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33: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温啊,这是新买的茶你尝尝看?”一人率先将自己珍藏的茶叶拿了出来,做出示好的信号。


        

几乎是在片刻间,有意或者是无意示好的声音接连的响起来,李组长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马上做出和好的姿态扯不下面子还会被人嘲笑,不和好,得罪了驸马爷又生怕被人给穿小鞋,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温了川谢绝了好意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上,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期间有人试图打听他与楚蔓之间的事情,也被温了川三言两语的给扯开话题。


        

本就是马上要下班的时间,因为楚蔓这一折腾,温了川只能留下先将手头上的工作完成以后再离开,本身因为组长的刻意为难他就经常加班,也从来没有人把他加班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他没有走,竟然一时之间其他人也不开始不敢离开。


        

等温了川中途抬头喝水的时候发现,眸光细微的顿了一下,低眸看了看手表:“大家这是……”


        

“哈哈哈哈,是这样,我们想起来,小温你来了以后好像咱们组内还没有进行过团建,今天时间正好,不如待会儿一起去放松一下?”


        

温了川顿了顿后,点头:“好。”


        

“那就这么说好了,就去咱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怎么样?”一人站起来提议。


        

温了川不知道他们经常去的是什么地方,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加快的处理手上的事情,在完工的时候,给楚蔓发了一条信息说了一下自己的去向。


        

运营部整个部门经常团建的地方都是同一个地方,不光是他们这个组,是公司附近的一家KTV。


        

刚进去不久之后,就有人买了一捆酒进来,白酒啤酒各一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温了川没有纵酒的习惯,也从未测试过酒量的深浅,他对于酒一类的饮品一向都比较克制,许是温父本身就是赌博嗜酒占了一个齐全,温知夏自幼便告诫他的原因。


        

“了川啊,以前咱们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就当咱们几个是有眼不识泰山,对不住啊对不住。”在昏黄的光线下,有人拿着话筒调节着气氛,有人倒了酒,趴在职场上被穿了小鞋。


        

李组长也跟着将酒杯给举了起来,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以前,多有得罪。”


        

坐在沙发上的温了川笑了下,端着酒杯站起身:“没有的事,各位前辈对我都很是照顾,我是新人,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还请多多指教,这杯,我先干了。”


        

他一饮而尽,其他人自然也不能落后,将他如是说,指使过他做杂物的几人心下稍松。


        

“了川啊,这……你怎么会选择咱们这个部门?你看现在这事情闹得……哈哈哈哈……”


        

“说实话,其实从你以来我就觉得你非池中物,将来必有大作为哈哈哈哈哈……”


        

“……”


        

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温了川会很快的被提任,毕竟大小姐怎么会让自己的男朋友一直只是做一个小小的职员,只是让他们未曾想到的是,在后续的三个月内,温了川升职的事情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以至于如果不是经常看到两人一同上车的画面,众人几乎都要怀疑温了川是不是被大小姐给甩了。


        

“你怎么想的?当个螺丝钉当上瘾了?”楚蔓说要给他升职,但不知道被温了川拒绝了多少次,她实在不知道,他就做个小职员干上瘾是为了什么。


        

温了川:“再等等。”


        

楚蔓瞥了他一眼,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苏向宁打来的。


        

在温了川的坚持下,苏向宁在不久前搬离了龙安壹号,连带着其他的男人也一样。


        

只是这人虽然走了,但却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楚蔓的周围,而每次都势必会让温了川沉下脸来,这次也是一样,尤其是当楚蔓说让他自己开车回去的时候。


        

温了川沉着脸色:“你到底清不清楚,谁才是你男朋友?!”


        

楚蔓回答的很快,“不是你吗?”


        

她理所当然的给了个反问,让要生气的温了川这股子气不上不下的。


        

“乖哈,我真的有事,你自己先回去。”楚蔓圈着他的脖颈,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而彼时,苏向宁的车停在了一旁,车窗缓慢的降下,苏向宁喊了声楚蔓的名字。


        

温了川眯着眼眸,看着她推开车门,上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车,没有任何的迟疑。


        

苏向宁微笑着看向温了川,笑容温和之间带着的是任谁都能看出来的挑衅。


        

温了川捏着方向盘的手指攥紧,手机振动响起,是楚恒打来的电话,温了川看着前面的轿车远离,“楚董。”


        

“小温,你来公司一趟……”


        

温了川;“是。”


        

车上,苏向宁看着后座上的楚蔓,副驾驶的位置上空着,她却从未坐过。


        

“最近休息的怎么样?”苏向宁微微抬起头,看着后视镜问她。


        

楚蔓托了托额头:“不清楚。”


        

苏向宁微顿:“我记得,我当年两三个月的时候,治疗的效果已经显现,难道是你这边因为时间过长的原因?”


