


        

温了川看着她明艳上扬的眸子数秒,抬手拿起了旁边的手机,进行了百度——同性恋中的零。


        

首页第一词条就是来自某乎——同性恋中的纯零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温了川眉间拧起,捏着手机将屏幕对着她的小脸:“很厉害?”


        

大小姐哪怕是理亏,嘴上都绝对不会认输:“我理解错了。”


        

温了川将手机丢到床上,捏着她的下颌,问她:“我哪里让你认为我是个同,嗯?”


        

楚蔓:“闷骚。”回答的很快。


        

温了川“嗬”的嗤笑一声,按着她细腰的手将她整个的按向自己,“刚见面不喜欢上你,就是闷骚?”


        

不是喜欢你,是喜欢上你。


        

楚蔓微微仰头,不认输的模样,“你不要以为把手揣进口袋里,就能蒙混过关。”


        

她什么都敢说,温了川顿了顿。


        

楚小姐骄傲的觉得自己按住了他的命门,揪着他的衣领给他打领带。


        

她不是第一次给人打领带,小时候就给楚恒打过,只是那时候毕竟还小,手法稚嫩也时间久远,现在生疏的很,转了几圈愣是没有能够成功,还几次差点勒住他的脖子。


        

温了川在再一次的被勒住以后,连忙按住了她的手。


        

脖子上都已经有条红色的印记。


        

楚蔓眨了下眼睛:“弄疼你了?”


        

温了川轻叹一口气,握着她纤细的手指,一步步的拿着她的手来做,“先将领带反面朝外,宽端应放在右侧,窄端在左。交叠摆放领带,宽端位于窄端之下,然后……将宽端穿过颈圈……”


        

她低头一步步的学着,难得的多了几分的认真。


        

“将宽端往下拉,完成绕圈,拉紧。”他看了她一眼后,继续说道。


        

只是——


        

“唰”的一声,楚蔓拉紧的时候失了力道,直接又卡住了他的脖子。


        

“咳!”一瞬间的呼吸不畅,温了川连忙扯松了领带。


        

“你没事……吧?”楚蔓看着他抬手扯领带的模样,随意中透着股难言的性感,他的喉结特别的好看,尤其是一点点扯着领带露出来的时候,看在楚蔓眼中就带着股勾引的味道。


        

她浓密的睫毛眨了眨,然后,就抬手在他的喉结上动手戳了戳。


        

他颈部受到刺激,喉结的上下滚动了下,多少有些敏感。


        

楚蔓再次眨了眨眼睛,手指就滑向了他的衬衫,这是她给他买的衣服,当然就是要由她给亲手解开……


        

楚蔓觉得自己就没有见过比温了川还要小气的男人,除了给她摸摸胸肌,什么都不让碰,她现在都没有拨开衬衫摸过腹肌,更不要提其他。


        

他的身体对楚蔓的吸引力,比想象中还是要大上一些的。


        

就在她这次要摸到的时候,又被他给按住了手,温了川说;“现在还不行。”


        

楚蔓:“为什么?”


        

温了川很直接的说出:“我怀疑你目前觊觎我身体的成分比较大。”


        

楚蔓:“……”那你还真的,挺会怀疑的。


        

但,“我没有啊,你怎么会那么想呢,我对你是真心的,要不然怎么会跟你在一起呢,你可是我男朋友啊,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楚大小姐眼睛都不眨的说出来。


        

可温了川却不买账,单手在她的注视下,一点点的将衬衫下方的扣子给扣上:“是么,既然这样,我想你为了给我们这段感情以尊重,应该也不会着急于这一时半刻。”


        

楚蔓:“……可是……”


        

温了川继续说道:“既然那么喜欢我,对我那么真心,先谈谈柏拉图的恋爱,不好吗?”


        

被自己的话噎住的楚大小姐:“……好,当然好。”


        

温了川抬着她的下颌,轻轻的吻了下:“真乖。”


        

楚蔓:“……”本来就是为了占有他的身体,好像哪里就开始走偏了,走肾不比走心好吗?


        

苏向宁看着从温了川房间里出来的楚蔓,垂在一侧的手指缓慢的捏紧后又松开,朝着她缓步走过来,笑着问道:“最近休息好些了吗?”


