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39:都是楚蔓的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了川站在窗边看着下面坐跟萨摩耶一起玩耍的女人,在孟静娴的声音中这才将视线收回来,“没什么。”


        

“我扶你在床上坐着吧。”孟静娴笑着想要上前来扶住他的胳膊,但这次却被温了川给躲开了。


        

实际上温了川很少让她碰触,认真来说,刚才在下面才是他们这些阵子以来接触最为亲密的一次。


        

孟静娴心中清楚,这一个月以来的照顾,她还并未真正的走进温了川的心里,但也并不是全无进展,楚蔓已经跟苏向宁好上了,那她成功的几率就又高了一重。


        

“你回去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既然你不愿意收钱,那这就当做是给你的谢礼。”温了川用那张银行卡里的钱给她买了一条手链。


        

东西是让他让店员自己挑选的,说是卖的很好的热门爆款,他并没有多看。


        

孟静娴看着他递过来的丝绒首饰盒,虽然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条项链,但是这条手链也非常的好看,她喜欢研究一些奢侈品,一眼就认出来,这条手链并不是很便宜,温了川对她这么大方的送礼物,孟静娴欢喜万分,接过来的同时说道:“了川哥哥可以帮我戴上吗?这是了川哥哥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我一定会小心爱护的。”


        

她把手直接伸了过来,温了川顿了顿以后,这才伸出手。


        

孟静娴出来的时候碰到了楚蔓,笑着喊了一声:“大小姐。”


        

楚蔓瞥了她一眼,看到了她手腕上精致的手链,随口就说了一句:“很漂亮。”


        

孟静娴微微的将手给抬起来,“大小姐说的是这个吗?这是了川哥哥刚刚送给我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抬起脚步的楚蔓脚下细微的顿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如果不是定睛去看,并不能发现。


        

楚蔓回到房间,看到一整个竖柜的首饰,眼睛一一的扫过去,找了个最漂亮耀眼的手链戴上去,可就在链条扣上去以后,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又不耐烦的把手链给丢了回去。


        

“不喜欢这些?”苏向宁进来,说道:“看着你房门开着,敲门却没有听到动静,就进来看看。这条手链很漂亮,不喜欢了?”


        

楚蔓微微抬头:“嗯,戴烦了。”


        

直接上有些珠宝她就是买回来放着,顶多也就戴了一次,这些在其他人眼中看来是宝贝的东西,不过是楚大小姐最习以为常的配饰。


        

“陪你再去珠宝店选两件?”苏向宁说道。


        

如果不是楚蔓知道他家境普通,每次听到他这般的随意,都会觉得他家底雄厚:“我晚上想要去外面吃。”


        

苏向宁点头:“好。”


        

楚蔓看他一眼:“我自己去,你忙你的事情,我对你没有那个感觉,你在我身上就是白浪费时间,你如果想要谈恋爱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女朋友,我认识很多各方面都很好的名媛,你可跟她们试试。”


        

大小姐就是喜不喜欢,有没有感觉说的清楚的很,她的身份和骄傲也不屑于吊着什么男人,没必要。


        

苏向宁:“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慢慢来,除了一眼钟情,还有日久生情的细水长流。”


        

楚蔓看他:“你有点死心眼。”


        

苏向宁温和的笑着说,“我不认为这是个坏习惯。”


        

“随便你吧。”楚蔓站起身挑选出去吃饭的衣服:“我穿那个好看?”


        

苏向宁看着她手中拿着的衣服:“束腰长裙比较适合你今天的妆容。”


        

楚蔓闻言对着镜子照了照,也比较的满意,摆弄了两下裙子说道:“你可比那个木头桩子懂得多多了,要是他肯定什么都看不出来,我化妆没有化妆都不知道,我上次没有涂口红,化妆半天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还问我前后有什么变化,你说……”


        

“蔓蔓。”苏向宁忽的开口叫住她。


        

楚蔓抿了抿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都在说那个木头桩子。


        

苏向宁抬头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我在外面等你换衣服。”


        

楚蔓点头:“好。”


        

苏向宁走到卧室外面的小客厅,坐在沙发上,手指缓缓的摩挲着手机,调出了温了川的档案,下一秒手机上就弹出了一条消息,是楚氏集团的内部资料,同时言明;楚恒目前正在让人按照调查高层内部。


        

苏向宁:小心行事。


        

回复:是,少主。


        

“咔。”卧室的门打开,楚蔓从里面走出来,苏向宁随之将手机给收起来,站起身:“走吗?”