        

楚蔓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是说,因为……”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顿了一下,因为她说的不清楚,是不清楚究竟疗效如何,因为她的身边有温了川的存在,他于她而言,本身就带着疗效。


        

她说到一半后没有再进行下去,而苏向宁像是已经猜测到了她的想法,问道:“是因为……温了川?”


        

楚蔓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


        

苏向宁试探性的开口说道:“或许……你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这样才能试验出疗效究竟如何。”


        

楚蔓明艳的眼眸看着前方他的侧脸:“向宁,你的这个建议,是出于什么考虑?”


        

她在问,是单纯的为了她的病情,还是出于其他的……私心?


        

苏向宁微笑不变:“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可以出门旅行一段时间,又或者让温了川出差一段时间,你们分开的这段时间,没有他在身边,你才能知道到底疗效如何,不是吗?”


        

他的话本身就是可以有双重的解释,单是看需要哪一种。


        

他的话,让楚蔓沉思了数秒钟的时间,这次没有直接的反驳,到了私人医院,苏向宁给她戴上了墨镜。


        

治疗照常是两个小时,这两三个月来,每周楚蔓都会在苏向宁的陪同下来上三次进行治疗。


        

医生进行询问:“最近感觉怎样?还会梦魇吗?”


        

这个问题,楚蔓自然也没有办法回答。


        

医生见状说道:“现在没有明显的效果也不用着急,苏先生也是在这里治疗了半年才逐渐康复,放平心态,等下周来的时候,你再告诉我这一周做噩梦的频率以及……是否会产生生理上的情动。”


        

楚蔓眉头微微拧起,很显然,医生的意思也是她需要做出相应的尝试。


        

在回去的路上,楚蔓撑着脑袋看着车窗外,神情之间带着遐思。


        

“……关于医生说的事情,你还是要放在心上尝试一下,南海峪风景不错,气候也适宜,不如……我陪你去旅游几天?”苏向宁说道。


        

楚蔓想了想后,“嗯”了一声。


        

苏向宁笑:“我回去以后订机票,明天走?”


        

楚蔓:“嗯。”


        

车子径直开向了龙安壹号,楚蔓回来的时候,随口问向万管家:“温了川呢?”


        

万管家:“还没有回来。”


        

要往楼上走的楚蔓脚步顿了下,回头;“还没有回来?”


        

万管家:“是。”


        

楚蔓拿了手机给他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却是楚恒,“爸?怎么是你?”她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确定自己没有拨错。


        

楚恒;“小温刚刚出去拿点资料,人还在公司。”


        

楚蔓听这话就知道温了川是被她父亲给叫去加班了,嘟囔着;“你整天让他去帮忙,怎么也不见给他升职,都几个月了,还是个小职员,你把他当苦力呢?”


        

楚恒轻笑,开口的时候却先要不的咳嗽了两声,这才说道:“你这个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楚蔓听到他的咳嗽声:“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紧?”


        

楚恒:“没事,一点小咳嗽,这还知道关心你老爸,不为你男朋友打抱不平了?”


        

楚蔓抿了抿唇:“我只是觉得他小员工也当了一段时间了,可以给他升升职,不然什么人都能欺负他了。”


        

楚恒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笑出声:“这倒是稀罕事了,除了你欺负人家小温,还有人欺负他了?”


        

楚蔓不乐意了:“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他给你告状了?”


        

楚恒:“你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人家小温可没有说你半句不是,行了,公司的事情有制度安排,小温升职的事情哪能用你一个女孩子操心,他自己能爬上去,收收你的心就行了。”


        

楚蔓幽幽的提醒他:“我才是你的女儿。”怎么感觉温了川才是他儿子。


        

楚恒:“有小温这样的孩子,我能省不少心。”


        

楚蔓:“爸!”


        

“好了好了,小温回来了,有什么事情你跟他说……”楚恒看到拿着文件走进来的温了川,扬了扬手机,递给他。


        

温了川接过来,对着他点了点头,朝着落地窗走过去:“蔓蔓~~”


        

楚蔓:“你的手机怎么在我爸那里?”


        

温了川:“我当时,正要去拿资料。”而楚恒就在他的对面,见状,就接过了电话。


        

楚蔓“哦”了一声:“你们什么时候忙完?”


        

温了川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需要两三个小时,你……到家了?”