        

楚蔓见到是他先是顿了一下,一段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楚蔓差点就忘记了这个人:“是你啊。”


        

苏向宁听到她语气中的诧异,笑容细微的敛了一下,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不想见到我?”


        

楚蔓隐约觉得他这话里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不是,只是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


        

苏向宁看着她数秒钟以后,抬手摸了下她的长发,问答:“蔓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选择温了川吗?”


        

楚蔓顿了顿,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却也挑不出错的回答:“很合适,他也很好。”


        

出现的时机合适,她也很喜欢他的身体,而且温了川这个人除了闷骚一点,有时候像是个木头桩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总之就是比以前的其他男人对她来说都有吸引力。


        

“蔓蔓是喜欢他,还是喜欢他能让你安眠,又或者他……能对你的病情有正向引导的作用?”苏向宁压低了声音,忽然在她的耳边说道。


        

楚蔓在听到他后半句话的时候,猛然怔了一下:“你知道些什么?”


        

苏向宁:“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知道,你是不是也跟我有过一样的困扰。”


        

楚蔓定定的看着他数秒钟后,这才问道:“什么困扰?”


        

苏向宁:“反复重现创伤性体验,以各种形式重新体验创伤性事件,有驱之不去的闯入性回忆,梦中反复再现创伤情景,痛苦梦境,即对应激性事件重演的生动体验,反复出现创伤性梦境或噩梦,反复重现创伤性体验;会难以入睡、也不安枕……医学上称之为——情感麻痹。”


        

楚蔓呼吸微滞,而苏向宁的余光看向了身后出现的……温了川。


        

温了川看着两人之间亲密的距离,已经苏向宁放在楚蔓肩上的手,唇瓣抿成一条直线,他唤:“楚蔓。”


        

楚蔓听到他的声音,并没有马上的回头,因为苏向宁俯身低声的在她的耳边对她说:“我一开始只是怀疑你跟我当年一样,但是看你反应我的猜测应该没有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楚蔓微微抬起头,她说:“你有办法?”


        

苏向宁点头;“是。”


        

楚蔓看着他数秒钟的时间,在要说话的时候,已经被后面的温了川给拽了过来,他的手牢牢的扣在楚蔓的细腰上,目光凝然的盯看着苏向宁,带着冷寡与警告。


        

苏向宁却丝毫都没有在意他的目光,只是对楚蔓说了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都等你。”


        

说完,苏向宁径直离开,没有对温了川说任何的话,他很清楚,楚蔓与温了川的这段感情里,占据着主动权,又能随时说暂停又或者终结的人是楚蔓,所以他完全没有必要也不需要同温了川在这里较量什么。


        

在苏向宁离开后,楚蔓还在思考着什么,一句话都没有同温了川说。


        

温了川低眸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模样,放在她的腰上的手不断的收紧,直到她感觉到疼了,这才回过神来,“你弄疼我了。”她说。


        

温了川面色沉冷的低眸睨着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不悦。


        

楚蔓原本也应该能看出来,但是她现在想着的是苏向宁刚才说的话,苏向宁说他曾经也患有同样的病情,现在已经康复,并且他有办法让她痊愈。


        

他们都曾经是在曼陀中出来的人,她在创伤后患上了情感障碍,那苏向宁……


        

他说,他已经痊愈了。


        

楚蔓看着苏向宁离开的方向,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温了川顺着她的视线来看,面色更加的沉冷,扣着她的腰,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后,“砰”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这一声也把楚蔓彻底的从走神中缓过神来,她眼眸眨动了几下,脚尖对着的是温了川离开的方向,上前走了几步,但是却在下一秒又停下了脚步,她在想,如果自己好了,是不是还会喜欢他?


        

她对他的喜欢,到底是基于他本身对她的吸引力?


        

还是她就只是单纯的喜欢他能带给她感觉的身体?而这种感觉是其他男人无法带给她的?