        

楚蔓刚才出来的时候看到他正在打字,说道:“你要是有事情就不用陪我去了,我找其他人也一样。”


        

苏向宁闻言轻轻的笑了下,“没事,走吧。陪你的话,任何时候我都有时间。”


        

楚蔓到西餐厅的时候人还比较少,员工们也比较的倾向,有人看到了孟静娴的手链,很是羡慕。


        

孟静娴微笑着说道:“是他送的,不知什么钱,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都忘记了,没有想到他提前准备好了惊喜。”


        

同事闻言惊呼:“这手链好像需要一两万吧,这还不值钱啊,你真是幸福,家世好,还有个这么疼爱你的男朋友。”


        

孟静娴笑着说道:“所以我一直认为,感情跟金钱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女孩子最美的时候就是无论身处什么样子的境地都能保持自信。”


        

只是,孟静娴的声音落下,微微一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她不远处的楚蔓和苏向宁,顿时脸上自信的笑容就僵硬了一下,她以前都是夜班,所以从未碰到过楚蔓,今天乍然见到,尤其还是在自己说了刚才的话后,整个人就有些心慌,生怕楚蔓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人知道她只是一个司机的女儿。


        

她生怕自己在同事之间营造的白富美的形象被揭穿,她虽然一直都在同事面前说自己不在意什么身份和金钱,但往往越是强调自己不在意什么,实际上就越是在意,不在也不会经常挂在嘴边。


        

只是相较于她的惊慌,楚蔓不过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是以孟静娴也无法确定她到底听见没有。


        

走在楚蔓身后的苏向宁别有深意的朝着孟静娴看了一眼,孟静娴对上他的视线目光有些僵直的不自然。


        

“那个女人真漂亮,是明星吗?”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被惊艳到了,不,是每一次见到都会被惊艳,真的太好看了,不过她可不是什么明星,我听说好像是富家千金。”


        

“富家千金?哎?静娴你认不认识她?你们这样的家世是不是会经常有什么聚会?”


        

在两名同事对着孟静娴窃窃私语的时候,刚来不久的钱慧不屑的笑了下,“你们整天拍她的马屁,也不看看她跟人家是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家随随便便戴的耳饰都是价值十几万,你们见过孟静娴身上出现过超过五万的东西吗?”


        

钱慧早就看不惯孟静娴的矫情造作,整天话里话外的说自己是大小姐,表面平易近人却总给一种你们低如草芥的感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到民间微服私访的公主,这么大的架子。


        

孟静娴握了握手掌,笑着说道:“我是来工作的,没有必要戴什么贵重的珠宝,我也不需要名贵的珠宝来显示自己有钱,至于你口中说的带着十几万耳饰的女人,你可能不知道她是楚氏集团的大小姐,她一直都很喜欢各种名贵的东西,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交流,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有钱宁愿做慈善,而不是花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


        

钱慧:“是么?”


        

虽然孟静娴说的很冠冕堂皇,但是钱慧总觉得她这个人表里不一,很会演戏,所以一直对她喜欢不起来。


        

孟静娴因为跟钱慧不睦,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又碰到了楚蔓,楚蔓正在补妆,压根没有注意到她,孟静娴咬了咬牙,然后下一秒拿出了手机,在进来的时候刻意的一边走向隔间一边说道:“了川哥哥,你今天什么时候来接我?”


        

正在补口红的楚蔓手指微顿,透过镜子看到孟静娴拿着手机走到了隔间里,皱了下眉头以后,将口红放到了一边,开始洗手。


        

坐在马桶盖上的孟静娴手机根本就没有打出去,找到了温了川的手机号开始给他发信息:了川哥哥你今天下班的时候能不能来接我一下?外面好像在下雨,我没有带伞。


        

温了川:我帮你叫车。


        

面对他的不解风情,孟静娴咬了咬唇:我下班的时间不好打车,如果了川哥哥没有时间的话,我其实晚点回去也可以,就是大家都走了我一个人太晚回去有些害怕。


        

毕竟她是在医院里给温了川送了一个月的饭,面对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要求,温了川不答应都显得有些铁石心肠:好。


        

孟静娴:谢谢了川哥哥。


        

等孟静娴从隔间内出来的时候,楚蔓已经离开,孟静娴一眼就看到了她遗落在洗手台上的萝卜丁口红,像这样在很多人眼中是奢侈品会格外重视的东西,大小姐可以随处的乱丢,甚至都不见得会想起。


        

孟静娴拿着那萝卜丁口红,牢牢的握在,打开盖子,对着镜子在自己的唇瓣上涂抹着,艳丽的颜色一如楚蔓给人的感觉,带着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静娴你这支口红可真好看,它家的口红一支都要七八百块钱吧?”同事说道。


        

孟静娴笑了笑,原本是想要收起来,毕竟依照楚蔓的性格丢了也不会在意,但……孟静娴看到了走进来的钱慧,顿时心中就生出了几分其他的心思,她把要收起来的口红递给了说话的同事,并且说道:“既然你喜欢的话,那就送给你吧,我还有其他的。”


        

同事倍感意外:“这好像,好像是新的,真的就这样给我了?”