        

楚蔓:“嗯。”


        

楚恒就在办公桌前,温了川也不方便说起苏向宁的事情,便让她吃完饭后早点休息,这才挂断了电话。


        

当温了川收了手机,重新回到办公桌前,楚恒将文件展开的同时,说道:“都说女生外向,这还没有怎么样,就催促我给你升职,生怕什么人欺负了你。”


        

温了川听到楚恒的话微微抬起头,唇瓣勾了下。


        

楚恒抿了口茶,看着文件,说道:“这些账目你看看……升职的事情你也放在心上,三个月也该往上跳一跳了,两年坐到经理的位置上虽然快了点,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商场上本身就是有能者居之。”


        

温了川:“是,我明白了。”


        

无论是账目还是项目,想要上手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三个小时过去,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相差甚远。


        

在回去的路上,司机开车,温了川同楚恒坐在后座上,楚恒按了按眉心,说道:“这件事情你多上点心,你现在在下面工作,有些动作也不会引人注目。”


        

温了川;“是。”


        

楚恒:“公司的事情先放放,跟蔓蔓相处的怎么样?”


        

温了川思索了数秒钟,回道:“她,很好。”


        

楚恒朗笑一声:“你不用给她瞒着,我这个女儿我还能不了解,小性子多得很。”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无论是言语还是神情之间,对于这个女儿都是真心的维护和怜爱。


        

说起女儿,楚董事长的话明显就多了不少,说了不少楚蔓小时候的事情,温了川细细的听着,当听到楚蔓小时候为了维护秦可叶,把一个小胖子的脑袋给打破的时候,温了川的眉头细微的上挑了一下。


        

两人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温了川推开门,空气中隐约的闻到了那熟悉的玫瑰香,他褪去外衣的动作慢了一拍,将外套挂起来后,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微微鼓起来的身影。


        

床头的灯开着,她侧躺在属于他的床上,面颊微微泛着红,明艳的眸子紧闭着,已经睡着有一会儿了,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一片暗影。


        

温了川就那样站在床边看了良久的时间,这次坐在床边,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她的面颊,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她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前脚还在气他,后脚就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依偎在他的身旁。


        

让他想生气却不能。


        

“我渴了。”在他指腹磨搓着她娇嫩的面颊出神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睛的楚蔓,低声的说道。


        

温了川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还躺在那里没有起身,朝他伸了伸手。


        

温了川将杯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将她连同被子一起抱起来,楚蔓趴在他的肩上笑靥如花,“再抱一会儿。”


        

大掌摩挲着她的脊背,下一秒手掌便顿住,她穿的是睡衣,把人从自己怀中扯开:“大晚上的穿成这样跑到这栋楼里来?”


        

这楼里住的并不单单是只有女佣人,她到底是长了几个胆子?!


        

万一……万一有人心怀不轨,她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被推开的楚蔓不高兴的咬了下唇,“我还没有抱够。”


        

温了川克制着,没有去抱她,眸光深深的睨着她:“以后不准再这样过来,听到没有?”


        

楚大小姐扬起下颌:“你凶什么凶?!我穿外套了!你对谁凶呢?!不抱算了,我缺你一个了,你没有良心,我等你好久!”


        

她不满的念叨的同时,掀开被子要下床。


        

温了川此时也看到了她放在一旁的外套,忙把人给按在床上:“外面冷。”


        

大小姐毫不给面子的说道:“现在已经立夏了!”


        

温了川站直身体,长臂伸出,直接拦腰把人给抱住,她脚都没有沾到床,被他抱的很紧,也就没有办法挣脱,这才消停下来,红唇不高兴的抿着。


        

“立夏了也冷,既然来了就在这里睡,这么晚了,还折腾什么。”他说。


        

楚蔓:“你刚才可不是这个态度。”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面颊:“给你道歉。”


        

楚蔓:“这还差不多。”


        

温了川坐下,她穿着吊带裙窝在他的怀里,把玩着他的大掌:“你今天忙什么,忙到这么晚?”


        

“楚董有些事情需要我做。”他顿了顿以后,就说道:“我要出差几天。”


        

楚蔓今天特意过来等他就是为了告诉他自己要出去玩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也要出差,“出差几天?”她问。


        

温了川:“……一周左右。”


        

楚蔓“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温了川握住她的手,问道:“你今天为什么约了苏向宁?”


        

楚蔓:“我找他……学制香。”


        

温了川;“只是制香?”


        

楚蔓抬头,看着他:“要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


        

温了川捏着她的手骨,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一定要找他学?怎么不找其他的老师?”


        

楚蔓:“当然是他做的香才是我想要学的。”


        

温了川:“学就学了,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知道吗?”


        

楚蔓打了个呵欠:“你真啰嗦。”


        

温了川无声的叹了口气。


        

楚蔓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轻轻的蹭了蹭后说道:“那你要出差,我们是不是要先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她指向性非常明显。


        

温了川低眸看着她,平常都是按住她作乱的手直接拒绝,这一次,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