        

在深思了良久之后,楚蔓最终也没有走过去。


        

第二天清晨,在餐桌上前是苏向宁同楚蔓坐在一起的画面,温了川抬脚准备离开,却被正下楼的楚恒叫住:“了川。”


        

温了川顿下脚步,楚蔓的视线也随之就看了过来。


        

“你来的正好,我有点事情要找你谈谈,咱们边吃边聊。”楚恒说道。


        

温了川默声点头。


        

楚恒在餐桌上看到苏向宁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在苏向宁站起身喊“楚董”的时候微一点头。


        

苏向宁见状也没有多留,跟楚蔓说了一声以后,便先行回去了。


        

当餐桌上只留下三人的时候,万管家让人马上端来了另外两份早餐。


        

楚恒抿了口咖啡,询问温了川对于运营部的以及公司其他部门之间的看法。


        

楚恒在高位太久,关于公司下面的事情,他能听到的未加粉饰的实话已经越来越少。


        

温了川并没有遮拦什么,把他所看到的,感知到的事情,有条不紊的讲了出来。


        

楚恒细细的听着,还顺便的询问了他的想法,当温了川说到对于部门管理运作中建议的时候,楚恒抬起了头,赞许的轻笑:“你能有这样的建议和想法实属不易,只是,还是缺少些实践经验,年轻了些,部门之间的龃龉对于上位者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倘若是所有部门都一个鼻孔喘气,那才是大忌……”


        

会危机上位者。


        

而部门之中有些明明可以改善而没有改善的东西,是同公司的利益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集团考虑的永远都是利益,触碰到太多人的利益,就已经不是一个人能轻易说了算的事情,哪怕他是董事长。


        

温了川顿了顿,看向楚恒。


        

楚恒笑了笑,“年轻人有冲劲儿是好事,再多学学,你的晋升我不会插手,但我希望能看到你带来的惊喜。”


        

温了川:“是。”


        

楚恒看了眼自己没有说话反而一直盯着温了川看的女儿:“蔓蔓?”


        

楚蔓转过头:“嗯?”


        

楚恒摇了摇头:“你这副经理也做了一段时间了,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楚蔓想了想,提要求:“我能让温了川来市场部吗?”


        

楚恒闻言便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话听到耳朵里,“不能。”


        

楚大小姐“哦”了一声后说:“那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楚恒轻叹一口气,“公司管理方便也没有什么要说的?”


        

楚蔓看过来:“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


        

楚恒:“行了,吃饭吧。”


        

楚蔓:“……”


        

温了川见她完全不在状态的模样,将目光给收回来,但是在视线完全收回来之前,同她的视线有了聚焦,楚蔓仰着明艳的眸子对他笑了下。


        

温了川寡淡的将视线给移开。


        

这天,楚蔓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心血来潮的就想要看看男朋友工作时候的样子,于是转转悠悠的就走到了运营部。


        

运营部的人还正在为了能不加班而忙碌着,“砰——”


        

组长将一摞文件放在了温了川的桌子上:“这些下班回去之前处理好,放我桌子上。”


        

正在做方案的温了川抬起头,看了眼桌上的文件,淡漠的说道:“这些并不是我的工作内容。”


        

组长义正言辞的说道:“不是你的工作内容,却是我们组内的工作内容,所有人都在忙,任务交给你也是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让你早日的跟上大家的进度。”


        

温了川自认为还没有蠢笨到需要接下乱七八糟的杂事来锻炼什么,摆明了是眼前的人刻意针对为难。


        

其他职员见到这一幕也都没有张嘴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这位组长小肚鸡肠,今天早上被温了川一个新人在会议上抢了风头,被主管赞扬,肯定气不顺,这个时候谁开口说话,就会成为那个靶子。


        

楚蔓刚一走近就看到这一幕,顿了顿。


        

而组长一眼就认出了门口站着的楚蔓,自认为这是一个展现自己管理能力的绝佳机会,想要给大小姐留下深刻的印象,于是训起人来的时候更加的义正言辞:“这是公司给你的机会,年轻人就应该时刻的想着为公司的利益肝脑涂地,而不是每天只想着自己那点事情,多为公司做点事情你才能成长的更快,公司从来不养闲人。”


        

温了川掀了两下桌上的文件,正待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说的很好。”


        

“是……是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


        

“……”


        

员工们看到来人连忙起身打招呼。


        

楚大小姐为了让自己显得正式一点,今天穿的是白衬衫红色包臀裙肩上披了件白色的外套,双臂环胸,明艳之中透着难掩的贵气,脚下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哒,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