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38:我愿意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小姐倨傲的转身,裙摆划出优美的弧度,一步步的,缓缓的消失在楼梯口的位置上。


        

温了川汗淋淋的仰着头,看着楚大小姐骄傲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这才垂下眼眸,被从楼梯上扔下来的项链距离他并不远的位置,倘若是在平时,也就是一步的距离,但是如今……


        

他却是需要用尽浑身的力气,拖着腿,手臂伸长到最大的极限,这才能将它重新的捡回来,死死的,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直到坚硬的吊坠陷入掌心,咯着掌心的手骨,他都没有松开。


        

万管家看着这一幕,轻轻的摇了摇头,嘱咐道:“把人送回房间吧。”


        

保镖互相对视一眼,没有立即的动作,毕竟让打人的是大小姐,这大小姐……并未说还要把人给留下:“万管家,这……”


        

“送回去吧,小姐……”万管家想说,楚蔓不会真的希望看到他出事,但,事情闹到了这步田地,也只能说:“小姐不会怪罪。”


        

保镖们这才点头,“是。”


        

在温了川被扶着一步步离开之后,万管家这才上楼去找了楚蔓。


        

彼时的楚大小姐正坐在梳妆台前,细细的画着眉,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楚蔓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


        

万管家看着她长大,低声叹了一口气,拿过她手中的眉笔帮她画着,“小姐身体还没有好,怎么就下床了?”


        

楚大小姐抿了抿唇,高傲的说道:“看他被打的到底有多惨。”


        

万管家将眉笔放下,摸了摸她的长发,“小姐连妆都没有化,就涂了口红,真的就是为了看他被打?”又或者是……是心中到底不忍?


        

话说的果决,但到底不还是没有让保镖将第二棍子打下去,旁人看不出来,万管家却看的真切。


        

“是。”楚蔓捏着手指,脖颈微微抬着,“他伤了我,我就要他更疼,是他活该,他以为他是谁!我是楚蔓,是楚家的大小姐,谁都不能那么对我!”


        

温了川竟然敢不顾及她的意愿强要她,把她弄伤,就要付出代价,她让人打断他的腿,没有告他强奸送他进去,就是要自己把这股气出了。


        

万管家看着她微红的眼角,搂了搂她的肩膀,“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伤害小姐,小姐……你发烧了。”


        

万管家摸到她的面颊有些烫,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


        

楚蔓靠在万管家的身上,微微闭着眼睛:“万姨,我不舒服。”


        

万管家:“小姐先去床上躺着,我找家庭医生过来看看。”


        

楚蔓点了点头,躺在床上的时候眸光瞥了一眼窗外,万管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处……该是佣人们住的那栋楼,就在万管家想要开口说一下温了川情况的时候,楚蔓已经把目光收了回来。


        

家庭医生询问了一下具体的情况,在卧室外面的小客厅低声对万管家说道:“小姐,该是伤到了,有炎症,这具体……药膏还是要继续涂抹,我给她挂上了吊针,先消消炎症,今天先看看情况,不行的话,明天我找同专业的师妹来看看,同性之间也方便一些。”


        

万管家点头,“小姐的事情还是……”


        

“这点你放心,我在楚家做了这么多年,不会乱说话。”家庭医生说道。


        

万管家这才把人送了出去,“侧楼那边的情况……”


        

“伤筋动骨一百天,已经送去医院了。”家庭医生说道。


        

万管家点头,目送医生下楼后,万管家这才重新的回到卧室,卧室内睡熟的楚蔓却睡得并不安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入梦的梦魇重新将她侵袭。


        

她就像是一件展览品,一件可以被随意处置的展览品,被人观赏亵玩。


        

娇生惯养,从来要风得风的大小姐,哪怕是想要喊破喉咙,都无人在意,反而会越加的兴奋,她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而这份美,无数的目光在她的身上锁定,想要将她剥拆入肚。


        

“不——”


        

楚蔓额头上溢出薄汗,她死死的咬着唇瓣,却照旧害怕的在颤栗。


        

“小姐。”万姨坐在床边,给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都过去了。”她不断的重复:“都过去了,小姐,都过去了,那地方已经被捣毁,曼陀已经没有了,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只是在做梦,都过去了,过去了……”


        

可楚蔓显然是听不进去的,直到后来,暖人的熏香传来,噩梦变成空空的白色,任何任何的人和环境都不复存在,她像是踩在空空荡荡的白云之上,什么都看不到。她于这片空白中缓缓的蹲下,用手臂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就那么蜷缩着,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幸亏你来了,不然,小姐多半是无法安眠。”万管家看着安安静静睡下去的楚蔓,低声对苏向宁说道。


        

苏向宁卧室外面的小客厅低声询问:“蔓蔓的病情不是已经得到了抑制?去旅游的那几天据她所说应该都是没有问题,怎么会突然之间……”


        

万管家自然是方便说明这其中的缘由,只能含糊的说道:“应该是生病的原因。”


        

苏向宁狐疑的看着万管家,显然是并不怎么相信,而是说道:“昨天,温了川把楚蔓强行带走,楚蔓现在生病是不是跟他有关系?温了川人呢?”