        

孟静娴笑着大方的说道:“的确是新的,我刚买没有多久,今天才开始用。”


        

在同事激动的模样中,钱慧看着孟静娴说道:“你今天来的时候好像涂得并不是这个颜色。”


        

孟静娴的眼皮一跳,完全没有想到她的眼睛竟然会这么尖,但是孟静娴很快的就想到了解释的办法,说道:“是么?我口红买的太多了,不记得了,出门的时候就随便带了一只,可能是太着急拿错了。”


        

同事用的彩妆都是平价的,从未用过这种大牌,而且这只口红一看就是刚刚拆封没有多久,她也不介意,于是就替孟静娴说道:“静娴你真是太大方了,谢谢你送给我这么贵的东西。”


        

孟静娴仿照楚蔓经常会有的拢头发的动作,说道:“你喜欢就好。”


        

钱慧看着她这幅故作姿态又施舍的模样就觉得倒胃口,看也不看的就离开了。


        

只有同事拿着那支萝卜丁视若珍宝,而孟静娴自始自终都保持着得体优雅的笑容,乍看之下,真的像是大家小姐的风范。


        

餐厅靠窗的贵宾区。


        

“怎么了?你是在找什么东西?”苏向宁见她在包里翻找,问道。


        

楚蔓把自己带的手包都翻遍了,却始终没有看到自己带的口红,也完全不记得自己放在了什么地方,如果是平时,她也就不找了,但是今天换了包,包的容量有点小,出门的时候就只是顺手拿了一根萝卜丁,现在找不到了,那她吃完饭以后可怎么补妆?


        

遇到任何时候,妆容都不能出现问题的楚大小姐皱着眉头,“我的萝卜丁不见了。”


        

苏向宁狐疑:“萝卜丁?”


        

楚蔓:“嗯。”


        

苏向宁:“你带的小吃?”


        

“……”楚蔓,“是口红,长的像萝卜的口红。”


        

苏向宁这才了然:“你刚才是不是去洗手间的时候忘了?”


        

楚蔓这才想起来,她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好像是补妆来的,来给两人上甜点的钱慧听到他们的对话,顿时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两下,萝卜丁?


        

钱慧顿时就想到了在洗手间里孟静娴转手送人的那支口红,于是开口问道:“小姐您说的萝卜丁是什么色号?”


        

楚蔓看了她一眼:“经典红,哑光的。”


        

钱慧眉心一跳,看着她红唇上的颜色,还真的跟孟静娴送人的那支一模一样,是巧合还是?


        

“您放心,如果是在我们店里丢的,一定会给您找回来,您坐着请稍等,我去给您找领班。”钱慧说道。


        

楚蔓原本是不准备这么麻烦,但想了想自己还要补妆,就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三张红色的票子放到她的托盘上,当作是小费;“辛苦你了。”


        

钱慧见随便帮个忙就拿到了三百元,对她的好感度“噌噌”的往上升,毕竟这差不多就是半支萝卜丁的价格了,可见人家并不是在乎区区一支口红的价格,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出手大方的很。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您请稍等。”


        

楚蔓看着离开的钱慧,吃着牛排的同时说道:“这个侍者不错。”


        

苏向宁觉得她评判一个人好坏的依据真的是简单又直接,笑了笑:“这是她们的本职工作,倒是你,她做了本职工作你出手却很大方。”


        

楚大小姐耸了耸肩,不介意的说道:“我有钱,她们出来工作一直站着多辛苦。”


        

所以楚家对于家中的佣人和相关的工作人员一向都很大方,楚蔓也从来不会亏待他们,逢年过节的都会让万管家准备礼物,要么就是直接干脆的发过节费。


        

楚恒对于她的行为,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平日里惯的很。


        

苏向宁看着她优雅切牛排的举动,眼中闪过温柔,是不参杂任何杂质和算计的柔情。


        

而钱慧在找到了领班说明了情况以后,领班马上就召集了所有的服务人员询问情况,“店里都有监控,我不说是你们谁拿了,谁看到了现在说出来,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咱们餐厅从来没有出现过拿客人东西的事情,这是严重影响餐厅声誉的事情,我不希望为了这七八百块开除你们中的什么人。”


        

领班的视线在她们之中一一扫过去。


        

钱慧站在一旁,目光直接的就看向了孟静娴的方向。


        

而孟静娴此时虽然站的很直,心中却发虚的不行,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时连珠宝丢了都不见得能想起来的楚蔓,为什么会突然在意起一支小小的口红。


        

她的口红那么多,摆了一柜子,为什么还要计较这一个?!


        

为什么她就是一定要让她难堪?


        

还是说……楚蔓知道口红是她拿的?所以故意的没有在当时来找,而是挑选好了时间来想要害她?


        

是了,孟静娴想起来了,当时楚蔓是亲眼看着她走进了洗手间,所以楚蔓是故意的放下了口红,就等着她拿起来以后,这才让人告诉领班想要捉赃!


        

孟静娴怎么都没有想到楚蔓竟然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机,想法设法的想要害她。


        

孟静娴咬紧了牙关,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楚蔓的阴谋,楚蔓就是嫉妒她现在得到了温了川的青眼,所以想要害她!