        

万管家:“小温出去了。”


        

苏向宁闻言越加的狐疑起来,但是万管家显然是不愿意多说,他也没有能够问出来什么。


        

苏向宁今晚留了下来,住在原来的房间。


        

而医院内的温了川,在打了石膏以后,腿被吊起来,人靠在病床上,脸色还有些苍白。


        

孟静娴提着保温盒进来,“了川哥哥,这是我按照你的喜好做的,你吃一点吧。”她说完,心疼的看着他的腿,“小姐真的太心狠了,怎么能让人把你打成这样。”


        

她愤愤不平的说道:“上次还用鞭子打你,她怎么能这么做,我就没有见过比她还残忍的女人。了川哥哥你疼不疼?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每天给你送点饭菜过来,希望你不要嫌弃。”


        

她将餐盒打开,但是温了川却并没有什么胃口去吃,他低眸看着掌心的项链,从孟静娴进来以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孟静娴在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楚蔓不光是让人差一点打断温了川的腿,还摘下了温了川送的项链给扔了,看来就是这一条了,“这条项链很漂亮。”孟静娴看着温了川说道。


        

温了川捏着项链,低声一句:“漂亮?”


        

孟静娴看着他点头,目光一瞬不瞬的带着期待,“是啊,真的很漂亮。”


        

“嗬”,温了川沉声笑了下,笑意不光是未达眼底,就连唇瓣都没有怎么掀起弧度,带着的就只有冷意。


        

他将项链一圈圈的缠绕在自己的手腕上,指腹揉搓着吊坠,眸色很深。


        

孟静娴看着他的举动,眼神中有些失望,这条项链她也很喜欢,但是看样子就知道不会是什么便宜的货色,显然温了川为了讨得楚蔓的欢心,是花费了不少的金钱。


        

当然这也是间接的证明了孟静娴最初的想法,温了川现在虽然位置不高,但手里也是真的有钱,毕竟有那样的姐姐和姐夫。


        

“了川哥哥,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你多少还是吃上一点吧,不吃怎么东西能行呢,我问了医生,这些对于你的伤口恢复是有一定好处的,你吃点吧。”孟静娴用勺子盛了粥放到他的面前,说道。


        

温了川避开了她喂食的手,说道:“我自己来。”


        

虽然没有让她喂,但是他没有拒绝吃自己准备的食物,这一点对于孟静娴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了川哥哥你明天想要吃什么?我明天一早就给你准备。”孟静娴说道。


        

“不用。”温了川在喝了一碗粥后,说道。


        

“可是你现在这样就只能点外卖了,外卖吃多了也不好,而且来来回回的也不方便,”孟静娴微微的碰出了一下温了川的手,说道:“了川哥哥,让我照顾你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跟大小姐不一样,我会做很多东西,会把你照顾的很好,一直到你康复,好吗?”


        

温了川这才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喜欢我?”


        

孟静娴红着脸,咬了咬唇,娇羞不已的模样,却开始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很喜欢了川哥哥。”


        

温了川靠在病床上,让人无法窥测出具体思绪的低声了一句:“是么。”喜欢他……


        

孟静娴抬起头,说道:“我是认真的,我,我没有交往过男朋友,也没有喜欢过什么男生,了川哥哥你是第一个,我……我的感情生活可能没有大小姐丰富,没有办法向她一样带给你刺激,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非常认真的对待这段感情的。”


        

温了川听着,在孟静娴声情并茂的表白中,他说;“不必了。”


        

不必了?


        

孟静娴楞了一下,半晌以后这才回过神来:“什,什么?”


        

温了川却没有解释什么,他说:“如果你愿意在我生病的这段时间给我送饭,我会付给你饭前,这里面有两万块钱。”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说道。


        

这钱是他完成了项目,完成了楚董事长交给的任务,给的额外的奖励。


        

他的钱多数都已经买了项链和戒指,所剩已经不多。


        

孟静娴看着他递过来的银行卡,自然不会接,因为她想要的更多,所以她当着温了川的面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要你的钱,我照顾你也不是为了钱,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我想要照顾你,虽然你现在可能还没有办法从上一段的感情里走出来,但是我愿意等。我只希望,等你可以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的时候,可以回头看看我,只要你回头,我会一直在你的身后。”


        

孟静娴情真意切的说道,她不相信面对自己这样子的真心,温了川还能无动于衷,她继续说:“我不希望你用钱羞辱我对你的感情,你收回去吧。”


        

温了川伸出去的手,在面对她直白“干净”感情的之后,似乎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抱歉,我只是不喜欢亏欠他人。”


        

孟静娴柔柔的笑了下,“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并没有恶意,在我心里了川哥哥永远都会那个连陌生人都会出手帮助的好人,我一直都记得当时你帮我的样子,像是个英雄。”


        

一个“天真干净”的女孩儿,任何男人的心中就会生出些许的波澜,为了等这一天,孟静娴已经研究了很多。


        

而果不其然,在温了川感情受伤的时候她所献上的真挚情感,虽然温了川并未接受,但面对她的时候已经不再如同以前一般的冰冷,“你是个好姑娘,可以找到真心对你的男人,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面对他的建议,孟静娴却只是说:“我愿意等。”


        

温了川细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在温了川生病住院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工作上的事情并没有落下,暂时没有办法去公司,就拿了电脑进行远程办公,而在他住的病房里,永远都有一道辛勤的前后奔波的身影。


        

就连医生护士熟悉了以后,都会说温了川福气好,有个很好的女朋友。


        

而每当这个时候,孟静娴总是一脸害羞的解释:“我们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然后又悄悄的看了一眼温了川的方向。


        

医生护士只当她是不好意思,说着:“想必是好事将近了。”


        

孟静娴娇羞的说道:“真的还不是,只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他。”


        

这般几次下来,前来的医生护士未免觉得温了川有些不识好歹,虽然长的帅,但是又不能当饭吃,人家姑娘跑前跑后的伺候,这么好的女孩儿都不要还想要天仙不成吗?


        

殊不知,温了川真正想要的那个,还就是长的跟天仙似的,不,或许应该说是……妖精。


        

只是,以前是珍视,想要什么好的都给她,现在,温了川只想要知道,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到底是能高傲到什么地步,又能骄傲到什么时候!


        

温了川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勉强可以拄着拐杖上班,也重新的回到了龙安壹号。


        

在他回来的这一天,孟静娴就跟在他的身边。


        

而此时的楚蔓,别墅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了一只萨摩耶,雪白雪白的毛发加上高颜值,让没有养过小动物的楚蔓也难得的多了几分的兴致,正在跟它一起玩耍。


        

萨摩耶似乎是很喜欢她,见到她走近,吐着舌头挣脱苏向宁牵着的绳子就朝她奔了过来,把人直接的扑倒在从地上。


        

温了川见到那么大一条狗朝她扑过去,拄着拐杖的手下意识的收紧,只是,当看到他们两人一狗在草地上玩的开心的时候,又自嘲的笑了下。


        

“了川哥哥,我陪你回房间吧。”孟静娴见他站立不动,说道。


        

温了川捏着拐杖,点头。


        

“蔓蔓?”苏向宁看着坐起来忽然就不动的楚蔓,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是被孟静娴搀扶着拄着拐杖往的温了川。


        

楚蔓收回视线,“刚才你说什么?”


        

苏向宁笑了下,像是没有察觉到她刚才的走神,重复了一遍说道;“我是说,你最近都没有怎么出门,不如下午去你喜欢的那家西餐厅吃饭?”


        

楚蔓回过神来,想起一件一直以来都被她给忽略的事情,她问:“苏向宁,你不用工作的吗?”


        

苏向宁的简历她是看过的,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但他的谈吐很好,而且好像也不像是没有钱花的样子。


        

苏向宁笑容不变,“我的工作在晚上。”


        

楚蔓略略挑高眉头:“是……哪种?”


        

苏向宁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带着几分宠溺的说道:“是跟编程一类的东西,跟我的专业对口,时间比较宽裕,只要到了约定的时间完成就行,不需要无时无刻的趴在电脑桌前。你想的是什么不正经的职业?”


        

楚蔓闻言略一点头,“哦”了一声,说道:“也没有什么,就是觉得如果是的话,你行情应该会挺好的,应该挺多人喜欢的。”


        

毕竟,长得不错,身材不错,也会说话,会讨人欢心。


        

苏向宁笑着问她:“那……你喜欢吗?”


        

楚蔓:“嗯?”


        

苏向宁没有在意她前面说的种种,在意就之后最后的半句话,他问:“既然应该挺多人喜欢的,那这些人里包不包括你?”


        

楚蔓看着他数秒钟,很诚实的告诉他:“我对你没有什么冲动。”


        

迄今为止,唯一让她有冲动的人只有一个温了川,不过……这个男人,她是不打算再要了,约莫以后都遇不到了。


        

楚蔓没有什么信仰,不拜神佛,不信鬼怪,但有些时候又不得不相信,有些事情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苏向宁给她捋了下耳边的碎发,说道:“没关系。”


        

这一个月来,她时常被噩梦缠身,所以苏向宁自然而然就又回到了龙安壹号,有他每晚给她燃熏香,她这才能睡个好觉,楚蔓让他教过,这种香的制作方法,但却始终都没有办法很好的掌握住精髓的用量。


        

“了川哥哥,你怎么不坐下来休息?”孟静娴看着站在窗边往远处看的温了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